在普通大6域,能够达到君主级战力,就已经算极限,很少会出现君灵境,甚至连半步君灵也十分罕见。

    顾晨朝着林浩走去,一身半步君灵之势,纵横八方,方圆数理之内,都被这股可怖的气势所笼罩。

    方一寒等人,目光凶狠,尤其是方一寒,看着自己胸口处的伤痕,恨不得将林浩碎尸万段,他承认自己敌不过那大6域的灵王,但却还有顾晨!

    “王师弟,此人可是曾诱骗你师妹外出进行宗门任务,并趁黑夜摸入你师妹房,进行了侮辱。”林浩看向王钱孙,淡淡问道。

    “是……这个畜生!说是外门执事下的任务,陪同他一起完成,我师妹年幼,不谙世事,相信了他的话,为此断送了性命!”王钱孙神色悲愤。

    当年之事,对王钱孙造成了极大的打击,若非是因为顾晨,王钱孙或许带着师妹早已进入内门,又怎会落到如此下场。

    “既然如此,师兄为你讨回公道可好。”林浩看向王钱孙,淡淡说道。

    对王钱孙,林浩的印象还算不错,虽是初见时言语有些刻薄,但为人的确还算的上不错,而王钱孙在外门的经历,不由让林浩想起当年自己在林家分支时,妹妹雨瑶被逼婚的事,而王钱孙的遭遇,比起当年的自己,还要惨烈数倍。

    听闻林浩此言,王钱孙顿时一愣,林浩的实力修为虽然极为强大,但顾晨毕竟是巅峰君主,一只脚已踏入了君灵之境,乃是半步君灵强者,林浩真打算同半步君灵的顾晨一战?!

    “林师兄……我师妹的仇……我想亲手报!”王钱孙双拳紧握,血海深仇,岂能让旁人代劳,那又有什么意义。

    还不等林浩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的顾晨却是冷笑不已,出声道:“大6域来的小子,今日,你自身都难以保全,还想管旁人的闲事?你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对顾晨而言,林浩之前所展现的战力虽然不弱,但毕竟只是灵王境界,想要敌过他半步君灵修为,无异于痴人说梦话,区区一位大6域来的灵王罢了,在这青芒宗内也毫无势力可言,暗动动手脚,让此人彻底消失,宗门也不会说些什么。

    “王师弟,你可信我。”林浩忽然说道。

    闻声,王钱孙下意识点了点头到道:“自然是相信王师兄的。”

    “好,此人玷污了你的师妹,现在,就该是你报仇之时,还不动手。”林浩说道。

    “动手……?”

    王钱孙有些愕然,他实力未曾跌落,处于巅峰时,都被这顾晨重伤,更何况现在的自己,半步君灵的实力,王钱孙心有自知之明,他根本敌之不过。

    而然,想起当初小师妹惨死的模样,王钱孙心的怒火无法抑制,连林浩都说出此话来,他还有什么可顾虑的,能否帮小师妹报仇雪恨是一回事,自己有没有去做是另外一回事。

    “顾晨……今日,我要取你的狗命!”王钱孙眼杀意惊人,锵地一声,手长剑出鞘。

    见王钱孙如此,顾晨嘴角微微上扬:“就凭你这个废物,也想奈何的了我,不自量力。”

    “死!”

    王钱孙一声怒喝,整个人散出若上古凶兽一般的气势,迅朝着顾晨冲去,手长剑肚对着顾晨的喉咙,瞬间斩下。

    “笑话。”顾晨负手而立,眼见王钱孙来袭,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只等王钱孙手斩下的长剑接近时,握在腰间剑柄上的右掌,这才微动。

    正当顾晨准备抽剑时,面色顿时一变,他的身子,仿佛被万千巍峨的山脉所镇压,准备拔剑的右掌也瞬间僵住。

    “这……这力量的来源……是他!”眼王钱孙斩杀的长剑已至,顾晨的身躯去丝毫无法行动,惊惧之色浮现在面容之上,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林浩。

    刹那间,顾晨心涌出惊涛骇浪,镇压他身躯的力量,正是来自那位大6域白瞳男子,这股越了世俗范畴的力量,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噗!

    王钱孙一剑横扫,顾晨甚至无法还手,在数位内门弟子惊诧和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王钱孙被林浩一剑封喉,鲜血从脖颈处抛洒,血溅八步。

    顾晨瞪大了双眼,看也未看王钱孙,而是不可置信的盯着林浩,就算王钱孙巅峰时期,也不可能伤害的了他,更别说取他性命,这压倒性的神秘力量,都是源于那个林浩。

    至多几个呼吸的工夫,顾晨的身躯若烂泥一般瘫倒在地,抽搐片刻便不再有任何动作,气绝身亡。

    眼看着顾晨死在自己的剑下,甚至不曾还手,完全出乎在王钱孙意料之外,实在有些突然。

    王钱孙看了看已被自己斩杀的顾晨,随后又看了看林浩,满脸诧异之色,这如何……

    王钱孙的神色,既兴奋又莫名,顾晨的实力修为他心清楚,现在的自己,莫要说杀了他,就算伤都难以伤到顾晨一根毫,而然,顾晨却真的死在了自己的剑下。

    “林师兄……”这时,王钱孙看向林浩,王钱孙心隐约知晓,顾晨之死,应该和林浩有些关系才是。

    “不错,手刃仇敌,也算了却了你的一桩心愿。”林浩说道。

    “可……林师兄,凭我的实力,如何杀的了顾晨?”王钱孙依然诧异。

    “王钱孙,还不快逃,执事来了!”这时,某位内门弟子急忙提醒。

    这顾晨在青芒宗,名声也并不如何,今日顾晨被王钱孙一剑斩杀,对于某些内门弟子而言,大快人心。

    “什么……”

    王钱孙有些惊慌,顾晨是青芒宗内门弟子,自己无缘无故将其斩杀,宗门也难以放过他。

    还不等王钱孙想要说些什么,两位手持法杖的白衣老者迅而至,一前一后将王钱孙拦住。

    “王钱孙,你好大的胆量,内门集会,竟敢寻衅滋事,并杀死顾晨?!”

    某位内门执事厉声喝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