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后,林浩骑马来到流云城,前方有一家典当铺,专门收取这些材料。

    走进典当铺,一位年男子立即站起身来,不过见林浩身后的包裹之后,却又毫无兴趣的重新坐了回去。

    不用多想,那少年身后的大包裹内必然都为野兽的皮毛材料,若是凶兽,定要一整只拿来售卖,因为凶兽只有整只才最有价值,而且他看林浩孤身一人,能够猎杀凶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你好,我来交易。”林浩将大包裹丢在柜台上,同时有一位白衣女子朝此处走来,将林浩的包裹整理好。

    “秋儿,你给他看看吧。”年男子并未从内走出,漫不经心的闭上了眼睛,不认为林浩有什么好的东西拿来售卖。

    每日都有四大世家的弟子前来进行交易,可大部分都为野兽材料,可典当铺只对凶兽有兴趣,野兽材料只是象征性的收一下罢了,并且会将价格压到最低。

    白衣女子刚将包裹打开,眉头便皱,有一丝厌烦的神色,喃喃自语:“又是野兽材料……”

    “按照最低价算。”年男子悠闲道。

    闻声,林浩一愣,疑惑开口:“为什么是最低价而不是最高价?”

    “呵呵……我们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野兽材料,还说什么最高价,不如我卖给你可好。”白衣女子不悦。

    “你们若是这样说,大可拒绝收购野兽材料。”林浩皱眉,上门是客,可这店家的态度实在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哼……你以为我们想要野兽材料?在流云城大部分商行都被一重天势力白家垄断,有着自己的商业法则,典当铺不许拒绝野兽材料,否则的话,你们这些人都得饿死!你们要是饿死了,白家又如何四大世家收贡!”白衣女子丝毫不给林浩好脸色,好似像林浩这样的武者弟子,都是他们在养活一般。

    林浩懒得同她浪费口舌,他来典当铺是卖材料的,不是来争论这些没意义的话题。

    “给个价吧。”林浩道。

    “一千两白银。”白衣女子毫不犹豫。

    “才一千两……实在太少。”林浩摇头,他以为至少也能换几千两白银。

    “只有一千两,实话告诉你,这就是最低价,你若不卖便算了,我们还不想收呢。”白衣女子也不愿意废话。

    “那如何才能卖到高价?”林浩实在不甘心一千两就卖掉这些材料。

    还不等女子开口,柜台内的年人道:“公子要是能猎来只凶兽一起卖,我就给你最高价,不止凶兽是最高价,连这些野兽材料也给你翻倍,千两白银。”

    “阿爹,你看他这样的武者,怎么可能猎来凶兽嘛。”白衣女子哼道。

    闻声,年男子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林浩倒没心思听这父女两人的对话,他在天荡山脉还藏有白鬓暴猿和鬼脸赤猿两大凶兽,尤其后者,更为普品凶兽的精英,价格更高。

    “那我……”林浩刚刚开口,自典当铺外又走进数位男女。

    这几位男女,合抬着一只毙命多时的‘红瞳黑熊’,也是普阶凶兽。

    “普阶凶兽,‘红瞳黑熊’,交易。”某位女子开口说道。

    此刻,便是连柜台内的年男子也急忙走出。

    “好……果然是普阶凶兽‘红瞳黑熊’!”年男子检查一番,连连点头。

    另一边,原本准备和林浩进行交易的女子再也管不上林浩,毕竟凶兽才是他们感兴趣的东西。

    见状,林浩也凑上去,他想要知道普阶凶兽究竟能卖出什么价来,毕竟自己不了解市场,只怕到时候被典当铺给坑了。

    “林浩?”忽然,某位男子转过身来,盯着林浩惊道。

    “林白,你们猎了一只普阶凶兽吗。”林浩发现这一波男女都是林家弟子,说话之人正是林白。

    “嗯,刚从天荡山脉回来,运气算是比较好,仗着人多猎杀一只‘红瞳暴熊’。”林白点头笑道。

    此刻,林烟儿也转过身来,瞥了一眼林浩,随后看向林浩身后已被打开的包袱,淡漠而不屑。

    “林白哥哥,烟儿姐姐,你们真厉害,一个月带来两只普阶凶兽,不知什么时候猎杀一只‘鬼脸赤狮’来。”白衣女子盯着林浩和林烟儿两人甜甜笑道。

    “秋儿,‘鬼脸赤狮’更普阶凶兽的个精英,实力强大,很难捕捉……不过再等等,我让无心哥哥猎杀一只来。”林烟儿轻声道。

    “林无心哥哥……好久都没见到他了,想必实力已经更加强大,猎杀‘鬼脸赤狮’还不是抬手之间。”白衣女子满脸期待。

    ……

    “林浩,你的那些野兽材料卖了多少。”忽然,林烟儿看向林浩,指了指那一大包裹。

    “一千两。”林浩也未隐瞒,实话实说。

    “也足够你用了,若你下次还想去天荡山脉,可以和我们一起,我们杀的野兽也不少,但价格太低,我们也不想浪费时间带出来,你若是想去,不必动手,可以跟在后面捡野兽材料。”林烟儿淡漠道。

    闻声,几位林家弟子都是相视一笑。

    林浩也不言语,还是比较关注普阶凶兽的价格。

    最终,这只‘红瞳暴熊’卖出了整整万五千两白银的价格,按照实力的强弱,林烟儿和林白各自分到一万白银,剩下一万五千两则被另外五位林家弟子平分。

    这时,林浩心才算有数,原来一只普阶凶兽能够卖出万五千两白银的价格,凶兽价格并不固定,得看实力强弱和可用的材料多少而论。

    “你那材料到底卖不卖,你若是不想卖,我们也就不愿收了。”见林浩还在此处,白衣女子蹙眉。

    “呵呵……秋儿,多给他一些银两吧,他一个人在天荡山脉,挺不容易的。”林烟儿看向女子道。

    “这……”白衣女子有些犹豫,可既然是林烟儿开口,她和年男子又不太好拒绝,最终便象征性的多加了百两白银。

    “你们之前说,若我有凶兽,野兽材料便翻倍,出到千两白银,可还算数吗。”林浩不等白衣女子开口,抢先说道。

    “当然算数,可前提你得能够猎到凶兽才行!”白衣女子提醒。

    “若是两只凶兽呢?”林浩想了想,又道。

    这次说话的是年男子:“小子,你若是能猎到两只凶兽,就你的这些野兽材料,我给你千两白银。”

    “两只凶兽……”林烟儿摇了摇头:“林浩,你还是莫要说这种话了,一只凶兽你也猎杀不到。”

    “就你还猎凶兽,你林浩要是能独自一人猎到凶兽,我就敢去猎妖兽!”某位林家少年冷笑。

    林浩看也未看林烟儿等人,反朝年男子道:“好,那请等我一个时辰,我去将凶兽取来。”

    “什么……你确定?”年男子哪里相信林浩之言,像林烟儿和林白这样的外门精英弟子,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猎杀凶兽。

    “对,我确定。”林浩点头,转身便要离去。

    “林浩,你牛皮可莫要吹破了,我们就在这里等你一个时辰,你若是耍我们,到时候一定揍你!”某位少年哈哈大笑。

    林烟儿也是摇了摇头。

    唯独林白叹了口气,当年他、林烟和林浩的关系都算极好,可林烟儿如今却因为林无心的关系,如此瞧不起林浩……

    林白对林烟儿满心爱慕,自然也不能多说什么。

    ……

    大约一时辰之后,林浩从天荡山脉返回,左肩扛着一只白鬓暴猿,右肩扛着一只鬼脸赤狮,不徐不疾的走在流云城。

    “那少年是谁……肩上扛着的……是凶兽?”

    城内一些武者,都被林浩所吸引住了目光。

    “‘白鬓暴猿’,还有那是……普阶凶兽的精英,‘鬼脸赤狮’!”

    “年纪轻轻,便能独自一人猎杀两只凶兽,这少年莫非是四大世家的内门弟子不成,亦或者是一重天势力白家的那群变态小子?”

    “不对……看其装扮,应该为林家外门弟子!”

    “林家外门弟子?不对啊,林家外门榜上排行前五的弟子我都认识,相信也只有前五人才能独自猎杀两大凶兽了吧!”

    “那就不知,或许是哪位刚刚崛起的弟子也未必,反正这小子挺厉害,老夫年轻时还没他这般勇猛。”

    城内老一辈的武者不由感叹。

    林浩扛着两只庞大凶兽并未觉得很重,他本就拥有神力,自天荡山脉来回,也就仅用一个时辰而已。

    远处,林乌和林馨并肩而行,林乌有些郁闷,这在山脉数日,竟连一只凶兽也未猎取,可以说分未赚。

    不久前他和林馨去寻那白鬓暴猿的尸体,找了许久也未得见,很有可能是被其它野兽或凶兽发现,吞食了白鬓暴猿的尸体。

    总的来说,在天荡山脉这几日,力气出了不少,并且还有陨落之危,可到头来却空手而归,实令人有些沮丧。

    即便林浩所说,会分给他们‘鬼脸赤狮’的成银两,但林乌却压根不信,这到手的钱财还能送给旁人不成,即便是本家弟子也没这道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