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眉头一蹙:“我乃总部弟子,可自由出入各大分支,你们没有权利拦我。”

    言罢,林浩不顾黑甲侍卫阻拦,要强行硬闯。

    这倒并非是林浩蛮不讲理,他乃林家总部弟子,这些分支随意出入,哪里都可去得。

    而且,此刻林浩能够感受体内力量的快速流逝,怕再过不久,自己便要成为彻底的废躯,若到那时,真神亲临也回天无术。

    总部执事带他来分支,言语上的意思,便是要为林浩找到一线生机。

    可从流云城来到凤临镇日时间,分支家主林战和两位长老,压根就没有露面,让林浩如何不心急。

    “林浩!你莫得寸进尺!若是让我们为难,你也不会有什么好处的!”两位黑甲侍卫怒目圆瞪,大有一言不合便出手伤人的架势。

    此时此刻,林浩心有一股不祥的预感,连雨家的两位黑甲侍卫为何敢如此对待自己?

    “雨家分支在十年前是被我父亲所救,否则不说雨家分支,便是你们雨家总部都已被夷为平地,你们都是老侍卫,难道忘了吗?”林浩忍着心的怒意,尽量让自己平静。

    此话一出,两位黑甲侍卫也是愣在了原地。

    十年前,雨家全族险些被外来势力屠杀,幸得林浩之父出手,这才化解雨家危机。

    “这……”其某黑甲侍卫有些犹豫。

    但不过半息时间,口气却强硬道:“往事提它作甚,是你父亲要救雨家,又不是我雨家求你父亲救,多管闲事罢了!你快离开,莫要让我们为难!”

    闻声,林浩勃然大怒,竟说得出这种话来!

    “让浩儿进来吧。”还不得林浩继续开口,自内殿传来年人声。

    “是。”几黑甲侍卫闻声,迅速让开道路。

    既然上面有人发话,他们也不会故意为难林浩。

    大殿之。

    林家分支家主林战,雨家分支家主雨荒,同坐上位,一旁,则是两家的几位长老。

    “林浩哥哥,你的伤势如何?”雨荒身前,还坐着一位相貌秀美的女子。

    女子名叫雨辛,乃是雨家二小姐,同雨瑶不同的是,雨辛为雨荒亲生女儿,雨家掌上明珠。

    “我今日前来,便是要找林家主,问问此事。”林浩看向雨辛,点了点头。

    “浩儿你且不要着急,在坚持两日时间,我们自有办法恢复你的灵根。”坐在上方的林家分支家主开口说道。

    “林浩,既然总部执事带你来此,便自有道理,你等消息便是,下次不可如此冒失乱闯内殿。”分支家主旁,某位神色冷峻的少年淡漠开口。

    此人名叫林童,在这分支号称后辈武力第一人,成功沟通第一道地门,并搜寻到一尊‘金身’,还是分支家主的亲儿。

    “林童,我身为总部弟子,不说凤临镇的分支,任何一处林家分支我都可去得。”林浩神色不变,开口道。

    “总部……呵呵……”闻声,那少年嘴角高扬,眼似有不屑和嘲讽的神色。

    “林浩啊,往事便不再提了,你还是快快离开,我们同雨家有事相商。”林童摇了摇头,满脸淡漠神色,轻挥手臂让林浩离开。

    两位分支家主,倒也并未多言。

    见状,林浩点头,满脸冷笑,转身离去。

    ……

    “最多两日时间,若两日后这里还没办法恢复我的灵根,我便要回去找父亲……”林浩目光坚定,咬了咬牙。

    想起父亲,林浩便双拳紧握,眼充满悲意。

    他原本不姓林而姓白,本名白浩,而白姓,正为‘天域’皇族姓氏。

    父亲白衍,是一代王侯级强者,跺跺脚,这方天地都会震动,只是出了一些变故才落魄到这般田地。

    “父亲还不知道我断了灵根,若是父亲知晓,定怒不可遏,不顾一切带人攻打圣天宗,即便暴露身份和隐藏的一些实力也在所不惜……”林浩想起父亲白衍,心便如同刀绞。

    如今,自己的母亲还被困在白国,外公和爷爷也不知去了哪里,这对父亲本就是巨大打击,若在得知他的灵根被打碎……

    林浩有些出神,不知不觉,离开分支府邸,来到外围一片竹林,他手抱着一壶酒,拼命灌入口。

    不知过了多久,林浩手的酒壶已经空空如也,人也醉了分。

    他用力挥动双拳朝一颗巨树上砸去,宣泄心的委屈和不甘。

    轰隆隆!

    忽然之间,仿佛天地都开始动摇。

    一道斑斓彩光好似透过万古,劈开苍穹,落在林浩眼前。

    林浩得见,竟不由痴了,像是梦幻,不在人间。

    “十四年了,终让我寻至,若非你灵根破碎灵气外露,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找到你。”那斑斓彩光,竟化作类人形虚影,深邃的目光好似能够看透人心。

    “你……是谁?!”林浩见状,酒醒了一半,看向这如神似魔的男子,瞳孔猛然一缩。

    “我是顾长风……”男子并未开口,但声音却回荡在林浩耳。

    “顾长风……九霄天帝顾长风?!”此刻,林浩终于被吓醒,九霄天帝顾长风的大名,天域谁人不知,哪人不晓?

    世间九大天帝的其一人,开启了‘十方天境’第九道天门,是最顶级的绝代强者!

    每一道天门的天宫之城,都流传着九霄天帝的传说。

    不过,顾长风在二十年前,冲击到‘十方天境’的最后一道天门时,在天宫之城遭人用灭魂针暗害,最终陨落,既已经是个死人,为何此刻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你是人是鬼,找我作何?!”林浩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虽不信邪,但却本能的害怕,不知是九霄天帝的威名,还是对邪祟的惧意。

    “不必惊慌,你我本一体,十四年前我在天宫之城陨落时将主魂抽离并丢入外界,而你便是我的主魂。”顾长风神色淡漠,开口道。

    “我是你的主魂?你莫要说笑。”林浩哪里相信顾长风的鬼话,这听起来倒像是那江湖上某些说书先生编造的故事。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始终为事实,我已寻你十四年,今日终于等到你,总有一日我顾长风要血屠那些混账!”言罢,人影再度幻化成斑斓彩光,唰地声涌入林浩体内。

    与此同时,林浩若遭雷击,全身抽搐不停。

    不久后,便如烂泥般摔倒在地,昏死过去。

    ……

    不知过去多久,像是一整个世纪的岁月,又好似眨眼瞬间,林浩终于醒来。

    竹林内鸟儿群鸣,清风微拂,又是一日晨初时。

    林浩睁开双眼,脑袋仿佛要被炸开,痛到极致。

    许久后,林浩站起身来。

    重睁无波的瞳,青天见畏失色。

    那一双眸子仿佛要穿破万古,震慑人心。

    “原来如此……我才是主魂……九霄天帝吗,真是熟悉又陌生的称谓。”这一刻,林浩终大彻大悟,前世记忆若浪潮涌入脑海。

    林浩将顾长风所有记忆融合,这身躯的神魂,比往日强大了十倍不止。

    两大魂魄相互融合,林浩的神魂空前强大,思绪也无比清晰。

    正如九霄天帝所说,十四年前他终登临第十道天门,刚入天宫之城,便遭众强埋伏,陨落前,九霄天帝将主魂抽离体内,丢入下界。

    而这主魂,便是此刻的林浩!

    换句话说,林浩自己才是真正的九霄天帝。

    至于方才的顾长风,也只是一个副魂而已。

    当两魂归一,曾经震动万界的九霄天帝,再度觉醒!

    “十四年前……究竟是谁人害我陨落,我为何记不起了……”林浩摇了摇头,想要努力回忆起在十四年前在天宫之城发生的事,可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

    好似之前的融合,出现了一些变数,将这段记忆给直接抹去了。

    “罢了,以后慢慢弄清楚。”林浩觉得有些脑胀,决定不在勉强。

    ……

    从顾长风的记忆得知,即便灵根已碎,也有许多方法可以修补灵根。

    “用回元丹加两灵谷和二两血青便能配出‘灵根重塑丹’,倒不用麻烦林家了。”林浩得到顾长风所有的记忆,九霄天帝本就是顶级炼丹师,这些珍贵的丹药配方,一搜便能出来数十种。

    随后,林浩双足轻挑,这大地好似都在摇晃,原地留下一道还未消散的残影,人已消失不见。

    清风微拂,林家演武场内倒是热闹非凡,林风和林月等后辈弟子,都在各处演武台上修炼。

    演武台四周站着一些陌生男女,甚至还有雨家两位执事。

    林、雨两大分支即将联姻,今日雨家人前来,不过就是想要看看林家分支这些后辈小子的实力,尤其是林风。

    在雨家执事旁,还站着某位女子。

    女子一身素衣,墨染般的长发垂至腰间,皮肤白皙,一双灵动的眸内好似有雾气升起,引人怜惜。

    只不过女子带着面纱,看不清相貌。

    这女子便是雨瑶。

    雨家认为,既已经和林风订婚,两人便要多亲近一番,这才将她带来林家。

    而然,此刻的林风却和林月在某处演武台上,不经意间看向雨瑶,嘴角高高扬起,展现出一副傲然的模样。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