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在内门集会时杀死内门弟子,这山谷极大,此处内门弟子人数虽然不多,但顾晨死在王钱孙手那把长剑之下,铁板钉钉,如论如何也狡辩不了。

    方一寒和顾晨带来的几位内门弟子,满脸惊骇之色,尤其是方一寒,那顾晨实力修为如何,他心十分清楚,就凭王钱孙如今的境界修为,莫要说剑斩顾晨,即便是伤也难伤顾晨半分,可最终顾晨却是死在了王钱孙的剑下……

    “执事……我……”

    王钱孙未想内门执事竟来的如此之快,当即愣在了原地,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一些什么。

    在宗门之,无论无辜斩杀内门弟子,这罪名并不算清,王钱孙也知道自己的后果,必然是要被抓进执法堂,最轻的处罚,怕也是要被逐出青芒宗。

    只不过,即便是自己被逐出宗门,王钱孙心也是无悔,自己总算亲手杀掉顾晨,为师妹报了大仇。

    “王钱孙,我来问你,顾晨可是你亲手所杀!”某位内门执事看向王钱孙,厉声喝道。

    对此,王钱孙也并不反驳,他无话可说,顾晨的确是被他亲手所杀,还需要什么解释吗。

    “执事,顾晨师兄的确为王钱孙亲手所斩,在场那么多师兄姐弟,都是亲眼所见,还有那个林浩,也是王钱孙的帮凶,执事一定要追究两人的责任!”这时,方一寒站起身来,朝着两位执事说道。

    听闻此言,内门只是眉头一蹙,目光又看向了林浩,林浩刚刚进入青芒宗,更是第一次出现在内门之,所以,内门执事盯着林浩,也觉得十分面生,从来不曾在宗门之见过。

    “区区灵王境……居然能够通过内门考核,成为内门弟子……”

    两位执事打量林浩片刻,面容不由浮现出惊讶之色,这林浩的只有灵王境界,但却成为了青芒宗内门弟子,简直就是个奇迹。

    “木执事,顾晨师兄的死,同这位师弟毫无关系,是顾晨和王钱孙的私人恩怨罢了。”

    当下,某位目睹了全过程的女子,上前一步,淡淡说道。

    木执事思考片刻,旋即点了点头,同另外一位执事商议半响,旋即道:“先将王钱孙带回执法堂,至于林浩,调查清楚之后再说。”

    顾晨的确是死在王钱孙手,所以,不管怎么说,王钱孙的罪名已经是被坐实。

    此刻,王钱孙神色平淡,看不出悲喜,自剑斩顾晨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料到如此下场,无法避免,可师妹的血海深仇,无法不报。

    正当两位执事要带走王钱孙时,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林浩,忽然动了,只见林浩一步踏出,直接拦在那木执事身前。

    见状,在场众人面色不解,这林浩是想要做什么?

    “顾晨之死,罪有应得,是你们执事的疏忽罢了,现在人死了,也便算告一段落,这王钱孙,你们不必带走。”林浩不言则以,言出则惊人。

    两位执事面面相觑,甚至有些不敢置信,内门弟子的身份,在青芒宗的确高贵,但还没哪个普通内门弟子,敢这般同内门执事说话,除非是宗门长老的亲传弟子。

    “林浩,你师尊是谁。”木执事看向林浩,开口问道。

    “进入宗门,并无师尊。”林浩实话实说。

    听闻此言,两位执事神色顿变,那木执事一声雷霆怒喝:“你放肆!”

    “放肆?”林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林某看来,是你们这些执事,太过放肆。”

    “黄毛小儿,出言不逊,一并带走!”木执事言罢,右臂扬起,作势便朝着林浩抓去,而然,还未能碰到林浩,林浩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木执事的视线之,等再次现出身形时,已完全躲过了木执事的接触范围。

    “哈哈哈,真是笑话,就凭你们这些小小的宗门执事,也妄想对林某如何,我劝两位,还是有些自知之明为好,否则伤了和气不说,林某若要伤到两位,那就不太合适了。”林浩站在原地,负手而立。

    这青芒宗,莫要说小小的执事,即便长老级人物他也从未曾放在眼,等他突破君主境时,真主强者,在他面前,也得低下头去!

    两位执事的实力,皆已达到出去君灵,在这宗门,有哪一位内门弟子敢对他们如此态度?!就算那些长老的亲传弟子,见到他们执事,大多也都是客客气气,像林浩这般的普通内门弟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忤逆的畜生,我看你是找死!”木执事怒声大喝,旋即,君灵气势弥漫开来,不过两个呼吸的功夫,便已经是攀升到了极限,飞沙走石,尘土飞扬,好似有着翻江倒海之力,随时都会彻底爆发。

    “黑白不分,是非不明,青芒宗也是白养了你们这些闲人。”林浩一声冷笑,眼尽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

    此刻,四周内门弟子纷纷大惊失色,这位新入门的弟子,居然如此傲骨,连宗门执事都不放在眼,狂妄至极,岂不是自寻死路?!

    “林浩师兄,这……这不可啊!我随他们走便好!”见林浩如此,王钱孙面色煞白,这若要是因为自己的事而连累了林浩,他心岂能过的去。

    “两只小杂鱼罢了,不必担心。”林浩看了一眼王钱孙,淡然道。

    “小……小杂鱼?”王钱孙愣在原地,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两位内门执事,皆为君灵之境,比起半步君灵的顾晨,强了不知多少倍,而然,在林浩我口,却是成为了小杂鱼,这让王钱孙如何不诧异。

    “小畜生,我看你当真是活腻了!”

    木执事一声暴喝,下一秒,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之,身躯上攀附着肉眼可见的雷光电息。

    唰!

    众人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水桶粗的惊雷,瞬间朝着林浩劈。

    这道自雷,源于木执事身上的雷电气息,威势也是无比骇人,君灵强者的神通一击,普通内门弟子,只怕是要化作灰烬!

    这木执事,显然已经动了杀心,不过,身为内门执事,却还是有些分寸,还想着给林浩留着一口气。

    这雷电的速度何其之快,在众人还未能反应回神时,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雷光已是狠狠劈在林浩的身上。

    “林师兄!!”

    此情此景,王钱孙看在眼,面容有些扭曲,在王钱孙心,对于林浩极其敬佩,甚至当做自己的恩人,若没有林浩,他如何能够进入内门,又如何能够再一次见到顾晨,并且有勇气对顾晨下杀手,最终为师妹报了血海深仇,了却了自己的心魔。

    王钱孙自认,在这青芒宗内,他没有什么朋友,如果林浩承认话,那么他的朋友,就只有林浩一人罢了,眼见林浩被木执事的惊雷劈,王钱孙岂能不急。

    “自作孽。”见状,木执事身旁的另外一位执事,冷哼道。

    而然,下一秒,两位内门执事彻底愣在了原地,尤其是那木执事,一脸的呆滞之色。

    只见方才被惊雷劈的林浩,毫发无损,这一刻,林浩周身可怖至极的罡风缠绕,体表覆盖一层肉眼可见的火红炎力,体魄气势若惊涛骇浪,仅是瞬间功夫,便已将木执事那君灵之势冲散。

    “不识好歹,也罢,就拿你们来练练手,林某倒要看看,这君灵和灵王相比,又有多大的差距。”言罢,自林浩雪白的双眸之,迸射出两道极具毁灭气息的罡风,瞬间斩向两位内门执事。

    “什么?!”

    当下,木执事和另一位内门执事神色骇然,林浩的体魄气势,完全超乎了他们所能够理解的极限范畴,还有那无处不在的毁灭罡风,竟是从眸迸发而出!

    罡风的速度快到极限,两位内门执事根本来不及任何防守,便已被罡风击。

    刹那间,两位内门执事的身形,若断线风筝一般横飞而出,很快又狠狠摔落在地。

    “哇!”

    两位内门执事刚从地面爬起身来,口便是同时喷出一道血箭,全身上下,被罡风所侵,衣衫破烂,皮开肉绽,鲜血不停流淌而出,好似没一块好皮肤。

    “这……这是风炎圣诀?!”木执事忽然间想起了什么,顿时满脸惊惧之色。

    “什么?!不可能!”另一位内门执事,满脸不信,《风炎圣诀》属于君灵顶尖的珍稀功法,在宗门的功法阁最深处保存,一位刚刚进入宗门的弟子,绝对不可能得到,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得到风炎圣诀又如何,一位灵王绝对不可能修炼君灵级功法,尤其是风灵圣诀!

    “他的体魄力量……不可能,难道是……肉身成圣?!”下一秒,见林浩大步走至,切身感受到了林浩那不似人类的体魄力量之后,木执事的神色更加惊恐。

    “万象之雷!”

    不等木执事多想,将手法杖高高扬起,一声怒喝,顿时,漫空惊雷立时朝着林浩劈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