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昨日可是将林宽那小子给揍了,他兄长林涛你就不怕?”林鹤倒了杯水,喝完之后才道。

    “怕又如何,不怕又如何。”林浩耸了耸肩,满脸淡然。

    “嘿……我就喜欢你这受虐的性格,你一定不知道,林涛前昨日傍晚挑战一位外门精英弟子,仅用招便完胜,如今外门榜已排进八,你自己可小心点。”林鹤提醒道。

    对此林浩并不担忧,毕竟这里是林家总部,没人敢惹出大麻烦来。

    “对了,昨日我去凤临镇为你出了口气,那林童被我给废了,至于他老爹林战我也教训一顿。”林鹤想起林浩在林尘长老面前告状时,便忍不住为了捏了把冷汗。

    这一次林浩得罪的人可算不少,而罪魁祸首便为林战等人,林鹤气不过,特地去了凤临镇一趟。

    “他们已被逐出林家分支,即便你将他们全斩了,总部也不会惩你。”林浩笑道。

    “你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去杀人吗,这事我可不做……对了,今天过来告诉你,半月之后外门排位赛就要开始了,你参加吗?”他知林浩林根已碎,有些担心。

    “自然参加,我得到一颗灵根重塑丹,灵根已经修复,你不必为我担心。”林浩知林鹤心所想,轻声笑道。

    “灵根重塑丹?!那可是地品四重宝丹!总部对你竟这般好?”林鹤顿惊,深以为是总部为林浩寻到灵根重塑丹。

    ‘灵根重塑丹’只有达到了一重天的大势力才有存货,像流云城内的四大世家,绝对没有这种宝丹。

    “这一定是总部花大价钱从一重天势力手购买的吧……林家竟对我们这样普通的外门弟子如此上心,匪夷所思。”见林浩不开口,林鹤更加认定心所想。

    “这你就不必多问了,灵根已修复便为幸事,走,领俸禄去。”看其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林浩挥手,止住林鹤的喋喋不休。

    今日林家对外门弟子发放俸禄,共有十两白银和十颗‘巩灵丹’。

    蚊子再小也是肉,林浩自然不会错过。

    两人走出竹苑,并肩朝后院而去。

    这一路上有些许外门弟子,看向林浩目光怪异,甚至故意拉开距离。

    见状,林浩不得其解。

    不过林鹤的解释却让他恍然大悟。

    自从林浩向长老告发大执事之后,便没人想和他有丝毫交集。

    大执事虽然不会在林家难为林浩,可一些外门精英弟子和大执事都有些许关系,随时随地都可能对林浩下手。

    “林鹤,你和我在一起,就不怕有人找你麻烦?”林浩看向林鹤,轻声道。

    “哈哈……怕的要死,正是因为恐惧,所以我昨日才去了凤临镇将大执事的弟弟林战和侄儿林童教训了一顿。”林鹤夸张一笑。

    闻声,林浩有些欣慰。

    他和林鹤相识已久,深知此人为人豪爽,很具义气。

    ……

    很快,众人来到内院,都在等待俸禄的发放。

    十两白银虽然不多,但却贵在十颗地品两重的‘巩灵丹’,对武者修行极有帮助。

    “林涛来了。”

    “外门前八……林宽的兄长林涛……”

    一些普通外门弟子都是从各大镇、县分支而来,许多都不曾见过外门精英级弟子,但确听过大名。

    若那林涛,号称‘断魂公子’,实力如斯强大。

    林烟儿站在一旁,目光落在林浩身上,随后又看向林涛。

    “哥……就是他!”忽然,跟在林涛身后的黑衣胖子怒声喝道。

    闻声,林涛神色漠然,用眼角打量林浩数眼。

    “他就是当初因调戏洛家小姐而在宗门世界被打断灵根的林浩吗。”林涛冷声道。

    “对!他就是那个废物!”林宽连连点头。

    不过,林浩究竟是否因调戏洛家小姐而被打断灵根,这点林宽便不得而知,关于林浩在宗门世界被打断灵根之事,众说纷纭,版本很多。

    ……

    林涛古怪的看了一眼林宽,忽然冷哼道:“若他是废物,你又是什么,废物都不如?”

    听大哥林涛此言,林宽脸色顿时诧变。

    林宽昨日被林浩击败,的确是废物不如。

    “林宽,你去赏林浩几个巴掌。”见林宽有些不知所措,林涛冷笑道。

    “大哥……这……”林宽有些为难,他昨日才被林浩狠狠教训了一顿,哪里会是林浩对手。

    “怎么,你觉得他敢还手吗。”林涛嘴角微微上扬。

    “好!”林宽不笨,很快便明白了大哥林涛的意思,有大哥为自己撑腰,林浩岂敢还手?!

    此刻,在场外门弟子面面相觑,心想林浩今日算是倒了大霉。

    林宽上前数步,走至林浩身前,冷笑道:“林浩,你继续神气啊!”

    言罢,林宽抡起右臂,变拳为掌。

    嗖地一声,有破空之音传来,只见林宽的巴掌狠狠朝着林浩扇去。

    啪!

    只听一声清脆之音。

    林鹤本想为林浩出头,可却见林浩须臾间便截住了林宽的巴掌。

    林浩面无表情,气势若万年寒冰,被林浩扫过一眼,林宽只觉得身子都是一寒。

    “你敢动手!”林宽被林浩盯的有些心虚,可想起大哥还在此处,当即一扫恐惧,瞬间又强势喝道。

    “滚!”林浩右臂发力,对林涛那若毒蛇般的注视视若无睹,当即将林宽狠狠甩了出去。

    众人只见林宽的肥硕的身躯划过虚空,是一道弧迹,随后又重重是摔在地面。

    见状,众人暗惊。

    也不知那林浩胆量为何变得如此之大,林涛近在眼前,他便敢出手对付林宽!

    “林浩这无名小卒,竟敢如此放肆,今日怕是要倒了大霉!”

    “外门榜上,林浩排位九十,林宽排位九十八……可林涛却排行前八!”

    众人纷纷低语,心也有不少疑惑,听说林浩的灵根应该已在宗门世界被人打碎,但却也不知是真是假,若要是真的,林浩如今却又怎还能击败林宽?

    甚至有人怀疑,林浩压根都没去过宗门世界,或许都是骗人的把戏,想要提高知名度罢了……

    林宽爬起身,踉跄至林涛身前满脸委屈:“大哥……这废物的灵根好像根本未断啊!”

    “呵呵……他是废物你是什么?”林涛冷笑:“永远不要用废物来称呼你的对手,若胜,只是赢了一个废物,而你若败,那便连废物都不如。”

    闻声,林宽面色难看至极,被他大哥称为废物不如,虽心有怒,但又不敢出言反驳。

    ……

    “林浩……你很好。”此刻,林涛面若寒冰,朝林浩走去。

    林涛每踏出一步,便有无尽的威压传来,势若龙虎!

    当第四步时,精气神已攀至巅峰,如斯恐怖!

    “第二道地门……灵身六重!”感受到林涛的实力,许多外门弟子纷纷大惊。

    在场众人,实力普遍在灵身两重至重境,而林涛所展现的气势,竟已达到第六重境!

    林浩眉头一挑,灵根刚修复没多久,还没来及重建地门,林涛的气势的确让林浩有些许压力。

    远处,林白和林烟儿迎面走来,眼见林涛气势强盛,林白有些焦急,欲上前阻拦。

    只不过,还未走出两步,却被林烟儿拦了下来。

    “你想为了林浩去得罪林涛?”不等林白开口,林烟儿主动道。

    “烟儿,当年你和林浩不也是至交好友吗?”林白有些奇怪。

    林烟儿嘴角划过一丝冷笑,并未言语。

    当年已是当年,如今林浩和她已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已经没必要有任何交集。

    “何事如此喧哗!”

    忽然,内堂之传出一声不悦的冷喝,旋即,某位年男子自内堂走出。

    “参见林夜大人!”见到来人,在场弟子纷纷行礼。

    林夜是为林尘长老之子,身份倒也尊贵,为候选长老之一,丝毫不输给大执事。

    林涛立即收回气势,不敢在林夜面前放肆。

    “都进来领取俸禄。”林夜扫了一眼林浩和林涛两人,随后又返回内堂。

    “林浩,如今已不是从前,有些人不能招惹……你还是找个靠山,否则林家未必有你容身之处。”等林浩领过自己的俸禄之后,刚准备离去,便听林烟儿的声音传来。

    ……

    “咦,林烟儿早年和林浩的关系不是极好吗?我记得两人经常在演武场上互相喂招,今日林烟儿怎会林浩说这种话?”

    “嘿嘿,这有什么奇怪,林烟儿如今的靠山可是林无心,林无心是何等存在,百炼山脉的内门弟子,并且和大执事之子林修睿关系极好。”

    “林修睿……在百炼山脉的那些内门弟子?!”

    “不错,林家的内门弟子全都在百炼山脉的山庄内,唯独成为内门弟子才有资格进入山庄,试想林烟儿投靠了林无心,自然也受到很大益处,实力突飞猛进,眼见也变得极高,如今哪里能看得上林浩这种无名小卒。”

    眼见林浩一声不吭离开内阁,几位知情弟子议论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