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无邪对于所谓的先知贤者,并不相信和认同,便是那上古占星一族,也绝对不会像恶魔尊者说的那般玄乎。??

    只不过,冷无邪同恶魔尊者的关系尚是不错,恶魔尊者的性格,冷无邪多少也了解一些,而且,魏璇等人现的那块山洞宝地,甚至是林浩带着冷无邪从北冥宗弟子血屠手抢夺来的彼岸花,冷无邪也听人提及,此事已传的沸沸扬扬。

    如果说,眼前这位白眸男子没有一些门道,却也很难解释清楚。

    “冷无邪冷兄,如果林某未算错,你应当是圣天谷安排在浩气门的细作吧。”林浩盯着冷无邪,淡淡笑道。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冷无邪整个人愣在原地,几个呼吸的功夫之后,冷无邪眼寒光一闪,杀意顿现。

    眼前这白眸男子所言,没有丝毫虚假,他本是圣天谷长老亲传弟子,前些年被师尊安排进入了浩气门,充当细作。

    其实,北方宗,几乎每一宗都有别的宗门弟子混在其内,有些是弟子的身份,而还有一些,则是执事和高层的身份,这全然属于宗门之间的把戏。

    冷无邪这斥候的身份,只有师尊和宗门高层知晓,甚至连圣天谷的天骄弟子都不清楚,而眼前这位白眸男子,却能够一语道破,这让冷无邪起了灭口之心。

    几乎是下意识的,冷无邪并没有朝着别林浩为先知贤者的方向去想,反倒认为林浩应是从某种途径知晓了他的身份。

    见冷无邪的神色,林浩淡漠一笑,全然是在林浩的意料之,旋即又道:“冷兄,我猜,你应当是从圣域北方之外的地域而来,是上古种族的分支吧。”

    林浩此言一出,冷无邪骇然色变,这是他保守多年的秘密,绝对不会有第二人知晓!

    冷无邪的那些事,在此刻是秘密,但再过十数年,这些所谓的秘密,人尽皆知,已经不算是秘密。

    许久之后,冷无邪眼的杀机消散,朝着林浩点了点头,旋即开口说道:“林兄果然不是一般人,这天葬传承内的机缘,到时候还请林兄指点一二。”

    “我想,冷兄现在便可以启程,前往红月山庄了。”林浩笑道。

    “多谢!”冷无邪深深打量林浩数眼,旋即遁入虚空,朝着北方飞去。

    早在进入天葬传承之前,林浩心便已有打算。

    他自百年之后来到这个时代,本身属于时代的过客,可如果自己这个过客,同这个时代的天骄强者交善,若自己回到百年之后,如冷无邪这位百年之后的圣域一方强者,还能否认出自己……

    如果林浩的假设成立,他回到百年之后,如冷无邪等人,也绝对不会将他忘记,或许在他们的记忆,百年之前,天葬传承……的确出现过一位自称先知大贤的白眸林浩。

    想到此处,林浩不由摇了摇头,这种假设,能否成立,还是一个未知之数,目前,他只需尽自己所能,让原本北冥宗得到的机缘,转化为浩气门弟子和圣天谷弟子得到便可。

    自然,林浩也会从其,分一杯羹。

    …………

    不过几日时间,林浩之名,已经彻底传遍天葬传承的每一处角落,先知大能的出现,让宗弟子惊诧无比。

    原本,许多天骄纵横之辈,对此嗤之以鼻,而然,那在北方名气不小的恶魔尊者,甚至是后来的冷无月,都对林浩此人十分肯定,顿时让不少弟子相信了几分。

    那冷无月,乃是北方后辈排行榜排行前二十的天骄强者,所言自是有着极大的说服力。

    并且,后来得知,北冥宗的宗主亲传弟子骨千境,到处给北冥宗实力修为强悍的弟子派林浩画像,更是让林浩先知贤者的身份,深刻了几分。

    据说,乃是林浩带着恶魔尊者,抢夺了血屠的机缘,甚至霸占魏璇等北冥宗弟子所搜寻到的山洞福地……

    “那林浩,必然是有着真本事,骨千境是何人,北方后辈排行榜排名前十五位的人物!他到处搜寻林浩,只怕为自宗弟子报仇是假,想强迫指点他获取天葬传承的机缘才是真!”

    “你们可知,冷无邪师兄,也正是因为那林浩的指点,才找到了天葬传承最大的机缘地之一,红月山庄!”

    “此话倒是不假,冷无月在红月山庄外围搜寻到了极大的机缘,据说天才地宝随处可见,仅是在红月山庄的外围就收获极大,而红月山庄的之内,更是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天大机缘,奈何冷无月一人,也不敢深入,最终才选择将红月山庄的消息放出!”

    “冷无月不讲红月山庄的消息放出也是无用,毕竟他独身一人,根本无法进入红月山庄内搜寻机缘宝物,只有人多破之。”

    “不止冷无月一人,连浩气门的顾长风,都被林浩赐福,在红月山庄和冷无月同时获得了大量宝物。”

    “顾长风?他可不是冷无月的对手,敢同冷无月抢夺机缘宝物?”有弟子不解。

    “这还用说,顾长风也是林浩赐福指点之人,冷无月知晓此事,又如何会对顾长风出手,再者说了,红月山庄外围宝物之多,根本难以想象!冷无月难道吃饱了撑的,对同是先知贤者赐福的人出手?他难道不怕林浩恼怒,不再对他赐福,指点机缘?”

    这几日,宗弟子搜寻机缘宝物倒成了其次,几乎每时每刻都在谈论那位白白眸的先知贤者。

    又过一日时间,天葬传承内的宗弟子,彻底被一则消息所震撼。

    那位先知贤者,一念之间,操控了数十只妖兽,对一只几乎达到尊者境的火系古兽展开攻击,之后更是将那只火系古兽斩杀,取出火源炼化!

    “控制妖兽?!这是怎么回事!”

    “竟还有人能够控制妖兽?属于哪种修炼体系?”

    天葬传承外界,圣天谷某位白衣长老神色震撼,这天葬传承内所生的事,宗高层皆有耳目巡视,每一段时间,便会将消息从天葬传承内转移而出。

    “徐岩长老对此子有兴趣?”圣天谷的那位美艳妇人,神色有些诧异。

    这位徐岩长老,在圣天谷所有高层长老,实力最为强悍,便是美艳妇人,也无法相比。

    “不错,此子的手段,从未听闻,一念之间可操控妖兽,便是宗门势力,也需将妖兽从小饲养,但即便饲养至成年,很大程度上,也难以将野性完全消磨,很难做到完美掌控……”

    至于什么先知贤者,徐岩长老和美艳妇人的想法,倒是一致,皆认为林浩是不知通过何种手段事先知晓,蒙骗了众人而已。

    “告诉林浩,我要收他为徒。”

    许久之后,圣天谷战力最强的长老,做出这个决定。

    圣天谷高层神色惊诧,徐岩长老这一生,仅收过两位弟子,其一是冷无邪,第二位则是楚诗语。

    冷无邪在北方后辈排行榜,排行前二十,后辈徐岩长老安排在了浩气门收集情报,而楚诗语和南宫仙儿,号称冰艳双绝,同为北方最美的女子,而然,楚诗语在北方后辈排行榜,却是排在前十的恐怖高度!

    只不过,楚诗语性格淡漠,这次只活动在天葬传承内的边缘地区,并没有同宗弟子去争夺任何机缘,更甚至,都无人知晓楚诗语也进入了天葬传承,还以为她错过了天葬传承。

    很快,徐岩长老的决定,便传入了天葬传承内。

    宗弟子知道徐岩长老的决定之后,纷纷大惊,难以置信。

    在北方宗,徐岩长老的战力,绝强无双,甚至连北冥宗的骷髅王者,都曾在徐岩长老的手吃过亏,所以当徐岩长老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大多弟子对林浩十分羡慕,有些则是仇视和嫉妒。

    ………

    又一日,林浩在妖兽群,操控妖兽,斩杀了前来追击自己的几位北冥宗弟子。

    忽然间,虚空一片朦胧,几息之后,一道虚影呈现。

    徐岩长老使用某种至尊法宝,巧妙躲避过天葬传承的法则之力,将伟力倒影,出现在这天空之上。

    “嗯?”林浩打量上方的虚幻老者,面色古怪。

    “你就是林浩?”天空的老者虚影,盯着林浩,忽然开口。

    这洪亮至极的声响,让林浩不由一愣,四周的妖兽群,仅是受到这股显形伟力的影响,便无比惊慌,身躯颤抖。

    “前辈是……”林浩打量那虚影,蹙眉问道。

    “本座来自圣天谷。”老者道。

    “前辈是徐岩长老?”林浩立即有所联想。

    徐岩长老要收自己为弟子的消息,林浩早就已经知晓,但他身处天葬传承之,自然是无法得见徐岩长老本人。

    有着前世的记忆,林浩对徐岩长老此人,却也不陌生,号称北方最强战力,便是顾长风年轻时,也对徐岩长老十分敬重。

    “小辈却是聪明。”老者悠然一笑。

    “见过徐岩长老。”林浩朝着虚影抱拳。

    “小辈,你在天葬传承的表现,本座皆看在眼,此时想收你为座下最后一位亲传弟子,你可答应。”徐岩长老问道。

    徐岩长老要收他为弟子的消息,林浩早已得知,但却未曾想到,徐岩长老竟会亲自现身,虽然只是一个伟力倒影。

    林浩思索良久,最终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