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满脸诧异,自己的境界修为,现阶段竟是达到了半步尊者之境,这如何可能?!

    “并不是……”林浩仔细打量,现并非如自己所想那般,目前来说,他的实力修为,的确有所精进,但远非跳跃了数段大阶,达到半步尊者程度,而是自己的神魂和意志力量,从君主期直接跳过了真主和真君之境,一跃成为皇者后期巅峰圆满,成就半步尊者,以至于,面前我这些真正的皇者天骄和半步尊者,自己面对时,这才没有任何的压力。

    “这到底生了什么,我的神魂和意境,怎会提升到了半步尊者境?”林浩眉头深蹙,满脸不解。

    “得阴阳之剑,暂提升心神之境,限期一月。”

    忽然间,之前野传承内那段虚无缥缈的提示音再一次从林浩脑海深处响起。

    “野传承的奖励?”听闻此言,林浩心神猛颤,不可思议。

    那位喜乐之主,陨落之前究竟是何种层次的大能,就算是已经陨落,但其残留的手段却是通天彻地,将自己一位君主境的武者实力,瞬间提升,神魂的境界,竟达到了半步尊者层次!

    林浩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般手段,就算是曾经九位承载天命运的天帝也绝对无法做到,这应该已是媲美了真正仙神的手段!

    只不过,林浩心却也没有太过激动,他的武道修为,目前依然还是在君主期罢了,唯有神魂之力达到半步尊者的程度,并且这神魂境界的提升,仅有一个月时间,过了一个月之后,神魂之力依然会重降至君主境,到了那时,面对眼前这些凡脱俗的强者,仅仅是一个意念,便能瞬时将自己镇压至死,此话毫不夸张。

    此时,见林浩沉默未语,后方那些王者天骄面色顿怒,不过领队的半步尊者未话,他们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仇海长老,此人穿着古怪,潜伏在我们必经之路上,会不会是远家的那些贼人?”一位青衣男子上前,同半尊者说道。

    闻声,老者并未言语,目光一直落在林浩身上,从未移开。

    这位白白瞳的男子,他身为半步尊者竟看不清虚实,可凭半步尊者的直觉,深感此人的不可小视,似不弱于自身。

    如果此子的实力也达到半步尊者,那足以说明,必是哪一出大宗门势力的天骄弟子,而且那远家,没有这样一号人物。

    这位半步天尊,活了已有数百年,这点眼力见,自然是有,不像后方家的那些年轻人,行事欠考虑。

    “这位小友,应该也是为了天葬传承吧……”忽然,半步尊者微微一笑道。

    “天葬传承?”

    听闻老者此言,林浩若有所思,这天葬传承,听起来似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却也想不起。

    不过,自己刚临此地,这是何方,林浩一点头绪也没有,倒不如顺着老者的话,或许还能够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一处传承,必然会有诸多势力前往,风云天骄,更加不会缺少,而且,能够让皇者天骄甚至是半步尊者都心动的传承,对于林浩,自然是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前辈所言不假,晚辈此行的目的,的确是为了天葬传承。”林浩点了点头,直接言明。

    听林浩承认,老者露出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

    想那天葬传承开启,惊动这风云圣域的诸多强大势力,无论世家势力,亦或者宗门势力,皆是前往,而还有传言,那些顶尖大宗的天骄人物,也都全部到来,想要从天葬传承得到一些机遇传承。

    “小友,老朽乃是齐国仇家,不知小友来自何处?”半步尊者又问。

    “齐国?”林浩一愣,到达圣地之后,世俗的皇室已经完全不复存在,可眼前这位半步天尊,竟称自己来自世俗的国家,让林浩大吃一惊,难以理解。

    自然,目前来说,他该说何话,不该说何话,心也是有数,若林浩问这半步天尊,此处可是天玄世界,亦或者是何方地域,在场众人只怕会将他当成异端,当场剿灭了。

    也未如何思量,林浩当即答道:“晚辈也是齐国人氏,但并加入任何宗门和世家,无名散修一个,机缘巧合,听闻天葬传承开启,故此前来碰一碰运气罢了。”

    任何一种说辞,都不如林浩现在的回答,起码,这话破绽极小,又或者说,几乎没什么破绽。

    老者思索片刻,之后便点了点头,别有深意道:“这位小友当真了得。”

    老者认为,林浩的实力修为绝对不弱,起码不会输给自己所带来的这些天骄,甚至,有可能十分接近半步尊者境,如今年轻,未来或有希望达到真正的天尊境,成为一名尊者大能,这样的人物,绝对不可能是一位散修,恐怕他不愿意透露自己的消息,这种事情,倒也十分正常,因为在传承之,难免会因为一件至宝而大打出手,得罪一些强势,隐藏自身,此种做法,也是许多天骄的惯用。

    “既然小友也来自齐国,那倒不如随行,此处距离天葬传承也不远了,或许会遇到一些凶险。”老者笑道。

    对于老者提出的同行,林浩自然是求之不得,之前他便有这个打算,所以这才告说自己也为齐国人氏,但同行之言,若是从他自己口说出,反而会误让人以为自己有图谋,但若从老者口说出,那意义则是不同,起码自己不会惹人怀疑。

    林浩故意思索片刻,想了许久,最终才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晚辈就不推脱了。”

    “甚好。”老者微微一笑。

    “仇长老,此人来路不明,甚至不愿意说出自己的身份,为何要与他同行?”那青衣男子大感不解。

    “哼。”老者瞥了那青衣男子一眼:“远家那些贼人,已经跟随而来,此刻,正是围杀我仇家的好时机,岂会放过,此子实力不俗,恐怕实力不会输我太多,一起同行,到时远家想要动手,也得思索一翻。”

    “就凭他?”青衣男子打量林浩两眼,眼有不屑,看起来并不如何,他身为仇家后辈第一人,如何也不相信,那小子会如仇长老所说。

    不过,既然仇长老已经决定,那青衣男子自然也不会继续多言。

    …………

    林浩进入仇家队伍之,这一路上,倒有几位仇家女子上前攀谈,不得不说,林浩的外貌,对于女性,的确有着一丝莫名的吸引力,一头白,一双白眸,神秘魅惑,举手投足,带着一丝非凡。

    林浩也是来者不拒,刚好也是从这几位世家女弟子,得到一些惊人的消息。

    此处的确是天玄世界,并非在野传承之,更让林浩出乎预料的是,此处竟为天玄大域的圣域!

    天玄域,既天域、皇域、圣域。

    在这域之下,还有一些小域,但规模程度,甚至远远比不了天域,故此,无法计算在内。

    而域之,圣域最为强大,武道一脉,呈鼎盛之域,九大天帝,足足五人出自圣域,而另外四人则是出自皇域,至于域之一的天域,是最弱小的一域,莫要说天帝,便是圣尊境都快已要绝迹。

    “圣域……”

    林浩心微颤,前世顾长风,便出自圣域!

    圣域,其实是以一方最为神秘的势力命名,那神秘势力便号称圣域,传说也是天玄世界最为神秘强大的一个隐世势力,圣域势力脱世俗,凌驾九天之上,圣域强者,高高在上,很少踏入世俗,在圣域眼,便是连天帝级人物,也是凡世之人。

    甚至于,圣域到底在何方,也无人知晓,每一次圣域使者出现,都足以引起天玄世界的一次震动,而域之一最为强大的圣域,也是以圣域势力来命名,可见圣域的可怕之处。

    此刻,林浩心震撼,自己走上机缘桥之后,居然来到了前世顾长风的家乡,天玄世界域最为强大的圣域!

    在圣域,哪怕只出动一处较为强大的宗门势力,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覆灭天域皇族白氏。

    圣域的强大,乎想象。

    许久之后,林浩这才逐渐接受,目前他已来到天域的事实。

    “嘻嘻,林哥哥,据说天葬传承开启,这一次有许多大宗门都会参与呢,咱们齐国弱小,但此次也能大开眼界了。”仇家一位红衣少女,一直走在林浩身前,不时朝着林浩开口说道。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趁着现在,也好多打听一些关于天葬传承之事。

    “咱们齐国弱小,面对那些大宗门,不知如何去争。”林浩故意叹了口气。

    仇家女子道:“这也无妨,毕竟那天葬传承,不满十岁的天骄才能够进入,像那些大宗门的一些老牌天骄,年龄早就过了十,根本无法进入的。”

    “原来如此。”林浩暗暗点头,这种强大的传承,都有一些境界和年龄的限制,境界太高,无法进入,年龄太大,同样无法进入,否则会触传承的法则之力,后果十分严重。

    而这样一来,对于宗门和世俗世家的年轻天骄,大有好处。

    “据说,这次北冥宗的轩辕邪语,天圣谷的恶魔尊者、南宫仙儿,还有浩气门的顾长风等人,都会参加呢。”

    仇家女子紧接着说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