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林浩的神魂力量层次,也已到达在‘天灵’境界,但气势上的威慑,这身躯却不容易承受。

    如果‘天灵’级强者愿意,一个意念的冲击,便能够将第五道地门以下的武者重创,而林浩现在便处于这种情况之。

    大执事并未多言,在他眼,副堂主忽然发难,必然是有他自己的意思在内。

    林浩的年纪实在太小,而炼丹本事却无比骇人,按照常理而言,仅是要将炼丹秘典上的内容全部背熟,起码就得要数年时间。

    如果,要将你炼丹秘典上的手法内容理解透彻,至少则需要百年的时间,而这仅仅是理解透彻,并且无法用来实践。

    “副堂主,这是什么意思,不知弟子做错何事。”林浩双眼盯着白袍老者,开口喊道。

    林浩虽被‘天灵’境界的气势所笼罩,但目前却没危险,白袍老者暂时似乎也未打算对林浩做些什么,只不过单纯的将他震慑和束缚罢了。

    白袍老者并未理会林浩,反而看向大执事,神色冷淡道:“用你的识灵眼看看他的神魂,可否有不同。”

    闻声,大执事点了点头,虽然方才他已窥视过林浩的神魂,但对副堂主的命令,大执事不会拒绝。

    “视觉共享。”大执事轻声道。

    旋即,白袍老者在大执事的视觉共享之,可以清楚看见林浩的神魂。

    打量片刻,白袍老者眉头一蹙,此子的神魂和本尊并无区别,应该和实际年龄相符。

    他本以为,此人或者是‘天魔殿’派来的细作,在最近一段时间,几处大宗都发现了‘天魔殿’细作的痕迹,而此刻林浩所展现出来的手段,完全和他现在的年龄不相符,所以白袍老者不得不防备。

    若真留下‘天魔殿’的细作在宗门之,后果不堪设想。

    自然,白袍老者目前也仅仅只是怀疑林浩,并非已经确认,否则的话,他便不只是其实威慑这般简单。

    很快,大执事的双眼恢复正常,重新看向白袍老者。

    “林浩,你以往炼过丹没有。”白袍老者不动声色,开口说道,他并未看出林浩的神魂有什么问题,既然如此,那只能从一些细节下手。

    林浩思绪飞快,仅是眨眼功夫,便肯定道:“没练过。”

    林浩想也不想,一口答道。

    虽说他曾经在流云城炼过丹药,但就算圣丹堂想要调查,也是很难做到。

    毕竟流云城遭受过一次兽潮冲击,面目全非,而且林浩是在同身为一重天势力的白家丹药阁所炼,即便想查也无从查起。

    之所以林浩要说以往并未炼过丹,也是出于各方面的考虑。

    接下来,果然不出林浩的预料,白袍老者对他进行各种盘问。

    “你是如何掌握的炼丹方法,又如何能够在一口炼丹炉,炼出两种不同的丹药来。”白袍老者沉吟片刻,直奔主题。

    对此,林浩看向大执事:“我之前都已经很大执事解释过了。”

    大执事点头,道:“的确,之前此子说是从炼丹秘典所学。”

    炼丹秘典?

    听大执事一言,白袍老者似乎有些疑惑,那炼丹秘典,只有开篇的基础手法可以使用借鉴,但越是朝后,炼丹秘典的内容便越加深奥难懂,一位十四岁的少年,又岂能看明白。

    “此话属实。”白袍老者目光盯着林浩,无形让林浩压力顿加。

    “属实。”林浩言罢,将炼丹秘典交给白袍老者。

    “呵呵……”白袍老者轻声一笑,道:“既你能够看得懂一些后篇,相信秘典大部分的炼丹内容,你也都能够理解吧。”

    闻声,林浩便猜到这白袍老者想要做些什么,但依然不动声色:“炼丹秘典并未看完,我怎么知道能否全部看懂,不过可以试试,问题应该不大。”

    “口气倒是不小,好,既然如此,那便试上一试。”白袍老者面无表情。

    如果,林浩真能够按照炼丹秘典上记载的手法炼制出丹药,那无疑,此子是炼丹一途的罕见天才,可如果他的炼丹手法和炼丹秘典所记载的手法技巧并不一样,那也足以说明,此子的炼丹手段,根本就不是从炼丹秘典上所学,他在说假话。

    至于林浩为何说假话,是出于什么目的,白袍执事并不在乎,也不会过问,因为执法堂,相信能够审问的一清二楚……

    林浩心不爽,没想到这仙剑宗的老家伙竟是如此谨慎,还怀疑他的来历。

    不过,最近‘天魔殿’的确很是猖獗,几大宗门都有发现‘天魔殿’派去的细作,并且损失惨重,对此,仙剑宗也不能不防。

    无奈之下,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林浩就只能按照白袍老者的意思,来进行炼丹。

    幸好,这本‘炼丹秘典’是出自前世九霄天帝的某位徒儿之手,并且这些炼丹技术和手段,几乎全部来自九霄天帝,换句话说,此刻的林浩,才是‘炼丹秘典’活生生的原本!

    想用炼丹秘典上的一些技巧手段来林浩,那只怕是不可能了。

    自然,炼丹越是往后,便已经不是能够靠手段技巧来炼丹,而是靠自身的灵力掌控,目前而言,林浩还未曾进入‘天灵’境,没有打开第一道天门,自然体内也没有灵力,所以在类似基础篇上的学问,便是白袍老者主要针对林浩的内容。

    很快,在白袍老者的示意之下,大执事取出相对珍贵的一些的材料,以便林浩按照炼丹秘典的方式方法炼出丹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白袍老者脸上的沉稳和淡漠,被一丝惊诧所取代。

    他反复观看林浩的炼丹手法和技巧,竟是同炼丹秘典所记载的,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是在处于炼丹细节时的手法上,更加仔细认真,并且比较稳妥!

    不止是白袍老者,连大执事也一边观看林浩的炼丹方法,一边对照炼丹秘典的内同,他的发现也是相同,林浩的确是按照炼丹秘典的内容在进行……

    不过片刻,炼丹炉盖打开,林浩将里面的一颗丹药取出,递给了白袍老者。

    此刻,白袍老者惊疑不定,莫非眼前这个小子,的的确确就是一位罕见的炼丹奇才,是老天赐给他们圣丹堂的宝贝礼物?!

    不过,天都国只是一处弹丸之地,哪里能够出现这也的炼丹奇才?!第一次炼丹,其手法和造诣,竟然已经能够和炼丹师相提并论!

    这若发生在联盟国度,或许还有可能,但可惜,这里并非联盟国度!

    白袍老者眼,此时一片清明,随后翻了几页,又让林浩开始尝试。

    一次的成功,并不能说明问题,还得看后续如何。

    林浩从白袍老者手取来炼丹秘典,装模作样的研究一番,随后点头道:“看明白了。”

    言罢,林浩开始又一次炼丹。

    ……

    在林浩的炼丹过程,白袍老者目光一刻也未离开林浩,全程观望下来。

    而白袍老者眼的神色,逐渐凝重、诧异、震惊,甚至是难以置信。

    林浩的炼丹手法,再一次和炼丹秘典上的内容一模一样,仿佛就像是炼丹秘典在亲自演练一般!

    “难以置信……”大执事曼联震撼,目光看向林浩,无比炙热,仿佛在在打量一块完美的璞玉。

    白袍老者并未开口,但神色却是和大执事相差不了多少。

    更加身高的炼丹篇,至少需要‘天灵’境界的强者才能够涉及,不管林浩身炼丹造诣和天赋有多强,如果体内没有灵力,也绝对无法炼出,但仅是基础篇,便已经足以证明,林浩并未说谎,因为他的炼丹方式方法,和炼丹秘典上完全相同,这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

    如果白袍老者让林浩去涉及更加深奥的内容,这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当下,白袍老者尽量让自己平静,看向林浩道:“这一炼丹篇,你可否看的明白。”

    闻声,林浩走上前去,看了一眼,道:“这已经涉及灵力的需求,我还没有打开天门,所以根本无法去炼出。”

    听了林浩的话,白袍老者点头,这是自然,如果身无灵力却能够炼制出以灵力为基础的丹药,这就不是人了,而是怪物,天方夜谭。

    就像是没有炼丹炉,没有精火,甚至连材料都没有,谈何炼丹一说?

    “你自然是无法炼出,可这些内容,你又是否能够看的明白。”白袍老者多出一丝谨慎。

    林浩直接摇头:“现阶段看的不是很明白……云里雾里。”

    “呵呵……好……”而然,林浩的这句话,却让白袍老者很是满意,如果林浩连这都能够看的懂,必然有一丝猫腻在其。

    因为白袍老者给林浩所看的炼丹篇幅,主要内容是如何使用灵力来将丹药的成品率进行提升。

    目前,林浩连第四道地门都未打开,若是能够看的懂灵力一篇,那还不够古怪?

    “炼丹奇才……”

    最终,白袍执事心为了林浩做了一个评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