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被杜超盯着,只觉得有一股无穷威压想要冲撞自己的体魄,当即,《天罡神诀》运转,顷刻间便将杜超针对性的威压给粉碎。

    面对杜超冷视,林浩并不畏惧,两人四目相对,林浩的眼,有着一丝挑衅的神色。

    眼见林浩的举动,让在场不少人吃惊不小,这小子果然狂妄至极,连杜超师兄都敢挑衅,当真不知死字如何去写。

    随后,杜超走下演武台,满脸玩味,一路朝着林浩走去,惊人的体魄威压,让不少林浩附近的弟子满身大汗,下意识同林浩保持距离。

    “快离林浩这个扫把星远点,杜超师兄想对他出手了,不要到时候连累我等!”

    某位少年一声,林浩身旁的外们弟子,迅速朝后方退去。

    的确,杜超的体魄威压是针对林浩一人,只不过,若他们离的太近,难免会被殃及。

    如今,林浩已经确定,这杜超定然是和李青一伙的,或许从他口,也能得知背后是不是星辰羽执事。

    林浩心已经猜到了八八,但还得一个确认,他也不敢排除,是否有别的内门弟子想要对他动手,即便除星辰羽外,他并未得罪仙剑宗的其他外门弟子。

    “林浩,听说你很是狂妄。”杜超慢腾腾的朝林浩走去,每行一步,体魄威压便更深几分。

    林浩站在原地,并未多言,他倒想看看,这杜超想要做些什么,若此刻要对自己动手,林浩也不会惯着他。

    在旁人看来,林浩的一动不动,乃是被杜超的体魄威压所镇,不是不动,而是不敢动弹,不能动……

    正当杜超即将接近林浩时,某位相貌甜美的女子,突然挡在林浩身前。

    见到来人,杜超微微一愣,旋即皱眉道:“岳高兰,你想做什么。”

    对岳高兰,杜超心有一定畏惧,吕哲未死之前,岳高兰排行第二,但其实力却能和吕哲一战,甚至短时间内无法战出胜负。

    吕哲死后,岳高兰更是成了名副其实的外门第一人,身后那尺青锋,所向披靡,强悍无敌。

    即便是杜超将《金刚体》修练到大圆满境界,他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接下岳高兰的剑,若两人一战,最坏的结果,则是十招之内,自己的《金刚体》便会被岳高兰所破……

    在杜超看来,整个内门,能够和岳高兰一战之人,似乎也只有寒赛师兄了。

    此刻,岳高兰忽然将林浩护在身后,这让杜超疑惑不已。

    “杜超,你做什么。”岳高兰淡淡道。

    “呵呵,岳高兰岳师姐,我做什么,似乎和你没什么关系。”杜超冷笑,岳高兰只是一介女流,自己岂能怕了她。

    “你想对新人弟子出手,怕要先问过我。”岳高兰淡漠道。

    如今,她是外门大师姐,自然是有权管理这些事。

    杜超哼了一声,未想到岳高兰会护着林浩,不过说林浩是那实力低微的新人弟子,他可不同意,林浩能将李青斩杀,早已替代了李青,现在外门排行榜上也位列第八。

    自然,岳高兰执行宗外任务,回宗也未多久,对林浩可能一无所知。

    “就让你继*u威风一会,寒赛师兄已将《天寒功》炼至大圆满,到时候看你如何被辱!”杜超心暗暗想到,随后转身离开。

    “多谢岳师姐。”林浩看着岳高兰,轻声道。

    对岳高兰,林浩的印象还算不错,当日在外殿分堂的表现,的确是有师姐的样子。

    “你怎么会得罪杜超。”岳高兰好奇问道。

    在岳高兰看来,林浩刚入宗门没多久,应该不会得罪到那些巨头。

    “我也不清楚。”林浩如实回答,对杜超和李青那些人的刁难,林浩怀疑是受星辰羽指使,但还未确定。

    “小心一些,如果有事便来找我,不然禀告夜北大人,将你调去圣丹堂。”岳高兰想了想,这才开口。

    林浩对炼丹的见解和心得,让岳高兰无比钦佩,在她想来,这种弟子,不适合在外门,若去圣丹堂,未来对宗门作用巨大,甚至要不了多久,便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炼丹师。

    对此,林浩也未接茬,他若想离开,早已去了圣医堂,或者是圣兽堂,两堂堂主都想收下他,这点夜北执事也清楚。

    留在外门,正是为了进入内门,获得更多的资源。

    目前,林浩最缺少的便是资源,如果资源无限,他有把握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入第五道天门!

    不过,像整个黄荒大陆,资源都是有限,即便将黄荒大陆所有资源都留给林浩一人,只怕也是不够的。

    所以,林浩只能循序渐进,将仙剑宗当成自己的一个跳板。

    医道和炼丹一途,只有境界高了才能够显示价值所在,若此刻的林浩,未打开天门,体内没有任何灵气,即便炼丹造诣不曾丢失,但还是无法炼制出更好的丹药,医道也是相同,并非仅靠几根银针,便能够逆转乾坤。

    所以,林浩的心,只在武道,盼望能够尽早恢复到前世九霄天帝的层次。

    “岳高兰,许久不见,可安好。”忽然,一道冰冷刺耳的语音,传入众人耳畔。

    前方,某位干瘦如柴的男子,正朝演武场走来,人刚至,一股冰寒气息,便铺天盖地袭来,仿佛已是进入寒冬季节。

    “寒赛师兄……!”

    见到那干瘦如柴的男子,不少外门弟子心头一惊。

    寒赛,原本在外门排行第,曾经输给岳高兰半招,但吕哲执行宗外任务陨落之后,则成为了外门第二,也是最有机会和岳高兰争夺第一的外门巨头人物。

    见到寒赛,张桐和杜超别有深意的笑了笑,今日杜超前来,正是为了将岳高兰这种女流之辈击败,取得外门第一的殊荣。

    岳高兰打量寒赛,神色不变,从容淡漠。

    “寒赛,你找我何事。”片刻后,岳高兰开口一语。

    寒赛嘴角微微上扬,面带玩味:“许久未见,却也不知你的《无影剑法》修练到了何种层次,所以寒某人想要再次领教一二。”

    此话一出,演武场一片喧哗,这寒赛师兄的意思,似乎是想要挑炸n岳高兰,争夺外门第一人的宝座。

    张桐等人心清楚,寒赛的《天寒功》,已经修练到大圆满境界,实力更上一层楼,外门第一的宝座,也是时候换人了……!

    岳高兰神色不变,似乎对于寒赛的挑炸n,一丝也不觉得惊讶。

    “不过,在此之前……”寒赛冰冷的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刹那之间,某种寒气像是震慑一方苍穹,将林浩笼罩其。

    在林浩四周,好似连虚空都是一滞,即将凝结成冰。

    面对这股可怕的气势,众人大气也不敢出,在外门,只怕除了岳高兰师姐,谁也无法和寒赛相提并论,就仅仅是从气势上而言。

    此刻,林浩眼闪过一丝冷光,他可从未曾招惹过杜超和寒赛,而这几人,却如此不知好歹……!

    还不等林浩给予还击,须臾间,岳高兰却一个瞬影来到林浩身前,锵地一声清脆之音,身后长剑出鞘,众人只能够看到剑影闪烁,岳高兰的长剑,又重新归入剑鞘之,而寒赛那股针对性的恐怖威压,瞬间消失无影,被剑影冲散。

    岳高兰出手,寒赛意料之外。

    “岳高兰,你这是什么意思。”寒赛冷声道。

    他如今还没和岳高兰一战,只是要先解决林浩,而岳高兰的出手,似乎有些不符合规矩。

    “你什么意思。”谁知,岳高兰反问一句,指的就是寒赛为何向林浩出手。

    “哼,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与你无关,岳高兰,你没资格管这等闲事。”寒赛阴沉道。

    “我偏要管。”岳高兰也不同寒赛废话,四个字足以。

    “你和是他是什么关系。”寒赛冷笑。

    “没关系,但我就是要管。”岳高兰回了一句。

    岳高兰的话,让不少外门弟子诧异,这未免也太霸道了,一句话让寒赛哑口无言。

    没关系,可我偏偏要关,你能如何!

    一位女子,竟是如此霸道,实令人出乎意料。

    当下,不少人看向林浩,目光有羡慕和妒忌,连外门第一人的岳高兰都如此护着林浩,实在可恶。

    “好好好……岳高兰,既然如此,那你我便上演武台,若是我胜你,怕你也没资格在管这种闲事。”寒赛神色恢复正常。

    旋即,寒赛走到一位女子身前,道:“我要挑炸n外门第一,岳高兰。”

    闻声,那负责记录的女子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岳高兰。

    按理说,这种因战斗点而引起的战斗,是不能够拒绝的,但象征性还是要征求当事人同意。

    “接受。”岳高兰点头,并不畏惧寒赛。

    外门第一之争,就此拉开序幕。

    演武台上,寒赛看向林浩:“不知等会儿岳高兰败在我手,还有谁能够保你。”

    对此,林浩也不答话,直接选择无视。

    寒赛不找林浩,林浩也会找寒赛。

    -</dd>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