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了,都是本家弟子,不必为了这些银两闹翻……况且,林浩如今实力不错,若能够去那内门,或者还能站在我们这边……况且,说了会分给我们成,他也不像食言之人……”林馨摇头。

    “可……”林乌刚想开口反驳,眼角一撇,正见林浩左右肩头扛着两只凶兽在城走动。

    “馨姐快看,是林浩!”林乌手指林浩,吃惊道。

    林乌分明看见,林浩左肩上扛着的正是白鬓暴猿!

    “他竟又猎杀一只凶兽……”见状,林馨也微微吃惊,凭借一己之力能够斩杀凶兽,林家大部分外门弟子都无法做到。

    “哼!什么猎杀,那明明是我们之前猎杀的白鬓暴猿!这小子定是捡漏,可恶!”林乌大怒,身形一跃,立即朝林浩飞奔而去。

    林馨怕林乌无端生那是非,他可敌不过林浩,但还未等阻拦,林乌已经将林浩拦了下来,林馨不敢怠慢,也忙追了过去。

    此刻,林浩看了一眼拦在自己身前的林乌和林馨两人,还不等开口,便听林乌急道:“林浩……你这是白鬓暴猿,可是之前我们斩杀的!”

    “对。”林浩也没隐瞒了意思,点头直言。

    此话一出,林乌反而愣在了当场,之前已经脱口而出的辱骂之言又生生憋了回去。

    他本以为林浩会百般抵赖,绝不会承认,但没想到,这林浩却是丝毫没有这般意思,很干脆的便承认了。

    见林馨和林乌发呆,林浩淡然道:“前几日你们斩杀白鬓暴猿时,我就在一旁,不过之后你们和洛家弟子被鬼脸赤狮追杀,我便将白鬓暴猿藏了起来,否则也会被其他凶兽和野兽吞食。”

    闻声,林馨点了点头,她自然知晓林浩所言属实,莫要说两日的时间,即便几个时辰,白鬓暴猿的尸体都会被其它野兽或凶兽发现。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林乌皱着眉头,试探性问道。

    “这只白鬓暴猿自然是要分给你们,你们两人得五,我个人得五。”林浩想了想,开口道。

    他原本也就没打算私吞,毕竟林乌和林馨等人在天荡山脉也出了不少力,若是没有他们的话,这只白鬓暴猿林浩也得不到。

    “你当真要分给我们五成?!”林乌有些吃惊,他本以为能得到成已算不少,没想到林浩开口便是分他们一半。

    “对。”林浩点头。

    还不等林乌继续开口说些什么,林浩右肩一耸,直接将鬼脸赤狮丢给了林乌和林馨:“我和典当铺约好的时间快到了,你们若不放心,这鬼脸赤狮便先交给你们保管,等会儿来带着它来典当铺找我。”

    言罢,林浩像是一阵风,瞬间没了踪影。

    “这……”林乌抱着鬼脸赤狮,神色有些呆滞,从头至尾,好似都是他错怪了林浩。

    林馨面带笑意,摇了摇头道:“林浩实力很强,不会和我们耍这些心机,我看他也是爽快之人,倒是你多心了。”

    ……

    典当铺内,几位林家弟子都有些不耐烦,其一人上前看了看门外,随后退回,开口道:“凭林浩的本事,还想猎杀凶兽,荒天下之大谬……说什么一个时辰,不过的逞口舌之威罢了。”

    林烟儿站起身来,看向白衫女子:“那小子怕是不会来了,我们也要先回去,改日让无心哥哥猎杀一只鬼脸赤狮拿来给你们。”

    闻声,白衫女子和长年掌柜连连道谢,并承诺一定会出个好价格。

    林烟儿刚一转身,却见典当铺门外黑压压的一片,好似被巨大物件遮住了门户。

    林浩扛着白鬓暴猿走进典当铺,将肩上的暴猿丢在地面,活动了一下筋骨,随后开口道:“差不多一个时辰……凶兽我带来了,验货吧。”

    几位林家弟子盯着林浩,嘴角上扬,朝前走去,这刚一打量地面之物,几人顿时瞳孔一缩,愣在当场。

    “白鬓暴猿!”白衫女子面色微变,蹲下身检查了片刻,最终得出的结论不变,正是普阶凶兽‘白鬓暴猿’。

    年掌柜也连忙跑上前来,惊道:“好小子,你这一个时辰的功夫,竟真猎了一只凶兽来……”

    林浩并未开口,只要给钱便可。

    林烟儿大量一眼白鬓暴猿,先是有些吃惊,随后便恢复如初,一只白鬓暴猿罢了。

    “呵呵……林浩,这定不是你猎取的吧。”林烟儿看向林浩,冷笑问道。

    “林乌和林馨猎的。”林浩直言,并未有什么隐瞒之意。

    闻声,林烟笑了笑:“这便对了,若是林馨姐姐和林乌的话,的确能够斩杀一只白鬓暴猿。”

    “哼……我道他真有这个本事,原来是林馨姐和林乌兄猎取的……”

    “想必,白鬓暴猿是林浩你问林馨姐和林乌兄借来的吧,目的便是为了抬高你那些野兽材料的价值……嘿嘿,脑袋倒挺聪明,这也算是个好办法。”

    几位林家弟子笑道。

    “呵呵,小兄弟,是不是你猎杀的我们不管,只要你带来了凶兽,你之前的材料我们便会按照承诺给你翻倍。”年掌柜心情大好,一日能够交易两只凶兽,的确算是不错了。

    这流云城的典当铺少说也有十数家,一家平均每日连一只凶兽也无法交易。

    “白鬓暴猿你能出多少银两。”林浩问道。

    年掌柜站起身来,刚想开口,白衫女子则道:“又不是你猎杀的,问那么多做什么,等正主来了再说……你做不了主。”

    “正是,白鬓暴猿又不是你猎杀的,在这里装什么正主。”某位弟子冷笑道。

    林浩却也不反驳,心想还有一只鬼脸赤狮要交易,两只凶兽一起谈,或许价格会更高。

    很快,林乌扛着鬼脸赤狮走进典当铺内,林馨则跟在身后。

    “他奶奶的……这鬼脸赤狮子真的好沉……”林乌刚至典当铺内,便赶忙将鬼脸赤狮子卸在地面,并用看怪物的眼神打量了一眼林浩。

    他自己从城扛着一只鬼脸赤狮便肩痛无比,全身都快要散架,可林浩却能同时扛着鬼脸赤狮和白鬓暴猿,并且还是从五十里外的天荡山脉扛回来,根本就是一个人形怪物……

    见林乌和林馨带来大家伙,众人都围了上去,细细打量。

    “这是……鬼脸赤狮?!”林白一观,顿时惊了,普阶的精英级凶兽,仅靠林乌和林馨两人竟能斩杀?!

    “这就是鬼脸赤狮吗……以往我在天荡山脉听过其狮吼……方圆数十里的普阶凶兽和野兽都不敢露面!”

    “厉害……实在厉害,即便身死,气势却还久久不散……林乌兄,林馨姐,你们狠!”

    几位林家外门弟子,惊叹不已。

    闻声,林乌红了脸,这鬼脸赤狮说起来等于是死在林浩手,和他们的关系其实并不大……

    “呵呵……林馨你的实力怕的又精进了不少,如今连鬼脸赤狮都能斩杀。”林烟儿看了林馨一眼。

    林馨微微一笑,并未多言,这林烟儿和林无心是一路的,没什么话好说。

    “只不过……我想如今的无心哥哥,可以轻易猎杀普通阶凶兽了吧……”林烟儿又笑了笑,言语对林馨似乎有些不屑。

    ……

    “开个价吧,白鬓暴猿和鬼脸赤狮一起。”林乌看向还在打量着鬼脸赤狮的年掌柜道。

    像这些凶兽的价格,虽不是固定化,但却有迹可循,一般而言,只要相差不多,他们基本都可接受。

    “白鬓暴猿万五千两银票,鬼脸赤狮五万两银票,一共八万五千两!”白衫女子开口,报出价格。

    “九万,不然不卖。”林乌习惯性的加价。

    闻声,白衫女子沉吟片刻,随后点了点头道:“好吧,九万便九万。”

    九万两的价格,对林乌和林馨而言,已经算是不少。

    白衫女子刚想取来银票,林浩却忽然开口:“不卖。”

    随着话落,众人愣在原地,这有他林浩什么事?

    “和你有关系吗?你若是捣乱,马上带着你的野兽材料离开!”白衫女子转身怒视林浩。

    几位林家弟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林烟儿也闻声用眼角瞟了一眼林浩。

    林浩也未多言,将身后的一大包野兽材料背起,看向林乌和林馨:“我觉得价格不适合。”

    “那就换一家,这流云城就属典当铺最多!”林乌倒也无所谓,连忙将鬼脸赤狮和白鬓暴猿扛在身上,吃力的朝前方走去。

    反正有货在手,在哪里都可交易,这价格或正是如林浩所言,有些不合适了。

    他们只负责分钱,至于价格方面,林乌和林馨还是听林浩的,毕竟谁都想多分一些。

    眼见林乌和林馨正要同林浩一起离开,林家几位弟子面面相觑,有些匪夷所思,这两位外门精英弟子,怎会听林浩的话?

    “等等!”忽然,白衫男子将林浩拦在身后,满脸厌恶:“你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来卖凶兽,和你有一两银子的关系吗,你凭什么如此!”

    闻声,林浩耸了耸肩,也并不动气。

    ……

    Ps:卖萌打滚求票,据说打赏神马的都很帅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