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进入此处后,目光下意识朝着四周打量而去,在这个时代,有一些人存在于他的记忆,也有些人,早已被淡忘。

    北方宗弟子,除了顶尖之辈,普通弟子大多都互不相识,所以林浩出现,倒也未吸引多少目光,反而是他的穿着,加上一头雪白长飞扬,白眸更添了几分邪魅,吸引了一些宗门女子的目光。

    “林浩兄,我和我君芷师妹需要先像师尊禀明情况,你先稍等片刻。”景云看向林浩,一声抱歉。

    对此,林浩却并不在意,让君芷和景云两人先忙。

    前世,顾长风在浩气门,并没有太多的归属感,倒是结交了一些好友,像那景云和君芷,便在其,只是可惜,天葬传承开启之后,景云和君芷等人,便死在了北冥宗主的手段上,未多年,北方战役开启,浩气门也泯灭在了历史的尘埃之。

    北方宗,最为强悍的莫过于北冥宗,这倒并非说北冥宗主实力修为逆天,是因北冥宗有着一位老祖,而这位老祖,和北方之外的大小势力还算有些交情,仅凭这一点,也足以奠定北冥宗在北方世界霸主的地位。

    对于北冥宗,前世的顾长风十分仇视,百年后,成就天帝之躯,本想荡平北冥,但那北冥老祖,却在最后关头,向神秘无比的圣域势力进贡了一件宝物,也因此得到圣地的庇佑,便算当世天帝,也无人敢去得罪那神魔莫测的圣域。

    曾经,数位帝级大能,因不满圣域故弄玄虚,联手杀去,从此,那数位名声赫赫的大帝彻底失去了消息,直至某日,那几位大帝的头颅被悬挂在圣域虚空,震慑天下。

    大帝,在天玄世界,几乎就是最为巅峰的顶级强者,可面对圣域,却依然如同蝼蚁。

    曾有人猜测,那圣域,是否出现了传说的“仙”级人物,但是否有“仙”的出现或存在,几位大帝擅闯圣域,被斩去了脑袋,却是不争事实,这其,甚至包括当年天玄世界第一天帝“星河帝仙”帝星河,也正是从那日起,当世再也无人敢去质疑圣域。

    回想起前世种种,林浩不由深觉此刻自身渺小,便连顾长风,都不敢铲除北冥宗,更不提现在的自己。

    “林兄弟!”正在此时,顾长风身形一闪,在林浩毫无察觉之下,便已出现在林浩身边。

    此刻的顾长风,换了一身黑衣,更显英武不凡。

    “顾兄好兴致,这就换了一身衣。”林浩打量顾长风几眼,笑道。

    “林兄弟莫要说笑,方才北冥宗的一个丑东西来找顾某麻烦,揍他一顿,身上沾了血恶心的血水。”顾长风毫不在意。

    “那当是嗜血行者吧。”林浩对此事,自然有着记忆。

    而然,林浩此话一出,不远处,嗜血行者那阴霾狠毒的目光,瞬间落在林浩身上,他打量许久,却现此人面生,从未见过。

    不过,认识不认识,都没有影响他的杀心。

    那顾长风说他是丑东西,进入天葬传承之后,也得死去,而这不知从何处出现的无名小卒,下场必然更加凄惨!

    不多时,数十目光同时打量着林浩,那嗜血行者可是个狠角色,顾长风说说,也就罢了,此人是谁,也敢如此?

    “奇怪,林浩兄弟方才不在现场,又是如何知晓的。”顾长风有些好奇。

    林浩对于嗜血行者,自然没什么好印象,前世那嗜血行者,便是死在了自己的手,林浩又如何会不清楚。

    “顾兄,这方圆百里,你要说相貌奇丑的丑东西,除了那位大名鼎鼎的嗜血行者之外,恐怕也不会有别人了吧。”林浩理所当然道。

    听闻此言,顾长风顿时大笑,直说林浩言之有理。

    还不等林浩继续说些什么,一道血光忽然将他笼罩,伴随着极为凶戾的气势。

    “阁下,东西可以乱吃,话却不能随意说出口,否则,就怕是丢掉了自己的小命,都不知因为何事。”嗜血行者缓缓从远处走来,目光盯着林浩,口说道。

    这嗜血行者,最大的特点,便是断手断脚,相貌狰狞,其丑无比,林浩对此人,也有着印象,所以一眼便认了出来。

    “丑东西,我这位林兄弟所言,字字属实,你莫非是恼羞成怒,想对我这位兄弟动手不成。”顾长风立时站在林浩身前。

    “呵呵……何止是要动手,我准备将这小子,扒皮抽骨,炼化成血水。”嗜血行者舔了舔嘴角,阴森笑着。

    “哦,那你可以动手试试。”顾长风嘴角扬,面容上挂着冰冷笑意。

    此情此景,让四周不少宗门弟子微微愣,心猜测,顾长风和那位白眸男子究竟是何关系,居然如此护着此人。

    “桀桀,顾长风,你也不用着急,等进入天葬传承之后,咱们老账旧账,一起来算,而你护着的小子,也必死无疑。”嗜血行者丢下狠话,随后便转身离开。

    方才北冥宗主已经话,不允许在此处动手,嗜血行者也知轻重,自然不敢继续出手,不过,等进入天葬传承之后……

    顾长风并未将嗜血尊者放在眼,对于嗜血行者的威胁,自然也不会放在心。

    ……………

    此刻,一座高峰之上,站着一男一女两人,那女子正是之前同北冥宗主出现在一处的美艳妇人,身为圣天谷大长老。

    美艳妇人身旁的老者,只是站在原地,浑身上下便透出无尽的压迫力,像是一座看不到顶端的伟岸高山,又似无法见底的深海。

    “谷主,正是此子,之前破解了死地。”美艳妇人说道。

    之前从乘风和北棠口得知后,美艳妇人便去调查了一番,有着阵法的痕迹,但已消散的差不多,很难知晓是何种阵法所致。

    “圣天谷虽死了不少弟子,但却无关紧要,倒是那死地的形成,并非是因天葬传承的法则之力形成,定属人为。”美艳妇人又道。

    “此子是北冥宗弟子还是浩气门弟子。”老者问道。

    “两者皆不是,底细未知,不是宗弟子,不可进入天葬传承,但之前,好似是因为北冥宗主的关系,这才让他进入此处。”美艳妇人解释。

    “调查此子底细,并密切注意他在天葬传承内的行动。”老者的每一句话,都夹带着无尽的威严,让美妇无法拒绝。

    美妇之前便猜测,那死地的形成,是否和北冥宗有着关联,而那白眸男和北冥宗主应该有些关系,但转念一想,若死地真是北冥宗所为,白眸男子又是北冥宗的人,他如何会帮助圣天谷弟子和浩气门弟子将死地破解,完全自相矛盾。

    “天葬传承内十分玄奥,异常凶险,此人并非宗弟子,进入天葬传承之,只怕也未必能够活着从其离开。”美艳妇人微微一笑,虽谷主交代下来,却也并不在意。

    ………

    山谷,林浩的目光落在极远之处的山峰之上,好似有一双神目,正在毫不掩饰的打量着自己,林浩不由全身寒毛乍立,自己仿佛被死亡笼罩,这种毛骨悚然之感,实难以形容。

    “北冥宗主……”

    林浩眉头蹙起,这股阴寒至极的气势,令他心惊不已。

    他刚回到百年之前,若说得罪了谁人,除了方才那位嗜血行者之外,恐怕也只有北冥宗的宗主了。

    北冥宗主实力修为极其强悍,只怕已经知晓是自己破去了那片死地神通,并得到那古钟法宝。

    不管怎么说,哪怕自己仅仅是这个时代的过客,但也需谨慎一些,如果死在了这个时代,或许,他将再也回不去自己的时代,百年之后的那片天空。

    “天葬传承即将开启,都做好准备。”

    正当林浩深思之时,某位年男子开口喝道。

    这一声,让许多宗门弟子神色大振。

    天葬传承,代表了无数机缘,如果运气较好,能够得到大机缘,或许能够改变一生的命运!

    听闻天葬传承即将开启,在场弟子充满期待。

    嗜血行者的目光,不时看向顾长风和林浩两人,神色愈狠毒。

    不多时,宗高层出现,走至天葬传承附近,降低天葬法则的力量。

    天葬法则十分强大,如果无法将法则之力弱化,只怕这其,有许多天骄甚至无法穿越过天葬法则的障碍,甚至会被法则之力所吞噬。

    此刻,林浩的目光,忽是落在某位年老者身上,整个人顿时一愣,铺天盖地的记忆在脑海深处涌现。

    “师尊……”

    林浩盯着那位不怒自威的老者,心微颤。

    那老者,乃是浩气门大长老,前世顾长风的师尊。

    “师姐!”

    林浩目光一凝,又落在某位某位俏皮可爱的白衫女子身上。

    “师弟,这次进入天葬传承,你可得小心着一些,我听闻你的仇家可不少,若在天葬传承内被追杀,可不要哭着喊着求师姐帮你哦。”女子走至顾长风身前,拍了拍顾长风的脑袋,嘻嘻一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