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既然是历练,那就按照历练所来,想必这等大能,哪怕是死了,大概也是傲然之辈,如那名字,就是在玩世人,在玩历练者而已。

    “天地不仁以万物当刍狗,这大能不仁,也是拿生灵当游戏啊……”

    林浩摇头将脑所想给抛却,冲着李鸿一拱手,“我名林浩,也在各地游历,今遇到兄台的确是缘分。”

    “我……我叫方景。”旁边的方景也是拱手说道。

    李鸿面露喜色:“原以为这只有我一人,没想到二位兄台也是同样,不知林兄和方兄有甚目标?”

    林浩想了想,摇头道:“并无目标,游历天下,增长见识,也正准备往西行走。”

    “却是好。”

    李鸿喜道:“我也是往西游历,若不嫌弃,可否与两位兄台一同结伴而行,游行天下?”

    林浩求的就是这个,身为天命方,他自然要和李鸿待在一起,不然李鸿一死,那一切不就都完了么,并且作为天命方,他是不可能离开李鸿的,否则的话,那也没什么意义。

    “求之不得。”

    林浩嘴角微扬,旋即看了一眼过路的山头,忽然指向了另一个方位,缓缓道:“此时日渐黑夜,我听闻这里有妖魔出没,不如换条道路?”

    此时,林浩开始试探,如果李鸿按照他的方向去走,那还会遇到食人妖,还会遇到秦龙吗?

    剧情之上,李鸿是第一次遇到秦龙,这才正式开启剧情,并且由秦龙为引子做开端,阵斩河神,而又遇楼楼,才让李鸿彻底的相信了妖魔的存在。

    也就是说,现在的李鸿,是不信妖魔存在的。

    “妖魔?”

    李鸿一愣,浮现了一丝不信的神色,“兄台太过谨慎了,哪里有什么妖魔,都是世人胡编乱造,拿所见猛兽和怪异而后异化,这才传成妖魔。我亲眼见过,有人曾将老虎身边之枯骨叫做伥鬼,明明那只是被老虎所吃的可怜之人的尸骨而已,我自是不信,兄台见过妖魔么?”

    妖魔……如果那种食人妖算是妖魔鬼怪的话,那林浩算是见过,可是真要说起来,那也不过是妖兽之一,当每个人都有能力降妖除魔的时候,妖魔也就不算是妖魔了,对于林浩他们而言,只是一种常见事物。

    但是这个世界的妖魔又是另一种含义,最低级的食人妖,可以通过死尸蕴成,也可感染活人。而诸如那河神,更是能掌管河水潮涨,附近恩泽,这种近乎于法则的力量……在这个世界,才能被称作妖魔。

    更是有那兽类化为人形,呼风唤雨,披人皮而害人,入人界而作恶,这才能是妖魔,而林浩所认知的‘妖魔’,或许在这里只是一种强大的妖兽。

    大能所定,果然又是不同。

    “我……没见过。”

    严格说起来,林浩还真不算见过,他看向李鸿,问道:“李兄不信妖魔?”

    李鸿摇摇头:“君子避鬼神而远之,不敬不畏,自然不信。”

    “由于作为第一个接触天命主角之人,有权获得提示——在李鸿未进入‘楼楼’前,不要透露出超越常识的力量,违规者扣十点传承点。”

    当李鸿说完这话之后,空灵的声音就从林浩脑海里响起,他猛然一愣,随后轻笑起来。

    看来谨慎一点,还真是没错,这喜乐之主,存心玩乐的心思也太大了。

    剧情之,还未遇楼楼之前,他只是一个儒生,并且还颇有点顽固,常念着什么君子微言大义什么的,对于天命方的一些人而言,在没有让他世界观打开之前,贸然接触的话,或许会有些问题。

    这是林浩所考虑的,若是展现出不寻常的力量,或许会有什么不好的发展,所以刚才就一直没用什么力量,也没想让李鸿崇拜尊敬他,反而平辈论交。

    因为在剧情里,他似乎也和秦龙说过这一番话,而且还是在秦龙斩杀了食人妖之后,这就代表他在楼楼之前是决计不信妖魔的,更别提那九天十地的正庭魔宫了。

    你跟他说灭世魔尊转世,他能反过来问你灭世魔尊是谁?

    而偏偏这世界,又是按照这剧情来转,不按照剧情走,林浩不会冒这个险,并非没有器量,只是因为在这喜怒无常的大能面前,尤其是早已陨落的大能,更加就不应该轻举妄动。

    死人立下的规则,可是不会更改的,唯有以力破之,可是当今历练者们,又有谁能破坏这大能所传承之历练?

    “你怎么能不相信妖魔呢,林大哥的话是真的,不信你看,我等就是……”

    “方景!”

    只见方景伸出手,正要解释着什么,顺道给李鸿开开眼界,却被林浩赶紧喝住,方景可没什么传承点,一旦被扣除是十点,虽然不会在剧情之前就死亡,但是那百点传承点,大概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方景见林浩叱呵,赶忙收回手,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他对林浩异常尊敬的,所说之话,自然会听。

    “李兄所言甚是。”

    林浩拱了拱手:“既如此,天将黑夜,我们还是赶快走吧,免得太阳落山危机四伏。”

    “此乃正理,愿和二位兄台同行。”李鸿露出笑意,看着倒是一名纯正无暇的大男孩。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个人。

    一行人跨过山头,林浩现在完全收束了自身之力,犹如一凡人,配合着李鸿不断往前。

    “林大哥,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他可是天命主角,提早告诉的话,对我们不是有好处么?”

    方景看了眼走在前方的李鸿,偷偷问道。

    看来他并没有遇到提示,只有第一个接触天命主角的人才有。

    林浩微微一笑:“刚才那使者给了我一提示,一旦展现出超越主角常识所限之事物,则会剥夺十点传承点,只有第一个接触到主角的人才会有,你告诉我,你有多少传承点可供挥霍?”

    方景一缩脖子,他哪有什么传承点。

    “那叶红莲他们……”方景转了转眼珠子,忽然想到了什么,露出一丝兴奋。

    “哼。”

    林浩嘴角一勾,“剧情如此,李鸿一定会走上那山头,叶红莲他们会在哪里等待,不过一旦接触了,则会出一个大麻烦,静观其变吧,我不害人,但是也不会被人害。”

    日落十分,落日残阳抹上一层余红,天际总算进入黄昏,而李鸿这时,也走上了剧情开始的那山头,此时在附近位置,原先的那些食人妖居然消失不见了,连点血迹都没有,地上有明显被抹干净的痕迹,这肯定不是大能所做,而是叶红莲他们做的。

    他们也知道剧情,大概也是不想为此出什么意外吧,那些天子骄子,智力可不低。

    山头往下的丛林,在李鸿踏入这山头时居然有所动静,叶红莲当先走出,看到迎面而来的李鸿先是一愣,旋即眼露出狂喜,只是她在看到一旁的林浩和方景时却是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目光阴沉下来。‘

    “咦……这么多人啊。”

    李鸿明显有些兴奋,“诸位来自哪里,小弟李鸿,是一名游历儒生。”

    这山上不算是人迹罕至,所以李鸿也不会怀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反而出声问着。

    叶红莲明显没反应过来,身后的那些弟子也没反应过来,这林浩不是被逐出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思忖片刻,叶红莲明白自己上了当,狠狠等了林浩一眼。

    他是离开了,但是离开的只是他们所谓成立的盟,而不是天命方,他们不算什么,真正算数的,是李鸿,是这天命主角才对!

    失算了!

    “本人柳白,请多指教。”

    叶红莲没来得及说话,倒是柳白先站了出来,充满儒雅的朝着李鸿一揖。

    李鸿眼睛一亮,这些人一个个看着有些精悍,有的人更是莫名的让人害怕,他正想着是不是哪里来的山贼土匪什么的,柳白的出现打消了他的疑虑。

    无他,因为这人儒雅,腰挎尺青峰,手里捏着个酒葫芦,一股不羁之气,配着那一身儒雅长袍,怎么看都是一名正人君子,还是一名武双全的君子。

    总之,给人看上去,就是一副有才之相。

    尤其是他这种儒生,更是对这种武双全的君子充满了佩服和尊敬之情。

    他一下子就将柳白当做了这些人的主心骨,大概是什么豪门大宅的主人,而那美貌的红衣女子,是他的妻子之类的吧。

    “小生有礼,见过柳兄。”

    这一揖,明显要比对林浩所做的,更加低了几分,像是尊敬前辈之礼。

    柳白自然也通晓剧情,知晓李鸿是一儒生,而他的确是有大才,而且性子也是洒脱之辈,用不着装,抬手虚拱,“用不着如此之礼,李兄是要往天下游历么?恰巧,我等也是结伴同行,往西方而去,不知李兄的目的地?”

    “西方?”

    李鸿更喜:“我也是往西方,还有这位林兄,方兄,也都是结伴而行。”

    “既如此,若不嫌弃,我等……”

    “啊!!!”

    柳白话还没说完,就见远处之外,蓦然传来了一声刺耳大喊,听到这声音,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变,那是食人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