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罢,这东西,就当是你的,不过现在却成为我的东西,你若打算要回去,怕是没这个可能,不如就算的交易给我,赠于你一些灵石如何。”恶魔尊者淡淡道。

    血屠双拳紧握,那白眸子的精神力量十分强大,精神秘术的手段施展也深不可测,而恶魔尊者武道实力极强,更加难以匹敌,看来,他今日也只能吃个哑巴亏。

    “哼,反正那东西对我也没用,不过,灵石的数量,也不能少。”血屠一声冷哼,倒是个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还不等恶魔尊者些什么,林浩却忽然出声道:“阁下,方才林某推算出,此人日后会对你不利,在他手,你要栽个大跟头,殃及性命。”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无论是血屠还是恶魔尊者,都是愣在了原地。

    那血屠反应也是极快,瞬间便明白了过来,白眸子,显然是想借着恶魔尊者唐通的手,置他于死地!

    “莫非此人……真有通晓未来过去的本领?”恶魔尊者不由陷入深思之。

    林浩之言,其实仔细算算,倒也成立,今日之事,血屠必然会怀恨在心……这未来会发生什么,恶魔尊者也无法确定,是否会如林浩所,恶魔尊者以后会对他不利,甚至自己有性命之忧。

    “你如何证明自己的话?”恶魔尊者看向林浩,冷声问道。

    “哦,阁下还要我如何证明呢。”林浩反问。

    “这……”

    恶魔尊者无言以对,彼岸花的出现和位置,乃至会被血屠所得,早就从白眸男子的口出……

    甚至于,这白眸男子,能够出一些他过去无人可知的往事……

    “阁下,我又算出,片刻之后,浩气门的顾长风会出现在数里之外的悬巅之上,采到一支数百年的灵芝,并杀死一只赤云星兽。”见恶魔尊者依然怀疑,林浩又笑道。

    “好,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否预测未来!”

    恶魔尊者一手抓住血屠,跟着林浩朝着数里之外前行而去。

    …………

    “你浩气门的顾长风会出现,人在何处?”等待许久,恶魔尊者冷视林浩,开口问道。

    “天大的笑话,唐通兄,此人怎可能会有如此本事,你莫要被他利用了!此人定然有所图谋!”血屠额头渗出一丝冷汗,若恶魔尊者当真听信了白眸男子所言,只怕恶魔尊者当真会对他出手。

    恶魔尊者自是有所思量,并未搭理血屠。

    又过几息,一位背着阔剑的黑衣男子缓缓出现在恶魔尊者和血屠等人视线之。

    只见那黑衣男子双足轻地面,整个人凌空而起,朝着山巅飞去。

    忽然间,一声兽吼声震天绝地,随着黑衣男子出现在山巅,某只半截身躯融入整个山峰的巨大妖兽,从岩壁而出,朝着黑衣男子扑去。

    “不……这不可能!”

    血屠整个人愣在原地,难以置信。

    “顾长风,赤云星兽……”

    恶魔尊者倒吸一口凉气,满脸骇然之色。

    一番苦战,顾长风终是斩杀了赤云星兽,并在一旁采摘到一株数百年年份的圣灵芝。

    “不,一定是这子和顾长风串通好了,演了一场戏!”血屠难以接受发生的事实。

    “顾长风,和这子演戏串通……”恶魔尊者陷入深思之。

    而然,思来想去,却又觉得不太可能,顾长风性格古怪,极少朋友。

    退一万来,就算林浩能够和顾长风串通,难道也能和那赤云星兽串通?显然不可能。

    再者,凭顾长风的实力修为而言,斩杀血屠也十分轻松,何必去串通林浩演这一场戏?图的是什么?

    最难以通的一,那赤云星兽没有任何气息可寻,平日生存在大地深处和山峰之内,绝难寻找,更加不可能精准的算出位置,林浩既能够一口断定赤云星兽会出现的地方,其实已足以明大部分的问题。

    而且,凭顾长风那种冷傲之人,也绝对不会配合旁人去演什么戏,甚至于,顾长风同赤云星兽之战,凶险至极,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丢掉性命,这是拿自己的性命来串通演戏?

    此刻,恶魔尊者,对于林浩之言,已经信了九分以上。

    先是如数家珍般道出自己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之后推算出彼岸花的所在,乃至是血屠的出现,彼岸花被血屠所得……直至最后顾长风的出现,击败赤云星兽,得到数百年份的灵芝。

    这种种,恶魔尊者想来,这即便是占星一族的圣子和圣女,也绝对不会存在这样的本领。

    “疯子!都是疯子!”

    血屠见恶魔尊者盯着自己,眼的杀意浮现,心顿寒,面色一变,立即挣脱了恶魔尊者的束缚,一声惊喝之后,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朝着虚空远方逃去。

    血屠也不傻,那恶魔尊者显然是相信了白眸男子的话,认为未来自己会对他出手,甚至会伤到他的性命……

    换位思考,若自己亲眼见识到了白眸男子的一切推测,他站在恶魔尊者的角度,也绝对会对自己下杀手。

    “留下!”

    恶魔尊者一声冷喝,虚空上方忽然涌出一道光柱,无尽的伟力凝聚而出。

    随着恶魔尊者的冷喝之声传出,血屠全身一颤,顷刻之间便被那伟力所镇压。

    眼耳口鼻之,皆有鲜血冒出。

    血屠仅是半步尊者,而恶魔尊者唐通,已达尊者之境,两者一字之差,却是天地之别。

    砰地一声

    血屠从虚空上方坠落,气息全无。

    尊者的伟力,半步尊者根本无法承受。

    见到这一幕,林浩嘴角勾勒出邪魅的笑意。

    其实,这血屠在未来,和恶魔尊者之间,并没有任何交集,更加不会对恶魔尊者出手,伤及恶魔尊者的性命,也纯属无稽之谈。

    林浩抢了血屠的东西,自然是要被血屠怀恨在心,在这天葬传承,不准便会找寻北冥宗的强者,对自己打击报复,倒不如借着恶魔尊者的手,直接将血屠除去。

    虽,林浩也可用意境之力将那血屠镇压致死,但这意境层次,他却不想暴露太多,而且也会有不的消耗,既然对恶魔尊者是举手之劳,倒不如用他的手灭了血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