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多年前,林浩熟悉,却又陌生。|(八)

    这是前世顾长经历过的时代,可对今生的自己而言,却如同崭新的大6,机缘无数,可又随时随地可能会陨落在这个时代。

    不再多想,来到这个时代,或许,也算是一种机遇,哪怕见识一下这个时代的天骄,再看一眼南宫仙儿,也已足够。

    骄阳高挂,清风徐徐,山谷之,林浩的身形不断穿梭,直至午时分,终于到达天葬传承之。

    此处天葬传承外围,法则之力十分浓烈,北方数大顶尖阵营的宗门势力,都已来到。

    北冥宫、圣天谷、浩气门。

    这大宗门势力,同属顶尖,并掌管着圣域的北方,十分强悍,宗门之下,天骄辈出,皆为北方后辈弟子的领军人物。

    其实,在北方还有不少宗门势力,有些是因为得到消息太晚,距离天葬传承又十分遥远,已是赶不及,所以并未到来,只有一些附近的大小世家前往,可有宗弟子在此,故此,只想着能够在外围分一杯羹,真正的机遇传承,那都是属于宗后辈弟子的,和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在天葬传承,就算只是随便获得一些小机缘,或许也能够改变他们一生的命运。

    “嗯?”

    忽然,林浩从深思回过神来,一道道摄魂的钟声,不知从何处传至,让林浩的心神有些混乱。

    不久,四周一片灰蒙,前方有着大量的沼泽之地,林浩甚至看见,一尊古兽,陷入沼泽,声嘶力竭的哀嚎,不久后便没了声响,彻底被沼泽吞没。

    “怎么回事……”

    林浩眉头深蹙,本是想要离开此地,而然却是现,自己竟被困在了其,无法走出。

    正在此时,一只巨大无比的血掌突破天际,带着惊人的血腥气息,度达到极致,朝着林浩抓去。

    见状,林浩也未多想,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释放而出。

    随着意境之力涌现,那血掌的度明显慢了下来,林浩则趁机逃离。

    “好险,幸好意境之力能够镇压,否则的话,方才我必死无疑。”逃离那神秘血掌的击杀之后,林浩额头渗出一丝冷汗,那血掌刚一浮现,可怖的血腥气便要将他彻底淹没,若非反应及时,被那血掌触碰丝毫,他必死无疑。

    前方便是天葬传承,按理来说,不应该会出现如此险地,还有那神秘的血掌,更加怪异。

    “快跑!”

    忽然,一声声惊呼让林浩回过神,放眼望去,只见数位年轻男女,被那神秘血掌追杀,转瞬间,已有数人被血掌捏成了肉末。

    而那些男女,实力修为最弱也达到了皇者巅峰,甚至还有不少半步尊者在其,这般的后辈天骄,竟说死便死!

    “浩气门……”

    林浩现,那些后辈天骄的穿着,同顾长风如出一辙,皆为浩气门弟子。

    剩下正在疯狂逃窜的后辈天骄,路过沼泽地时,一只只泥手冒出,抓住一位女子的脚环,随后疯狂朝沼泽内彻去。

    早在之前,林浩亲眼所见,曾有古兽被拉入沼泽地,未过多久便彻底被沼泽所吞没,一旦被拽入沼泽地内,那就根本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

    “救我!”

    女子被泥手抓住,那泥手的力道奇大无比,纵是半步尊者,也难以逃脱,面色白,看向跑在前方的两位男子。

    那两位弟子见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听女子呼救,面色犹豫,片刻之后,终于还是疯狂逃离了此处,没有去管那女子的死活。

    这一路上,他们误入此地后,死了至少八人,凭他们的实力修为,也根本无法生存,现在莫要说救人,连自身都难以保全。

    见那两位男子逃离,女子面容浮现出一丝绝望之色。

    “这女子……”暗,林浩脑海飞转,面容忽然浮出一抹惊诧之色。

    从前世顾长风的记忆得知,此女名叫君芷,在浩气门内,两人交情也还算不错,当最终却是死在了北冥宗的宗主手。

    “莫非……”

    林浩隐约猜出了什么,当年,天葬传承开启之后,浩气门有一部分弟子失踪,到达天葬传承的宗门天骄,人数不足一半,等天葬传承结束之后,浩气门调查许久,也未能查出什么。

    而然,在数年之后,北方大乱,浩气门和北冥宗乱开战,这才知晓,当年天葬传承时,北冥宗主对浩气门弟子出手。

    “此地,乃是北冥宗主的神通手段……!”林浩心暗忖。

    不曾想,自己回到百年之前,本打算直接进入天葬传承,可却误打误撞,进入了北冥宗主施展的神通之。

    “救……还是不救?!”林浩心有些挣扎。

    君芷本就该死在北冥宗主的神通之,如果此刻自己出手救了君芷,那便等同篡改了自己那个时代的历史,到时候会生什么效应,连林浩也不敢猜测。

    可如果不救……

    “如果不救,我回到百年之前的意义……又该是什么……”林浩的目光,愈坚定。

    最初,林浩已经做好了决定,让百年之前的历史照常,自己不会出手干预,也没那个本事改变什么……

    但看到如此一幕,林浩的决心却被动摇。

    前世,数位宗门之的兄弟,也全死在了北冥宗主的神通内,如果自己有这个机会,却不出手,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便算回到自己的时代,他的武道根基,也会动摇。

    “我只活在当下,即便改变了历史,未来的世界,那应该会更加有趣……不是吗……”林浩心的压力,顿时消散。

    喜乐大能,究竟是何方神圣,林浩无法猜测分毫,但在喜乐传承的第一个剧情,如果林浩也是如此,他绝对无法活着完成第一个剧情,瞻前顾后,畏畏尾,似乎是喜乐之主最为厌恶之事,也不是林浩的行事风格。

    唰!

    林浩的神行顿时一闪,出现在沼泽出,君芷的身前。

    那君芷的目光,立即变得明亮起来,可又随之黯淡,忽然出现的白瞳男子,她并不认识,而且,在这险地,就连自宗的师兄弟对她都可以见死不救,难道指望一位陌生人吗。

    只不过,求生的**,却还是让君芷开口:“救……救救我!”

    “好!”

    林浩一只手瞬间抓住君芷,旋即,意境层次的力量疯狂涌出。

    在意境之力镇压之下,那泥手回缩的度,减慢了数倍不止。

    “给我破!”

    更多的镇压力量涌出,最终彻底将那泥手化作沼泽的烂泥。

    趁此时机,林浩一把便将君芷从沼泽给提了出来。

    此刻,君芷已从沼泽脱困,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林浩,这方天地,无比凶险,连半步尊者都没有多少反抗的力量,可眼前这白眸男子,居然将那无法抵抗的泥手,直接化作的烂泥,这是如何做到的?

    莫要说君芷,便是连林浩自己都有些疑惑,方才面那袭击自己的神秘血掌,林浩也是使用了意境之力,这才得以脱困。

    不过转念一想,那北冥宗主,施展这等神通,主要也是以神魂之力掌控,而自己的意境之力,却是专门克制神魂一脉,再加上,那北冥宗主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全力施展神通,否则的话,圣天谷和浩气门强者,必然会有所察觉,林浩也是因为这个关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完全压制了北冥宗主的这种神通。

    “君芷师妹,你没事吧?”林浩也没多想,下意识问道。

    “你……你认识我?”君芷满脸诧异,眼前这陌生男子,居然一口道出自己的姓名,并称自己为师妹,莫非也是北方宗的弟子?

    林浩自觉自己失口,忙道:“并不认识,但之前听到有几位浩气门弟子,喊出了姑娘的芳名。”

    “原来如此……”君芷并没有深想,此种情况之下,谁还能够记得,是否有人喊过自己的姓名。

    “多谢恩人出手相救,君芷感激不尽,敢问恩人是北方宗的哪宗弟子?”君芷一双眸子看向林浩。

    “闲杂散修一个,无门无派。”林浩笑道。

    “散修?”

    听闻林浩之言,君芷更加诧异,本以为,他的手段高深莫测,应该是北冥宗亦或者圣天谷的天骄一辈,没想到居然没有加入任何宗门势力。

    “被困在此次的浩气门弟子,也都是天骄纵横之辈,难道联手之下,也无法走出吗?”林浩打了哈哈,随后问道。

    “恩人说笑了,我等又算什么,与北方宗那些真正的天骄比起,相差何止数百倍。”君芷摇了摇头。

    对此,林浩也没有反驳,便是顾长风,同北方最顶尖的宗门天骄比起,目前还有不如。

    “敢问恩人高姓大名,君芷若有机会,定当报答恩人的恩情!”君芷盯着林浩,忽然间,不由面色微红,一头如瀑布般的雪,一对若宇般神秘的白眸,英俊都不足以形容,最关键的是,救了她的命。

    “林浩。”林浩想了想,实话实说。

    “林浩,林浩……林浩……”君芷连道声,好似要将这个名字,深深印刻在脑海深处。

    “林公子,多谢相救,如果不是林公子,君芷今日,必死无疑。”君芷对林浩感激。

    “君芷姑娘客气。”林浩回道。

    君芷想要跟在林浩身前,林浩也未拒绝,这神通如何破去,林浩不清楚,只能随机应变,希望不要死在北冥宗主的神通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