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看向恶魔尊者,嘴角微微上扬,轻声笑道:“阁下不必吃惊,林某要送给我阁下的,正是那名为彼岸花的机缘。”

    此时,恶魔行者面色惊诧,这彼岸花,并算不上知名的奇珍异宝,在需要的人手,极为珍贵,可若在没有对应血脉的武者手,那就是毫无用处的废物,没有丝毫用处可言。

    而恶魔尊者的血脉,恰巧可用彼岸花来大幅度增强,若是运气足够,甚至可让自身血脉产生异变,形成特殊血脉!

    此时,恶魔尊者的眼透着森森寒光,死死盯着林浩,他自身的血脉,并未觉醒多久,所以,他还并未向外透露血脉觉醒,就算是南宫仙儿和他的师尊,都不清楚血脉这一回事,更不提谁会知晓他觉醒的血脉,可用彼岸花来增强。

    “你究竟是谁,又是如何熟悉的我。”恶魔尊者眼泛出一丝杀意,他的血脉力量,并未同任何人透露,这个天下,不可能有人知晓他觉醒了血脉!

    恶魔尊者如此态度,倒也在林浩意料之,他打量恶魔尊者数眼,随后语气平缓,说道:“我对阁下没有任何恶意,而我,也仅是这个时代的过客罢了,若阁下相信我,彼岸花这一桩机缘,非你莫属。”

    一旁圣天宗和浩气门弟子,神色古怪,林浩的出现,和恶魔尊者的神色态度,让他们捉摸不透,而那所谓的彼岸花,众人也从未听说过。

    “随我来!”

    恶魔尊者言罢,带着林浩飞入远处的悬崖之上。

    当下,四周无人,仅剩恶魔尊者和林浩面对面。

    “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会知晓彼岸花?”恶魔尊者开门见山。

    既然眼前这位白眸男子当着自己的面说出彼岸花,那他便一定知晓自己的觉醒的血脉!

    “如果我所猜不错,阁下的幽冥血脉应当是在两年前觉醒,因误食了幽冥兽守护的幽冥鬼火,这才导致血脉的觉醒,不知林某所言,可否属实。”林浩也不避讳什么,笑着问道。

    这恶魔尊者乃是南宫仙儿的堂弟,对于恶魔尊者的事,林浩心大多清楚。

    听闻林浩道出自己的血脉力量,甚至连觉醒的时间也丝毫不差的说出,恶魔尊者更加诧异。

    “你说的不错,可是……如果你不能让我解惑,或许,你会死在此处。”恶魔尊者眼寒光闪烁。

    眼前这位白眸男子,来历不明,看样子也非是宗弟子,对于自己的血脉之事,了若指掌,仿佛有目的接近自己,如果自己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恶魔尊者不介意送他下黄泉。

    “不急,阁下的事情,林某所知,恐怕还不止是这一丁半点。”林浩镇定自若,接下来,将恶魔尊者的一些秘密,如数家珍般道出。

    “你十岁那年,在天绝谷得到一柄魂阶巅峰神器,和尺蠖古兽战了十日,最终将那古兽击败,而你也身负重伤,武道根基险些受损,之后独自一人进入尊者传承秘境,得《九皇天邪功》,修炼至第二层时,险些走火入魔。”

    “你十五岁那年……”

    “十六岁时……”

    恶魔尊者的神色,从不可置信转为深深的震撼,眼前这位白眸男子,所说的每一件事都属实,并且根本不可能有人知晓!

    “停!”

    说至最后,恶魔尊者一挥手,打断了林浩接下来的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

    恶魔尊者深吸一口气,眼前之人,仿佛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自己的一切秘密,他都了若指掌。

    “我说的,只怕你未必能信。”林浩笑道。

    “你若不说,我让你永远都说不来!”恶魔尊者冷哼道。

    林浩耸了耸肩,“说是可以,但信不信,便在与你了。”

    言罢,林浩深深看了恶魔尊者一眼:“南宫仙儿,是你姐姐吧。”

    林浩此话一出,恶魔尊者瞳孔顿缩。

    他的确是南宫仙儿的堂弟,但两人的关系,却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便是连圣天谷内最为亲密的师尊和师兄弟们,也毫不知情!

    “不必惊讶,我是你姐夫。”林浩想了想,道。

    “你说什么?!”恶魔尊者愣在原地,满脸不可置信,他可从未听南宫仙儿说过此事,并且,对于自己的那些秘密,就算南宫仙儿也根本不知道。

    “未来的。”林浩又道一声。

    “未来的?你到底什么意思!”恶魔尊者难以理解。

    “我知过去,晓未来,可窥这世间万物,你可以称我为先知贤者。”林浩淡淡道。

    “什么东西?先知?天眼?”恶魔尊者愣在原地。

    这个世上,还有人敢号称自己是先知?

    何为先知?通晓古今未来,能够进行玄之又玄的推算,如同那上古占星族。

    可即便占星族,也未必一定能够推演成功,而即便成功推演,也仅仅只能推演出一个大概,可眼前这位男子,甚至能够细节化……

    “信口雌黄!”恶魔尊者一声冷喝,哪里会相信林浩的鬼话。

    “那阁下是否不想要彼岸花了,若是如此,等会儿,彼岸花会被北冥宗的血屠现并得到,这只怕日后都同阁下无缘了。”林浩满脸平静,对恶魔尊者的质疑却是显得并不在意。

    此时,恶魔尊者眉头蹙起,彼岸花对他的吸引力,实在太过巨大,但眼前这位白眸男子,所说之事,却根本令人难以信服。

    “如果阁下需要彼岸花,那就随我来,若不需要,那请便吧。”林浩言罢,朝着某一方向飞去。

    见状,恶魔尊者思索良久,最终还是选择跟上,就去瞧上一瞧,就算没有,也不过是浪费的一些时间,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损失。

    “小子,你最好祈祷自己所言为真,否则,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上。”

    恶魔尊者已经打定了主意,若此人敢欺骗自己,必杀无赦!

    ………

    恶魔尊者现,那眸子男子的飞行度很慢,似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但心却也未在意,并不认为他能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耍什么阴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