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诗语和南宫仙儿,同是出自圣天谷,又号称冰艳双绝,百年之后,楚诗语为九大天帝之一,号称大世女帝。

    只不过,楚诗语向来很少出现在人前,就算是顾长风,也未见过几面。

    “原来大师姐亲临,幸会幸会,不过,大世界你找师弟何事?”林浩盯着楚诗语,狡黠笑说:“大师姐莫非要师弟给你指点一番机缘不成?”

    林浩盯着楚诗语那绝美无双的面容,微微一笑。

    “你看什么。”楚诗语面无表情,盯着林浩。

    “大师姐如此美貌,我多看几眼如何。”林浩一耸双肩。

    听闻此言,楚诗语黛眉微微皱眉起,在北方宗,还从未有人对她如此轻浮过,这第一人,竟还是她这个最为年幼的师弟。

    “或许,真不应该来管你的死活。”楚诗语摇头,知晓北冥宗对她这个师弟欲行不轨,本是打算照看一番,谁知此人油嘴滑舌。

    “师弟的死活,师姐怎能不管?”林浩笑道。

    “你应该庆幸是我师弟,否则,此刻,已是尸体。”楚诗语言罢,不再看林浩,转身没入云巅内。

    “大师姐别走啊,多聊片刻!”见楚诗语转身离去,林浩大声喊道。

    本想指点楚诗语一番机缘,并且告诫她一些事,谁知楚诗语如此耐不住性子,就这样离开了。

    “罢了,既然你已是我师姐,那么……便帮你化解一场危机。”

    林浩叹息一声,随后领着妖兽群,离开深林。

    这天葬传承内,林浩所过之处,宗弟子险些没吓破了胆,这些妖兽群汇聚在一处,着实太过可怕。

    “林师弟!”

    “林浩师弟,果然霸道!”

    “听闻林师弟自创控兽一道,这外人都称林师弟为控兽老祖!”

    几位圣天谷弟子,早已知晓林浩成为了圣天谷弟子,见到林浩,不但没有避让,反而大声的打起来了招呼。

    林浩一一点头示意,躺在一尊地尊伏兽的背部,朝着前方走去。

    血月山庄外部山巅,楚诗语正被数人围困,其一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北方毒君赤练。

    这赤练在后辈排行榜的排名也不俗,挤入前十,虽然武力不惊艳,但却善毒,攻于心计,曾经在皇者境时,凭一己之力,毒杀过天尊期强者。

    当年红月山庄外围,楚诗语便是吃了赤练的大亏,若不是最后关头有圣天谷弟子赶到,楚诗语不仅要**,只怕还得丢掉性命。

    “嘿嘿,后辈排行前十,不过如此嘛……你说,我赤练毒君,是不是更加厉害,可我却排在前十,真不公平。”赤练天君冷笑一声。

    楚诗语面色平静,嘴角有血迹溢出,她无话可说。

    赤练毒君不知如何知晓她的行踪,竟是在此地等了她数日,补下天淼毒阵,此阵威力极大,并且充满剧毒,即便是尊者期大能,一入此阵,短时间内也会失去战力。

    天淼毒阵的强悍,毋庸置疑,仅开阵所需消耗了元石,至少也需五十万以上,而且布阵极其浪费时间,但几日之时,早已足够赤练毒君布下此阵。

    ………

    “嘿嘿,我赤练毒君采花无数,但像楚大师姐这样的绝色美人,我却还从未尝过,虽说楚师姐和南宫仙儿都号称北方最美之人,不过在我赤练毒君看来,楚师姐的美色,那可争圣域第一美人的称号,我赤练毒君,今日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赤练毒君渴望的打量着楚诗语那足以令人疯狂的娇躯,眼满是渴望之色。

    楚诗语神色冰冷一片,眼寒光闪烁,像一柄锋利至极的神兵。

    赤练毒君没有着急下手,楚诗语的实力修为,太过恐怖,此刻贸然行动,很可能被楚诗语反扑击杀,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他只需要等待楚诗语失去战力便可。

    “哈哈哈,北冥宗的畜生们,你们现在不找林某,怎么开始对我师姐下手了?”

    忽然,一声冷笑,传遍全场。

    赤练毒君顿时大怒,正想瞧瞧是哪个不开眼的鬼,而然转过头的一瞬间,却是愣在了原地。

    “赤练师兄……那小子,是林浩!”

    “不错,他就是林浩!”

    只见,林浩的身后,跟着数十只妖兽,而他正坐在为首地尊伏兽的背部。

    地尊伏兽目光睥睨,不屑的盯着赤练毒君等人。

    “林浩……你,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赤练毒君见到林浩身后的那些妖兽,魂儿险些被吓飞。

    “你小爷我先知贤者的身份,你没听过?没听过你小爷我的名号,小爷很恼怒,打算要了你的狗命。”林浩嘿笑道。

    “你你你……你说什么!”赤练毒君下意识朝着后方退去。

    现在这林浩的名气,那可是如日天,一些北冥宗的天骄弟子,都死在他的手。

    虽都知晓林浩的武道修为不如何,但精神秘术的造诣却深不可测,甚至有着超越世人理解的可怕手段,控制妖兽!

    宗弟子,都称林浩为控兽老祖,说是林浩开创了能够控制妖兽一脉的神通。

    先前,那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阎乾坤,便是凭着妖兽,横扫北冥宗数十位弟子,更是自称圣兽天君,还说他是林浩的大弟子……

    仅是那圣兽天君,都让赤练毒君头皮发麻,林浩这位控兽老祖……

    “可恶,之前那个狗屁圣兽天君,也不过是降服了只尊者境妖兽,四只皇者境妖兽,这小子……”

    林浩带来的是,是一整个妖兽群!!

    楚诗语依然沉默,打量林浩,那绝美的眸内,浮现出一丝异样的光泽。

    一头雪白长发,能够魅惑人心的雪眸,邪魅的神秘笑意,座下地尊伏兽,睥睨霸道,刚猛无双,后方那些妖兽群,更是令人震撼,而林浩,像是妖兽之皇,邪魅无双。

    或许,她这位小师弟,的确还算不错……

    “你他娘的,还赤练毒君,小爷先知的名号都未听过,你问问我这些兄弟,可能饶了你的小命!”林浩指着身后的妖兽群。

    吼!

    嗷!

    顿时,数十只妖兽齐声怒喝,威势令人动容。

    “听过,听过阁下先知大名!”赤练天君冷汗落下,连忙改口。

    “听过?”林浩盯着赤练毒君,神色疑惑。

    “听过听过,阁下的大名,绝对听过!”赤练毒君擦了擦冷汗。

    “好,本大爷问你,大爷是谁。”林浩道。

    “您是鼎鼎大名的先知贤者,圣兽天君的师尊,控兽老祖!”赤练毒君强忍着心将林浩撕成碎片的怒火,笑道。

    那圣兽天君,武道修为便已达尊者,虽为上北方后辈排行榜,但仅武道修为,至少也能够排入二十五左右,丝毫也不比那些宗门天骄差,加上控兽的神通,简直可怕。

    而眼前这林浩,可是那圣兽天君崇拜无比的师尊大人!

    圣兽天君在北方宗算是恶名远扬,而圣兽天君的师尊控兽老祖,那更是恶名远扬,虽然林浩也未做什么,但旁人将圣兽天君在天葬传承的种种罪行,都加在了林浩身上。

    对面带着一整个妖兽群的林浩,还是恶名在外的那种,赤练毒君哪里敢招惹。

    “您就是先知贤者!”见林浩未言,赤练毒君又道。

    闻言,林浩一声冷笑:“放屁,大爷叫林浩!大爷的名字都不知道,跟大爷套什么近乎。”

    林浩言完,下一秒,成群的妖兽朝着北冥宗几位弟子扑去。

    近乎就在一瞬间,那几位北冥宗弟子惨死当场,如此数量的强悍妖兽,哪里有什么还手余地。

    赤练毒君吓破了胆,他引以为傲的毒功,面对人类武者好说,可面对妖兽,却不是太灵,妖兽的身躯构造,和人类不同,对于毒物,有着较大免疫。

    “你给我等着!”

    赤练毒君倒也不惧林浩,可他怕林浩的妖兽群啊……

    此刻,赤练毒君迅速飞上虚空,准备逃之夭夭。

    见状,林浩一声冷笑,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涌出,让赤练毒君的速度为之一滞。

    于此同时,林浩取出大凶黑弓,凝聚出黑芒,朝着赤练毒君斩杀而去。

    只听“噗嗤”一声,黑芒从赤练毒君的腹部贯穿,鲜血抛洒在虚空之上。

    “小王八蛋……咱们日后,不死不休!你给我等着,等好了你!”赤练毒君怒喝一声,负伤逃离。

    “你大爷我随时等你,慢走不送,有空常来啊!”林浩坐在地尊伏兽的背部,冰冷笑道。

    原本林浩就没打算能够斩杀赤练毒君,除非那赤练毒君是个傻子,留下来同自己拼命,否则,他想逃命,林浩也奈何他不得。

    “咦……姑娘好生面熟,是否在何处见过。”林浩走至楚诗语身旁,满脸认真。

    闻声,楚诗语闭上双眼,不予理会。

    最终,林浩从空间手环取出一枚颜色素淡的花朵,喂食楚诗语服下。

    片刻之后,楚诗语的面色恢复,体内毒素被这花朵清除。

    “大师姐,这可是我在天葬传承拼了命才得到的宝物,如果以后有缘再见,你可要记得补偿我这位小师弟。”林浩说道。

    “有缘……再见?”楚诗语面色一凝,不懂林浩话之意。

    对此,林浩也不去解释什么,也没有什么能够解释。

    楚诗语对红月山庄也未有什么兴趣,林浩也懒得去管楚诗语,将妖兽安排在各个角落,随后潜入红月山庄内。

    此刻,红月山庄内乱成一片,那北冥宗主的亲传弟子骨千境,正在同冷无邪等人爆发大规模的战争,这其,林浩甚至还看见了南宫仙儿的影子,甚至是恶魔尊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