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执事所能够理解的信息,实在太过于震撼,让人有些无法接受。

    林浩一直盯着大执事,也并未多说什么。

    “小子,你当真都是从炼丹秘典之看来的?”大执事又问了一声。

    “是,前些日子便看过这本书,基础手法什么的,都已经学会了。”林浩点了点头,淡淡说道。

    “都……已经学会了……”大执事仿佛被什么呛到一般,一位也仅有十四岁的少年,竟能够看得懂炼丹秘典一些很难理解的炼丹手法,这简直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而且,炼丹也并非仅仅是靠着教导便能成功,很大一部分还得看自身天赋,即便能够将炼丹秘典的手法技巧学会,但自身天赋不够,也很难在真正意义上的了解,更不提独自一人完成炼丹。

    此刻,岳高兰神色震撼无比,林浩手的那本炼丹秘典,她曾经也参悟过一段时间,但除了基础篇的手法对自身有些帮助之后,越是往后,炼丹秘典的技巧、细节,甚至是处理手法,都已经超越了她的理解极限。

    这且不说是岳高兰,甚至大执事,同样无法理解,对于书的内容,就怕参悟也上百年,也很难放在现实之去完美展现。

    这也就是为何炼丹秘典能够轻易流传出来的愿意,否则是个人都能按照炼丹秘典上的知识内容炼成丹药,暂且不说人人都会成为炼丹师,就这本炼丹秘典的创造者,也绝对不可能会让它流传于世……

    “奇……奇……奇了!”大执事盯着林浩,又打量林浩手的炼丹秘典,眼忽然变得一片炙热,仿佛发现了某种绝世瑰宝一般。

    还不等大执事继续开口,大殿走忽然走进一位年约六旬的白袍老者。

    “参见副堂主。”见到白袍老者,大执事连忙行礼道。

    “参见副堂主大人!”一听副堂主亲临,岳高兰和在场这些外门弟子,也都纷纷拜见。

    圣丹堂的副堂主,同仙剑宗内其它堂的副堂主并不一样,因为在圣丹堂,并没有堂主的存在。

    据说,数十年前,担任圣丹堂堂主的,乃是上一届仙剑宗老宗主,自老宗主战死之后,堂主之位便一直空缺。

    一些长老和宗主,虽想让副堂主坐上堂主之位,但这位副堂主却是婉言拒绝。

    自此之后,圣丹堂再无堂主,只有一位副堂主,便是此刻大殿的白袍老者。

    白袍老者刚一现身,不经意间流出的气势,却让在场众人心一窒,甚至有种连灵魂都被禁锢的感觉。

    那白袍老者面无表情,不怒自威,气息无比悠长,像是一座与苍穹并驾齐驱的伟岸山峰,让人不敢正视。

    这股自然形成的威压,超过眼前这位大执事不知多少倍,就算是专修武道一脉的夜北执事同这这位白袍老者比起,也无法相提并论!

    某种无法言说的威严,从白袍老者身上流出,让在场外门弟子肃然起敬,目光无比敬畏。

    白袍老者的实力,不弱于长老级,并且炼丹造诣在仙剑宗堪称无双,自然也无人有资格坐上正堂主之位。

    大执事等人看向白袍老者的目光,崇拜了尊重。

    当下,白袍老者微微一笑,点头示意,随后看向大执事,开口询问:“骆执事,今日的成果如何。”

    若是在以往,白袍老者并不会如此一问,无论内门弟子也好,外门弟子也罢,想要在短期之内完成最为基础的炼丹手法,都难如登天。

    即便有骆执事的亲身教导,最短也得数月时间才会有一些起色。

    只不过,白袍老者听说,有位叫做吴越的少年弟子,丹道一途的天赋着实不错,竟在短短时间内学会了炼丹手法,这让白袍老者无比欣慰,能出一个吴越,或许还能出第二个吴越,这便是白袍老者的想法。

    骆执事闻声,看向林浩,露出一丝男人寻味的神情,旋即将手的两颗丹药,朝着白袍老者递去。

    接下丹药,白袍老者道:“这是‘小魂丹’和‘聚气丹’。”

    旋即,白袍老者微微一愣,眼闪过一丝诧色,这两颗丹药,没使用任何品质提升的材料,却能够将其提升到品的品质,实在不凡。

    像宗门兑换大殿内的丹药,外门干脆都是劣质和低等,只有内门区域才存在等和高等品质的丹药。

    白袍老者将两颗丹药收走,目光先是落在岳高兰身上,不过随即摇了摇头,这岳高兰的早已,已经很接近炼丹师,但绝对炼制不出如此丹药。

    “呵呵,骆执事,这丹药是你炼制的,能够将两颗都提升到等品质层次,的确还算不错。”白袍老者点了点头,心认定,将这两颗丹药炼出之人,就是眼前的骆执事。

    在场除了那些外门弟子,便是岳高兰,但很显然,岳高兰绝对没有这个水品,因为她的炼丹造诣,和真正的炼丹师相比而言,还有一段差距,而骆执事在圣丹堂,本就是一位炼丹师,也只有他能够将炼丹炼制而出。

    闻声,骆执事苦涩一笑,还不等继续开口说话,远处的林浩,却忽然出声。

    “副堂主大人,不知您是否能够把丹药还给弟子。”林浩见这位圣丹堂的副堂主,直接就将丹药给收了下,不禁皱眉。

    他好不容易混进此处,目的便是为了炼制‘小魂丹’和‘聚气丹’终于炼成之后,却被这位副堂主给收了走,这不是开玩笑吗。

    见状,岳高兰却惊出一身冷汗,虽说白袍老者是副堂主,但全宗上下,谁人不知道,他其实就为长老级人物,林浩区区一位外门弟子,竟敢打乱长老级高层的谈话,实在胆大妄为。

    不过,若是岳高兰知晓,此人便是林浩之后,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冲撞执事,似乎已经被他当做乐趣,打乱一下副堂主说话,那又有什么关系……

    “你的?”闻声,白袍老者面无表情,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眼前这位少年,大约十四岁的年纪,打乱他的谈话不算,还说这两颗丹药是他的。

    “副堂主,这两颗丹药,并非是我所炼。”骆执事直言道。

    “哦。”白袍老者有些意外。

    很快,白袍老者发现,骆执事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林浩。

    “就是这小子炼的……”骆执事缓缓说道。

    “他?”闻声,白袍老者微微愣神,一位十四岁的外门弟子,炼成了两种成品丹药?

    “而且,‘小魂丹’和‘聚气丹’,同时在炼丹炉被炼成,一炉双炼。”骆执事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

    当下,白袍老者的目光,终于落在林浩身上,并且神色也认真了起来。

    他在仙剑宗,虽只是担任副堂主一位,但实际上的权利,和堂主并无任何区别,而且是公认的长老级身份,属于仙剑宗最高层之一。

    白袍老者很快平静了下来,深邃的目光好似要将林浩看透。

    “你叫什么名字。”白袍执事问道。

    “林浩。”林浩实话实说。

    这个名字,白袍老者是第一次听说,但像吴越等这些外门弟子,一个个神色大震。

    这个名号,在外门可算响亮,宗门新人,进宗未几天,先是当面顶撞夜北执事,后单枪匹马闯入外门精英弟子海峰的房内,并将海峰在演武台上打成残废,连认输都不行!

    后又用言语教训了执法大执事,并让执法大执事一怒之下离开,这小子犯下大错,也仅仅只被关了日禁闭……

    得知这少年的真实身份后,吴越惊出一身冷汗,他的实力和海峰根本无法相比……

    若早知道他就林浩,就算借海峰几个胆量,方才他不敢对林浩热嘲热讽。

    “这林浩在外门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实力比海峰师兄还要强大,估计起码能够排在外门前五十位!”

    某位弟子惊诧道。

    此刻,吴越心虚不已,林浩在外门是出了名的暴脾气,据说瑕疵必报,若他记恨自己话,那还了得!

    不过,像岳高兰这种层次的外门武者,倒并不认为林浩武道天赋如何,反而是林浩之前的炼丹手段,令她心惊。

    “你们都先离开吧。”忽然,白袍老者下令道。

    闻声,岳高兰等人纷纷点头,随后退离大殿。

    “你,留下。”还不等林浩也离开,却被白袍老者叫住。

    “不知让弟子留下有什么吩咐?”林浩看向白袍老者,抱拳说道。

    白袍老者面无表情,突然间,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势,将林浩笼在其。

    不止如此,林浩的身躯好似被无形的大手所禁锢,神魂层面已遭到了侵入!

    如今,林浩的神魂层次,也达到‘天灵’之境,虽说和这位白袍老者还有一定差距,但想要反抗,也是能够做到。

    只不过,林浩却并未有任何行动,试想,若他展现‘天灵’级神魂的层次力量,必会被当成细作。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