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先知,通晓古今,甚至能够预测未来世界的格局,但即便是占卜星族,也绝对不敢称自己为先知。

    “我倒要看看你,想在我这里耍什么手段。”恶魔尊者盯着林浩,眼寒光闪烁不停。

    如果不是因为他提出了彼岸花,恶魔尊者绝对不会让林浩活到此时,莫要此人并非宗弟子,即便是,在这天葬传承,死几个弟子,也十分正常。

    片刻之后,林浩的身形缓缓落在地面,正前方是一座高山,而在山脚下有着极为隐蔽的一处洞口,不远处还有着一具妖兽的尸体。

    “就是这里了。”林浩转身看向恶魔尊者,轻声道。

    前世时,顾长风也来到过此处,并且看见过彼岸花,可当时的顾长风,并不知晓彼岸花有何作用,看起来倒也并没有那么不凡,所以便未太在意,这之后,才听人起那一朵彼岸花,所以,林浩倒也有些印象。

    很快,恶魔尊者从虚空之上落下,打量着前方的山洞,冷淡道:“你,彼岸花就在这山洞内?”

    “不错,你需要彼岸花,生长在这山洞,不过,我想北冥宗的血屠已经先我们一步进入。”林浩看向不远处毙命的那只妖兽,确定道。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只见恶魔尊者身形一闪,瞬间进入山洞之内。

    下一秒,从山洞,飞奔出一位身材壮硕的男子,那男子气息澎湃不已,凶神恶煞,正是北冥宗弟子血屠,也为前世在天葬传承得到了彼岸花的大机缘者。

    这血屠得到彼岸花之后,和北冥宗高层交易,得到不少好处,并被某位收益的长老守为弟子,身份地位随之暴涨。

    对此人,林浩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杀伤抢掠无恶不作,十数年后成为圣域北方的一大祸害。

    “哼,恶魔尊者唐通,你到底什么意思!”血屠飞奔出山洞之后,朝着山洞内冷声喝道。

    不过片刻时间,恶魔尊者也从山洞内走出,神色淡漠道:“血屠,我来问你,从这山洞内,是否得到了彼岸花。”

    “彼岸花?”听闻恶魔尊者此言,血屠神色疑惑,他根本从未听闻过什么彼岸花。

    血屠心认为,这恶魔尊者根本就是故意来找麻烦的,什么狗屁彼岸花,他在山洞内,只不过得到一些较为普通的天才地宝罢了。

    “你若将彼岸花拿出来,我就放你离开,可好。”恶魔尊者又道。

    “唐通,你放什么狗屁,彼岸花,老子听都没听过,你特地来找我的麻烦,是什么意思。”血屠眼凶光一闪,若不是这恶魔尊者的实力太过强悍,早在恶魔尊者冲入山洞时,他便已经痛下杀手,哪里还会和恶魔尊者在这里废话。

    “哦?”恶魔尊者嘴角上扬,冷笑一声:“是有一位先知告诉我,这山洞内有彼岸花,并言明,彼岸花落在你的手,你有什么话。”

    “先知?”

    北冥宗弟子血屠愣在了原地,什么狗屁先知,简直就是无稽之谈!这世上,何来的先知!分明就是这恶魔尊者故意找自己的麻烦。

    “唐通,你的先知在何处!”血屠恶狠狠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恶魔尊者的目光,缓缓落在不远处的林浩身上。

    “他?”

    顺着恶魔尊者的目光,周通自然也是看见了林浩。

    “子,你就是那个先知?!”血屠虽然敌我不过恶魔尊者,但林浩,他却未放在眼,没有进入北方后辈排行榜的人,几乎都是他们能够随意碾压的对象。

    “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林浩满不在乎的道。

    恶魔尊者便这样把自己给卖了,这也在林浩的意料之,按着恶魔尊者的性格,在没有见到彼岸花之前,绝对不会完全相信他。

    “哈,真是有意思,那你有没有算出,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血屠盯着林浩,冷笑开口。

    “抱歉,这我还没真算出,只不过……我倒是觉得,明年的几日,或许会是你的忌日。”林浩耸了耸肩。

    “你找死!”血屠顿时大怒,四周血海翻涌,磅礴的武道气势仿佛能够打破世间的一切。

    血屠也不笨,并没有立即对林浩出手,若此人和恶魔尊者是一起的,保不齐恶魔尊者会有所行动,这子他倒不怕,就是那恶魔尊者,他不是对手。

    暗打量,血屠发现,恶魔尊者并没有出手的意思,站在原地,内息平稳,仿佛在看着一出好戏。

    既然察觉恶魔尊者并不打算出手,血屠自然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四周血海翻涌,血屠对林浩恨之入骨,竟称自己为先知,还想借着恶魔尊者的手来找自己的麻烦,血屠已经没有留下林浩性命的打算。

    “子,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究竟是谁人。”血屠打量林浩,发现此人并非宗弟子,冷声道。

    “呵呵,你不必知晓我是谁,将彼岸花交出即可。”林浩神色平淡,并没有和血屠废话的意思。

    听闻此言,血屠顿时冷笑一声:“也罢,死在我手的亡魂不计其数,我血屠仇家也无数,不过,就凭你这种伎俩,也想借旁人的手来找我的麻烦。”

    言罢,虚空血色涟漪阵阵,化作一只血掌,瞬间朝着林浩抓去。

    见状,林浩立即朝着后方退步去,面对半步尊者,林浩的武道程度远远不是对手,只能靠着意境层次来进行对抗。

    下一秒,意境层次的力量立时爆发,那仿佛能够镇压九天的力量,瞬间朝着血屠涌去。

    正当那血色巨掌即将要触碰到林浩时,忽然却是一滞,包括血屠也愣在了原地。

    此刻,血屠神色惊诧,全身上下如同被天地所镇压,就好似失去了对自己身躯的控制权,一动也不能动。

    “你……精神……精神……束缚?!”血屠吃惊的看向林浩,很快便明白了过来,这种神通,必然是精神层面的镇压力量,而然他身上并没有对抗精神系的秘宝,故此,面对这股精神镇压,只能束手无策。

    北方宗,修行精神一途的十分稀少,这精神一脉,入门要求极高,即便修炼多年,若没有精神秘宝的加持和特殊天赋,也很难有所成就,所以,在北方宗门,修炼精神一道的后辈天骄并不多,屈指可数,也正是北方精神一道修炼者的弟子稀少,所以血屠也没有特地准备仿佛精神攻击的秘宝,现在吃了一个大亏。

    林浩大步走向血屠,环视一圈,负手而立,一副高深莫测的味道。

    此情此景,让恶魔尊者十分吃惊,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那血屠也在北方后辈排行榜,排名第六十位,所修神通霸道无比,而然,面对那白眸子,却是一念之间将其镇压,甚至连还手的余地也没有。

    “精神修炼者?”

    恶魔尊者重新审视林浩,忽然想起,之前林浩的飞行速度极慢,在武道上的修为,似乎并不如何。

    “难怪,精神修炼者的身躯孱弱,无法和武道修炼者相比。”恶魔尊者若有所思。

    “你倒是得了些许好东西。”林浩将血屠从那山洞得到的宝物搜出。

    “那是?!”

    恶魔尊者盯着林浩手一只紫色的花朵,整个人忽然一愣,目光顿时一片炙热和激动。

    “彼岸花!”

    恶魔尊者狂喜出声,这彼岸花,他从古书籍之得见过,大概的模样,心自然是清楚,而林浩手那紫色的花朵,正是古书籍之的记载。

    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得到血屠身上的天才地宝之后,便将意境层次的力量收回。

    下一秒,血屠整个人打着踉跄朝后方退了几步。

    “将彼岸花交给我!”恶魔尊者大步飞跃至林浩身前。

    “呵呵,林某过送你一桩机缘,那自然到做到。”林浩将手的彼岸花直接丢给了恶魔尊者。

    “这……”

    见林浩如此干脆便将彼岸花送给他,不由诧异,原本以为此人会有什么阴谋,但此刻看来,却又似并非如此。

    “混账!”

    血屠一声怒喝,眼泛着凶狠的阴毒的光泽,恨不得将林浩碎尸万段。

    “唐通,那是我从山洞所得的天才地宝,你就这样抢去,不太合适吧!”血屠盯着恶魔尊者手的彼岸花,心已经猜测出,那朵看似普通的花朵,必然不凡。

    “血屠,你可真是个笑话,这东西,是他送给我,抢你之物的,也是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恶魔尊者冷笑道。

    “你!”血屠怒不可遏,这那紫色花朵明明是属于他的,现在却落在恶魔尊者手,一些事,大家也心知肚明。

    血屠恶狠狠瞪了林浩一眼,眼寒光一闪而消。

    精神修炼者,虽然体魄孱弱,但精神力却是异常强大,精神秘术更加层次不穷,手段惊人,如果没有防御精神秘术的宝物护身,还是少要得罪为好。

    血屠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在那白眸子在启动精神秘术攻击自己的瞬间,将其击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