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在百年之前,君主境在圣域来说,也是十分低等的武者,普遍而言,便算是一些小世家的后辈弟子,年约四岁开始接触武道,不不满十岁时,也至少达到君灵之境,巅峰君灵也不在少数,可若在天域,即便是那些顶尖势力,后辈弟子若能在十岁左右达到君主境,都已算惊世骇俗的绝顶天才,由此可见,天域和圣域的差距,实在过于巨大。

    天玄域之,天域最为弱小,天地灵气也无法同皇域和圣域相提并论,所以,武者的质量,自然也无法同日而语,也唯有皇域,才能够同圣域小小争锋,天域根本不够看。

    林浩在这个年纪,境界修为达到君主期,放在天域,已经算过的去,可放在圣域,那就成了毫无武道天赋的蠢材。

    君芷和景云两人,此刻也知晓林浩不擅武道,从其蜗牛般的度便能够看出一二来,但却没有因此小看了林浩,林浩的手段,君芷心有数。

    此处距离天葬传承已是不远,君芷和景云倒也不着急,同林浩“缓步”朝着天葬传承赶去。

    此时,天葬传承外围

    骷髅王者一双阴鸷的眸子俯视着山脉下方,可怖的气息若狂风暴雨般涌现,远处的山峰,随着武道气息的碾压,出现一道又一道的裂缝。

    他之前机缘巧合得到的那件古钟法宝,竟是被人破掉,并且偷盗了去。

    本想着让浩气门损失一批弟子战力,目的还未完成,自己却损失惨重!而最关键的,这一切都是拜那位闯入了他神通的蝼蚁所赐。

    不多时,几位老者也落在山谷之上,看着骷髅王者有些反常,不由面色古怪。

    “北冥宗主,这天葬传承开启,后辈弟子机缘无数,你却因何事扫了性质。”某位须皆白的老者,看向北冥宗主,开口说道。

    “莫不成,北冥宗主也已知晓方才清楚为何忽然出现的死地吗。”另一位美妇出声。

    这老者乃是浩气门门主,至于美妇,则是圣天谷大长老,和北冥宗主,皆属于同一层次的强者。

    “两位同道不必挂心,那死地的事,本座也已清楚,不过,我听说浩气门和圣天谷,倒有不少精英弟子死在了其。”骷髅王者冷笑一声

    平常时,北方宗时起摩擦,大打出手,也不算罕见,但类似这种机缘传承开启之后,有利于北方宗门展,故此,宗暂时会放下恩怨。

    “可据我所知,我圣天谷和浩气门弟子死伤不少,北冥宗弟子却几乎没有人踏入死地,这件事……”美妇眼寒光一闪,盯着苦骷髅王者,别有深意。

    “笑话,你是怀疑本座不成。”骷髅王者的威势惊人。

    “北冥宗主说笑了,你是何种身份,怎么会对那些小辈出手。”浩气门主微微一笑,缓和气氛。

    天葬传承,不能有任何闪失,若宗高层在这节骨眼起了大的争执,很有可能导致他们宗弟子都无法进入天葬传承。

    这种事情,相信也无人希望生。

    骷髅王者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天葬传承之,有他需要的东西,所以,骷髅王者目前也不想节外生枝。

    这美妇之前从乘风口,得知了死地之事,圣天谷误入死地的弟子,并不算少,损失最大的是浩气门,可北冥宗弟子却几乎没有任何陨落在死地的消息,所以,美妇自然对北冥宗有所怀疑。只不过,现在却没什么我证据,北冥宗乃是北方宗势利最强大的魔炼宗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谁也不敢前去找北冥宗兴师问罪。

    “据我宗弟子乘风所说,那处神秘死地,误闯一位后辈,也是因那后辈破解了死地,这才救了浩气门和圣天谷的几位弟子。”美妇又道。

    乘风和北棠两位弟子禀告时,正巧浩气门主也在附近,所以略有所知,笑道:“听闻此子以往曾想入你们圣天谷,只可惜武修为不达标,被你们圣天谷轰了出来。”

    闻声,美妇一笑置之,圣天谷作为北方最强大的宗门之一,岂能是随意什么人都可入宗,若没有从残酷的考核竞争脱颖而出,自然是无法成为圣天谷弟子。这一点,不仅仅是圣天谷,浩气门和北冥宗,皆是如此。

    只不过,北方宗的北冥宗,乃是魔炼宗门,竞争考核更加严格,难度比起圣天谷还要有过之。

    ………

    此时,天葬传承外围,有着宗的数位长老,还有诸多内门强者执事,那些原本想要进入天葬传承浑水摸鱼的小大世家势力,只能留在外围,天葬传承的核心,也仅有宗弟子能够进入。

    “快看,浩气门的邪魔行者顾长风!”

    忽然,一些后辈弟子的目光落在远处,一位背剑男子身上。

    那男子神色淡漠,对于一些充斥着仇恨的打量,也丝毫没有在意。

    顾长风虽是正道弟子,但在北方宗,名声却十分不好,如北冥宗一些天骄弟子,在外历练得宝后,顾长风却是从天而降,将北冥宗弟子杀死,抢走那些宝物,杀人夺宝之事,对于顾长风而言,的确是家常便饭。

    只不过,旁人不知,林浩心却是清楚,顾长风的确行那杀人夺宝之事,但却有着极抢的针对性,所杀之人,大多穷凶极恶,欺辱和杀伤过浩气门弟子。

    这一点,和林浩的性格颇为相似,你若不讲道理,那他也不会和你去说什么大道理,谁的拳头硬,那谁便是王。

    “顾长风,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胆量出现在此,我找你可找了许久啊。”忽然间,一位身材短小,相貌奇丑的男子大步上前,将顾长风拦下。

    见状,四周一些弟子都是爆出阵阵惊呼。

    “是嗜血行者!”

    “北冥宗的嗜血行者吗!在北方后辈的比试,嗜血行者的排名,可不比顾长风低多少!两人都是同一层次的人物。”

    “奇怪,嗜血行者怎么会找顾长风的麻烦。”

    “哼,当初顾长风斩杀了嗜血行者的拜把兄弟,这两年,嗜血行者一直在打探顾长风的行踪,还真让他在天葬传承外找到了。”

    “哈哈,顾长风那孙子,无恶不作,今日算是恶人终有报,嗜血行者的《嗜血无量》,已修炼至第四层,看看今日顾长风下场如何!”

    “切,就算是实力比邪魔行者顾长风要强,那又如何,这天葬传承外,宗强者汇聚,难道那嗜血行者,敢直接当着浩气门高层的面,斩了顾长风不成!”某位少年冷笑道。

    闻声,众人陷入沉默,此话的确不假,顾长风杀人夺宝,虽知道就是顾长风所为,但却没有实质证据,林浩属于浩气门天骄弟子,目前整天葬传承外围,浩气门那些高层强者都在,想要杀人,那只有进入天葬传承,否则被抓个正着,后果不堪设想。

    嗜血行者也不是蠢人,自然清楚这些,所以现在只是打算好好教训顾长风一顿,等真正进入了天葬传承,找个僻静之地,将顾长风的脑袋,手起刀落……

    “顾长风,见到我,是否有些惊喜啊。”嗜血行者看向顾长风,猩红的长舌舔了舔嘴角,出阴森的笑声。

    顾长风平淡的看着嗜血行者,旋即淡淡说道:“你这断手断脚的丑东西,找顾眸何事。”

    随着顾长风话音落下,某些了解嗜血行者的后辈弟子,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那嗜血尊者因修炼《嗜血无量》第二层时,出了一些差错,所以才成了这一副骇人的模样,生平也是最痛恨别人说他丑。

    前一段时间,嗜血行者追求一位宗门女子,那宗门女子也是以相貌奚落了嗜血行者,之后却被嗜血行者找到机会,凌辱一番后将那女子分尸。

    嗜血行者心性非常残忍,手段也颇多,很少有人愿意去同嗜血行者去打交道,哪怕实力强过嗜血行者,也是如此。

    四周弟子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这顾长风,算是触到嗜血行者的底线了。

    “顾长风……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嗜血尊者阴鸷的双眸死死盯着顾长风,本就其丑无比的面容,更显扭曲。

    “丑东西,滚远点,再把我给看吐了。”顾长风瞥了一眼嗜血行者,随后转身便要离开。

    “你找死!”当下,嗜血尊者怒不可遏,双掌一翻,虚空浮现出血色涟漪,立即朝着顾长风涌去。

    刹那间,方圆百米之内生机断绝,被灰蒙蒙的死亡气息所笼罩,浓烈的血腥味让一些弟子心寒,好似坠至无尽血海,不由面色大变。

    “不知好歹的东西。”当下,顾长风一声冷哼,眼寒光顿闪烁。

    锵!

    顾长风手持阔剑,横扫而过。

    一瞬间,那血色涟漪从顾长风的周身被震开,青色的剑芒冲天而起,形成一股庞大的武道意志力量。

    “什么?!”

    嗜血行者面色微变,北方后辈排名,邪魔行者顾长风的名次,虽然高于自己,但两人的相差却并不悬殊,加上自己的《嗜血无量》已修炼到第四重天,故此,嗜血行者认为,自己必然能够击败顾长风,可方才顾长风挥剑时所产生的武道意志,令人心惊不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