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鼎真之息的涌现,逐渐被那巨大棋盘所吸收。

    给林浩感觉,自身鼎真之息如水,而那巨大的棋盘如沙漠,仅是瞬间功夫,林浩体内几乎所有的鼎真之息,都快要被棋盘抽干。

    “果然如此,如此的本源,竟和我的鼎真之息有所关联……”林浩眉头一蹙,暗自心惊。

    鼎真极境,玄之又玄,便是前世的顾长风,也想踏入此境,但最终却是以失败告终,由此可见,想要踏入鼎真之息,难如登天。

    整个天玄世界,曾迈入过鼎真极境的武者,少之又少,几乎很少听闻。

    随着林浩鼎真之息被棋盘所吸收,后方的古钟,竟是泛出一丝淡淡的青光芒,随后肉眼可见,那古钟缩至巴掌大小,漂浮在虚空之上,而林浩眼前的棋局也随之消失。

    这一方世界,若镜片般,碎裂成块,直至不复存在。

    “这是……”林浩走上前,将漂浮在虚空的古钟拿起,放在手心仔细打量。

    古钟内,有着一丝十分奇异的能量波动,无比接近鼎真之息,但却又不完全相同,就好似比起鼎真之息,还要高出一个层次。

    “那些浓烈的死气也彻底消失了……”林浩看向四周,无尽的瘴气和死气都已消散。

    林浩所想,自己随掌心内的古钟,应该是某种法宝,而北冥宗主也正是通过这法宝,才动了大规模的死亡之地。

    “没想到,北冥宗主的这件法宝,和鼎真之息有所关联。”林浩观察古钟,许久之后,依然未瞧出一个所以然来。

    “林兄弟!”

    “林公子……”

    正在此时,君芷和乘风等人也闯了进来。

    闻声,林浩立即将浓缩版的古钟放入了自己的空间手环内。

    这种东西,林浩看不出门道,但接触时,心会升起,一丝莫名的亲切和熟悉感,目前只能是留着,等以后慢慢弄清楚此物的来历,不管是否为北冥宗主之物,到了自己手,林浩便没有还回去的理由,况且,那北冥宗主就算知晓是自己收走了他的法宝,明面上,也不敢声张,否则的话,岂不是等同承认屠杀了不少圣天宗和浩气门弟子。

    “林兄弟,外面的死气都已经消失,能够看到出路了。”乘风看向林浩,面有些诧异。

    本以为林浩进入此地,只怕凶多吉少,不曾想,短短时间内,外界的死气居然全部消散。

    “好,我已经解决,想来此地已没了什么凶险,走。”林浩转身说道。

    听闻林浩亲口确认是自己解决,北棠几人更加诧异,在这死地,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但最终却是被林浩所解决,若非林浩出现,他们这些人,想要走出死地,根本不太现实。

    “今日,真是多亏了林兄弟,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乘风再一次抱拳道谢。

    “奇怪,此处为何会出现如此死地,浩气门和我圣天宗,有不少弟子都陨落在了其,现在连个尸都找不到,更加难以搜寻到任何线索。”北棠思考片刻,说道。

    之前,在死地之内,性命都难以保全,自然没人会去关注这些问题,但此刻又是不同,脱离险境后,北棠和乘风等人,也开始思考这死地形成的原因。

    “这里无比接近天葬传承,有着强**则之力充斥,或许是因天葬传承内泄出的法则之力影响,这才形成了死地。”景云思考片刻,如此说道。

    听闻此言,北棠和乘风点了点头,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理由能够解释的通。

    “林兄弟,我圣天宗也有不少弟子误入死地并陨落在内,事关重大,我和北棠师妹需要立即前往天葬传承,将此事禀告师尊。”乘风看向林浩。

    乘风的言下之意,林浩心也明白,他是想要和女子北棠先行一步。

    “乘风兄先行一步便是,正巧我也打算去天葬传承碰碰运气,到时候,还能相见。”林浩笑道。

    “既如此,那太好了,我和北棠师妹在天葬传承内等着林兄弟。”

    “林公子,告辞。”

    北棠和乘风言罢,瞬间朝着远处飞去。

    “那两人,倒也有些意思,依我看来,圣天谷的弟子都是一个德行,和那南宫仙儿,相差不到哪里去。”见乘风和北棠便这般离开,君芷淡淡说道。

    “呵呵,君芷师妹,话也不是如此说法,毕竟,两人已多林兄多次道谢。”景云道。

    …………

    虚空之上,乘风的面看不出好坏,偶尔回头,看向后方。

    “乘风师兄,你说那个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历,方才死地的恐怖,半步尊者陷入,也几乎必死无疑,普通尊者,想要走出,也十分困难,他却能够破之。”

    在死地内,有些话北棠不好直说,心在就剩下他和乘风两人。

    “我感觉到实力平平,但精神力量却异常强大,不能小看……不管此子是什么来路,进入天葬传承,又多了一位竞争者。”乘风面平静。

    “宗的天骄都以齐聚,天葬传承的竞争力不小,若是那小子在天葬传承妨碍到我们,是否杀之?”北棠眼寒光一闪。

    乘风沉吟数秒,这才缓缓开口:“北棠师妹,不管如何,他也算我们的救命恩人,明白了吗……还有,进入传承后,一切也不是我们输的算,仙儿师姐和几位师兄,也都来了。”

    “仙儿师姐?”闻声,北棠满脸诧异,那南宫仙儿便算在圣天谷,也很少露面,是圣天谷的仙子之一,号称北方第一美人,异是天赋异禀之辈,北方宗,不知有多少天骄,心对南宫仙儿无比爱慕,若是知晓南宫仙儿也会进入天葬传承,只怕会更加着急表现自己。

    ………

    数十里外,林浩和君芷、景云人,朝着天葬传承的方向赶去。

    林浩本是想让君芷和景云先行一步,趁着无人,自己也好琢磨琢磨那缩小的古钟,但两人却一定要随自己同行,还口口声声说要保护自己。

    方才,林浩所说,自己的武道实力极差,君芷还不相信,但此刻,却已完全接受了林浩的说法,同行之后,君芷这才现,林浩的度,实在是太慢了,在他们眼,和蜗牛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