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家长老虽想反悔,但心却颇为顾虑,之前他的确未打算将火衍圣丹真正交给林浩,但就目前看来,眼前之人的手段古怪,匪夷所思,更是将远家的那只古兽霸占,其来历也或为意境古族之人,实难开罪。

    最关键的一点,他可没自信能够敌过林浩,便是远家那只古兽,战力也强过自己。

    当下,仇家长老面带笑意,看向林浩,口说道:“林小友,你为仇家解决了困境,我又岂会反悔,只不过,火衍圣丹实乃至宝……”言至半途,仇家长老话锋一转:“林小友收复古兽的手段,令人钦佩,不知是何种神通,我仇家十分羡慕,若是能够将这种神通交易给仇家的话……”

    此刻,仇家数位天骄后辈神色尴尬,这仇长老什么心思,谁也能够听的明白,火衍圣丹他可以不要,但却想让林浩将那收复古兽的本领教给他。

    “抱歉,概不外传。”林浩摇了摇头,直接拒绝。

    他和这位仇家长老,本就是公平交易,帮他们解决困境,火衍圣丹归自己,早就已经说好,也由不得旁人反悔。

    对此,仇家长老一时语塞,未想此人如此干脆果断,看样子,想要得到那收复古兽的手段,十分困难。

    还不等仇家长老继续多说,林浩抢先道:“既交易完成,林某还有些事,便不同行了,告辞。”

    言罢,林浩头也不回,离开了仇家队伍。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知晓了天葬传承的具体方位,还得到火衍圣丹和赤红古兽,有赤红古兽这样的保镖在,林浩的底气也稍足一些。

    那仇家长老,不是什么善辈,自己如此轻易便从他手得到火衍圣丹这样的至宝,想来他也不会甘心,继续留在仇家队伍,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差错,趁早离去,倒是不错。

    林浩选择另外一条路线,彻底和仇家分道扬镳。

    山谷无边无垠,很是巨大,林浩幸是已经知晓天葬传承的方位,否则的话,或有可能迷失其。

    这一日,有不少宗门势力和一些北方大世家的出现,天骄之辈数不胜数。

    根据前世顾长风的记忆得知,天葬传承的确有着莫大机缘,而其最大的机缘“天葬秘宝”则是被北冥宗的一位邪人所得,像顾长风和南宫仙儿等人,机缘远远比不上北冥宗。

    在踏入机缘桥之前,林浩则是将机缘放在第一位,但到了此刻,他只是想要再见一面南宫仙儿,还有……前世的顾长……

    次方天地,乃是百年之前,又在域武道明最昌盛的圣域之,逆天强者数不胜数,在这样的时代,林浩并不奢求机缘夺宝,还是以保全自身为前提,若能够得到一些机缘宝物,那自然是好。

    当看着那些满脸傲然之色,不可一世的宗门天骄们一闪而过时,林浩心不由向往。

    他前世虽为顾长风,但经历了前世一切的,却同样是顾长风,并非现在的林浩,所以,顾长风当初在这个时代,与那些天骄争锋逐鹿的感受,林浩并无法感同身受,他仅仅继承了顾长风的一些记忆和情感。

    深夜时分,山谷妖兽的嘶吼声不绝于耳,整个山谷像是陷入寂静的史前巨兽,安静的蛰伏着。

    林浩找了一处山洞,度过一夜。

    翌日晨初,林浩离开山洞,继续朝着天葬传承的方位赶去,此时距离天葬传承,已经不远,法则之力也愈浓烈。

    “嗯……?”

    离开山洞不久,几道骇人的气息竟是将林浩死死锁住,并以极快的度飞驶来。

    “不好……是昨日远家的人!”林浩感受到将自己锁住的这几道气息,其一道,正是昨日那位远家长老!

    原本,林浩想要快逃离,可最终却是放弃了这个打算,毕竟,他目前的武道境界还只在君主境,无法匹敌那些半步尊者大能的度,想要逃离那些人的追击,根本不可能实现,既然如此,林浩也省一些体力,不必做那无用功事。

    “小子,倒要看看,你往哪里逃!”

    说时迟则那时快,几乎眨眼功夫,虚空上方出现数位老者,为老者,留着山羊胡,一身气息玄之又玄,仿佛抬手间,便可崩裂天地。

    “尊者……”林浩打量那山羊胡老者,所有所思。

    另外两位,都在半步尊者境,其一人,便是昨日林浩遇见的远家长老,更是从他手,抢走了赤红古兽。

    “呵呵……”林浩淡然一笑,旋即道:“手下败将,你来找林某何事。”

    面对尊者,目前的林浩,心自然没底,但若是怯了,后果不堪设想。

    此刻,那虚空上的山羊胡老者,见林浩竟还满脸笑意,丝毫无惧,不由有些诧异。

    昨日之事,他都已听说,此子不知道施展了怎样的手段,将远家花费了大量精力和财力的古兽夺走,听起来像是匪夷所思,那古兽是远家自幼驯养,对古家无比忠心,怎会被人抢走,所以他才要来看个究竟。

    “小子,你已是死到临头,若火衍圣丹和我远家的古兽还来,或许可让你死的痛快一些。”昨日那位远家长老说道。

    闻声,林浩神色不屑,啐道:“放你的狗臭屁。”

    此话一出,远家长老面色顿变,都到了如今,那小子竟还如此嚣张,他们这边,可是有着一位尊者。

    “火衍圣丹是我和仇家的交易,交易完成,自然是的东西,那古兽,现在也随我的姓,等哪天玩腻了,或许会还给你们。”林浩脸上挂着莫名的笑意。

    见状,山羊胡老者不由打量林浩数眼,现在的情况,明显对他不利,此子却依然镇定,这到底是装的,亦或者,真有着依仗?

    圣域之,有着数大隐世古族,甚至是支配整个圣域的宗门势力,更有神秘无比的圣域势力,甚至还有圣域真皇一族,掌管着世俗。

    这些可怖的巨头,他们北方一个小小齐国远家,那是一个也开罪不起的,传闻,一些顶尖宗门,甚至有着传说的不灭境盖世强者坐镇!

    若是得罪一个宗门天骄,后果不堪设想。

    山羊胡老者暗自沉思,“此子来路不明,之前寻到仇家长老,为了保命,竟说此子或可能是意境古族子弟,身怀意境之力……若真如此……”

    意境古族,是天域隐世的顶尖势力之一,很少露面,但威望无双,别说他们一个小小的齐国,就算北方最强大的宗门势力,在意境古族面前,狗屁都算不上。

    “家主,此人身上必有至宝,我想,他定是靠着那至宝,才将我远家古兽霸占,管他是何种身份,将其杀死,神鬼不觉!”远家长老传音道。

    闻声,山羊胡老者思索良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小心一些,那些古族神通无双,若此人真为古族弟子,古族想要彻查,也不会困难,包括死者的一丝气息,都能够被他们所捕捉。”山羊胡老者说道。

    “家主放心!”

    两位长老自虚空落下,欲对林浩出手。

    见状,林浩也是无奈,本想着自己装作这一副模样,或许可让对方忌惮,没想到他们却有着灭口之心。

    “凭我半步尊者的神魂层次,不知将意境之力催至极限,能否镇压尊者……”林浩深吸一口气,现如今的状况,只能背水一战,别无他选。

    而然,就在此时,一道惊人的威压从虚空上方传来。

    众人抬头望去,是一位青衫男子,背着一把阔剑,正朝天葬传承的方向驾去。

    “小心一些,莫要让人看见。”山羊胡老者十分谨慎。

    不用多想,又是路过的宗门弟子,这些日子,每天都会有多多少少的宗门弟子路过,也无人在意。

    “那人是……”林浩盯住那背着阔剑的虚空青年,不由微微一愣,心泛起一丝异样。

    莫名的,那位青衣少年在林浩的注视之下,身形徒然一滞,竟是立在了半空,随后转过身,同林浩四目相对。

    “此人……”

    虚空男子口喃喃,眉头不由蹙起,心同样泛出一丝异样。

    “住手。”

    忽然,青衣男子迅从虚空上方落下。

    直至此时,林浩这才看青衣男子的相貌。

    “顾……长风……”

    林浩想要说些什么,最终未言。

    “呵呵,这位小兄弟,不知是何人,此子偷盗了我们族内的古兽,还希望小兄弟不要过问。”山羊胡老者说道。

    “浩气门顾长风。”青衣男子神色淡漠,连正眼打量几人的兴趣也丝毫提不起。

    “浩气门……顾长风?!”

    听闻此言,远家两位长老,包括那位山羊胡老者,都是面色大变,北方顶尖势力浩气门颇有名气的天骄后辈。

    “原来是顾公子,有眼不识泰山,还望莫要怪罪。”山羊胡老者立即抱拳笑道。

    顾长风摆摆手:“他的命我保,至于你们,可以滚了。”

    “这……”

    山羊胡老者面色犹豫,但这可是浩气门的顾长风啊,如何敢同这等天骄作对!

    况且,他们人,也未必能是顾长风的对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