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曾回到百年之前,进入天葬传承,同那个时代的天骄,并肩而战,更是指点过数位天骄极大机缘。

    续之,林浩拜入了圣天谷,被圣天谷的徐岩长老收为亲传弟子……

    日后,林浩将前往圣域,回到前世时,顾长风的家乡。

    只不过,目前而言,天域还有一些事情,尚未能解决,只有了无牵挂之后,他才会前往圣域。

    “你的目标,应当是……圣域吧。”林东方看着林浩,开口说道。

    圣域,乃是天玄世界,最为强大的一域,更是号称拥有最强的武道明,强者如海。

    在天域之,到达尊者之境,便已算巅峰,圣尊强者,在天域内,近乎只在传说之。

    而在圣域,传说的圣尊强者雄霸一方,甚至连帝皇人物也在圣域现身。

    对于别域顶尖强者而言,圣域是一处真正的永恒圣地,去也是一座禁区。

    在其它大域,或是只手遮天,无所不能的巅峰强者,而然到了圣域,却只是成为蝼蚁般的存在,稍有不慎,便可能陨落当场,因此,很多巅峰强者,哪怕是想要进入圣域,也没有这样的胆量。

    得知林浩的目标乃是圣域之后,林东方身躯微颤,圣域,对他而言,仅仅是一个传说,可林浩,可能不久之后,便会前往圣域。

    两域之间,相隔无尽,需用传说之的神奇,传送大阵,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圣域,如果林浩真找到的传送阵前往圣域,这一走,或许再也不会回来。

    “林东方,后会有期。”林浩朝着林东方笑了笑,转身消失在云层之。

    ……………

    半刻之后,林浩赶回到青芒宗山脚之下。

    现如今,青芒宗发生内战,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争夺宗门主权,以至于关闭了山门,特殊时期,旁人无法进入青芒宗。

    “停步!”

    林浩刚准备进入宗门,却是被几位弟子拦下。

    林浩离开青芒宗已有一月的时间,再加上林浩进入宗门的时间十分短暂,许多弟子从未见过林浩,这数位守山弟子,便是如此。

    “我是青芒宗弟子。”林浩自报身份。

    “管你是谁,特殊时期,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青芒宗!”为首那内门弟子,厉声喝道。

    “几位师弟,还是让开为好,我有要事回宗。”林浩淡淡开口,并不想和这些青芒宗弟子动手。

    “你听不懂人话?!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青芒宗!”

    那为首弟子眉头蹙起,大是不悦。

    “何事喧哗!”

    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两位老者缓步而至,当见到那一头雪白长发飘扬的林浩时,顿时愣在原地。

    这两位人,正是执法执事,当初林浩在青芒宗内,为王钱孙一事出手,曾惊动过这两位执事,最终还被林浩教训了一顿,对林浩,两位执事印象十分深刻。

    而且,正是因为天岚长老破格让林浩参加内门考核,这才被地字辈的长老找到借口,从而和天字辈开战,林浩,是其最关键的人物。

    “混账东西!”

    忽然间,白衣执事上前,看向几位宗门弟子,怒声一喝:“混账东西,瞎了你们的狗眼?!”

    闻声,几位宗门弟子顿时愣在原地,也不知晓白衣执事为何会如此。

    “这是青芒宗内门的林浩,你们不认识?”白衣执事冷哼。

    “林浩……”

    几位宗门弟子面面相觑,此人就是那个从大陆域来,被天岚长老破格提升为内门弟子的大陆域武者,似乎也正是天字辈和地字辈长老内战的起因。

    “林浩……青芒宗第一剑,宁云师兄,就是败在他的手?”

    为首弟子神色诧异,有些难以置信。

    那宁云乃是宗门巨头级师兄,剑法造诣极深,号称青芒宗第一剑,居然会被眼前这位白眸男子击败。

    “林师弟……实在抱歉,我等几人并未认出林师弟的身份,还请林师弟见谅。”为首宗门弟子看向林浩,抱拳道。

    连两位宗门执事都被惊动,那他们自然不可能继续将林浩拦在这里。

    林浩点了点头,大步走入青芒宗内。

    …………

    如今,青芒宗的氛围有些紧张,一切都源自于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的内战所至,这两方内战,已有十数天时间,目前是地字辈长老占据上风。

    两方之争,倒也不会闹出人命,争夺青芒宗的主权,只是长老之间的比斗,否则若真形成战火之势,即便一方夺到主权也没了丝毫意义,青芒宗必然会孙伤惨重,甚至会被一些强大宗门趁虚而入。

    今日,两方已战过,天字辈一方的天青长老,则是败下阵来,这十数日的时间,仅天岚长老胜了一局。

    后山处,林浩正巧碰见天岚长老等人。

    “林浩……”

    见到林浩,天岚长老顿时一愣,林浩进入野传承,她自然是知晓,只不过,林浩离开已有一月的时间,天岚长老以为,林浩或许已是死在野传承内,亦或者是从野传承走出后,离开了青龙圣地,毕竟天绝王的威压,实不算小。

    “哼,就是此子,害我们天字辈即将失去对青芒宗的主权!”某位长须老者,盯着林浩,一声冷哼。

    “天岚长老,你当初真是做错了决定,此子不仅让我们即将失去青芒宗主权,现在连天绝王也怪罪下来。”青芒宗主叹息道。

    央圣地的后辈武道盛会,本是因为林浩推迟时间,如今已有一月,可林浩久久不现身,天绝王已派人来到青芒宗寻找,但却未发现林浩的踪影,导致天绝王大怒,怪罪了他们青芒宗。

    天岚张老陷入沉默,也未开口解释什么,毕竟事实如此。

    “天岚长老不必担心,此事因林某而起,林某一力承担,自会解决。”林浩看向天岚长老,说明之后,转身离去。

    见状,那长须老者面色顿黑,怒道:“此子在胡言乱语什么?一力承担?这个责任,他如何承担!”

    “罢了,天丞师弟,此事,也不怪林浩。”天岚长老挥了挥手。

    旋即,长须老者的目光,重新落在那身上,摇了摇头,若当初不是天岚长老多事,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天岚长老对于长须老者的责怪,也未开始解释,这一切只是地字辈长老的野心罢了,只要地字辈长老有心,无论何事,总会被他们抓住把柄,逼迫天字辈交出宗门主权,林浩之事,仅仅是地字辈长老宣战的借口罢了。

    这说白了,就算没有林浩这件事,地字辈长老也会找到别的借口,以此来同天字辈长老开战。

    ………

    “公子,您回来?!”

    见林浩忽然现身,武童李风和丫鬟怜儿都是愣了愣神。

    林浩离开青芒宗已是一月有余,在林浩离开的期间,更是有不少内门弟子前来挑衅辱骂,说林浩是宗门内斗的祸源,让林浩这位从大陆域而来的蝼蚁,滚离青芒宗。

    便是如今,几乎每一日,都会有宗门弟子前来叫嚣,刚不久,才有几位内门弟子结伴而来,辱骂片刻后才得以返回。

    这些日子,李风和怜儿心憋着怒气,但面对那些飞扬跋扈的宗门弟子,却又不敢说些什么,只能将怒火放在心,这忽见林浩现身,两人则有些激动,之前以为,或许林浩再也不会回到青芒了。

    “李风,怜儿,你们最近如何。”林浩笑道。

    当即,李风咬牙切齿:“公子,您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好多内门弟子都前来府邸挑衅,要让您滚离青芒宗。”

    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开战,青芒宗上下皆知,便是怜儿和李风这等身份也都已听说。

    “哼,天字辈的长老和地字辈长老向来不合,为了争夺宗门主权,十数年前便发生过内战,这件事,和公子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没有公子,两方长老该因为争夺青芒宗的主权,还是会打起来,公子只不过是地字辈长老随意找的借口罢了!”李风满脸怒意,为林浩鸣不平。

    闻声,怜儿上前,迅速捂住了李风的嘴,不让李风继续说下。

    “你想害死公子啊,你说的这些要是被长老听了去,别说是你,就算公子也要倒霉。”怜儿一副后怕的模样。

    对于怜儿和李风这种层次的侍奉而言,内门弟子便已算是他们的天,更不提那些高高在上,掌握着生杀大权的长老们。

    “无妨,我倒是觉得,李风言之有理。”林浩微微一笑。

    “怜儿,你看连公子都这样说!”李风有些不悦,瞪了一眼怜儿。

    “公子……”怜儿有些诧异,方才林浩之言,在青芒宗而言,实是属于大逆不道。

    “李风,若是还有人来闹事,直接扔出去。”林浩拍了拍李风的肩膀。

    “轰出去?”李风愕然,他仅仅是一位武童罢了,难不成那些宗门弟子来脑,他也要扔出去?

    “无论任何人。”林浩言罢,转身走入房内。

    对于青芒宗地字辈长老和天字辈长老之间的内斗,若不是始终因他而始,林浩也都不会出手,更不提那些个宗门弟子的胡闹,林浩可没功夫同青芒宗弟子玩游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