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兄,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这到时候我去赴约,白少会不会动手……”林鹤乱了分寸,说起话来也是颠倒四。

    “谁让你闲来无事喜欢去娇人阁那种地方,年纪轻轻,当心莫要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将来后悔一生。”林浩说道。

    “唉……我们是男人,去那种地方都是逢场作戏,这有什么关系……再说,我也是难得去上一次,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还是帮我想想办法吧。”林鹤哪有心情同林浩去思考会不会被酒色掏空身子的话题,他只想解决自己和白少的矛盾,哪怕让白少打一顿消消气也没什么怨言。

    听林鹤喋喋不休至午时分,两人这才启辰前往仙食楼。

    这‘仙食楼’乃为流云城最好的一家酒楼,也是白家的商产之一,建在流云城最繁华地段。

    白少约林鹤来到自己的地盘,这更让林鹤心不安。

    不过在林浩看来却是没有必要,白家为一重天势力,高层断然不会为几位弟子的小打小闹便出人镇压,不符合规矩,况且白少也并未受伤,林鹤只是象征性的给了他一拳头而已。

    站在‘仙食楼’外,林鹤心忐忑不已,总怕白少早已带了人在此处埋伏。

    早在昨日,林浩便已经打听了白少此人,多少有些了解,并未担心。

    担忧则心乱,目前林鹤便是如此状态。

    “浩兄,不然你回去罢了,那白少约的人是我,你同我一起,我怕会将你牵连进来。”入楼前,林鹤反悔,不愿再让林浩跟着。

    “来之安之,况且我也饿。”林浩摇了摇头,转身走入‘仙食楼’。

    既说白少娇生惯养,性子顽劣,喜欢戏法小弄,那林浩也自是有些办法,林鹤与他交情不错,林浩自然不能见他受辱。

    ‘仙食楼’内人满为患,这八八都是武者之流,刚一入内,便有专人上前。

    “可是林家林鹤。”店家打量一眼林鹤,开口询问。

    “正是。”林鹤也不否认,直言说道。

    确认了林鹤的身份,店家又看向林浩,蹙眉道:“公子说了,只叫你一人来,他又是谁?”

    “我听说白公子喜幻术戏法,我还有些研究,今日是为白公子赔罪。”不等林鹤开口,林浩便解释道。

    “那你们等着,我去禀告。”店家转身上楼,不过一会工夫又返回道:“两位随我一起吧。”

    闻声,林浩和林鹤两人跟在店家身后朝包厢走去。

    此刻,不少武者窃窃私语,话题无非是白家公子又要发威,林家弟子竟敢招惹白少,这下怕是有苦头吃了。

    “白展尘可是出了名的纨绔,整日无所事事,经常在这流云城欺男霸女,今日林家这两位弟子,肯定要倒霉。”

    “唉……据说白展尘幼时天资聪慧,在白家嫡亲传人也算的出类拔萃,如今怎会变成这般模样,实在叫人无法理解。”

    几位食客武者纷纷摇头。

    ……

    包厢内。

    一位锦衣男子坐在上位,身后还站着一男一女两名侍卫。

    “公子,人已到。”包厢外店家的声音传入其。

    “让那该死的混账东西爬进来。”白展尘重重冷哼。

    话音刚落,林浩便同林鹤走入包厢之。

    “怎么,当我白少说话是放屁不成,我让你们爬着进来,可没让你们走着进来!”白展尘扫了一眼林鹤和林浩,冷笑道。

    “你……”林鹤顿时大怒,士可杀不可辱,让他爬着进来?!这比狠狠打他一顿更难以接受。

    话至一半,林浩却拍了拍林鹤的肩膀,看向白展尘道:“白公子,在下林浩,林鹤是我好友,知他得罪了白公子,今日我便替他赔罪。”

    “哦?”白展尘一愣,细细打量林浩:“那小子前两日我在骄人阁无缘无故打了我一拳,此仇不报非白少,可你说是说赔罪,那我倒可斟酌一番,你当如何赔罪?”

    “怎是无缘无故,是你先轻薄一位女子,我这才出手……”林鹤连忙道。

    这次,连林浩也有些无奈,殊不知林鹤到底是来赔罪,还是来找事。

    “你放屁!”白展尘冷喝:“我白少玉树临风,多少女人像狗皮膏药贴着,我会去轻薄她人?!再者,公子我即便轻薄,也是轻薄了旁人,有轻薄你吗!”

    听闻此言,白展尘身后的一位男子侍卫,险些笑出声来。

    见林鹤还想开口,林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听说少喜欢小把戏,今日林鹤让我前来,正是想为白少展示一番。”

    “变戏法……嘿嘿,本公子可丑话说在前头,上次有一江湖骗子为我变戏法,可惜被我当场看破……你猜后来怎么着?那江湖骗子被我狠狠教训了一顿。”白展尘露出一副夸张的凶狠。

    林浩走至桌前,随后端起来一盘佳肴,“白公子且看,这是何物。”

    白展尘站起身来,打量道:“当然是我点的下酒菜。”

    “可我偏说这是一只活生生的小兽。”林浩道。

    小兽,活的?

    莫说白展尘,便是林鹤也不知林浩的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笑话,这明明是……”白展尘话至半途,忽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连他身后的男女侍卫也是如此神色。

    只见林浩手佳肴,竟变成一只六角灵兽,瞬间腾空而起来,飞出了包厢。

    “再看看这是什么!”林浩右掌猛拍,只听‘吟’声不绝于耳,包厢内竟平端多出一只金黄色的小神龙,它身大约一丈,盘旋在虚空,神威无限。

    包厢之内竟变得金光熠熠,他们仿佛进入世人不知的仙境内,恍惚间,众人看到翻江倒海,劈开了苍穹直上九霄。

    此情此景,让白展尘和林鹤等人心神皆震,同时怪叫一声,踉跄跌倒在地,险些躲入桌下。

    “哪里来的龙……哪里来的凶龙!”

    “发生什么事,怎么回事啊……”

    几人吓的不轻,他们所见可是货真价实的龙,能够翻云覆雨,只记载史册之上。

    不过一会儿功夫,林浩右臂轻扬,金龙消失,所有异相皆不见踪影。

    无论是白展尘亦或者林鹤,都已目瞪口呆,理解不能。

    “龙呢?”白展尘下意识问道。

    “戏法而已。”林浩淡然道。

    没有所谓六角灵兽,更加没有神龙,这一切不过都仅为障眼法,或说是幻术。

    林浩前世身为九霄天帝,对幻术一途也有些研究,之前的幻术,是最低级的小把戏而已。

    昨日他去丹药阁购买几包药粉,经过调和,林浩自己配置出一包幻粉,方才进门之时,他便将准备好的幻粉趁人不备洒落在包厢内。

    所以林鹤和白展尘所见,不过是因为幻粉的药力发作罢了,都是假的。

    “这是什么把戏?!如何办到的!”白展尘一把拉住林浩,神色倒是激动。

    “对对对,怎么做到的?刚才的神灵和灵兽呢?都是假的?!”林鹤也急忙追问。

    “滚蛋,有你什么事!”白展尘一把将林鹤推开,在林浩耳边烦个不停。

    林浩也不答话,反问白展尘:“不知白公子可否还满意。”

    白展尘当即点头:“满意,万分满意!来,快快坐下,咱们边吃边说!”

    林浩也林鹤也未拒绝,酒足饭饱后,白展尘依然对林浩的戏份耿耿于怀,想要问个究竟。

    只不过林浩却是不答,反说戏法就是戏法,说破则变得毫无意义。

    “浩兄,不如我拜你为戏法师父,你将本事都传授给我可好?”白展尘依然不肯放弃,不过却也没拿出自己的身份来强逼。

    “日后有机会再说。”林浩敷衍道。

    幻粉配方极为罕见,也为上一世九霄天帝的外道幻术之一,自然是不能随便拿出来教人。

    ……

    半个时辰后,白展尘带着林浩、白鹤两人从‘仙食楼’走出,开口说道:“林浩兄弟,不如随去我的府内做客,我们讨论一下这些小把戏……”

    话至半途,白展尘却是神色一震,目光有意无意看向远处。

    不止白展尘,林浩也是眉头轻挑,双眼若鹰,扫过八方。

    “浩兄,怎么了?”林鹤看林浩神色有异,贴耳问道。

    “有人把我们盯上了,一共有六人,实力都不俗,而且气势已经将我们锁死。”林浩蹙眉。

    林鹤闻声顿惊,谁人会在流云城内盯上他们?!

    此处距离林家本部还有一段距离,若真如林浩所言,大事不妙。

    “莫非是……”林鹤好像想起什么,诧道:“大执事!”

    林浩却摇头:“他应该没那么蠢,大执事若真想对付我,完全可以等我去内门之后使用自身权势,绝不会傻到派人在流云城动手。”

    听了林浩的解释,林鹤也连连点头,换位思考,若自己是大执事,他也不会干出这般愚蠢的事来,除非没脑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