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是你惹出来的,你倒是句话啊!”魔寿朝着林浩讥笑着道。

    林浩压根将魔寿当成空气,看也不看半眼。

    凤远航正在气头上,对林浩这个完全陌生的年轻人有些厌恶,若非因为他跟鹭云洞的人抢购紫煞姣龙心脏,凤家怎会受到牵连?

    不过,平心而论,这件事却怪不到林浩丝毫。

    对方竞拍失败就要进行报复,明显就是无理取闹,或仗势欺人。

    “年轻人,你是什么来历?”凤远航问道。

    林浩淡然道:“没什么来历,就是个闲散散修而已。”

    听林浩这么,凤清月立刻替他感到揪心,连忙道:“二叔,之前我跟你们的救命恩人就是他。”

    “哦……?”

    凤远航恍然的头,道:“怪不得他能够跟你进入这间包厢,原来他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可是……你应该很清楚,不管他是什么身份,现在鹭云洞的人已经追究起来了,若是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凤家会有大麻烦。”

    凤清月左右为难,道:“二叔打算怎么处理?”

    “不如这样,看在你救过清月的命,我可以帮你劝退鹭云洞的人,不过你必须得把紫煞姣龙心脏交给他们。”凤远航对林浩道,语气缓和许多,并不像之前那般生硬。

    林浩轻笑道:“不行,紫煞姣龙心脏是林某公平竞拍到手的,怎会交给旁人,鹭云洞的人若是执意追究,不肯善罢甘休,就让他们来找我,无需将你们凤家牵扯进来。”

    “你子真不识好歹,既然你想死,那就去见鹭云洞的人吧!”魔寿阴沉的冷笑道。

    “我要怎么做,似乎和你没什么关系。”林浩反唇相讥,气得魔寿脸色发青。

    凤远航没想到林浩这么执拗,也未曾料到他会如此有胆魄,竟然连鹭云洞也丝毫无惧,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跟林浩沟通。

    “竟敢对我鹭云洞如此不敬,子,你好大胆!”

    忽然,某位青衣男子大步而至。

    这青衣男子,便是凤远航口所的宋执事。

    鹭云洞是一流宗派,他能够任职执事,足以证明他实力强横。

    而面对林浩这等无名卒,气势高涨到了极限。

    宋执事到来,凤远航、凤清月、魔寿等人立刻躬身相迎,态度极为恭敬。

    反观林浩,仍旧是从容不迫的模样,不卑不亢的望着宋执事。

    见林浩态度如此强硬,凤清月紧张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却不好些什么,只有看林浩接下来如何应对。

    “紫煞姣龙心脏对我有大用,还请阁下网开一面,不要夺人所爱了。”林浩耐着性子缓声道。

    “我也很需要紫煞姣龙心脏,我奉劝你最好乖乖的交出来,当然我也不会让你吃亏,可以补偿你一万块元石,如何。”宋执事淡然道。

    “这倒可以商谈,不过一万元石显然不现实,你若出得起两百万,林某倒是可以考虑。”林浩笑了笑,道。

    其实,即便对方真出了两百万元石,林浩也绝不会动摇。

    他花费十四万块元石竞拍下这颗紫煞姣龙心脏,而宋执事竟然想用一万块元石强行买走,简直就是痴人梦。

    “两百万?你简直不识好歹!”宋执事立刻大怒。

    “您请息怒。”

    凤远航连忙出面相劝,又对林浩使了个眼色,道:“你还犹豫什么?赶紧把东西交给宋执事啊!”

    林浩冷笑一声,道:“林某的东西,为何要交给旁人?阁下真是笑了。”

    “你!”凤远航顿时气结。

    “很好!”宋执事狞笑着了头,道:“那咱们就走着瞧。”

    言罢,宋执事拂袖离去,凤远航连忙跟着过去好话,当然不是为了林浩,而是跟他清楚,林浩跟凤家并无关系。

    凤远航离开,魔寿跟着出去,包厢立马安静下来。

    “林公子,这下该如何是好?万一鹭云洞的人要对付你,谁都保不住你呀!”凤清月忧心忡忡。

    “无妨,鹭云洞又如何?想对付我,尽管来便是。”林浩神色平淡,并不在乎。

    话之间,拍卖场忽然热闹起来,许多人目光都变得炽热。

    林浩望去,便见拍卖席上多出了一样碎裂白玉。

    这块碎裂白玉,想必就是玄天印碎片,引发众人骚动。

    果然,青年拍卖师宣布了碎裂白玉的来历与名称,证实碎裂白玉便是玄天玉碎片。

    “这个东西,好像在哪见到过……”林浩远远地望着碎裂白玉,突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很快,拍卖师公布了玄天印碎片的起拍价,低价,一百万元石!

    一百万块元石,简直就是超乎想象的超高天价,像凤家这种强大世家,估计都没有胆量去参加竞拍。

    毕竟结果太显然了。

    起拍价就是一百万块元石,若是再经过几轮竞拍叫价之后,那这块玄天印碎片的价值将会提升到难以相信的高度。

    答案正如众人所料,片刻时间,玄天印碎片的价格已经攀升到四百万块元石的超级天价。

    能够参与这等巨额财富竞拍的人,唯有那些个宗派势力,像凤家、魔家这种世家势力,根本就没竞拍的能力,财力不足是一方面,而且也不敢与宗门势力争抢。

    “玄天印碎片出现在青永城,对于凤家而言就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现在有这么多宗门势力竞拍,恐怕凤家要退避舍了。”林浩淡淡的道。

    凤清月闻言,嫣然笑道:“林公子多虑了,实不相瞒,凤家早就已经得到了一块玄天印碎片,拍卖场的玄天印碎片不要也罢。”

    “原来如此。”林浩恍然,不禁暗叹凤家实力之强。

    此刻,玄天印碎片的价格已经竞拍到四百五十万元石的空前高度,价格之高简直恐怖。

    最终结果,竟是鹭云洞以五百万的高价买下这块玄天印碎片。

    紧随其后的拍卖品,则是一把珍品层次的魂阶神兵,起拍价二十万。

    很显然,这把神兵只是拍卖会的调剂品,即便价格极高,却远不如玄天印吸引人。

    一连穿插拍卖了五种珍贵物品之后,第二块、也就是最后一块玄天印碎片终于登台拍卖。

    林浩静静的望着下方,玄天印碎片他很想弄到一块,但堪称恐怖的超高价格却让他望而却步。

    “看来这次与神魔天宫无缘了。”林浩心内有些淡淡地失落。

    第二块玄天印碎片竞价最为激烈,最终以六百万元石的价格被玄一宗购买。

    再过不久,拍卖会拉下帷幕,宣告结束。

    仔细看着女侍将玄天印碎片交给玄一宗的人手,林浩眼神忽然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并没有声张,不动声色的走出了包厢。

    拒绝凤清月一起用餐的邀请,林浩立刻返回住所。

    ……

    卧房内,林浩一股脑的将空间手环的物品倒了出来,翻找片刻,终于找到了一块拇指大的白玉碎片。

    这块白玉碎片得自百年之前的自红月山庄,当时林浩将那间密室的宝贝搜刮一空,不经意间注意到白玉碎片的存在,而那时,他并不知白玉碎片的用处。

    未料到,这块白玉碎片,竟然就是玄天玉碎片。

    也就是,只要拥有玄天印碎片,便有进入神魔天宫的资格!

    “神魔天宫,还算有缘。”林浩目光灼灼的望着窗外。

    自从大世商行举办的那场拍卖会结束之后,街头巷尾讨论的最多话题,便是关于神魔天宫与玄天印。

    距离传送阵打开之日时间已近,目前林浩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深夜时分,林浩盘坐床沿,将紫煞蛟龙心脏取出来。

    紫煞蛟龙心脏如拳头般大,通体呈暗紫色,散发出一股幽冷浑厚的神秘气息,也不知经过多久的岁月侵蚀,并没有半腐坏的迹象,反而异常坚韧,富有弹性。

    仔细感受着紫煞蛟龙散发出的神秘气息,林浩呼吸不禁被刺激的略显粗重,心脏跳动逐渐加剧,似乎他的神族心脏要迫不及待与紫煞蛟龙心脏融合。

    “紫煞蛟龙是传承了神龙血脉的异兽,天赋异禀,浑身是宝,这颗心脏看起来用处不大,但对我似乎有难以想象的好处。”

    林浩暗自分析,心念一动,从空间手环取出一把锋锐匕首,一下刺进紫煞蛟龙心脏内,自上往下划开,顿时便有一股弥漫着浓重血气的紫色血液流了出来。

    林浩立刻调动意境包裹着紫色精血,没有流失半,最终收集了拳头大的一团。

    感应一番,林浩顿感惊奇,发现这精血非但没有腐坏,反而蕴含着极为精纯的能量,这种能量散发出的气息,更让林浩的神族心脏跳动的更为快速。

    出了精纯能量,林浩也发现精血蕴含的一丝暴躁气息。

    这种暴躁气息应当是紫煞蛟龙残留的本源,必须将这暴躁气息炼化后,才能服用精血。

    明白这一,林浩立刻付诸行动,将精血悬放在双手间,闭上双眼,催动元力融入精血,开始炼化。

    毕竟这是一颗死去多年的紫煞蛟龙心脏,蕴含的暴躁气息并不多,炼化起来也很轻松,一个时辰后,林浩便将暴躁气息炼化一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