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葬传承内,你坑害北冥宗弟子一事,便全由为师来解决处理,至于你,无须担心。????网  ”

    虚空,徐岩长老的虚影,盯着林浩说道。

    听闻此言,林浩倒没有多说什么。

    在天葬传承,林浩坑害北冥宗弟子一事,已算不什么秘密,如那血屠,和魏璇等人,可是被林浩坑害的够惨,尤其是血屠,压根未见过林浩,却是被林浩坑害掉了性命。

    林浩的所作所为,自然也逃不过外界宗的眼睛。

    “恭送师尊。”见徐岩长老的倒影逐渐消散,离开出声说道。

    未过多久,林浩成为徐岩长老第位弟子之事,很快就传遍了天葬传承,这都知晓徐岩长老打算收林浩为徒,可谁人也未想到,徐岩长老的度竟如此之快,直接用伟力出现在天葬传承之,生生将林浩给收了。

    之前在旁人看来,就即便是徐岩长老要收林浩为亲传弟子,那应该也是离开天葬传承之后的事。

    这几日,林浩在深谷的妖兽群出没,但凡林浩能够操控的妖兽,都已用意境剥夺,操控的八八。

    北冥宗一部分弟子,对他恨之入骨,凭林浩的武道修为,很有可能在一不留神之下,便被皇者尊者所斩杀,也必须要以备万全。

    而且,那骨千境的实力修为,着实不容小看,现阶段,就即便林浩意境层次的修为力量,也未必能够对骨千境造成什么影响。

    倘若自己在红月山庄内,遭遇到北冥宗骨千境等人的围攻追杀,这些可控妖兽和古兽,便是林浩最后的底牌。

    骨千境实力修为,极其强悍,甚至拥有幽冥血脉,身上只怕还有防御精神秘术攻击的至宝,林浩若遇到骨千境,可没什么把握对抗。

    ………

    “师尊!”

    第二日,正在林浩驯化妖兽之时,某位相貌普通无奇的男子,出现在这个深谷之,自见到林浩第一面时,便“扑通”一声跪拜在林浩面前,完全无视了林浩身边战力可怕的妖兽群。

    这些日子,宗弟子不少都知晓,林浩在深谷之内,甚至北冥宗弟子也来了几次,不过大多都被林浩指挥妖兽所杀,实力稍强的,逃出生天后,再也不敢前往。

    目前,骨千境等人都已抵达红月山庄,自然无暇顾及林浩,总不可能放着红月山庄的机缘不为所动,千里迢迢找到此山谷来围杀林浩。

    而骨千境也相信,林浩必然会前往红月山庄,他所需要做的,只是守株待兔,等到林浩现身之后,将师尊的东西取回,顺手将林浩斩杀,便算告一段落。

    “不是北冥宗弟子……”林浩打量那恭敬跪拜的男子,神色有些古怪。

    看此人穿着,也应该不是北方宗弟子,虽说有宗门执事把守,驱赶世家势力,但混进来几人,根本不足为奇。

    “你是跟我说话?”林浩见那男子不停跪拜,口念念有词,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

    “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男子盯着林浩,眼满是疯狂的崇拜之色,甚至是达到狂热的地步。

    “师尊……”林浩嘴角微微一抽,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在百年之前还有个徒儿……

    “莫要胡言乱语,你我素不相识,这一声师尊,愧不能当,究竟怎么回事。”林浩盯着那锦衣男子,开口喝道。

    “前辈,定要收下徒儿,让徒儿学习操控妖兽的秘术!!”锦衣男子在外,不停对林浩磕头拜,脑门上甚至已经开始出现血迹。

    “你是何人?”林浩眉头蹙起,从哪里跑来这般缺心眼的男子。

    “前辈,小子姓阎,名乾坤!自由喜兽,对各类妖兽喜好皆有研究,对于饲养妖兽,颇有造诣,就算是宗门强者,也无法同小子相比!”锦衣男子急忙说道。

    “阎乾坤?!”

    知晓锦衣男子的名号之后,林浩吓的险些没从妖兽身上摔落在地。

    那阎乾坤之名,当真是如雷贯耳,传说的控兽师祖,圣兽天君!

    在林浩的时代,百年之前,圣兽天君横空出世,掌控千万妖兽,自创控兽体系,是名副其实的承载天命之辈,也正是因为圣兽天君的出现,世人才逐渐明白,何为控兽,否则,哪里会有控兽师,乃至控兽联盟工会的出现。

    “你……圣兽天君阎乾坤!”林浩全身微颤,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传说的圣兽天君,居然出现在天葬传承,甚至跑到自己面前,要拜他为师?!

    “圣兽天君?莫非是前辈赐予小子的名号?!”阎乾坤也是一愣,旋即眼狂喜,又是朝着林浩十分恭敬的跪拜行礼:“多谢前辈赐名,日后小子便是圣兽天君!求前辈收小子为弟子,追随师尊一生,学习掌控妖兽的本领!”

    阎乾坤说完,又是朝着林浩不停叩。

    “这……”林浩彻底愣在原地,仿若石化一般。

    圣兽天君的名号,居然是自己给阎乾坤取的……?!

    “求前辈收我为弟子,求前辈给弟子一个机会!弟子一定不会让师尊失望!弟子渴望为师尊此道开枝散叶,壮大我们这一脉!”阎乾坤神色显得有些激动,十分忐忑,生怕林浩会拒绝。

    思考良久,林浩最终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阎乾坤的请求,“好,既如此,我便收你为弟子。”

    “啊?!”阎乾坤神色一振,有些不可置信,他早就已经抱着被拒绝的打算,甚至是自己如此冒失,或有可能丢掉性命,但没想到,对方居然答应了!

    此刻,阎乾坤眼满是狂喜之色,仿佛置身梦幻。

    “我们这一脉,号称控兽,以掌控、驯化妖兽为主。”林浩缓缓说道。

    “是!”阎乾坤立即点头,十分认真的听着林浩之言。

    将圣兽天君阎乾坤收为弟子之后,林浩倒也算尽心尽力教导,毕竟,眼前的这位,才是货真价实的圣兽天君,控兽老祖宗。

    不得不说,这圣兽天君的控兽天赋,当真让林浩大开眼界,仅是将九宫内的一些知识传授给圣兽天君,他却已能举一反,在控兽之上,掌控先机。

    几日之后,某只拥有皇者战力的妖兽,已被圣兽天君成功驯服。

    “师尊,弟子成功了!”圣兽天君盯着林浩,神色兴奋,好似想获得林浩的肯定和夸奖一般。

    “不要骄傲。”林浩如此说道。

    随着林浩话音落下,阎乾坤眼有些小小的失落,可很快又重新打起了精神。

    说实话,林浩心,已是震惊到无可复加的地步,这才短短几日,靠着基础入门的法则,阎乾坤竟能驯服皇者战力的妖兽,此人简直是个可怕的妖孽级存在!

    “乾坤,你刚掌握此法门,不要张扬,这九宫,为师赐予你,总有一日,你会大放异彩。”林浩将九宫的上卷,使用意境之力,直接复制到了圣兽天君的脑海之。

    “这是……”圣兽天君闭上双眼,观察九宫的内容。

    半刻之后,圣兽天君睁开双眼,满是震撼之色。

    九宫,本就为控兽而生,据说也是圣兽天君所创。

    “师尊,这应该是前半卷!弟子今日开了眼界!仅是前半卷,只怕足够弟子受用一生了……”圣兽天君说道。

    “乾坤,不可妄自菲薄,这九宫下半卷,为师需要你创作而出,等你创作出下半卷时,便是你我再度相见时。”林浩朝着圣兽天君笑道。

    “师尊您要离开?”听出林浩的言重含义,圣兽天君一脸惊讶。

    林浩点了点头,没有反驳,他毕竟只是这个时代的过客罢了,不可能永远留在此地。

    “乾坤,天葬传承内不宜久留,你迅离开,仔细研究九宫。”林浩说道。

    “师尊,那北冥宫的混账对师尊无礼,四处搜寻师尊的下落,不如就让弟子随师尊一起,去剿灭他们!”圣兽天君眼浮现出一丝怒火。

    这倒不是圣兽天君装出来的,对于自己这位师尊,圣兽天君已经崇拜尊敬到了极限,任何对于林浩不利之人,都会让圣兽天君恼火不已。

    林浩观察,圣兽天君的境界修为极强,并非宗门弟子,却已经达到尊者之境,武道天赋,也是世所罕见。

    “乾坤,为师之事,自有分寸,你先离开天葬传承,可懂为师之意。”林浩看着阎乾坤,说道。

    “弟子……弟子明白师尊的用心良苦……”阎乾坤双拳紧握,点了点头,这天葬传承内,机缘无数,可陨落的宗门天骄也是数不胜数,阎乾坤知晓,这是师尊怕他因乱陨落,断了这一脉的香火。

    最终,在林浩的命令之下,阎乾坤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去外界专心钻研九宫。

    ………

    “自己还是弟子,却又收了个弟子。”

    林浩躺在妖兽背部,不知何时,那妖兽的脑袋上,却站着一位神色冷漠若冰山般的女子。

    一瞬之间,林浩迅起身,却被那女子玉掌镇压,无法动弹。

    林浩心骇然,意境之力立时涌现,朝着女子镇杀而去。

    随着意境层次之力的涌现,那女子的身躯微微一颤,眼浮现出诧异之色,但脖颈上挂着的一块血色玉佩,出微弱光芒,将林浩意境层次的力量大幅度削弱。

    趁着此时,林浩脱离女子掌控,回到妖兽群。

    在这妖兽群内,林浩便是真神一般的存在,堪称无敌!

    “师弟,你的精神秘法,的确不俗。”

    林浩刚打算指挥妖兽对女子动群攻,却听女子冷淡开口。

    “师弟?”林浩有些疑惑。

    “你是师尊的弟子,自然是我的师弟。”女子又道。

    “你是楚诗语?”林浩眉头蹙起,打脸女子绝美却又冷若冰山般的面容。

    “你应该称我为大师姐。”楚诗语面色依然冰冷。

    “原来如此。”林浩若有所思。

    楚诗语正为徐岩长老的大弟子,在顾长风年少时,像楚诗语这种人,是他只能仰望的存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