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神色认真的盯着林鹤道:“你既然都能独力战他十个,他见你必是怕的不行。”

    林鹤有些尴尬,白少实力却是平平,但却身为白家的公子,需知白家可是为一重天势力,远非是流云城四大世家可以相比。

    就若林家而言,每月都需拿出一大笔真金白银给白家进贡,这便是差距之所在。

    “浩兄……白少可是白家的公子……你也知道,白家是一重天势力,流云城是白家掌管城池之一,即便白少实力并不如何,但身后可有白家呢,我要如何与他对抗。”林鹤叹了口气,心懊恼,前日便不该意气用事。

    “白家的公子……”林浩蹙眉,白家对林家而言,已算庞然大物,其世家弟子也经常在流云城走动,就如同丹药阁的白秋,也是白家小姐。

    “你怎会和白家公子起了冲突。”林浩询问,他要知前因后果。

    “因为……因为……其实……”林鹤脸色时白时红,言语吞吐,最终一咬牙:“不就是前日我在娇人阁……那白少对一位女子动手动脚,我看不惯便教训了他,谁知他是白家的公子,并已约我明日午在仙食楼谈谈此事……”

    闻声,林浩连连摇头,牵扯到白家,并不容易摆平,或许连林家都会被连累。

    “那白家公子娇生惯养,性子纨绔,不过我听说他喜欢稀奇古怪的玩意,而且对一些奇特的小把戏有兴趣,所以想问浩兄有无办法,若能和平解决最好不过,实在不行,我就让他打我一顿出气……”林鹤也是被逼无奈,白家势力太强,连林家也得罪不起。

    “明日我随你去,到时你来找我。”林浩也只能如此,实在不行便只能试试请白秋出面。

    林鹤目送林浩离开,他找林浩实属无奈,在林家知心好友只有林浩一人。

    林浩离开竹苑后便朝林家武学阁走去,对林鹤的事也并未如何在乎,毕竟和白家公子只打了一架,也没有人伤亡,这事倒不难解决。

    他想去武学阁内兑换一些武技。

    《天罡神诀》只是心法,而《云风步》是轻身武学,攻击性的武学他只掌握了对应第一重地门的《天风掌》,对自己而言已无作用。

    林浩已达第二道地门,自然是要学习能够对应第二道地门的武学,只可惜脑海并未搜索到能够与之匹配的功法武技。

    ……

    “林浩何在!”突兀的,自林家外冲进来数位少年男女,指名道姓要找林浩。

    见状,许多林家弟子都围上前去,其一人扫过那些少年男女怒叱道:“你们洛家弟子闯我林家作何!”

    林、洛同为流云城四大世家,但关系却并不融洽,都在互相较劲,高层如此,弟子也是这般。

    为首之人,正是前两日在天荡山脉被林浩教训了一顿的洛鹏,他满脸冷笑:“叫林浩出来。”

    林浩?

    闻声,林家弟子面面相觑,这林浩莫非是在外招惹到了洛家之人不成?

    “你们找林浩作何?”某位林家女弟子不解,就凭林浩的实力也敢招惹洛家之人。

    “和你们没关系,今日来我们只找林浩一人。”洛鹏冷哼。

    “莫非是林浩怀恨洛颜儿……自己没本事报仇,所以这才找洛家弟子撒气?”

    “极有可能是如此,据说林浩的灵根已经修复,重新闯入地门,并且搜出了一道灵身,去找洛家弟子晦气解心头之恨,也能理解。”

    “他虽重塑灵根,但却只在第二道地门搜出了普品灵身,想他当初拥有宝品灵身时实力也只拍在外门九十几位,这一次只拥普品……敢招惹洛家,根本就是找死。”

    几位林家弟子面面相觑。

    “洛心姐,洛风兄,我们就在这里多等片刻,除非那林浩愿当缩头乌龟,否则定会出现!”洛鹏看向身后男女道。

    闻声,一男一女同时点头,在此处负手而立,男子不言不语,女子神色傲然。

    “洛心和洛风都是洛家外门精英弟子,洛心排第十,落风排行第九……实力很强啊……”

    “这次林浩要倒大霉了!竟敢招惹洛家精英弟子!”

    林家众人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尤其是对族内一位普通弟子。

    “洛家弟子如今已强到敢闯林家总部找我林家弟子的麻烦了吗?!”林白自远处走来,林烟儿跟在林白身前。

    见林白和林烟儿来此众人纷纷朝两侧靠去,为两人让开一条道。

    “林白,林烟儿,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我们来林家并非闹事。”洛鹏开口说道。

    林烟儿看向洛鹏:“既然如此,那你倒是说说,来我林家究竟何事,想要找哪位弟子。”

    “我们找林浩。”这次开口的是洛风。

    林浩?

    闻声,林烟儿便不再多言,既是找林浩,那同她并无关系。

    “找林浩兄弟何事?”林白有些警惕。

    洛鹏冷哼:“前两日在天荡山脉,我和洛棋兄等人击杀一只‘白鬓暴猿’,结果为某些原因却被林浩偷了去,今日必须要林浩出面给个交代!”

    此话一出,林家众人恍然大悟,难怪昨日林浩卖了两只凶兽的尸体,本凭他的实力,只怕对付高阶野兽都费力,更不提凶兽。

    “原来如此。”林烟儿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清冷的笑意,她早知林浩没这个本事能够猎杀凶兽,敢情是偷洛家弟子的。

    昨日洛鹏亲眼见林浩背着‘白鬓暴猿’出现,‘鬼脸赤狮’他无法多说什么,毕竟洛棋输给了林浩。

    洛鹏本就对林浩怀恨在心,今日总算抓出机会,请了洛心和洛风两人出面。

    那林浩就算在如何厉害,也不会是第二道地门五重期灵身的对手!

    林白眉头皱了又皱,林浩这次的麻烦怕是不小,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毕竟理亏。

    “你们两人去将林浩找来,让他给洛家一个说法。”林烟儿看向两位林家弟子,轻声说道。

    此时,林浩正在武学阁旁,还不等多行几步,便被两位林家弟子拦在了身前。

    “林浩,你胆量不小,洛家的人都敢招惹,这次看谁能救的了你!”一位微胖的女子指着林浩冷笑道。

    林浩神色不变,听完两人之言后,也并未解释。

    既然洛家的人已经来了,那便去看上一看,他也无惧。

    ……

    “林浩来了!”某位弟子见林浩跟在那微胖的女弟子身后走来,连忙说道。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林浩身上,有担忧的神色,自然也有幸灾乐祸,等看好戏。

    “林浩,你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连我都能在招之内将你打翻,还敢去招惹洛家等人,你真是不知死活,给我们林家弟子丢人现眼。”那微胖女子走在前方,回头瞥了林浩一眼,神色藐视而不屑。

    闻声,一些林家弟子纷纷嘲笑,那林浩不止是敢挑衅洛家弟子,连大执事都敢告上一状,本就是不知死活。

    倒是洛鹏心奇怪,林浩实力可算不弱,连洛棋都对他赞不绝口,若不是如此,他又岂能请来洛心和洛风两人?

    而那微胖的林家女弟子,却大言不惭,明明就只有四重灵身的实力,还敢说要虐翻林浩,这让洛鹏百思不得其解。

    自然,洛鹏曾在天当山脉见识过林浩的实力,可这林家众弟子却不知这些事儿,哪会清楚林浩的实力。

    “林浩,昨日我便觉得奇怪,原来你是偷了洛家弟子的凶兽,这岂不是丢了我林家的脸面。”林烟儿盯着林浩。

    谁知,林浩看了不看林烟儿一眼。

    感受到林好的冷漠,林烟儿眉头轻挑。

    此刻,洛风上前一步,冷声道:“当年我还是洛家分支弟子时,你便已是林家总部弟子,外门排行九十位,如今我已是洛家总部弟子,外门排行第九,你依然位列九十位。”

    听闻洛风此言,不少人都笑出了声来。

    仔细想想,的确是如同洛风所说,林浩在林家已算是老弟子,许多从分支进入总部的弟子,外门的排行都要比林浩高出许多。

    奈何,林浩这位老弟子,实力却出奇的差,外门排名一直停留在九十,从未进步过。

    不过林浩却是满脸无所谓,莫要说排在九十,即便倒数第一那又如何,他并不在乎。

    “你们来只是为了研究我在外门榜的排名吗。”林浩神色未变,淡然说道。

    “哼,你偷人家凶兽,人家是来找你麻烦,方才我没同你说吗,林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胖女子厌恶开口。

    “偷?”林浩的目光落在洛鹏身上,说:“哦……你说我偷了你的凶兽是吗……”

    眼见林浩盯着自己,洛鹏下意识朝洛风和洛心两人身前靠了靠,道:“昨日你扛着我和洛棋兄等人斩杀的‘白鬓暴猿’进城,我亲眼所见!”

    林浩点头:“然后呢。”

    “十倍偿还。”女子洛心开口。

    “我知道你将‘白鬓暴猿’卖出四万五千两白银,你必须赔偿我们四十五万两白银。”洛风也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