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子,之前我听你说你来青永城的目的,是为了寻找突破修为契机,眼前倒是有个大好机会,不知林公子可有兴趣?”

    “什么机会?”林浩好奇寻问。天籁小』说2

    凤清月道:“日后,大世商行会举办一场拍卖会,拍卖的物品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其不乏有一些增益修为的天材地宝,你去了说不定能买到需要的东西。”

    林浩沉默,拍卖会算什么机缘,他并无什么兴趣,可也不想薄了风清月的面子,最终开口道:“也可。”

    “这是凤家令牌,你拿着它在青永城行走会方便许多,也能凭靠令牌入座大世商行拍卖会贵宾席。”凤清月将一块椭圆形紫玉令牌放在林浩面前。

    “令牌倒是不用,拍卖会而已,我坐什么位置无所谓。”林浩回绝一声,对令牌并不动心。

    听林浩这么说,一个丫鬟立刻黑着脸,“你这人真是的,可知道凤家令牌意味着什么吗?有了它,你就等于是凤家客卿,整个青永城都没人敢招惹你!你居然敢拒绝我家小姐的好意,也太不识好歹了吧!”

    丫鬟这般放肆,林浩淡然以对,不予理会。

    凤清月则是肝火大动,冷喝道:“你竟敢对林公子如此出言不逊,自己掌嘴!”

    “是……”

    丫鬟弱弱的应声,显得有些委屈,又怨恨的瞪了眼林浩,然后便抽了自己几个嘴巴。

    “拍卖会我可去,不过这令牌我还是不能收。”林浩将令牌推到凤清月身前。

    通过那个丫鬟的只言片语,林浩便意识到这块令牌的重要性。

    他只是个过客,就算救了凤清月的性命,也不想跟凤家有什么牵扯。

    再者说,若是接下令牌,林浩就等于是凤家的人,对他而言不免束手束脚,似乎做什么事都顶着凤家的名号,他觉得很别扭。

    见林浩不肯收,凤清月总不能硬塞,只好把令牌收起,然后与林浩闲聊没多久,魔寿居然又晃荡过来了。

    “那个贱人来了。”

    看到魔寿,贱鸟大声嚷嚷道。

    闻声,林浩朝着前方看去,只见魔寿领着两个锦衣护卫,大摇大摆的走来,望了眼林浩,对凤清月道:“我就知道你在此地,我这趟过来,是特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日我回家后,已经跟我爷爷商量好了,过几天他就会派人到凤家提亲,也就是说你马上就是我的未婚妻了,我不希望你跟别的男人走得太近。”

    听闻此言,凤清月则脸色大变,顿时起身,怒视着魔寿,道:“你好无耻!竟然强行提亲,这对我而言根本不是什么好事,而是莫大的羞辱!”

    魔寿脸色阴沉下来,怒视林浩:“你不肯嫁给我,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小白脸?!”

    “休要胡说!莫信口雌黄诬陷林公子!”凤清月气得胸口起伏不定,两座饱满酥峰颤动不已。

    “不是因为他?”

    魔寿狞然笑道:“如果不是因为他,为何自从他出现之后,你对我的态度就改变了?我就不明白,我哪里比不上他?而他又有什么资格跟我相比?我是魔家大公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而他呢?一个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野种而已,凭什么跟我争?”

    “你好混账!”凤清月脸色青,怒不可遏。

    凤家是青永城霸主,魔家便是仅次于凤家的强大世家,实力底蕴之强不容小觑,而魔寿更是青永城盛名如日天的绝世天才,林浩与之相比,天赋资质丝毫不落下风,唯有出了家世背景不如。

    但,单靠家世压制,林浩就弱势太多,如今被魔寿针对,并非妙事。

    林浩脸色已经沉冷下来,他不想惹事,但并不是说他胆小怕事,被魔寿这般肆意辱骂,以他的心性,怎会再忍。

    “魔寿,我看你应该改名叫禽兽,口无遮拦的本事真让人惊叹。”林浩冷笑,道:“看在凤姑娘的份上,我便不与你计较,另外,我与凤姑娘只是萍水相逢,没有过深的交集,像你这般无生有信口胡诌,不免显得太没教养了。”

    “你说什么?”

    魔寿眼睛眯起,阴测测的道:“清月是我的女人,我不许其他任何男人接近他,尤其是你这种不明来历的野种,看她一眼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这里是青永城,是我们魔家的地盘,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那我就不妨出手调教你一番!”

    言罢,魔寿武道气势猛然爆,眼杀机隐现,竟是对林浩动了必杀之心,旋即立刻出手,虚空涟漪阵阵,一股金色凌厉气劲涌现,朝着林浩游去。

    “住手!”

    凤清月紧忙横臂拦住魔寿,护住林浩,怒极的喝道:“魔寿,你闹够了吗?”

    “你闪开!”魔寿蛮横的将凤清月推开,一拳轰出。

    凤清月眼看组织不及,大喊道:“林公子,你快走,他是真主境初期修为,你不是他的对手。”

    “真君境初期?”林浩微愣一瞬。

    这魔寿岁数也不大,竟拥有真君境初期修为,这等天赋的确强,而然,比起自身,却还是太过弱小。

    他的惊讶,只是等圣地和普通圣地,差距颇大,有些意料之外。

    虽说魔寿应当是靠家族资源供应而便修炼到真君境,但也着实不容易了。

    ……

    眼下而言,凤清月并不知林浩真正修为有多强,主要因为她看不透林浩的修为,再者林浩隐藏又深,拿他和魔寿相比,凤清月自然认为林浩不会是魔寿对手。

    转眼之间,战斗爆。

    魔寿出手毫不犹豫,果决狠辣。

    一拳轰下,空气震荡,拳头上的金色气劲凝聚成一股旋风,绞向林浩胸口。

    林浩淡然以对,从容不迫的横移半步,与此同时抬腿横扫而出。

    “好快的反应,还真是小瞧你了。”魔寿冷笑嘲讽道。

    铁拳与金色旋风与林浩擦身而过,魔寿一招落空,同时还得面临林浩的反击。

    战况突变,魔寿都不由收起轻视之心,闪身避开林浩的攻击,双拳齐出,攻势加强许多。

    “林公子竟然破了魔寿第一招攻击!”望着云淡风轻的林浩,凤清月大为心惊,这才现林浩的实力比预料要强。

    但强归强,凤清月也看得出来,魔寿并未动用全力,若是全力以赴,恐怕林浩难以应对。

    “小子,休要得意,对付你这种层次,我只需要动用两成修为就足以。”魔寿嘲弄的冷笑道,裹挟金色气劲的双拳裂空般打出,度比之前一拳快了许多。

    “这个禽兽的拳法,似乎有些门道。”林浩嘴角微微上扬。

    在圣域之内,林浩虽晋升到真主境,可比起那些皇者大能,乃至天尊霸主,自然渺小,自身武道修为也是丝毫无用,而此时,正好可拿这魔寿练练手。

    须臾间,林浩侧身横移几步,轻松的跟魔寿拉开距离。

    “小子,莫非怕了,清月可就在一旁,我看你还是就跟我认真较量一场,别总是龟缩不出。”魔寿不停冷嘲热讽。

    林浩失望的摇了摇头道:“同你这种禽兽一战,倒还真怕脏了林某的手,对林某而言,更是一种侮辱。”

    “你!”

    被林浩这般羞辱,魔寿立刻怒火烧,也不顾什么小瞧林浩,气势一震,体表浮现一股银光,磅礴的灵身之息,弥漫虚空。

    一旦动用灵身,便意味着魔寿要动用全力,力争要将林浩诛杀。

    “这么快就耐不住性子,为了对付我,竟不惜催动灵身。”林浩不由轻笑,没有选择退避,而是准备反击。

    魔寿催动灵身,动用全力,正要出手之际,凤清月忽然出现,挡在林浩身前。

    “魔寿,你够了!林公子跟你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何必如此为难他。”凤清月极力劝阻。

    “你给我滚开!”

    魔寿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直接将凤清月推开,而且没有半点留手,竟然把凤清月打飞了出去。

    见此一幕,林浩冰冷的笑意更浓。

    这魔寿的确心胸狭窄,意气之争时,连心爱之人也不管不顾,直接打伤,此种心性,竟有着不俗的武道天赋,倒是让林浩有些难以理解。

    虽说风清月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她也的确是因为自己,从而被魔寿打伤,林浩也不会坐视不理。

    事已至此,他不介意让青永城这个耀眼新星在最为意气风的年纪陨落,让魔家少一个引以为傲的级天才。

    催动灵身后,魔寿浑身上下都缭绕着金色气劲,整个人犹如风暴般散着狂暴无情的气息。

    经由灵身加持,魔寿施展的拳法威力增强数倍,攻更快,晃眼间打出几十拳,每一拳都留下一股金色旋风,一共数十股金色旋风,加上拳头攻击,铺天盖地的压向林浩。

    “攻势不俗,虽然只有真主境初期修为,但全力爆出的攻击已经可以击败普通真主境期强者。”

    林浩心暗忖,旋即以指为剑,在魔寿施展的攻势抵达的一刻,挥手间释放出一道银色弧形剑气。

    弧形剑气迅扩散变大,瞬息间蔓延至数丈范围,摧枯拉朽般将魔寿施展的攻势全部击散。

    “怎么会这样?”看到自己攻击被瓦解的一刻,魔寿顿时大惊失色。

    需指,他这一击,以前曾击败过真主境期修为的高手,此刻竟然被林浩轻描淡写的一指剑气轻松破掉,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由让魔寿感到心惊肉跳。

    “好强……”凤清月面色惊诧,瞠目结舌的望着林浩,好似刚认识他一般。

    只不过,这还不算结束。

    在魔寿的惊骇目光注视下,那道剑气击散几十道拳劲后,仍旧威力不见,蔓延度更快,不及魔寿反应过来,剑气便透体而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