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从见到紫煞龙的气息时,便感受到体内那心脏的熟悉气息,思考着,紫煞龙的气息,或许会对心脏产生些许好处。?

    尤其自身境界修为突破至真境后,对于紫煞龙息的感受则是加深了数倍,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心脏的那种真切的渴望。

    这一夜,林浩用尽各种方法,勉强才将紫煞龙息彻底炼化在体内。

    紫煞龙息更像是某种营养成分,让心脏的跳动更加有力。

    翌日晨初,林浩深吸一口气,不由诧异,紫煞龙息这种存在,按理来说,就即便是自己能够吸收,但必然是无比缓慢,但只是一夜,磅礴的龙息力量,竟让自己那颗心脏吸收一空,没留下丁点。

    此刻,林浩心脏的跳动,已经达到极限,又过了许久时间,这才逐渐平稳。

    神秘心脏的来历,林浩并不知情,对于自己体内那颗黑色的心脏,林浩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只知晓是当年主魂和次魂融合时所产生形成,这几年来,黑色心脏倒是安分守己,并没有什么异常,直至进入了天葬传承后,现那漂浮在虚空之上的黑色大殿,才第一次给了林浩某种意义上十分严厉的警告,似乎并不希望林浩踏入那黑色大殿。

    自然,这心脏肯定没有自主意识,所谓的警告,也应该是某种程度上的共鸣反应罢了,关于这点,林浩还是有数的。

    “当年我突破鼎真极境时……这颗心脏也帮了大忙,否则,就算我这一世,也未必能够达到鼎真境界……”林浩坐在树洞之内,陷入沉思。

    鼎真极境,林浩有着一些猜想,绝对不会是单纯的极限境界这般简单,尤其是体内产生我鼎真之息后,林浩的脑袋,时常会出现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片段,也让林浩疑惑不已。

    这种记忆片段,牵扯到了上古起源,甚至是已经完全消失的诸神和真魔。

    尤其是诸神消散时,厉喝的那一声叛徒,更让林浩记忆犹新。

    “我的这颗心脏,会不会和上古时代有关系……”林浩口喃喃道。

    林浩相信,如果没有这颗心脏,他这一世,的确未必能够达到鼎真极境,这心脏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林浩暂时不清楚,但对于自己来说,应该是无害的。

    片刻之后,林浩起身,离开树洞,落在地面。

    心脏之事,林浩暂不去多想,思考再多,也没什么意义,反而会让自己陷入疑惑。

    “小兄弟,原来你躲在此处,难怪满世界都难搜寻到你的身影。”

    林浩这刚离开树洞,后方便是传来一阵冰冷的笑声。

    转身打量,只见两位男子和一位极其妖艳的女子,大步走来。

    “北冥宗弟子。”看着人,林浩若有所思。

    这人皆是进入天葬传承的北冥宗弟子,此刻出现,必然来者不善。

    自己和北冥宗的过节,如果算来,的确是不小。

    先是在外破了我北冥宗主设下的死地,续儿拿走北冥宗主的古钟法宝,尤其是进入天葬传承之后,林浩数次坑害北冥宗弟子。

    那血屠,机缘被林浩所抢,性命也是因林浩所丢,又如魏璇等北冥宗弟子众人,到手的天才地宝,却也是因为林浩的关系,只能拱手相让。

    如果说,在天葬传承内,北冥宗弟子在满世界的找自己,他绝对是相信的,如果当成无事生,那林浩才会觉得古怪。

    “就你们几人?”

    林浩四处打量,现仅有眼前位北冥宗弟子罢了。

    闻声,北冥宗人面面相觑,随后面容上勾勒出冰冷彻骨的冷笑。

    林浩出现在北方,十分面生,并非是北方宗弟子,这在旁人看来,应当是世家之人。

    虽说,宗执事在外把关,不允许世家之人进入天葬传承,但世家太多,混进来几个,倒也在情理之。

    北冥宗这几位弟子认为,林浩就是混进来的北方世家弟子,取他性命易如反掌。

    “骨千境师兄也在通缉一个名叫林浩的陌生男子,也不知是不是此人。”那妖媚女子打量林浩,口说道。

    “你那不是有画像吗,拿出来瞧一瞧不就知晓。”

    “不用看了,就是这小子。”为男子冷笑道:“白白眸,辨识度极高。”

    听闻此言,妖艳女子神色顿喜,只要将此人抓住,送至骨千境师兄那里,他们的好处,绝对不会少。

    “小子,你一个世家弟子,混入天葬传承已是死罪,还如此胆大妄为,得罪骨千境师兄,你已经没了生路。”

    为男子盯着林浩道。

    对此,林浩不以为意,“那你们大可以来试上一试。”

    “口出狂言!”

    黑瘦男子一声冷喝,一脚踏出,整个山谷好似都在疯狂摇晃,不远处的树林轰隆倒塌,那滔天的武道气势,足以将普通武者碾压成碎片。

    此人的修为,若要是放在天域,必属于主宰一方的级霸主,而然,在百年之前的圣域,却是十分普通了。

    面对这等威势,林浩下意识朝后方退去,他武道修为,虽说达到了第重天门层次,成就真主之躯,而然面对皇者,若依然如同蝼蚁,差别不大。

    仅是一脚踏出,具有天地崩裂之势,皇者之威,堪称伟力。

    而然,就目前而言,林浩的战斗方式,却并非是以武道交锋。

    意境镇杀!

    当下,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涌出,那黑瘦男子还不知怎么回事,整个人瞬间愣在原地,整个人好似被九天之上的天山镇压,自己的身体,在这一瞬,失去了自主控制权。

    “牛峰师弟?”

    见黑瘦男子方才凝聚而出的威势,在这瞬间全部消散,并且整个人愣在了原地,让那妖艳女子有些不解。

    “邹师兄……小心………精神……秘法……!”黑瘦男子牛峰,看向那为男子,用尽了全身力气,从牙缝里挤出这个这句话。

    “精神秘法?”

    听闻此言,妖艳女子和被称为邹师兄的男子,皆是一愣。

    在圣域北方,修炼精神秘术手段的十分稀少,数来数去,就排行榜上的几位天骄罢了,而眼前这白眸男子,显然不是那几个天骄。

    邹师兄也未在意,冷笑道:“放心,牛峰师弟你是没有防备,等我擒下此子,你便没事了。”

    言罢,邹峰和妖艳女子,迅朝着林浩围去。

    精神秘术这一脉,主要修炼的便是神魂和精神力量,而体魄素质和武道却不如人意,只要近身攻击,精神秘术的施展者,将和武者相比起,就如纸片一般脆弱。

    “小子,即便我们身上没有防御精神秘术攻击的法宝,但你只要对我们其一人施展精神攻击秘术,另外一人,将会直接将你擒杀,倒要看看,你能够如何。”邹师兄盯着林浩,冷笑不已。

    听闻此言,林浩却面无表情,淡淡道:“谁说我要用精神秘术了。”

    “不用精神秘术?”妖媚女子笑意更浓,那他死的会更快。

    “就让它来陪你们玩玩。”林浩想了想,说道。

    “他?”

    邹师兄和妖媚女子面面相觑,难道此人还有帮手不成,只不过,谁人敢和北冥宗去作对?

    正在两人打量四周之时,一声滔天兽吼声传遍这山谷的每一处角落,只见林浩身前,凭空出现一只赤红古兽,而这古兽的修为,竟已是达到半步尊者之境!

    这赤红古兽,乃是林浩在天葬传承之外,从远家手收服,除了赤红古兽外,更是从仇家长老的手,得到一枚火衍圣丹。

    “这是……成年火炎兽?!”

    见到这只火炎兽,妖媚女子和邹师兄倒吸一口凉气,有些难以置信的味道。

    在这赤红古兽手,邹师兄和妖媚女子,压根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二话不说,抓住那黑瘦男子,迅逃此处,他们可不知道,这林浩居然饲养了一只成年的火炎兽!

    “别跑啊。”见人逃离,林浩也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着眼。

    他目前不过是打开了第道天门,真主之境而已,那皇者想要逃离,凭他的实力度,那是万万追不到的。

    对此,林浩却也十分无奈。

    等人的气息彻底消失之后,林浩才将赤红古兽收入妖灵柱内,转身离去。

    ……………

    浩瀚山巅,到处都是古兽和妖兽的尸体,甚至还有一些宗弟子的残骸。

    某位英武男子,全身染满了鲜血。

    此人便是北方后辈排行榜上的冷无邪,排名前二十,乃是这次天葬传承之的巅峰强者之一。

    “你就是唐通口的贤者先知?”冷无邪打量林浩,饶有兴致。

    方才见到冷无邪,林浩便主动交谈,谁知对付已经从恶魔尊者口,清楚了自己的底细,如此一来,也省去了林浩的一番事。

    “北方红月山庄,目前无人现,可搜寻机缘。”林浩看向冷无邪,笑道:“红月山庄是天葬传承最大的机缘地之一,但相对而言,却又较为安全。”

    “那阁下如何证明自己是先知的身份。”

    冷无邪对所谓的贤者先知,有着浓烈的兴趣,他同恶魔尊者的关系尚可,而恶魔尊者提及白眸男子,甚至有着一丝敬重,这让冷无邪感到有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