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控兽,这仇家众人都是满脸疑惑,在这个时代,并没有控兽的概念,直至那位圣兽天君出现之后,才在控兽时代挥洒出浓烈的一笔,又被后世人尊称圣兽老祖。

    “林大哥,究竟何为控兽师?听起来倒是有些奇怪。”仇梦盯着林浩,十分好奇。

    闻声,林浩只觉得脑袋有些大,这控兽师要如何去解释,最主要的,一百多年前,似乎还没有控兽的概念。

    但话已说出,林浩现在只能去尽量解释,否则的话,很难说通。

    “控兽师便是……可控妖兽灵兽,就像你们仇家的飞禽灵宠,一个概念。”林浩如实说道。

    “林兄弟,我看你简直是信口开河。”仇恒一冷道:“世家也好,宗门也罢,所饲养的飞禽灵宠,那都是自小驯化,只要有足够的资源,任何人都可以做到,这算是一个什么流派?”

    这一次,仇梦等人没有反比仇恒一,反而十分赞同,说白了,都是从小开始养,后用一些丹药,祛除妖兽的戾气,使妖兽逐渐温和,达到为己所用的目的,似乎任何人都可以,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流派。

    而且,像是飞禽妖兽,戾气不重,也算不上攻击类妖兽,而攻击系的妖兽,更加难以饲养,只有一些顶尖的大宗门,才会花费巨大的精力和财力去饲养一些强大的战斗妖兽,而这种情况却也不多见,浪费大量人力和财力去培养一只战斗妖兽,还不如多培养一些天骄,毕竟妖兽的潜力有限,天骄则不同,不仅能够为宗门带来利益,提升宗门威望,若是成长到一定高度,宗门的地位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此时,林浩淡淡一笑,也未较真。

    “你笑什么!”见林浩如此态度,仇恒一眉头一敛。

    “你说的是养兽,我道的为控兽,两者不可混为一谈。”林浩解释。

    “好,既然如此,那就请林兄弟施展你之所学,让我们瞧上一瞧,顺便也开开眼见。”仇恒一道。

    此人最自己有些偏见,林浩也懒得继续搭理。

    林浩将意境之力笼罩周身几丈内,此刻,这股意境之力的强大,让林浩心惊肉跳,这股力量,足以毁天灭地,近身战,林浩现在或是无比脆弱,但却有一个前提,那必须是得近到他的身才可,否则枉然。

    现如今,林浩的状态也是一目了然,体魄相对而言,弱到极限,不是任何人的对手,但意境层次之力,突破天际,无比强悍,形成了意境伟力,可震慑天穹。

    自身太过弱小,林浩自然也有应对之策,若那仇恒一想对自己不利,林浩便在他动手的刹那,废了他的神魂根基。

    在这个天骄纵横的时代,林浩不得不防,只有君主境的他,太过脆弱。

    见林浩不再搭理自己,仇恒一双拳紧握,眼寒光闪烁。

    “够了!”忽然,不远处的仇家长老看向仇恒一,神色不悦。

    “长老……”仇恒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赶路要紧。”仇长老头也不回道。

    方才,仇家这位半步尊者,明显感受到了林浩的异常。

    “意境之力……莫非是,古族的人?可这股意境之力,很是玄妙,常人根本难以感受,甚至无法察觉,究竟是何来历……”仇家长老不由深看了林浩一眼。

    仇家长老曾有幸接触过圣域的一些意境古族之人,也曾感受过意境的强大神通,所以当林浩将意境之力施展在四周之后,有所察觉。

    “被现了吗。”见其仇家长老不时看向自己,林浩心暗忖,看来这位仇家老者,以往应该接触过意境,所以有所感受。

    林浩也未在意,便跟在仇家队伍之,朝着前方走去。

    仇家众人,实力修为至少也在皇者之境,便是行走,度也极快,而林浩则不同,虽神魂层次达到半步尊者,但自身武道修为却依然还是君主之境,度自然无法同皇者相提并论。

    也怕是被那位半步尊者看出破绽,林浩只能使用风灵之力,将度提升些许,面前跟上仇家众人的脚步。

    片刻之后,林浩跟着仇家众人进入山谷之,从仇家众人口得知,天葬传承,便在山谷内的某一处。

    虽是有前世较为模糊的记忆,但这天葬传承,乃是顾长风年少时的一次机缘经历,记忆并不是非常清楚。

    在顾长风的年少时期,很多记忆大多都已模糊不清,对于顾长风而言,百年之内,遇见的传承机遇,数不胜数,年少时的许多人和事,都已随着时间逐渐淡忘。

    “那是,天圣谷的?”忽然,仇家后辈第一人的仇恒一,看向虚空上方,惊声道。

    闻声,林浩等林家众人,下意识朝虚空上方打量而去,只见数位男女,横渡虚空,朝着山谷身处飞去。

    “嗯……的确是天圣谷的天骄。”仇家老者点了点头。

    “北方最强大的宗门势力之一,那些天骄,每一人都不同凡响。”

    “可惜,没见到北方宗门第一美人,那南宫仙儿,据说是天香国色,北方诸多大小宗门天骄的梦情人啊。”

    一些仇家弟子忍不住开口说道。

    而然,正在此时,一声兽吼,突破天际,像仇家弟子,一个个面色潮红,被这兽吼猛喝,耳膜震痛。

    “难道是……远家?” 听闻这一声兽吼声,仇恒一顿时愣在了原地。

    远家天骄远天硕,数年前历练时曾得到过一枚古兽蛋,远家十分重视,孵化之后,花费大量天才地宝,将那古兽养在了远家,仅仅数年时间,那只古兽便已拥有半步尊者的实力,是远家的主要战力之一,此古兽还算幼崽,成长之后,至少也会达到尊者层次!

    “可恶,居然出动了那只古兽,远家如此大手笔,就是为了将我们斩草除根?”

    几位仇家弟子,一脸恨意。

    闻声,仇家老者摇头,凝重道:“天葬传承,对于古兽可没什么年龄限制,远家只怕是打算让家族的天骄,带着这古兽进入天葬传承,以获取更多的机缘好处。”

    随着仇家老者话音落下,一只全身赤红的古兽已展现在众人眼,那古兽头生犄角,拖着一条火尾,气势惊人,后方则跟着数位远家之人。

    “仇河,带着你族之人,跑的可很快。”为的远家老者,盯着仇河,冷笑开口。

    此刻,仇家长老面色阴沉,即将进入天葬传承,不曾想还是被远家追了上来。

    “废话少说。”仇家老者气势滔天,一道青华突破天际,半步尊者的气息,毁天灭地。

    仇家长老和远家长老,皆为半步尊者之境,而然那远家长老的修为更加可怕,只差一丝,便要突破尊者,加上那只拥有半步尊者实力修为的古兽,仇家的确有些不够看了。

    “呵呵,仇家长老不必动怒,只要将火衍圣丹交出,我们远家,自是不会为难你们的。”某位白衫男子笑了笑道。

    “远天硕,你放屁!”仇恒一怒道。

    远天硕乃是远家后辈第一人,实力修为接近半步尊者,是齐国最负盛名的天骄之辈。

    “手下败将,不配说话。”远天硕瞥了一眼仇恒一,神色不屑。

    “你……!”仇恒一怒不可遏,但却又无话可说,齐国曾举办过一次后辈峰会,近乎聚集了齐国所有的后辈天骄,那远天硕便是上次峰会第一人,而仇恒一却连前五也未进入,被远天硕招击败,两人之间的差距颇大。

    “怎么样,仇河长老,我看你还是乖乖将火衍圣丹交出,不然,远家和仇家交恶,也得不偿失。”远家老者再一次出声。

    “放屁!火衍圣丹乃是我们之前机缘巧合,无意得到,是我仇家之物,这种珍宝,可增加突破尊者境的概率,就算是尊者,服用之后也大有益处,只凭你远家几句话,就让我们将火衍圣丹交出?!”仇恒一怒道。

    “也有你这小辈插嘴的份!”当下,远家长老瞪了一眼仇恒一,惊人的伟力弥漫。

    下一秒,仇恒一当即踉跄后退数步,一声闷哼,嘴角溢出血迹。

    “只凭气势,便能够震慑皇者后期……”林浩站在远处,暗打量那位远家老者。

    若换做以往,林浩自然不敢如此,但现如今,他的神魂层次,也已暂时提升到半步尊者层次,所以我远家老者也无法察觉被人暗打量。“远家长老,对一位后辈出手,也不怕失了身份?”仇家长老冷笑道。

    这火衍圣丹,他是绝对不会交出去,若是真将火衍圣丹交出,后果不堪设想。

    火衍圣丹能够增加突破尊者的概率,若是远家等到火衍圣丹,或许,家会多出一位尊者,到时候,他们仇家,将无法同远家互相抗衡,或许,会被远方家直接吞并也未必。

    仇家我长老心已有了打算,就算舍弃了仇恒一和仇梦等人,也必须保住火衍圣丹,只要自己回到远家,将这火衍圣丹服下,或许不久之后,自己将会突破尊者,到了那时,他们仇家将会有两位尊者,可一举将远家剿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