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之前,青芒宗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在青龙圣地便有一场内战,这其牵扯到了青龙圣地许多二流宗门势力,便像这阴煞宗,当年便支持地字辈一派。2

    只不过,对于青芒宗的内战,林浩却是毫无兴趣,这跟他没有丝毫关系,至于青芒宗日后是天字辈长老掌权,亦或者是地字辈的长老掌权,林浩也全然不在乎。

    片刻之后,林东方开口说道:“林浩,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我林东方也不想连累你,前些日子,天字辈的那天岚长老,因破了宗门规矩,让一小子破格晋升为内门弟子,被地字辈长老抓住了把柄,天字辈和地字辈为此开战,不久之后,青芒宗便会彻底成为地字辈的天下,而阴煞宗攀附在地字辈之下,你若牵扯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哦?”

    听闻林东方此言,林浩顿时一愣,若有所思。

    只怕林东方口,天岚长老破格提升的弟子,便是自己。

    原本,林浩并不打算插手青芒宗的内战,可如果这内战的起源是因为他,那自己还是需要出面,不管怎么说,当初天岚长老也是为了自己好,总不能因为他,将祸事带给天字辈的长老,尤其是天岚。

    “哼,小子,你年纪轻轻便有这份修为境界,也是天纵奇才,不过,在青龙圣地,有些人可不能得罪……天骄陨落之事,在青龙圣地,可不算稀奇。”此刻,那黑衣长老看向林浩,冷声笑道。

    青龙圣地,势力最强的便是青芒宗,有真君级强者坐镇,眼前这小子再厉害,也不过只是一位真主罢了,年纪轻轻,不足为患。

    唰!

    而然,黑衣长老话音刚落,林浩却是一指点出。

    黑衣老者目光呆滞,甚至还不清楚生何事,眼前指影闪烁不停,下一秒,他的眉心处便来撕裂般的痛苦,被林浩一指洞穿。

    扑通一声。

    黑衣老者整个人若烂泥般瘫倒在地,立时气绝身亡。

    见状,林东方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

    想当年,在黄荒大6时,初见林浩,在林东方眼,林浩仅是一只蝼蚁,若想要了他的命,仅仅需要一念之间便可。

    而然,只是短短数年功夫,林浩竟已强大到如此地步,斩杀阴煞宗真主境两位长老,摧枯拉朽,一指便能轻易绝杀,这轻描淡写之间,令人心寒。

    林东方想起,当年在仙剑宗时,林浩曾说,只要追随他,不久之后,自己的血海深仇,便能够得报。

    当年,林东方是在无奈之下才同林浩签订了天道血契,但现如今,林东方心却是有些后悔,若当年全心全意辅佐林浩……

    “何人在阴煞宗放肆!”

    忽然之间,一声怒喝从虚空而至。

    眨眼功夫,林浩便被数百位阴煞宗弟子围起,数位老者缓缓从虚空落下,死死盯着林浩。

    “真主?”

    不少阴煞宗弟子,感受到林浩不经意之间的骇人内息之后,一个个面色顿变,如此年轻的真主强者……

    几位老者也同样诧异,这何来的真主,来到阴煞宗随手杀了他们两位真主境长老?

    “阁下是谁人,敢在我阴煞宗行凶?”阴煞宗宗主盯着林浩,厉声喝到道。

    这阴煞宗主的实力也是不俗,已达半步真灵之境,还要过林浩许多。

    “你就是阴煞宗宗主。”林浩看向那老者,淡淡开口。

    老者并未开口,只是看了一眼林浩身后的林东方。

    虽说林东方易容成了青年模样,但阴煞宗主却也能够轻易分辨而出。

    当年,林东方因机缘得到“烈焰焚葫”这等至尊法宝,阴煞宗主十分羡慕,之后未能忍出贪心,出手夺走,为绝后患,甚至杀了林东方一家,不过最终却是让林东方逃之夭夭。

    “林东方,看来,此人便是你的帮手了。”阴煞宗主冷声笑道。

    “你这畜生!”林东方双拳紧握,眼神凶狠,恨不得将阴煞宗主碎尸万段,他的妻儿子女,皆死在阴煞宗主的手,想他对阴煞宗忠心耿耿,到头来却是因为一件至尊法宝,落到这般的田地,心又岂能不恨!

    当即,阴煞宗主冷笑道:“倒是不俗,年纪轻轻便有了真主修为,不过……少年人,本宗劝你还是莫要多管闲事,否则,你会死无葬生之地。”

    这阴煞宗主乃是半步真君境,如何会怕一位真主修为的林浩,甚至完全未将他放在眼。

    “林某向来就喜欢多管闲事,而且,从不知晓死无葬生之地的含义,阴煞宗主不如就来演示一遍,为何死无葬生之地,如何?”林浩负手而立,淡淡开口。

    “狂妄小儿,当真找死!”

    刹那间,数位真主境长老朝着林浩杀去。

    “跪下。”

    林浩嘴角微微上扬,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涌出。

    顷刻间,那几位真主境长老,包括将林浩围起来的数百位宗门弟子,一个个面色骇然,身躯若被无形的巨山镇压,不由自主,愤愤跪倒在地。

    嗖!

    与此同时,指影闪烁,滔天劲气而至。

    那两位真主境长老,分别被林浩一指击杀,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此情此景,让这数百位宗门弟子面色煞白,看着眼前这位年纪和他们相仿的男子,不由心颤抖,这是何等凶神,年纪轻轻,修为竟达到如此骇人的地步,阴煞宗已是有四位长老,死在他的手!

    “畜生,你放肆!”

    当下,阴煞宗主怒声一喝,瞬间朝着林浩杀去。

    而然,仅仅半步真君修为的阴煞宗主,却又如何能是林浩的对手,在林浩眼,他同蝼蚁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林浩站定原地,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笑意,眼见那阴煞宗宗主杀来,却也不着急动手。

    砰!

    忽然间,虚空之上的阴煞宗主,身躯顿时一沉,竟是从高空坠下,正巧趴在林浩脚边。

    现如今,林浩的神魂,早已达到半步皇者之境,只差一步,便能够迈入皇者境界,这区区半步真灵,在他意境层次之力下,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此时此刻,邪煞宗主终于体会到了眼前这位白眸男子的我神通,是我一种无法形容的滔天伟力,在这股伟力之下,他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饶……前辈饶命!”

    邪煞宗主那里还有勇气同林浩一战,他身为半步真君强者,自然有所感受,眼前这位白眸男子所释放出的伟力,无比接近皇者!

    林浩看也不看阴煞宗主一眼,转身朝着目瞪口呆的林东方说道:“当年承诺你的事,如今算是完成了,这手刃仇敌的机会,便让给你。”

    闻声,林东方全身一颤,目光泛出狂喜之色,他连做梦都想着,某一日,能够亲手斩杀阴煞宗主,为家人报仇雪恨。

    “林东方……当年之事,全都是误会……你,你跟这位前辈说说……以后,这阴煞宗主的位置,就由你来当……千万饶我一命啊!”阴煞宗主在林浩面前,完全提不起任何反抗之心,只能求饶。

    “你这畜生,当年我对阴煞宗忠心耿耿,你却眼红我的至尊法宝,将法宝夺走不说,竟还要斩草除更,杀我一家……!”林东方眼凶狠,这血海深仇,他哪里会放过阴煞宗主。

    “死!”

    林东方手持长剑,狠狠朝着阴煞宗主的脑袋斩去。

    见状,阴煞宗主神色惊恐,用尽了全身力量,想要从莫名的镇压逃离。

    而然,林浩已经层次的力量,岂能是这阴煞宗主能够随意破掉。

    噗!

    下一秒,却见阴煞宗主的脑袋,重天而起,被林东方一剑斩了下来。

    从林浩出,再到此时,不足一刻钟的时间,阴煞宗四位真主境长老,连同这位半步真灵境的阴煞宗主,惨死当场。

    “饶命!!”

    “前辈饶命,东方长老饶命啊!”

    四周数百位阴煞宗弟子,面色惊恐,身躯颤抖,生怕林浩会将他们全部杀掉。

    而然,林浩只是扫了众人一眼,之后便将意境层次的力量收回。

    这些宗门弟子,林浩从未想过将他们如何。

    “弟子是无辜的……”林东方叹息一声,也不打算对这些弟子动手。

    “多谢前辈,多谢东方长老!”

    数百位弟子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凭那白眸男子的实力,如果真的想屠尽阴煞宗,根本就是一念之间的事。

    “多谢你……”林东方盯着林浩,目光有些复杂。

    眼前这位白男子,再也不是当年在黄荒大6仙剑宗时,他所认识的那位蝼蚁般的弟子。

    几年时间,林浩从一处小小大6域走出,到现如今,成为圣地的天纵奇才,覆灭阴煞宗,也能在轻描淡写之间完成……

    以至于,林东方认识到,他和林浩,已成为完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林东方,那天魔殿主的魔骨,乃是伪魔之骨,若你善加利用,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希望你能够好自为之。”林浩别有深意的看了林东方一眼。

    “谢谢……”林东方点了点头,自然明白那魔骨的效用。

    “我走了。”林浩转身。

    “等下……”林东方上前,道:“林浩……我知这一方圣地,根本不入你的眼,之后,你打算去往何处?”

    对此,林浩眼闪现出莫名寒光,父亲白衍和妹妹雨瑶的失踪,林浩怀疑,这和天域皇族必然有着极大关联!

    将一切都处理完之后,他便要重新回到天域皇族!

    天域,已经不足以让林浩留恋,日后,真正的目标,则是圣域!

    也不知,百年之前的那些人,等再一次见到自己时……能否会回忆起……

    百年之前,曾经出现过的那位大贤先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