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家女子不时偷偷打量林浩,但却现,眼前这男子,却似乎并未如何注意到自己。

    “据说,这次北方的一些宗门,都对天葬传承十分感兴趣,像北冥宗的轩辕邪语,天圣谷的恶魔尊者和南宫仙儿,还有浩气盟的顾长风,都会前往天葬传承,寻找一些机遇,那些可都是后辈风云榜上的天骄。”仇家女子叹息一声。

    对于这北方的宗门格局,林浩并没有什么兴趣,他仅是一个过客罢了,凭现阶段的自己,还远远无法和域之一的圣域扯上什么关系,所以并不感兴趣。

    而然,听闻到浩气盟的顾长风,还有圣天谷的南宫仙儿之后,林浩顿时停住了身形,整个人猛烈一颤,眸底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浩气盟……

    圣天谷!

    心仿佛有一道惊雷闪过,让林浩呆滞在了原地。

    “林大哥,你怎么了?”见林浩有些反常,仇家女子也停了下来,轻声寻问。

    “没事。”林浩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此刻,林浩心涌起滔天巨浪,前世顾长风,年少时便在浩气盟内修炼,而南宫仙儿,此刻正是圣天谷的南宫仙子,号称北方第一美人。

    “不可能的……”林浩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无法接受。

    随着这些消息的出现,林浩终于想起天葬传承的存在。

    只可惜,因年代久远,顾长风的记忆,已有些模糊,但天葬传承,的确存在,顾长风年少时,曾在天葬传承之,得到过不小机缘。

    “算起来的话,应该是一百年前左右我……”林浩眼光泽微闪。

    顾长风乃是天纵奇才,武道修至天帝境界,也不过仅用了一百多年时间,陨落时,岁数不过一百五。

    而想要进入天葬传承,必须在十岁之前,顾长风显然是足够资格,今年的顾长风,年龄和林浩相差不多,应该在十八左右。

    “让我回到一百年前……这种事,当真能够做到吗。”林浩不由深思。

    喜乐之主,有如此通天能力?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阴谋?

    之前,林浩所想,此地,或者是喜乐传承的幻境,那位大能,用幻术力量,创造了这一方世界。

    而然,林浩最终现,并非是如自己之前所想那般,喜乐之主已经陨落,并没有意识存在,喜乐传承,只是延续了喜乐之主生前的喜好而已,机缘桥,亦是如此,一位死去不知多久的大能,如何知晓自己为顾长风转生?这种假设,完全无法成立,所以说,这里不可能是幻境之地。

    仔细感受,此方天地真元气息如此浓烈,的确为真实世界,换而言之,自己通过机缘桥,回到一百多年前,不是阴谋,仅仅是一种巧合罢了。

    “一百年前,曾经的九大天帝还在世,浩气门,还未被覆灭……还有仙儿……”此刻,林浩眼一片炙热。

    终于,对于这个时代,林浩提起了浓烈的兴趣。

    根据脑海深处的记忆,林浩得知,天葬传承在北方开启,浩气门、圣天谷、北冥宗,这大北方巨头宗门,一个未缺,全部到来。

    这是一个真正天骄争锋的时代。

    一个令人血脉膨胀,传承机缘,唾手可得的时代!

    红颜未陨,少年英豪!

    “顾长风,初次见面……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林浩嘴角微微上扬,目光看向远方。

    与自己前世见面,林浩心竟起了一丝期待,甚至,他会再一次见到仙儿,那个还未陨落的挚爱。

    “林大哥……”见林浩沉默许久,仇家女子忍不住开口。

    “仇梦姑娘,不知还有多久才能够到达天葬传承?”林浩满是期待。

    闻声,仇梦想了想,道:“大约还有一日的路程。”

    “为何不使用飞禽灵宠?”林浩有些奇怪,像仇家这样的大世家,有半步尊者级强者,出行居然没有飞禽灵宠代步。

    “因为……太张扬了。”仇梦想了想,最后实话实说。

    齐国内,仇家和远家为死对头,这次仇家长老带着这些后辈前往天葬传承,被远家知晓,于半途围杀,这一路上,仇家损失了数位天骄,且战且退,无论使用飞行灵宠还是直接飞过去,都极容易暴露仇家行踪。

    “梦儿!”

    这时,仇家那青衣男子上前,大喝一声。

    “有些话,不要随便说出口,是否明白!”青衣男子瞥了林浩一眼,旋即朝着仇梦说道。

    “恒一大哥,林大哥不是恶人……”仇梦说道。

    “哼,梦儿,你身为家主之女,天骄之辈,涉世不深,岂懂险恶,此人来路不明,说不定,还是远家的细作也未必。”仇恒一冷声说道。

    “林大哥怎么可能会是远家的人。”仇梦黛眉一蹙,心明白,这仇恒一对林大哥,应当是有些看法。

    仇恒一身为仇家后辈第一人,实力修为达皇者后期,放在齐,都是数一数二的后辈天骄,而仇家长老竟重视这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陌生小子,让仇恒一心不悦。

    而且,仇梦是他喜爱已久的女子,自从那白眸小子出现之后,仇梦竟没有正眼看过自己,心神都被白眸小子给勾走了,更是让仇恒一怒上加怒。

    “恒一哥,你如此,倒显得我仇家没有半点肚量,此时远家对我们虎视眈眈,说不定,林大哥还能够帮一帮我们。”不远处,另外一位仇家女子上前,为林浩说话。

    “可笑,正如恒一兄之言,此人来路不明,且不说底细,就凭他,能够帮上什么忙。”

    “不错,恒一兄今年二十九岁,已达皇者后期修为,五十岁之内,有望突破皇者巅峰,十岁内,有很大机会冲击尊者之境,难道说,这小子比恒一兄还要厉害?”

    数位仇家弟子,开口说道。

    “哼,既然说,这位林兄实力了得,那我仇恒一,倒想请教!”仇恒一大步上前,双眼死死盯着林浩,战意惊人。

    一旁,那身为半步尊者的仇家老者,并未阻拦,似乎也想看看,林浩的实力如何。

    “怎么了,不敢?亦或者说,看不起我们仇家后辈第一人?”某位仇家弟子,见林浩沉默未语,当即喝道。

    此时,林浩不有思量,自己的境界修为,目前还在君主境,去和皇者境后期的仇恒一动手,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即便自己是肉身成圣,极为强悍,但却也是相对而言。

    面对皇者,管你肉身是否肉身成圣,一拳足以被轰杀至四分五裂。

    这仇恒一虽然年轻,但实力之强,令人咋舌,若放在天域,必是主宰一方的大能级存在,百年前的圣域,天纵奇才辈出,林浩自然无法相提并论。

    “面对面一战,此人用一根手指头,便足以将我轰杀至死。”林浩心暗忖,他可不傻,会直接答应仇恒一的请教。

    但,近身战不行,却不代表现在的林浩敌他不过,神魂之力,因阴阳双剑的奖励,暂被提升至半步尊者境,如果使用意境力量,或者是别的手段,这仇恒一也是远远不够看的。

    “我拒绝。”忽然,林浩说道。

    听闻此言,不远处仇家的老者,微微一愣,他本也想见识见识此人的实力,不想他竟直接拒绝了仇恒一的挑战。

    “你敢拒绝我?!”仇恒一眼寒光闪烁。

    “恒一大哥,你莫要如此,林大哥说了不想与你动手。”仇梦说道。

    “究竟是不想还是怕了,这还说不准。”

    “我看此人是怕了吧。”

    几位仇家弟子,纷纷开口。

    其实,林浩的确是怕,他一位君主境,去接受皇者的挑战,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第道天门为真主、真君境,第四道天门,才是皇者境!

    仇恒一乃是打开了第四道天门的恐怖存在,林浩不愿同这样的去比试,情理之。

    “林兄弟,你如此不给面子,是瞧不起仇家吗。”仇恒一阴声道。

    林浩摇头,早已想好了理由:“恒一兄弟此言差矣,林某对武道涉猎不广,乃是一位控兽师,所以,武力对决,自然不会是恒一兄弟的对手。”

    “控兽师?”

    听闻林浩此言,在场众人都是面露异色,甚至不清楚,何为控兽师。

    “控兽师是什么?”

    “控兽?没听过。”

    “你们听过控兽师没有?”

    “不清楚控兽师是何种含义,不属武道的流派?”

    便是远处那位仇家的长老,也十分不解。

    见状,林浩这才想起,控兽一脉,在一百多年前,还没有出现,据说当初是一位妖孽级人物横空出世,掌控千妖万兽,号称圣兽天君,也正是那位妖孽人物的出现,控兽一脉才开崭露头角,成为主流一脉。

    “也就是说,现在还没有控兽师……”林浩不由有些头大,眼前这些人对自己这一世而言,都算得上古人,那位圣兽天君还未出现,所以世人还不清楚何为控兽。

    “林兄弟,你若瞧不起仇家,离去便是,何必找诸多借口,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仇恒一冷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