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宗主所施展的神通,十分玄妙,随着时间的流逝,神通的威力则愈强悍,好在林浩的意境之力对这神通有一定的克制,否则,林浩和君芷两人,很难在北冥宗主的神通之内存活。

    林浩现,被北冥宗主神通困住的,并非只有浩气门弟子,还有一些大大小小世俗势力的天骄之辈,甚至,林浩现了圣天谷弟子的尸体。

    由此看来,北冥宗主所施展的神通,虽有极强的针对性,但若旁人误入此处,也会被拉扯进入神通内,像林浩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林公子,我们要如何才能够走出这里……”君芷见林浩从沉思回过神来,忍不住问道。

    身处之地,十分可怕,一路上,现的尸体已经过了数十具,其,还有一些圣天谷的弟子,而两人在其已经走了很久,尚未能够现如何离开。

    “我也不知道,但只要能够保住了性命,相信总是能够离开的。”林浩朝着君芷说道。

    “保住性命……”

    闻声,君芷有些苦涩,如果一直无法离开,又如何能够保住性命。

    唰!

    忽然间,之前消失的神秘血掌,又一次在虚空浮现,朝着林浩和君芷抓去。

    那血掌之上,充斥着浓烈的死气,一旦被触碰,体内生机会被迅被血掌抽取,到时,就算林浩的意境力量,也绝难以施展生存。

    “镇杀!”

    当下,林浩口吐两字,意境层次的力量若汹涌的浪潮,迅涌出,眨眼便彻底将血掌笼罩。

    在极远之处,一具身形伟岸的骷髅眼爆出森森寒光,“此子是谁,居然克制我的幻天术!”

    在骷髅王者的身旁,一位男子毕恭毕敬,听闻骷髅王者的话后,面色也不由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师尊,莫非被北方另外两宗的强者现了?”

    骷髅王者摇了摇头:“一只蝼蚁罢了,精神层面的力量较强,本尊的精神力量,分割成百分之一完成那幻天术,若是稍强一些,那蝼蚁也必死。”

    “居然还有人能够挡住师尊百分之一的精神力量……”

    男子神色诧异,随后恭敬道:“不过,师尊请放心,浩气门的弟子,在师尊神通之下,已顺着惨重,到时候进入天葬传承,弟子一定收益最大,必将找出师尊所需之物,并且多多击杀浩气门弟子,为我北冥宗日后吞并浩气门做好准备。”

    “嗯。”

    骷髅王者点了点头,随后,虚空浮现出一位白白眸的男子影像,骷髅王者道:“若是遇见此人,杀之。”

    “师尊方向,弟子明白!”男子答应后,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

    北冥宗主的神通内,林浩再一次用意境之力将那血掌击散,并和君芷两人迅逃离。

    “林公子,你……”

    君芷转身,本想和林浩说些什么,但却现林浩竟已消失不见。

    还不等君芷多想,却见林浩气喘吁吁的从后方跟了上来。

    “君芷姑娘,你慢一些,这度,我跟不上,也吃不消。”林浩颇为无奈道。

    这君芷的实力修为也十分强大,度更是奇快无比,他一位君主境修为,如何能够跟得上。

    见状,君芷神色有些疑惑,难以理解林浩这话的含义。

    “林公子的度跟不上?”君芷难以想象,在她的印象之,林浩手段惊人,实力也更加深不可测,那些可轻易取走她性命的危机,面对林浩,却是不堪一击,可在瞬间化解,这等实力,居然说跟不上自己的度。

    “君芷姑娘有所不知,林某并不擅长武道,所以,度也非林某所擅长的。”林浩只是如此解释,想来也是无奈,他堂堂肉身成圣,更有着风灵世界的力量,却只是说不擅武道。

    “原来如此……”君芷恍然大悟,并非质疑林浩的话。

    在这个世界,武道并非唯一,像阵法师、幻术师、机关师等,都是偏离的武道的存在,可一旦修炼造诣达到极限,却拥有者凌驾武道的可怖神通。

    君芷本想寻问林浩修炼的究竟是哪一道,但远方却忽然传出一阵怒喝声,还有打斗的声音。

    下一秒,两人迅赶了过去。

    只见两男一女正在同虚空无尽的死气颤,男子面色严肃,手长剑斩出,青芒化作剑气,像是破虚空而至,将周身死气斩弱些许。

    女子也紧随其后,抬手便是一掌轰出,将笼罩自身的死息震散。

    而然,此地的死气实在太多,好似充斥在整片天地,任那一男一女实力惊人,依然处于十分被动的状态。

    而那最后一位男子,身躯漂浮在半空,则是被死气覆盖包裹,实力不济,难以对抗如此浓烈的死气。

    “景云……”

    林浩看着被死气所覆盖的男子,神色微变,从前世的记忆得知,此人名唤景云,乃是浩气门弟子,同顾长风的关系最是要好,两人时常结伴外出历练,某次顾长风危机,更是景云出手相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称上顾长风的恩人。

    还不等林浩多想,一男一女终是被死气找到空隙,瞬间抽走两人体内不少的生机,若是这般下去,人全部要死在这里。

    “景云师兄……还有圣天谷的乘风师兄和北棠师姐!”君芷惊呼一声。

    那乘风和北棠,在北方宗也是极有名气,和顾长风属于同一个层次,尤其是乘风,上次北方的后辈排名战,甚至在顾长风之上。

    万万没想到,连这两人,都要葬身在此处。

    很快,君芷看向林浩,还不等开口说什么,却见林浩立刻飞奔而出,去到那人附近。

    “小心!”

    见状,君芷骇然失色,此处的死亡气息,十分浓烈,比起方才,还要浓烈太多,贸然进入死气地带,一个不好,便是林浩,都有可能永远留下!

    意境镇杀!

    林浩毫不犹豫,意境层次的力量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林浩心知晓,这北冥宗主的神通力量,有所压制,不敢全力使用神通,怕被另外两宗强者觉,而自己的意境之力,刚好能够起到致命的克制,所以,并不担心什么。

    随着意境层次的力量的涌现,虚空的无尽死气,立即更换了目标,脱离人,反而是朝着林浩围去。

    “异想天开。”

    见状,林浩神色无惧,源源不断涌至的死气,被周身的意境之力镇压,无法逞凶。

    半刻钟后,林浩面色白,意境之力也接近枯竭,好在四周的死气已被全部冲散,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敢问阁下是?”

    这时,背剑男子乘风看向林浩,认真打量片刻之后,却是现,这白白眸的邪魅男子,自己并不认识。

    “难道不是北方宗弟子吗……如此手段……”女子北棠也十分诧异,若要是北方宗弟子,拥有如此手段,应该不会是默默无名之辈,但事实上,她却对此人毫无印象,故此怀疑,林浩并非是来自北方,如果不是北方的弟子,那便应当是北方之外的宗门势力。

    众所周知,圣域广大无垠,北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区域罢了,北方之外,是更加昌盛的武道世界。

    “乘风师兄,这位是林浩林公子。”君芷上前,开口说道。

    “林浩?”

    乘风和北棠思索半响,却是现,这个名字太过陌生,好似从未在北方出现过。

    “原来是林兄,多谢林兄出手相助。”乘风上前,朝着林浩抱拳告谢。

    这乘风心气极高,十分冷傲,但方才林浩出手救了他们是真,那死气之浓郁,令人胆寒,若非林浩出手,他们几人,只怕全部要被死气同化吸收。

    “不足挂齿。”林浩微微一笑。

    “林公子应该不是出自北方吧?”一旁,北棠疑惑开口。

    林浩想了想,为避免节外生枝,胡编乱造道:“的确是北方人,不过林某并未修行武道,所以也未能加入宗门势力……前些年本想入圣天谷,可惜武道实力太弱,被拒接了。”

    “哦?竟有此事!”听闻林浩之言,乘风顿时一怒:“林兄莫气,等这次离开之后,乘风必上报师尊,倒要看看,是哪个不开眼的执事,将林兄拒之门外。”

    乘风和北棠两人,对林浩颇有好感,救了他们的性命自然是主要,还有一部分则是林浩十分谦虚。

    “这……我还没死吗……”这时,另一道声音传至,浩气门弟子景云,苏醒过来,茫然的看向四周。

    方才他被死气所笼罩,瞬间便失去了意识,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他却还活着。

    当下,君芷上前景云扶起,并将来龙去脉告知给了景云。

    “原路如此,多谢林兄的救命之恩,日后有机会,必当报答。”得知是自己是被那白眸男子所救后,景云感激道。

    “不必客气,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从此地离开。”林浩说道。

    林浩暗打量乘风和北棠、景云等人,他现,自己早已改变了历史,这些原本早该死去的人,却因为自己,活了下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