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林浩满脸冷笑,面对那些惊雷之力,根本连躲闪的**也不存在。

    轰隆隆隆隆隆隆!!!

    万道惊雷在林浩的身躯上炸开,四周弟子早已经躲至远处,便是如此,在惊雷炸开的瞬间,也能够感受到皮肤难以忍受的剧痛。

    而然,惊雷散去,林浩负手而立,连一根头丝也未伤到。

    当初他突破鼎真,曾经历过天雷淬体,之后才肉身成圣,连天雷的力量他都忍了下来,今日这小小的神通雷电,在他肉身成圣之下,又算得了什么。

    “怎么,还想试试吗。”林浩盯着木执事,声音淡漠如冰,令人心惊胆寒。

    如此恐怖的灵王,完全脱了两位内门执事的理解范畴,这还仅是灵王境,那若是让他到了君主境,或者是真主之境,那还了得?!

    四周的内门弟子,一个个像见了鬼一般,瞪大双眼,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一位灵王境界的弟子,被君灵强者的神通轰击,居然毫无损,那两位内门执事,境界修为好歹也达到了君灵之境,而然在林浩的手,居然是还无还手之力!

    此时此刻,在这里的绝大部分内门弟子,脑海浮现出了两个字,怪物……

    那林浩,绝对是个怪物,彻彻底底的怪物!

    往前孙目瞪口呆的盯着林浩,此时脑已经空白一片,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君灵强者,对于王钱孙而言,何其强大,但在林浩这位灵王武者手,只有被碾压的份!

    “两位执事,现在可还要抓林某人去刑法堂了。”林浩盯着那两位满脸惊惧之色的执事,冷笑出声。

    听闻林浩此言,两位内门执事久久无语,现在他们谁也不敢回应林浩的话,那林浩想要取他们的性命,根本就在一念之间,他们在林浩的眼,和蝼蚁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见过天岚长老!天青长老!”

    忽然间,某位弟子神色一变,满脸恭敬,朝着走入人群的两人行礼道。

    见天岚长老和另外一位白衣老者走来,两位内门执事也勉强支撑起身。

    “天岚长老,天青长老……这小子……”木执事本想让两位长老将林浩制裁,谁知,天岚长老却是一挥手,也未让他将话说完。

    “方才之事,我和天青长老看在眼,不必多言。”天天岚长老说道。

    既然天岚长老开口,木执事和另外一位内门执事,只能点了点头,不再继续多话。

    “林浩小子,你这样欺负执事,是否有些过分了。”天岚长老身前的天青长老,先是打量林浩一翻,旋即开口说道。

    林浩的事,天青长老也从天岚长老口得知,清楚林浩来自大大6域,曾经踏入过青龙圣地的独属地门,并爬上了撑天神柱的第五重天。

    这撑天神柱的第五重天,放在圣地之,也属于绝对的妖孽级后辈,天岚长老是如此说,但天青长老和青芒宗主等人,却也并未完全相信,毕竟,撑天神柱的第五重天,太过虚无缥缈,毕竟,他们没有亲眼所见,所以不会全信。

    方才,林浩凭着灵王之境,以摧枯拉朽之事,完全碾压两位君灵境的内门执事,这是天青长老所见,让天青长老十分震惊。

    但不管怎么说,一位内门弟子将内门执事打伤,这在青芒宗,还从未生过,让天青长老有些难以接受。

    “林浩,这是天青长老,我的师兄。”天岚长老见林浩并未言语,立即开口说道。

    见天岚长老开口,林浩点了点头,这才说道:“长老,这两位内门执事,不分青红皂白便要抓人,既然如此,给他们一些教训,也在情理之,林某不觉得哪里过分。”

    不管是两位内门执事也好,亦或者在场的这些弟子也罢,顿时愣在了原地,这在青芒宗,敢同长老这般说话的,林浩绝对是破天荒头一人。

    “好个伶牙俐齿的小子,既然如此,我来问你,两位内门执事,如何不分青红皂白了。”天青长老问道。

    “这好说,顾晨当初诱骗宗门一位女子离开宗门,宗门之外,趁机凌辱了那女子……这种事情,林某很是诧异,在青芒宗这等大宗,任何弟子离宗的理由都需调查一番,确认之后,这才会考虑是否批准,此话可假吗。”林浩道。

    “不错。”天青长老也不反驳。

    “批准弟子离宗,皆为内门执事的分内之事,如果不是因为内门执事的疏忽大意,怎会生这种事,现在,王钱孙为师妹报仇,将顾晨斩杀,何罪之有,顾晨可是该死。”林浩又道。

    “呵呵,林浩小子,这都是你的片面之词罢了,你说的,可有证据,我怎么知道事情是真是假,万一是王钱孙污蔑顾晨又如何,你轻易相信别人,就不怕做错了事吗。”这一刻,天青长老的神色,忽然严厉起来。

    “证据?”忽然,林浩嘴角勾勒出一丝莫名弧度:“我林浩说的话,就是证据。”

    其实,早在之前,林浩便用意境之力窥视了王钱孙的意识,现王钱孙之言并不假,顾晨的确将其师妹诱骗出宗,并且进行了凌辱,而林浩在窥视王钱孙的意识时,也是感同身受,故此怒从心起。

    “林浩小子,你可真是狂妄,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还想在青芒宗撒野吗,你的事,我可全知道。”天青长老冷声说道。

    “那倒不敢,若是天青长老嫌弃,林某现在就可以离开青芒宗……而且,天青长老若是什么都知道,那必然也应该知晓,当初是天岚长老邀请林某进去青芒宗,可不是林某主动要求的。”林浩满不在乎。

    听闻林浩此言,全场众人瞬间惊呆,尤其是那两位内门执事,更是生生愣在了原地,那林浩,居然是天岚长老,亲自邀他加入青芒宗?!

    “天青师兄,林浩生性如此,你也别太为难他。”这时,天岚长老忽然出声。

    连天岚长老都为林浩说话,这完全出乎了两位内门执事的意料,本以为,天岚长老和天青长老两人来到,必然是林浩那孽障的死期,谁曾想,林浩居然是天岚长老亲自邀入宗门……那林浩,究竟是什么来历?!

    “罢了……林浩小子,你给我好好留在宗门静心修炼,天绝王留给你的时间,可并不多。”天青长老对林浩恨的牙根痒痒,但却又毫无办法,林浩那惊人的武道天赋,摆在眼前,凭灵王经修为,一举挫败两位君灵执事,甚至于,两位内门执事,压根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这样的天纵奇才,成为他们青芒宗弟子,是青芒宗的福气,供着都来不及,天青长老也不傻,又岂会往外赶。

    “天绝王?!”

    木执事满脸骇然之色,这小子,居然和天绝王还有关系?!主宰青龙圣地和白虎圣地,央圣地之主的天绝王?!

    “林浩小子,你的当务之急,还是成为君主,我私人倒有许多资源,你若是愿意拜我为师尊的话,可享用我的全部资源。”天青长老忽然笑道。

    “天青长老的心意,心领了。”林浩如此说道。

    这言下之意,已很是明显,他并没有兴趣拜其为师。

    这个结果,倒也在天青长老的意料之,林浩,是一条真龙,凭他,的确没资格做其师尊。

    “两位执事,将慕辰之前所做之事给我调查清楚!”天青长老转身看向两位内门执事,厉声喝道。

    两位内门执事身子一哆嗦,连连点头称是。

    他们两位内门执事也不傻,心清楚,天青长老和天岚长老完全就站在林浩这一边,他们如果不真调查个一清二楚,落不到好果子吃。

    “那……两位长老,现在,王钱孙如何处理?”木执事问道。

    “暂时不用处理,等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议。”这次是天岚长老开口。

    “是。”木执事恭声道。

    等天岚长老和天青长老离开之后,木执事和另外一位内门执事,两人一齐走至林浩身前,看向林浩,木执事抱拳赔笑:“林浩兄……方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高,还希望林浩兄千万莫跟我们两人计较……”

    两位内门执事可不傻,天岚长老和天青长老是身份,如此袒护林浩,足以说明了一切问题,而且,之前天青长老的言下之意,这林浩和天绝王,似乎还有一些关系。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吗?”王钱孙下意识来了这么一句。

    此话一出,两位内门执事的面色,难看至极,但却又不敢多说什么,这王钱孙和林浩关系似乎不错,否则的话,林浩又怎么会如此帮他出头。

    “你们可以滚了。”林浩有些不耐烦道。

    听闻此言,两位内门执事对视一眼,很快便互相搀扶离开了山谷。

    一旁,众多内门弟子面面相觑,这林浩,果不其然,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怪物,如今连内门执事,都不敢随意招惹,这整个青芒宗,怕只有厉天河,才有这般的威望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