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的剑侠斜了他们一眼,剑如银光,潇洒离去,只留下一道银色尾羽。??

    “那个是……什么东西?”

    李鸿惊呆了,这踩在剑上的,刷新了他从小到大的观念。

    在进这座大山之前,虽然在外面经常听说有什么妖魔,有什么剑仙斩妖除魔,但是李鸿都只是当做说书来听,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而那些被人打死用来围观的所谓‘妖魔’,其实也就是凶悍点的动物,那些神仙侠客,还是受官府管辖,面对官府之威不敢动弹。

    是以李鸿不信,因为眼见的都不一定为实,所以就算看见了食人妖,也只是认为是面目可憎的怪物而已。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所看到的,居然是在天上飞的人,那踩着剑化作流光的,不正是书以及说书客所说的,所谓剑仙一流,这样的人,真的存在?

    李鸿第一次打开了他的世界观。

    林浩也知道这点,不过这还不够,接下来阵斩河神,到达楼楼遇到妖魔现形,才算是真正开窍。

    “现在看到了吧,真的有妖魔,也有斩妖除魔之人。”方景试探说着。

    李鸿摇摇头:“不,这只是厉害之人而已,或许有是神异之处,但是我还是不信有什么妖魔,这朗朗乾坤,神异者颇多,唯独妖魔我不信。”

    说罢,他看向周围,眼居然有泪,道:“这些人蒙受无妄之灾,实在可怜,可怜啊!”

    眼下,这些历练者也只剩下十人了,其他人连个尸体都没留下,只有一滩血迹还有些零碎的残骸。

    “柳兄,这些人实在是太可怜了,都是你的家仆么?”李鸿说道:“现如今尸骨无存,但是也不能就这样放着,还是立个衣冠冢吧。”

    柳白愣了愣,方才点头:“也是无妄之灾,李兄慈悲心肠,他们泉下有知,想必也有所安慰,就立个衣冠冢。”

    他们现在都当做普通人,也不会拂了这天命主角的意,匆匆立下了衣冠冢,柳白才道:“我本是出来游历,但是看到那飞在天上之侠客,心下更为神往,这天地间果然有大神通,多多游历果然是没错的。”

    李鸿则是黯然神伤:“我倒是为那死去的诸兄感到不值,但是诚如柳兄所言,生活还是要继续……”

    他朝着那些衣冠冢拜了几拜,道:“我会带着你们的遗志,走往大江南北,看遍风土人情的。”

    “还真是个穷酸书生。”方景偷笑着。

    林浩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人各有志,若不是他这样,他也不是那天命主角。”

    “林大哥说得对。”

    方景一愣,这话越听越在理,有些人哪怕全世界觉得他傻,但是就是坚守心所致知,方能有所成就,被人敬佩。

    但是林浩怀疑的不是这个,如果这李鸿是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这传承世界所造就的虚妄生灵,那么他的性格,自然也就是天生,一位大能,在无尽世界之找到这么些性格迥异却又符合书人物的人,掳掠进来,洗脑改灵充当剧情人物,这份手段,不是常人可比。

    拜完了衣冠冢,众人继续向前。

    李鸿和柳白进行交谈,这柳大家诗词一绝,每逢谈到点上都能蹦出佳句,引得这穷酸书生惊叹,更加缠上柳白,而林浩这时也落了个清净。

    他现在的传承点,已有二十,但是最主要的,是他知道这所有支线任务的,而且除了这世界自动放之外,也可以在剧情之找寻其他可用的地方,用来赚取传承点。

    比如林浩刻意迎接李鸿,就是其一。

    “你倒是好算计,刻意迎接,我不是让你离开了么!”

    叶红莲也落在了李鸿后方,一双凤眼瞪着林浩。

    “你算个球!”

    方景怒喝道:“你以为你是什么,当个盟主就了不起了,这世界,可不是你家长辈的传承!”

    “你!”

    叶红莲看向方景,眼露出一丝煞气,忽然冷笑:“还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不建议多上一点传承点!”

    “我也不怕你!”

    方景眼煞气更浓。

    他虽然在林浩面前弱势,可不代表方景弱,若是弱,哪能在方索手下逃离,又活这么长时间,他的实力,当然不会太弱,在这些弟子当,稳属于上流。

    当初,方景之所以被那些世俗强者追杀,却也是有着自己的苦衷,杀戮大道,他不想触碰,情愿是死了,也不想成为第二个方索,但如果这方所谓的喜乐天地,注定众人必死,他是否施展杀戮大道的力量,都已是无关紧要,反正,他或许终究是要死在这传承,即便施展杀戮力量,迷失了自我,也同样不会成为第二个方索。

    “大敌当前,想想以后吧。”

    林浩忽然出声,他看着叶红莲,淡淡道:“如果你觉得不爽,我会给你机会,但不是现在,楼楼剧情之前,我不会出手,若你真的要找事……”

    林浩眼爆寒气:“我也不介意扣除十点传承,杀了你。”

    “杀了我?”叶红莲一愣,旋即不怒反笑:“那就来试上一场!”

    二人不约而同的停步,叶红莲手持判官笔,林浩单手泛起红芒,就要动手。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走在前方的柳白回头叫了一声,引得李鸿也回头,看到他看来,林浩和叶红莲不约而同的收起手。

    “林兄,你和柳夫人认识么?”李鸿问道。

    他已然将柳白当做这一家之主,叶红莲当成了柳白的妻子,面对这误解,没人打算解释,他们当然是以天命主角为尊,毕竟做完任务就走,也没什么好值得徘徊。

    “没什么,只是觉得面熟,多说了两句。”林浩笑道。

    “原来如此。”李鸿点点头。

    叶红莲瞪了他一眼,露出了‘饶你一命’的神色,之后走了上去,与柳白并排同行。

    “林大哥,要不要……”方景做了个划脖子的动作。

    林浩摇摇头:“不,她还有用。”

    看这时间,他们估计就要到下一个剧情开始点河神村了,食人妖都有灵主境的话,那么那掌管百里河流的河神,一定是强到没边,不管是谁,都不可能独自存活。

    况且还有李鸿在,想要施展力量,那必然会损失传承点,这百点传承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一个十点的支线任务,就让他们只剩下十人,由此可见,百点传承,必然步步带血,触目惊心。

    月亮充盈,倒是让这山道显得银光四溢,就跟照明了一般。

    “嗷呜!”

    周围传出狼嚎,听到这声音,李鸿脸色一变,说道:“天色已晚,周围隐有狼声,我们加快脚步吧,看,下边有个村子。”

    顺着山道往下一看,的确有个袅袅炊烟,灯火通明的一个村落。

    狼嚎,村落……

    众人都是心头一凛,这第二个剧情,果然就要开始了。

    剧情上,李鸿为了躲避狼群遇到了猎户,由猎户带着前往村落,正巧会碰到河神祭祀,李鸿气不过阻拦,但是无济于事,反而因为此事恼怒了河神,显出了本体,要不是那剑侠秦龙路过那里,李鸿肯定会死。

    等河神一死,李鸿就会去往楼楼,而秦龙正是去那里斩妖除魔,而女主蝴蝶,也就是神女花转世也在那里,那蝴蝶算是魔宫弟子,第一次勾引男人就被李鸿这白面书生给打动,改邪归正,对抗千年槐树妖,然而却勾动了神女花的部分力量,才让秦龙注意,认为他和四方城的封印有关系,带其去了四方城。

    四方城……

    林浩敢断定,正庭和魔宫的历练者,一定会来四方城,那是他们最大的机会。

    因为在四方城,李鸿会得到封印魔尊的阴阳双剑的阴剑,而李鸿借由这样的力量,才能在后续的剧情里活着并且变强,书剧情是李鸿拒绝了阴剑诱惑,不与魔尊融合,又将阴剑和阳剑一同销毁,与蝴蝶双宿双飞去了。

    天命的任务也是这两种,要么让李鸿重新封印魔尊,也就是按照剧情一直到结局,风险相对较小,但是时间长,而且其他历练者不会让他们如愿,他们一定会在四方城动手,因为那里是方交界之处,九天的正庭,十地的魔宫,都会到那里。

    还有一种解封……

    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这解封,是解封魔尊没错,但是绝对不会和魔宫任务一样,虽然融为一体,但那必定是魔尊作为主导,占据李鸿身躯,而天命的解封……

    他看了眼前头的李鸿,那意思应该是让李鸿做主导才是。

    这个难度较高,不提正魔两方,李鸿虽然有抵御魔尊侵蚀的能力,但是让他在获得阴剑的时候就融合魔尊,大概是不可能,这就需要他们自己来完成了。

    将封印打弱,再影响李鸿……或者是强行影响李鸿。

    林浩看向叶红莲和柳白,他们也是身具大道规则之一的人,一个是应该是‘审判’,而一个是‘言灵’,都是一言断生死,一笔定乾坤的存在,这种大道有个特性,若是实力强,只需一招就能解决敌人,但实力弱的话,这力量就大打折扣了,以弱胜强的可能性比较小。

    不过若运用得好,用来控制人,也是一种保险方式……

    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以自身为影响才好。

    “嗷呜!”

    狼嚎顿出,他们的度加快了几分,隐隐的可以听见狼群的喘息还有奔跑的声音,这让李鸿的脚步更快。

    “快,诸位快走,不然狼就来了!”他慌乱的道。

    明明对那可怖的食人妖都有勇气抵挡,却对这种孱弱狼群害怕,这种穷酸书生,倒也有意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