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汉蹬蹬蹬倒退数步,脸色扭曲道:“有本事与我正面战斗,躲避算什么本事!”

    柳白没有回答壮汉的话,反而道:“铜头铁骨金刚躯,力天宗的功法大圣躯在下也有所耳闻,今日一见名不虚传,不过太刚的话,易折。”

    “你不适合充当盟主之位,下一个来吧。”

    仅仅交手数次,就知道一个人的特性?

    对于这壮汉而言,那完全是在侮辱他。

    “你敢辱我,我杀了你!”

    壮汉爆吼出声,以一种蛮牛冲撞的姿势撞了过去,这一刻,他的气势达到了巅峰,如果刚才是一只充满了凶戾的暴猿,那么现在则是一个戾气达到了顶峰,要撕开天地的凶兽!

    “吼!!!”

    震彻苍穹之声狂暴的传出,他的每一步都能引起山体震动,每一次呼吸都能让空气狂涌,这样的力量,若是在外界,仅是一步就能让这青山撞碎,但是在这里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到达到这种程度了。

    “杀气?”

    柳白眼一凝,嘴角微微上扬,道:“本是想试试诸位器量,看来第一个的器量,的确不过如此,那么……”

    锵地一声清脆之声传出。

    剑光飞闪。

    那剑光呈青,却是一柄青色之剑,仿佛是碧玉打造一般通体无暇,但是在拔剑的同时,林浩却感到了一股极其强烈的锐意。

    比起那金刚不坏的气息,更加强烈的锐意。

    “我有剑一柄……”

    柳白看着冲过来的壮汉,轻声吟道:“挥剑祛妖魔。”

    唰!

    仅是一瞬,拿到青光犹如银河一般落下,嗤的一声,壮汉的左臂齐根而断,那一瞬间,连血都没有流出!

    “戮敌不沾血……”

    唰!

    又是一剑,这次是右臂。

    “疑是落银河!”

    唰唰唰!

    那如河流般的青光在壮汉周围扫过,壮汉的身躯化为数段散开,再斩之下,又变得更小,再斩,再小,在一道道青光之下,坚硬的身躯几乎被切成了尘埃。

    微风飞起,吹动柳白的衣襟,他仰头喝酒又喷出一口,随着又一道青光斩出,一抹带着血色的青色缭绕在身前,犹如清晨大日照下的雾气,美极,但是却又异常恐怖。

    青剑,归鞘。

    那副怡然姿态,若是心智不坚硬的女性,都会沉迷其。

    飒爽如风。

    一诗杀一人,当真名不虚传!

    一些还怀着不服的人全都震惊不敢说话,那位力天宗的壮汉也是君主后期的实力,而这位柳白仅仅只是君主期而已,力天宗壮汉的境界,比起柳白还要高出一个小境,但却是几剑之下,居然被轻松解决!

    如斯恐怖!

    一些天才弟子忍不住倒吸凉气。

    林浩现这个柳白在青剑归鞘的时候愣了一下,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影响了,不过转瞬之间他就恢复如常,喝了一口酒,淡淡道:“下一个。”

    在野传承之,皆为真正的天才,绝不是青芒宗宁云那种程度可比,能够进入野传承的奇才,哪怕仅有君主之境,但面对君灵级战力,也能够在谈笑风生完成绝杀!

    这就是野传承召选的天才王者后辈,尤其是这诗剑仙柳白,无疑为其翘楚。

    “我想试试……”

    方景再无能,也是进入这传承的骄纵之辈,众人不敢,不代表他也不敢,若是连他都怕,那方索的仇该如何去报!

    “别去。”

    林浩暗拉住他,摇了摇头,“有杀气。”

    从杀人的那一瞬,这个家伙的眼就透露出一股杀气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下一个人若是不敌他,他可不会说什么点到即止。

    “我来!”

    一个少年站了出来,他的面容较嫩,还算是一个少年,头上有着一个箍,将那一头长高高竖起,一身道袍飘飘欲仙,倒是一个风姿卓越的少年郎。

    “还请柳大家多多指教。”少年拱手笑道。

    接着,他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身躯翩若游龙,在地上闪出一道白色褶皱,剑上带出一道白色亮芒,直刺柳白。

    “白电宗的疾电法,在空才是最强的,可惜这里禁用飞行了,不过度依然很快。”方景皱眉道。

    “千里杀人杀人千……”

    忽然,柳白的声音传出,听到这声音,那少年脸色大变。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不是说点到为止么!

    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柳白一步踏出,单手压住剑柄,那一步,度甚至越了这少年,仅一步之内,就跨到了少年面前。

    “疾若奔雷动天边。”

    青光,出现。

    “嗔痴狂癫意在前。”

    “唯我青莲诗剑仙!”

    青剑还没抽出,那股锐意突然变得疾风骤雨,少年只觉得从面皮到脚底,整个人都要被切开似的。

    如之前对付力天宗的人不同,这一剑,讲究的是比他还要快的东西。

    也仅仅是一剑而已。

    “噗!”

    少年俯冲的身躯从面皮开始,上下分割,一直到脚底突兀裂开,变成了两半,落在地上。

    那剑似乎没有动过,还维持仅出鞘一点点的模样,随着柳白再次归鞘,仿佛没有看到他出剑。

    那种度,早已经是无人之境了。

    寂静!

    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被柳白突如其来的杀人给震住了。

    “果然如此……”

    柳白看了眼底下的尸体,在众人的眼,那尸体渐渐消散开,在天地散开。

    这不是他下的手,而是……这片天地!

    而感受到的,只有人。

    林浩,柳白,还有叶红莲!

    “下一个。”柳白继续道。

    这下子,无人敢上。

    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下一刻会不会杀人。

    “怎么……这样……”方景后怕的说着,若是刚才他上了,那死的会不会是他,不,这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一定会死!

    他无法避过这一剑!

    “青莲宗的青莲剑歌和酒断愁果然很厉害,而传闻柳大家你更是具有千大道的言灵大道,凭言断人,今日也见识了。”

    忽然,一个轻媚的声音传出,却是红衣判官叶红莲,徐徐而上,“不过,我也想试试柳大家的器量。”

    “在下无意争锋。”

    柳白轻轻道:“叶判官当面,在下自会退让,只是叶判官若是当盟主,也得问在座众人服是不服。”

    叶红莲,红衣判官,判官门的当代翘楚,更是具有千大道的审判大道,如果说柳白他是凭言断人,那么这女人就是一笔断生死!

    两相争霸,那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不过柳白似乎没那个想法,这不禁让人失望。

    “你刚才杀人,是看出了什么?”叶红莲直截了当的问道。

    “一个十点传承点。”

    柳白直接道:“第二个只是想试验一下而已。”

    虽然风雅飒爽,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善类,能到如此境界的,都不是什么善类。

    “在下无意杀人,只是有些问题不得不弄明白,那死去的人,也只是试探前驱,命该如此。这方天地……我们若死了,不会留下尸体,而是会化为飞灰,为天地而吸收。”

    “那所谓的喜乐之主,果然人如其名,我等……如同玩偶,不过却不得不生存下去。”

    “杀一个人,十点传承?”

    林浩微微眯眼,那个告诫的声音,似乎并没有说杀自方阵营会有什么惩罚,也就是说他们也可以换做传承点?

    全杀了的话,就算任务失败也没什么。

    任务一旦失败,不过也只是被扣除上百传承点,可如果杀死十个人,等同获得一百传承点,应该能够抵消任务失败所扣除的传承点数,但是就算你攒足了足够的传承点,靠一个人也不一定会活下去,有时候反而还集力合作才可以。

    这种选择……还真是充满了恶趣味。

    “在下杀人,是为震慑,不过诸位也不在相信在下,便将选择权交给叶判官吧。”

    说罢,他一个人闪到一边,坐在一块大石上独自喝起酒来。

    叶红莲当仁不让的站在原地,眼似乎闪出了一道红芒直盯众人,“我不是柳大家,他不当盟主,那这盟主便由我代职,你们若有意见,可来向我挑战……当然,生死无论!”

    她的手,多出了一只近乎滴血的判官笔,丝丝血气在笔尖上蕴集,毫不畏惧的看着众人,“一起上也好,单独上也罢。”

    她有这个自信!

    之前的柳白,给了这些人极大的震撼,而和他有相同名气的叶红莲,更是无人敢动,他们对视一眼,齐齐抱拳:“我等愿推叶判官!”

    “很好。”

    叶红莲点点头:“那柳大家你就为副盟主,相信,你也不会拒绝。”

    柳白又喝了口酒,淡淡道:“同一阵营,自当效力。”

    “如此,诸位将门派和修习功法报出来,方便我来了解。”

    这一行人,也有四十人,纷纷报出了自己的宗门和功法,最后,是到林浩和方景,方景报出了自己的宗门,而林浩却直视着叶红莲淡淡道:“我名林浩,无门亦无派,散人一个。”

    对于林浩而言,并不想和这些人有着过多的交集,而且青芒宗,严格来说,仅仅是自己的一个转站,林浩并不认为自己属于青芒宗,故此,说自身无门无派,闲杂散人,也未说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