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明白这只是一个陨落的大能创造出来的意识,甚至是死掉之后自主生成的意识,但是那禁锢之力依然存在,他们还是施展不了力量。

    至于这力量到底在何种境界,无人得知,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不可抵抗的。

    野之传承,可不同于宗门传承,哪怕是最残酷的宗门传承,那也只是置人于死地,最多陨落罢了。

    而这野之传承,不知道是哪个级别境界的大能所创造,到底有什么爱好,传承里有什么,有时候哪怕你想死,可能都死不了!

    “吾主喜乐,爱好广多,如此便也按照喜乐特性,为诸君选择历练。”

    顿了顿,金色轮廓直接道。

    闻言,所有人都是一惊,这是什么意思?选择试炼?试炼不是只有一种么,为什么还要选择……?

    这个大能,到底是什么级别?!

    在金色轮廓的背后,换换出现了一个巨大轮盘,轮盘间有一指针,而在周围,则有着一些标示。

    有棋盘、琴弦、书卷、画卷,还有骰子、酒具、茶具、刀剑、以及一杆旗帜,还有一些很多人都认不出来的物件。

    难道这些东西,都代表着一种历练?

    传承的试炼,用这种近乎于玩笑的方式?

    吾主喜乐……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了这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轮盘,开始转动了,那些东西化为残影,快的就算是林浩都觉得眼花缭乱。

    最终,轮盘停下,缓缓停在指针上的,是书卷的图案!

    “吾主爱好之一,书。诸位的试炼将成为进入吾主所创造的书世界,来完成吾主定下的任务获取传承,等到诸位进入后,一些传承奖励会自动映在诸位的神识。下面进入书世界之一:魔尊传。”

    “轰!!!”

    林浩只觉耳膜一响,眼前绚丽一片,周身天旋地转,一股莫名的力量包围着自己的躯体,将他一一的消融……

    隐隐的,那个轻灵的声音在脑海响起。

    “吾主曾言,情爱反复,灭世创世,世界毁灭需要日,创造世界,也仅需日,因此,有了魔君传,吾主书曾言:上古时,双生之剑鼎定天地,一为天阳,一为地阴,天地稳固,双剑下凡。地阴统御万物之阴,是为‘魔宫’,天阳统御万物之阳,是为‘正庭’,如此统领千年。适逢第代,魔宫宫主为灭世魔尊,正庭庭主为神女花,二者相遇,遇发惊天动地之情爱,天地反复。”

    “神女花因情爱甘愿放弃正庭领袖,也失去了天阳之力,灭世魔尊失去掣肘,狂性大发,妄图毁灭世界,神女花以自身做引,封印灭世魔尊,然而两缕神识不灭,轮回转世,以期再度解封,毁灭世界!”

    “灭世魔尊神识转世为凡人儒生李鸿,巧遇魔宫妖女蝴蝶,开启一段爱恨情仇……”

    “这是……故事?”

    林浩心一凛,那篇故事的开端结尾,全都进入了他的脑海里。这明显是那大能的书故事,可是一故事成就一世界……这种力量,也太过浩瀚了!

    天旋地转之间,林浩的眼前渐渐清明,化为一座山峰,而他就驻足在山峰之上。

    “因本世界规格,所有超越世界规格的法宝都将禁用,禁止飞行。”

    “开始分立阵营,阵营为大部分,正庭、魔宫、天命……”

    “正庭任务:让神女花转世妖女蝴蝶觉醒,并且带领正庭诸门重新封印灭世魔尊,完成任务奖励传承百。”

    “魔宫任务:让儒生李鸿觉醒,和封印的灭世魔尊融为一体,重新解封,完成任务奖励传承百。”

    “天命任务:请保护李鸿生还,直到灭世魔尊解封或封印,完成任务奖励传承百。

    “试炼者,你的阵营为‘天命’!”

    “请慎重完成试炼,不得对本世界人透露一关于‘剧情’的因素,否则抹杀,阵营任务失败,扣除传承百,数不够则抹杀!”

    抹杀!

    抹杀!

    抹杀!

    毫无疑问,那个大能绝对有能力做到这个层次,但是传承……难不成就只能靠这阵营任务来获得?那样一旦失败的话,那其他两个阵营,绝对会被抹杀!

    “禁止超越规格外的法宝和飞行?”林浩皱了皱眉,他倒是无所谓,没了飞行,还有身法,但是这些天之骄子就有些不同了。

    不是每个人都会像林浩这样,一步一步走上来的。

    从就是天之骄子,修行极快,根本就不用适应身法,到了境界便可御天而飞,那比身法畅快的多。

    到了这里,却成了缺了。

    还有规格之外的法宝,林浩是没有,但是对一些底蕴足够的,这也是一大难题。

    山峰,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人。

    这些人估计都听到了那个声音,很多人都是眉头紧蹙。

    “林大哥!”

    方景也在其,见到了林浩,连忙叫着。

    林浩了头,看向了其他人,其有两人,受人瞩目,正是那‘诗剑仙’柳白,还有‘红衣判官’叶红莲。

    这些人,全都各自占据一方,一个个警戒的看着其他人,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人,怎能不警惕。

    进入这里的,全都是身具特异,天之骄子般的人物,每个人都有底牌,不是那么好杀的,只是肉眼观看,全都是君主层次的人物。

    “一下吧,吾乃天命传承,相信在座诸位都是。”

    ‘诗剑仙’柳白看了一眼众人,着:“有些人不在这里,也就是这里的人有很大几率都是一方,我们只要找到那个李鸿,并且一路保他一直到最后,度过这剧情,就算完成了试炼。”

    不止是林浩,所有的人都了解这剧情,再过一段时间,李鸿就会路过这座山,游历的儒生也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妖’,之后就正式踏足剧情。

    但是绝对不可能如此简单。

    剧情上,儒生李鸿只是碰到了一只食人妖,接着被路过的剑仙秦龙所救,但是现在他们这么多人,很明显不是一只妖可以抵挡的,按照那个喜乐大能的尿性,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

    见大家不言,柳白了头,道:“既然都是同一阵营,那我们可以结盟,针对其他两大阵营。”

    “结盟我没意见,但是谁为盟主?”叶红莲忽然着。

    大家都是天之骄子,各个宗门的精英,所以听起来这二人名气很大,但是论真格,谁都不会服谁。

    柳白也懂,他看了看天时,便道:“那李鸿,路过这山已是黄昏,如今正值晌午,我们可以趁这段时间来切磋一下,选定谁为盟主。”

    他一甩下摆,拿出酒葫芦,狠狠给自己灌了一口,又抽出剑,道:“诸位有什么好的人选,尽可推选出来,在下无意盟主之位,但是可以试一下诸位器量。”

    “林大哥,你不当盟主么?”

    这些人,方景最敬佩的就是林浩,林浩虽是初达君主境,但是林浩在他的心,已是直追尖的方索和轮回童子了。

    别看柳白和叶红莲也有些名气,但是和这两位还比不上,不过多余在座的人而言,他们两个已经是最强的了。

    “没那个意思。”

    林浩淡淡摇头,盟主?器量?那种东西,又怎么能试探出来,只能试探出力量。

    在这危险的地方,让别人知道你的力量方式,那就是去寻找死的枷锁。

    “我来!”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却是一名壮汉走了出来,他身穿一袭橘黄劲袍,龙行虎步,器宇轩昂,状若头牛,神如巨虎,威风凛凛,好不豪快。

    “是力天宗的人。”方景声道:“他们奉行一力破万法,不管什么力量法宝,都会一拳定。一拳搞不定的事情……那就两拳!”

    方景游历颇多,对这里的宗门都很熟悉,这里大部分人的宗派,他都能叫出。

    “我叫……”

    那壮汉才出声音,就被柳白给止住,他抬起手,而后又仰头喝了一口酒,淡淡道:“不需知道你叫谁,在下以人观性,展现出力量便可。”

    “你敢瞧不起我!”壮汉勃然大怒。

    柳白摇摇头:“并非是瞧不起,在下性子颇淡,对不在乎的人实在也没兴趣。拳脚无眼,到即止。”

    摇摆的剑,他似乎不想拔出。

    这种瞧不起人的态度,让这壮汉更怒。

    “吼!!!”

    一声冲天大吼响起,这壮汉身躯凭空拔高一分,双臂血脉贲张,脚底在地上激起一股气浪,如同一只暴猿一般冲射过去。

    拳头散射在空气之发出的余波,放出‘噼里啪啦’的阵响,那种力量,饶是林浩也不禁微微睁眸。

    柳白眼看着拳头临近,摇了摇头,宛如醉了一般,歪歪倒倒的侧身闪过,手指啄起,一下子在了壮汉手臂的间。

    “叮!”

    声音,很清脆。

    壮汉似乎没有受到影响,腿如钢鞭暴刷而下,而柳白身躯弯曲,就如醉汉一般,轻松的躲过那暴刷下的身法,旋即还是啄起手指,打在了他的腿弯上,紧接着,柳白身躯一直,那只手从腿弯拂过,化指为掌,一下子打在壮汉的脑袋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