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典当铺的秋儿和林烟儿关系还算不错,见林浩挡人财路,林烟儿自然是要为秋儿出头。

    “林馨,林乌,你们两人也是林家外门精英,今日怎会听一个普通外门弟子的话。”随后,林烟儿反问林乌两人。

    林乌转过身来,神色有些古怪,他盯着林烟儿:“鬼脸赤狮和白鬓暴猿可以说都是林浩兄的……他说卖就卖,他说不卖便不卖,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两只凶兽都是林浩的?

    这几位弟子对视一眼,似乎有些不太相信。

    “都是林浩的?”林烟儿压根未信,冷笑不已。

    “的确,白鬓暴猿是因为林浩才得以保存,至于鬼脸赤狮,的确属于林浩一人……说起来,我们没资格擅自交易。”林馨这时也开口。

    眼见连林馨都已承认,林烟儿和衫女子微微色变。

    “怎么可能会是林浩的……我们这才斩杀了一只凶兽,他凭什么能得到两只,还有鬼脸赤狮可是普阶精英凶兽!”几位林家弟子难以接受。

    林乌和林馨可不管那么多,他们有钱分便可。

    ……

    “呵呵……小兄弟,原来是误会了……那你说说,什么价格你才愿意出售……”年掌柜得知正主就是林浩后,赶忙走了过来。

    “十一万,少一两我都不卖。”林浩如此回道。

    “十一万?!”白衫女子双眸一睁,本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却又沉默未语。

    “小兄弟,这个价格实在高了,不值。”年管事连连摇头。

    林浩点头:“既然不值那便罢了,我想会有人愿意交易。”

    他既敢报出这个价来,那便绝不是无的放矢,林烟儿等人猎取的红瞳黑熊显然是要比白鬓暴猿差了些许,这獠牙和利齿都不如后者,可使用的材料也是如此。

    既然‘红瞳黑熊’都可给出万五千两的价格来,那白鬓暴猿少说也得四万五千两白银。

    至于鬼脸赤狮,价格应当更高,按照林浩的理解而言,起码要值六万五千两白银,加起来刚好十一万整。

    这是林浩的底线,若低于这个价格,他完全没必要在这里进行交易。

    眼见林浩就要离开,年掌柜有些着急:“小兄弟,十万两如何!”

    “十一万。”林浩头也不回。

    “好!十一万就十一万!”眼看林浩完全不能商量,年掌柜连忙答应了下来。

    这鬼脸赤狮和白鬓暴猿,若在他们手,起码可售出十八万的价格来。

    “我的那些野兽材料也要一万两,一共是十二万两。”林浩停下脚步,转身道。

    “好……小兄弟,你可真是好手,我便给你十二万!”年掌柜有些无奈,知道林浩不是省油灯,只想赶快交易。

    林乌和林馨目瞪口呆,原本九万两他们便是想出手,可林浩却硬生生加到了十一万!

    “呵呵,林浩你在天荡山脉运气倒是不错,闲转了几日都能捡到宝。”林烟儿淡漠一笑,她绝不相信两只凶兽是林浩所杀,恐怕是两兽相斗而死,被林浩捡了个便宜罢了。

    笑罢,林烟儿带人离开此处。

    林白丢给林浩一个无奈的笑容,只能跟在林烟儿身后离开。

    接过银两,林浩检查了一遍,有各大钱庄的印章,这才放心。

    “这是四万五千两白银,你们清点一遍。”林浩抽出一叠银票递给林乌和林馨。

    “哈哈,浩兄你可真有本事,多谢了!”林乌接过银票,满脸笑意。

    本以为在天荡山脉几日是要空手而归,没想到却峰回路转,白鬓暴猿得了五成,鬼脸赤狮得成,林浩果然是守信之人。

    即便林浩死不认账,林乌、林馨两人也没办法,毕竟东西在林浩手,最终分到不少的银票,的确出乎意料。

    天荡山脉一行,林浩纯赚万五千两银票,这个结果对他而言已算极好。

    离开典当铺,林浩和林馨等人分道扬镳,朝着丹药阁疾步行去。

    丹药阁内,胖管事眼见林浩出现,连忙笑脸相迎,连小姐白秋都对此人刮目相看,胖管事自然不愿意怠慢。

    “哈哈,林浩兄弟你来了,我派人去让小姐过来。”胖管事笑道。

    “不必了,我是来赎品灵石的。”林浩挥手,将一万五千两银票取出,放在柜台上。

    “林兄弟,我家小姐说你所欠的银票不用还了,这品灵石给你。”胖管事走出柜台,取出品灵石递给林浩。

    “林某倒不喜欢欠人情分,债还账清,替我谢过白秋小姐。”林浩将品灵石装入怀,那一万五千两白银也未取回。

    胖管事并没有多言,小姐有过吩咐,随林浩喜欢便好。

    如今,林浩身上还剩刚好六万两白银,可购一些丹药淬体,在第二道地门的重灵身境,使用成品丹药便已足够,无需自行炼丹。

    丹药阁内的天材地宝,价钱并不便宜,若是那普通丹药,林浩根本瞧不上眼,对自身帮助也是微乎其微,起不到大作用。

    可好上些的,一颗丹药价格都需用万两白银作单位,让林浩不由皱眉,这钱花出去肉痛。

    “林公子,你需要些什么?”旁管事见林浩目光在丹药之上,连忙出声问道。

    他知林浩为世家弟子,对丹药的需求也算不小,尤其是第二道地门所需的辅助丹药,更加数不胜数。

    流云城四大世家的弟子,每月外出历练,所猎杀的凶兽贩卖之后,几乎会抽取一般去各大丹药铺购买丹药,林浩自然也无法例外。

    林浩目光从丹药上转出,看向胖管事道:“能够快速淬炼肉身的药粉。”

    “快速淬炼……?”旁管事有些错愕,并想到林浩竟会有这般需求,一半的淬体丹药便已很是伤身,服用之后,身体需循循渐进去将其消化。

    可药粉则不相同,仅需要一盆热水,将人体毛孔蒸开,药粉会被扩张的毛孔快速吸收,对人身损耗极大!

    胖管事本不想多嘴,但看在自家小姐的面子上还是忍不住提醒道:“林公子,这药粉对武者淬炼的效果虽是比丹药强,可毕竟副作用太大……量大的话,怕是对武道根基会有打击。”

    “无妨,用最烈的淬药。”林浩道。

    闻声,胖管事无奈,虽不知林浩怎想,但也只能照做。

    “这是‘五骨毒炼粉’,有日的量,林公子觉得如何?”胖管事取出一包药粉,介绍道。

    “可以。”林浩点头,“多少钱?”

    “一万两白银,林公子拿去用便是。”胖管事没有收钱的打算。

    林浩抽出万两银票丢在柜台上,无功不受禄,林浩没有贪人小恩小惠的习惯。

    接过‘五骨毒炼粉’,林浩转身离开丹药阁,林浩先是去了大长老为雨瑶在城内置办的一处院房内。

    ……

    “哥,你怎么来了?”雨瑶正坐院内,忽听敲门声,打开院门之后才发现是林浩。

    “这几日有些忙,所以也未来看你,这些银两你先拿着用。”林浩微微一笑,将两万银票递给雨瑶。

    雨瑶接过银票,这一打量顿时惊道:“哪里来的那么多银两……”

    两万银票,这若放在分支,那可是一笔不菲的资金,要知分支弟子每个月的俸禄也不过才二银子罢了。

    “这两日我在天荡山脉收获还算不错。”林浩解释道。

    “哥,这银两你留着用……我想回苍狼县了……”雨瑶神色有些落寞。

    苍狼县在百炼山脉之外,距离流云城千里路程,也正是林浩父亲那一方分支所在地,当年雨瑶同林浩便在苍狼县成长。

    林浩沉吟片刻,他也有许久未回苍狼县,既然雨瑶想要回去,过些日子空闲之后,便带雨瑶回去苍狼县,将她留在父亲身边,林浩也会放心。

    “好,等再过一些时日我便带你回苍狼县,这两万银票你留着买些丹药,大好的资质可不要浪费了。”林浩捏了捏雨瑶若白玉般的脸颊,轻声笑道。

    “我还是喜欢阵法,对武道从来都没什么感觉。”雨瑶吐了吐舌头。

    林浩无奈,阵法一途比起武道的路更加难走,可既然雨瑶喜欢,林浩自然也不会阻止,随她去便可。

    雨瑶在流云城内,有林家的照顾,日子过的尚算不错,如今林浩又丢下一笔银两,也足够雨瑶使用。

    林浩我叮嘱雨瑶几句后便离开了院房,返回林家。

    林家竹苑。

    林浩找来一人高木桶,将‘五骨毒炼粉’倒入木桶,又加了大量热水进入其。

    随后,进入木桶内,快速吸收着‘五骨毒炼粉’的药效。

    这种淬体药粉,药效很是霸道,甚至林浩觉得身躯每一处都若针扎般疼痛,尚且是林浩,怕是换作其他武者,未必能够受得了。

    一直过了数个时辰,‘五骨毒炼粉’才被林浩彻底吸收殆尽。

    走出木桶,水的颜色已漆黑,若墨一般,夹杂着肉眼不可见的物质,除了林浩体内废液之外,还有‘五骨毒炼粉’所残留的毒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