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等林浩开口,洛鹏却忽然走出,指着林浩:“你这癞蛤蟆,我命你立即将鬼脸赤狮放下,并且给洛棋兄磕头赔罪,否则莫怪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林浩面无表情,看向洛鹏:“上次因为林馨忽然出现,你这才躲过一劫。”

    “因为我?”便是林馨也不免心头涌出一丝怒意,这林浩根本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大言不惭!

    早知如此,日之前便不该出头救他,还不如让洛鹏等人狠狠羞辱一番。

    “好……林浩,你的嘴巴怕是比你的骨头还要硬,既然如此,我今日必是要你跪地求饶……”洛鹏说至一半,转而又看向林乌等人:“林家的,等我教训完这小子之后,咱们再来算一算鬼脸赤狮的账,你们可有意见?”

    “你自便。”林乌开口道。这一次,他们谁也不会为林浩出头,让他自食恶果,顺便知晓天高地厚。

    “嘿嘿……连本家弟子都不愿意帮你,林浩,你活在这个世上难道不觉累吗。”洛鹏一声冷笑,自身气势若惊涛般涌出,地面碎石漂浮而起,横扫方圆数米。

    见状,林乌微惊,没想到连洛鹏的实力也迈入第二道地门的灵身四重巅峰境,并接近五重,若要一战,或连自己也不是洛鹏敌手。

    “残游身!”洛鹏一声猛喝,身形顿动,若秋风扫落叶般朝林浩‘飘’过。

    “天穴指!”旋即,洛鹏右臂伸展,将全身力道凝于指尖,速达极致,一指朝林浩点去,颇有指点江山之势。

    这一指力势沉猛,能轻易洞穿顽石,更莫要说血肉之躯。

    仅是瞬间,高下立断,林家弟子以为,凭林浩的实力,只怕连洛鹏一招也未必能够接下,至多招必是要落败当场。

    此时,林浩动也未动,洛鹏实力虽还过得去,但却学艺不精,这一招指法破绽不少,轻易便可破去。

    嗖!

    破空之音传来,天穴指距离林浩不足寸之时,林浩却忽然动了。

    只见林浩右臂轻晃,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一把便抓住了洛鹏点出的食指。

    轰!

    好似伏天的猛雷响起,两股巨力互相冲击至一处,气势碰撞尘土飞扬。

    “什么!”洛鹏大惊,下意识想要将手指抽回,脱离林浩的束缚。

    不过,只听‘咔吧’一声响,并夹杂着洛鹏惨叫之声,他的食指瞬间被林浩掰碎,又是‘咔吧’一声,林浩又用错骨之术,将洛鹏的指骨正位修复。

    随后,林浩松开右掌,只听蹭、蹭、蹭,洛鹏身形踉跄,连连朝后方退了数步不止。

    洛鹏握着右掌食指,脸色煞白,额头冷汗若断线珍珠一般落下,他神色有些惊慌的盯着林浩,甚至有些无法接受瞬败的事实。

    ……

    “这怎么可能……”林乌几人,看向林浩名目瞪口呆,一副惊诧的模样。

    林浩在外门榜上只排行九十多位,并且听说灵根已碎,即便灵根已经修复,但也不可能是洛鹏的对手才是!

    林馨也大为不解,她完全看不出林浩身上有丝毫气势变化,和以往并无任何不同,若要真说有,和当初的气质却是大不相同。

    在众人记忆当,林浩性格温和,甚至可以说是有一些懦弱,绝不会去主动招惹是非,即便有事主动上门,他也会敬而远之。

    可在看如今,整个人若一团冰块,眉宇内带着自然而然的杀机,若从气质上判别,的确和当初不同。

    “棋兄!”洛鹏看向洛棋。

    闻声,洛棋点了点头,看向林浩:“据说你在宗门世界因为颜儿姐被打断了灵根,没想到林家却也有些手段,将你灵根修复……我洛棋倒是想要讨教一二。”

    林浩不语,若此人想战,他也愿意奉陪。

    “你若是能接我招,鬼脸赤狮的分配,我便主动退出。”洛棋嘴角上扬,无比自信。

    “过来。”林浩朝洛棋勾了勾手指。

    见状,洛棋也不在乎,因为压根没将林浩放在眼。

    锵!

    一声清脆之音响起,是长剑出鞘,锋芒乍现。

    旋即,洛棋一步踏出,看似不徐不疾,但眨眼却已至林浩身前。

    这洛棋实力的确不俗,已达灵身五重,所修炼的身法也趋于圆满之相,破绽极少。

    “洛某人修炼的剑技为剑上青天,这第一招你可接好了。”洛棋手长剑一扬,剑光闪烁不停,剑势覆盖方圆数米。

    见状,林浩足下发力,身形灵逸飘然,青光剑也已出鞘在手。

    金铁交击之音回荡在四周,林浩借势疾退而去。

    “不错……能看出我这一剑的破绽,能瞬败洛鹏理所当然。”洛棋点头:“我这第二式名叫‘剑诸苍邪’!”

    言罢,洛棋整个人一跃而起,剑破虚空,残影如幕,比起之前那一击更加强大无匹,也难怪敢说林浩只要接他招便算胜的狂言。

    林浩并未修炼剑技,只是凭借着强大的造诣和眼光来进行一战,尤其拥器灵身之后,即便未修炼剑技,也不会有任何劣势。

    剑锋所向,横斩而出,肉眼可见的光华突闪,若剑芒一般,两剑若蛟龙,缠绕在一处,随后又分离开来。

    “两招……林浩竟接下了洛棋的两招!”林家某位马尾少女,甜美的面容上挂着震撼和惊讶,若将林浩换成自己,连洛棋一招也接之不下。

    洛家几位弟子却是面色不变,对洛棋非常有信心,即便林浩能够接下来洛棋第二招,但第招他一定会落败,这是必然!

    “很好……能看出我剑技上的破绽……你很不错,这第招‘剑九十八斩’你可看好了!”说话时,洛棋的气势顿变,翻天覆地,凌厉若剑!

    唰!

    剑若匹练,须臾间竟斩出九剑,可怕的剑光若惊雷咆哮。

    见状,林浩神色也浮出一丝凝重,竟是朝后方退了半步,洛棋这第招乃是大杀招,破绽几乎没有!

    唰!

    又是一阵破空音传来,洛棋的剑势还未消失,却又斩出了整整一十八剑,形成骇人的剑芒。

    前有剑幕完美格挡,将洛棋无死角护在其,后有一十八剑形成的剑芒,以摧枯拉朽粉碎巨石树木,朝林浩斩去。

    剑风吹起残花落叶,冰冷而无情,是一种极致的冷。

    这一招让林馨也忍不住色变,洛棋的‘剑九十八斩’已修炼到大圆满境,连她也自叹弗如,甚至林馨想不出任何办法破解。

    林浩眼珠不停转动,身子也随眼珠而开始移动,他足下发力,若一只凶兽奔跑着,似有意在躲避剑芒追击。

    剑芒和林浩的速度很快达成一致,在林浩眼,剑芒就好似禁止,不再似之前那般难以捕捉。

    很快,林浩便捕捉到了剑芒之的一处破绽,想也未想,青光剑忽刺而去。

    嗖地一声,剑若光影,有见寒光点点,不看剑之何处。

    青光剑刺剑芒之后,有轻微的怪响音传来,随后剑芒好似镜般破碎,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林浩不退反进,疾步冲向剑幕,青光剑横斩而下,轻易便击碎了剑幕,等洛棋回神,扬剑强攻时,忽然觉得脖子一凉……

    “我……败了?”洛棋瞳孔一缩,他有些难以接受落败的事情,可林浩已将青光剑落在他的脖颈上,只需要一个小动作,便能让他人头落地。

    “你说呢。”林浩盯着洛棋,面无表情。

    “好……林浩,是我小看了你……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排入外门精英级……”洛棋自嘲一笑,将扬起的长剑垂落。

    见状,林浩也将青光剑从洛棋脖子上移开,他虽对洛家没什么好感,但恩怨自当分明,洛颜儿是洛颜儿,这些弟子并未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所以林浩也不会滥杀。

    “洛棋……败了……”林乌惊呆当场,那个外门排行九十多位的林浩,竟将洛家外门排行第二十位的洛棋击败,好似梦,有不真实感。

    林馨也眼神透着一丝惊色,这般想来,林浩之前说的话并非无的放矢,日前若不是自己出现制止洛鹏,只怕洛鹏必是要被林浩狠狠羞辱一番……

    “鬼脸赤狮我拿走了,你有什么话说吗。”林浩将鬼脸赤狮拖起,朝洛棋问道。

    “我罗某人说话算话,你拿去便是。”洛棋说道。

    林浩点头,随后看向林馨等人:“鬼脸赤狮是被我重伤,理所应当由我来分配利益,便分你们一个,我得,可好。”

    “好吧……”林乌答应,总比什么都得不到要强,起码还能分到数千两白银,也是不枉费之前的辛苦。

    “再见。”林浩拖着鬼脸赤狮朝前方走去。

    “林浩!你莫要如此嚣张!我洛家强者如云,你算什么!”洛鹏心有着一团怒火,不吐不快。

    谁知,林浩根本连头也不回,很快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

    找了一处安全的地方,林浩将鬼脸赤狮藏起,自己则背着一大包野兽材料离开了天荡山脉。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