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外面广场央的高台,猛地炸裂开来。?  ???

    高台寸寸爆碎,边缘的黑色封印亦是随之破散。

    而厉虎与牛头巨怪,已经腾跃而起,飞上空交手。

    林浩则是趁机撤退,与众人汇合。

    “林小兄弟,你没事吧!”凤远山迎上前去,问道。

    林浩摇头,道:“无碍。”

    “林公子,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将那厉虎收服的?”凤清月问道。

    林浩望着天空,满脸淡漠:“运气。”

    半空,厉虎一手拍开牛头巨怪的狼牙棒,黑色巨剑随之刺出,将牛头巨怪胸膛洞穿,大股鲜血如雨水般倾洒而下。

    啪!

    忽然,巨眼怪释放一束长毛,缠住牛头巨怪的脖颈,把它卷到自己身前。

    “没用的东西,千万年前被它封印,如今依然是它的手下败将,要你何用!”巨眼怪怒吼出声。

    “哈哈哈哈……!”牛头巨怪放声大笑:“老子早就活腻了!”

    忽然间,牛头巨怪看向下方的林浩:“小子,我方才所为,定下的游戏规则,和真神相比,不过是儿戏罢了,一切,皆是阴谋,而这个秘密,这就是你打败我的奖励!”

    说话间,巨眼怪立即催动长毛,将牛头巨怪身体束缚,然后往眼送去,竟是硬将牛头巨怪吞噬,融合到它的体内。

    “他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林浩眉头蹙起,愈觉得,这神魔天宫,并不简单。

    下方,众人见此一幕,皆是惊讶万分,惴惴不安。

    吞噬掉牛头巨怪,巨眼怪凝望着下方众人,道:“外来的人族,神域会随着你们的到来,生新的变数。最终结果是福是祸,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它此言何意?”李艾茫然道。

    古成月叹声道:“不管它言下之意指的什么,目前而言,它至少不会对我们不利。”

    凤远山道:“既然如此,干脆我们去天宫吧。”

    众人闻言,皆是表示赞同。

    随即,众人飞身而起,朝着千米处的天宫飞去。

    途径巨眼怪不远处时,所有人的飞行度,皆是不觉放慢许多。

    巨眼怪现身的目的无人能知,虽然没有出手,但众人还是对它格外警惕。

    眼看着众人往上飞升,巨眼怪默然不语,及至众人飞到天宫之上时,它才缓缓消失。

    与此同时,悬停空的厉虎,也化作一抹金光,飞入林浩的空间手环当。

    天宫坐落在一块数千米方圆的6地之上,大门前是一座广场,往内是第一殿,央是主殿,最后方是一座九层巨塔。

    除过座大殿与巨塔之外,宫城之内,便只有已经坍塌的数百座房屋。

    宫门十数丈之高,两侧是两道八丈高的偏门。

    道门,皆是由青铜铸造,历经无数岁月,门上已经锈迹斑驳。

    看着宫门,众人踌躇不定。

    一道白光忽然闪现,便见消失多时的空星尘出现在众人前方。

    “诸位,方才的考验觉得如何?”空星尘淡然问道。

    李艾不耐的沉口气,道:“同门相杀,空长老觉得是好事吗?”

    “神域规则如此,怨不得谁。”

    空星尘轻笑,转身望着宫门,沉声道:“宫门随时可以打开,不过将要面对何种考验,我也不知,只能看诸位的运气如何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方才在下面,你明知大家会面对那种考验,会有牛头巨怪出现,你竟然置身事外,连自家弟子都不管不顾。此时大家又该如何信你?”李艾冷喝道。

    空星尘讥笑道:“我并不需要任何人的信任,诸位信不信我,这宫门终归还是要进,会遇到何种麻烦,也不是我能左右。”

    “毕竟这里是神域,注定是个充满血腥杀戮的地方,诸位最好不要把情义看得太重,否则便会被情义所累。”

    一听这话,李艾无言以对。

    “嗡嗡……”

    一阵闷响声忽然传来,便见天宫大门缓缓打开。

    “诸位,请吧!”空星尘淡然说道,旋即朝前走去,先一步踏进宫门。

    众人相继跟上,但没人敢轻易踏进半步。

    宫门内,是一条数百米长,数丈宽的通道,其内漆黑无光,没有任何事物,但却弥散着一种难掩的森冷气息。

    “空长老又不见了。”最前方,李艾阴沉着脸道。

    如他所言,空星尘进入之后,便消失不见,不知他何时离开。

    “别犹豫了,这一步终归要走过去,是福是祸,听天由命吧。”古成月沉声道,旋即,兀自走近宫门之。

    “走。”李艾一挥手,走近宫门,剑霄阁弟子紧忙跟上。

    接着,众人相继入内。

    所有人踏进甬道内的一刻,宫门轰然关闭,退路已封,唯有前行。

    通道内一片黑暗,唯有前方数百米处的出口,可望见一点亮光。

    “啊……”

    忽然,有人惨叫一声。

    所有人齐齐望去,只见某位鹭云洞弟子,伸手将自己的双眼挖出来,惨叫之时,又将自己的舌头,硬生生拔断。

    扣下自己双眼,拔掉自己舌头,甚至又将自己手臂上的血肉咬下一块。

    转眼之间,这鹭云洞弟子已彻底癫狂,撕咬自己的血肉,扯下手臂,最终用头撞墙,及至将自己活活折磨死。

    “嘶……”

    “怎会这样?”

    “难道他有失心疯?”

    “……”

    众人顿时议论纷纷,场面混乱。

    “哈哈……”

    “小妞,来陪大爷乐呵乐呵……”

    “我杀了你……”

    突然之间,又有许多人陷入癫狂状态。

    有人自解衣衫,做出各种极其不堪的动作,尤其是几个宗门的女弟子,言行举止更是不堪,各种污言秽语,喊打叫骂的声音不断响起。

    言行举止异常之外,这些弟子皆是在自残自杀,都如那鹭云洞弟子一般,撕扯自己的血肉,挖掉自己的眼球,同时还大声狂笑。

    更有甚者,撕咬下自己的血肉,再吞入腹……

    短短时间内,已经有二十几人陷入癫狂,陷入极度混乱。

    李艾鼻尖耸动,面色顿时一变,大喊道:“糟糕,他们被怪异能量迷乱心神,已经入魔,赶紧离开!”

    李艾此言一出,尚且清醒的众人,皆是朝着前方出口奔去。

    前行之际,但凡是真君境修为以下之人,一个个都不可自控的入魔。

    这股怪异的能量波动,直接涌入林浩体内。

    而然,神秘心脏迅跳动,一瞬间,便将那能量波动驱散。

    不多时,众人走出通道。

    林浩回身望去,现能够走出此处的真君武者,仅仅只有十几人。

    也就是说,至少有数十人,命丧黄泉。

    那些武者死去之后,竟瞬间化作血水,涌入虚空上方。

    看着这一幕,众人心寒。

    随即,众人走到前殿大门外。

    前殿两侧,是泛着五彩波光的禁制,除了进殿,别无出路。

    “这大门如何打开?”凤远山问道。

    李艾道:“看来只有等空长老出面,我等最好不要擅动。”

    然而,李艾话音刚落,殿门便突然打开。

    见状,众人便走到殿门前,现殿内弥漫着一股浓重腥臭的血腥味,远远望去,可见殿内十几丈位置的上方,悬浮着一颗人头大小,散着猩红光芒的血球。

    下方地面上,则是一座不断沸腾着的血池。

    无数道血气凝聚而成的气流,连接着下方血池,缓缓地融入上空的血球之。

    血池周围,堆积着数百具骸骨,以及无数断裂损坏的兵器。

    “这殿内气息好生古怪,进去后,一定要小心行事。”李艾叮嘱道。

    众人闻言称是,而后相继踏入殿内。

    入殿后,众人小心翼翼的前行,场间极为安静。

    “这血球应是由无数生灵的气血凝聚而成,若是凝聚到极限,极有可能产生灵智,成为凶狠残暴的魔灵。”李艾望着血球,凝重说道。

    噗通……

    正当众人四处观望之际,一道落水声忽然传来。

    众人齐齐一愣,回神望去,便见几个真主境修为的武者,正一步步的走向血池。

    而之前便有人跳进了血池之。

    跳入血池之人,瞬间便被沸腾的血水吞噬,眨眼间成为一具骸骨。

    “他们又被那种怪异能量迷乱的心智,大家屏住呼吸,不要接近血池。”李艾喊道。

    “回来!”

    鹭云洞长老朱修,忽然大喊一句。

    往血池走去的几个武者,便有鹭云洞的弟子,另外两人则是玄一宗弟子。

    然而,朱修的话,那几个弟子根本不予理会,犹自朝着血池走去。

    朱修与古成月本想将他们几人拉回,结果根本拉不动,反而会被连带着一起掉进血池。

    “此处有古怪,别管他们了,先离开再说。”李艾大喊一声,朝着后殿奔去。

    众人紧忙跟上,无暇顾及那些被迷乱心智的武者。

    片刻间,那些个丧失灵智的武者,相继掉进血池,被血水吞噬得仅余一副骸骨。

    自这些武者身上抽取而出的血液,依然朝着上空漂浮而去。

    很快,众人便来到后殿门前。

    李艾一掌打出,便见殿门被他轰碎,门外,一座巨大广场跃然眼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