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扔出去,还无论任何人?

    李风彻底愣在原地,且不说实力原因,这身份差距,也不敢让他如此。

    “公子既然发话了,那就扔!”李风恶狠狠道,已是憋了许久怒气。

    “胡说什么!那是公子气急之下虎胡乱一说,你还当了真,难道你想死吗。”怜儿面色大变,制止了李风的胡言乱语。

    青芒宗规矩森严,在他们还未能成为青芒宗弟子之前,就只是侍婢和武童而已,若真和宗门弟子发生争执,轻则被赶出青芒宗,重则更是有可能丢掉自身性命。

    怜儿以为,方才那是林浩的气话罢了。

    …………

    房内,林浩席地而坐,眉心之处,那一道神秘符号再现,身上的鼎真之息,比起以往更是强大了数倍。

    自从进入过神魔天宫,接触到太古时代的真神之后,鼎真之息仿佛产生某种鸣动,让林浩更加认为,所谓的鼎真之息,定然有着极大秘密。

    很快,鼎真之息被林浩敛去,巅峰真主之势,隐约泛出。

    未陨落在神魔天宫,境界反而一跃提升至真主巅峰,等同于半步真灵境,只差一步,便可达到真君修为。

    而然,真主和真君之间,确实有着不小的坎,圣地之,多少号称所谓的天赋卓绝之辈,终其一生也未能够从真主之境突破至真君。

    很快,林浩从空间手环内,将火衍圣丹取出。

    火衍圣丹乃是林浩百年之前的时代所得,产自圣域,丹药虽小,可即便皇者服用,也十分有益。

    得到火衍圣丹后,林浩还曾炼化过数日时间,此刻已能够服用。

    片刻之后,林浩将火衍圣丹吞服而下。

    火衍圣丹入口即化,形成一股炙热之息,在林浩体内游走。

    不多时,林浩眉头一蹙,他体内真血,受到这股炙热气息的影响,好似都在燃烧。

    火衍圣丹不仅对武者效用奇大,若拥炎火系灵身,可将火衍圣丹的效用发挥极致。

    “吾主,此丹当真不可多得。”忽然间,炎魔的声音传来。

    林浩当初将炎灵身放在第一道天门内,之后便进入了野传承,野传承内,林浩只是使用灵身的力量,却是无法和炎魔有着直接沟通,从野传承返回之后,炎魔则重新出现。

    “炎魔,天魔之如何。”林浩轻声一笑,问道。

    “吾主,只是一些武者的争夺罢了,属下已将来犯者全部格杀。”炎魔回应。

    林浩点了点头,将炎魔留在第一道天门内,看来还是正确的决定,不管如何,自己也算是那一处天门之主,离开之前,保一方平安,也算他的职责。

    “吾主已达真主巅峰,可直达第天门,寻找更强灵身。”炎魔道。

    而然,林浩却是摇了摇头:“已经没有必要,这火衍圣丹的火源之力,日后足以让你同第四,乃至是第五道天门灵身比肩。”

    “多谢吾主!”

    炎魔感激道。

    林浩对灵身十分专一,从前世顾长风的经验而言,灵身在于质量而并非数量,尤其这炎魔灵身跟随林浩走到今时今日,生死并肩而战,完成化形,已属不可多得的极品灵身。

    若是要林浩重新搜寻更高层次的天门灵身,他却是没了那个耐性,而且也未必会有炎魔灵身更加强悍。

    “若我达到圣尊之境,进入第六道天门,便可让炎魔吞噬进化。”林浩心暗暗思忖。

    第六道天门,正是衬应圣尊之境。

    圣尊境,对于目前的林浩而言,依然十分遥远,唯有到达圣域,或才有那么一丝希望,天域虽大,但圣尊强者却依很少出现,甚至是绝迹了。

    林浩幼时,那些站在天域巅峰的白氏皇族,最强者也不过仅为天尊之境。

    不过,听父亲白衍提及说,白侯王,曾是天域至强存在,曾经达到过圣尊之上半步不灭帝君层次,乃是天域最有希望成为不灭帝君的绝世强者。

    那个时代的天域,虽无法同圣域相比,但却也不像现在这般,武道明,比起圣域,落后何止百倍。

    据说是因为天域曾经历过一场极为恐怖的灾难,从而导致灵气稀薄,天尊境之上的强者,几乎在那场灾难死绝。

    至于是何种灾难,怕也只有那些死去的强者才知晓了。

    不多时,林浩将身上一块玉佩取出。

    这块玉佩,乃是当年在流云城,白侯王彻底陨落时,送给自己的至宝,代表着天域皇族无上地位和权利,而听白侯王说,似乎更是记载着一座已经消失的古城遗址。

    “嗯?!”

    林浩死死盯住这块雪白玉佩,隐约之间,其竟有两道血芒闪烁。

    两道血色光芒,并不能够靠肉眼去捕捉,需要借着极其强大的神魂之力,才能有所发觉。

    “莫非,两道本源魂息!!”许久之后,林浩面色一骇。

    本源魂息,至少是天尊境以上的强者,才能凝聚而成。

    天尊境以下,武者死后,神魂至多能够保留片刻时间,除非有着魂术秘法,强行将神魂暂时留下。

    而凝聚成本源魂息后,则是不同,神魂可长时间存留,直至逐渐消散,覆灭。

    “奇怪,玉佩内怎么会有两道本源魂息?”林浩眉头深蹙眉,十分不解。

    林浩感应,两道本源魂息的力量,已经十分薄弱,恐要不了几日时间,便会彻底烟消云散。

    两道本源神魂,同玉佩上的气息十分接近,由此可以推断,它们已经藏身在这块玉佩许久。

    其一道本源之魂的气息,林浩则有些熟悉。

    “这本源之息……莫非是白侯王?”林浩神色诧异。

    当年在流云城内,白侯王也曾经过,从玉佩种所散发出的魂息,的确和白侯王十分相似。

    只不过,林浩却也不敢肯定,仅是相似而已,但仔细感受,却还是有些不同。

    至于另外一道本源之魂,林浩则是十分陌生,从来不曾接触到。

    白侯王当年赠给自己的玉佩,其为何会存在两道本源之魂,林浩不得而知,却知晓,这两道本源之魂,要不了多久时间便会消散。

    其一道本源之魂,和当年白侯王的气息有些相似,林浩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吾主,我可用炎力暂时封住两道本源之魂,但却也需配合吾主的鼎真之息。”

    炎魔同林浩并存,心知晓林浩所想,忽然开口道。

    “好,那便用你的炎力先将这玉佩封住。”

    林浩点了点头,旋即释放出鼎真之息,灌入玉佩内,并将玉佩封存在炎魔凝出的一道不灭火炎里。

    鼎真之息加上炎魔的不灭之炎,可暂保那两道神魂不灭,可却也是仅限于此。

    “吾主,既然如此在乎那本源神魂,不如将之重生。”炎魔的声音再一次传出。

    “重生……”林浩若有所思。

    神魂之源不灭,的确存在可能,但是条件太过苛刻。

    前世时,顾长风曾从上古记载知晓,神魂之源想要重生,需“神”之血,而这所谓的神,是几种近乎绝迹的太古莽兽之血,平日里想要见到那些洪荒莽兽都极为困难,更不提取之鲜血。

    “太难。”林浩摇了摇头,不太现实。

    “吾主,据闻第四道天门之,存在着一些太古莽兽的后裔,取之鲜血,或许也有可能。”炎魔知晓林浩心所想,开口说道。

    “太古莽兽的后裔?”林浩眼光泽一闪,这倒可以尝试。

    只不过,第四道天门所对应的境界,乃是皇者,自己目前可尝试冲刺真君境,距离皇者境,怕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炎魔,那两道神魂之源,可保存多久时间。”林浩寻问。

    “大约半年时间,不成问题。”炎魔想了想,道。

    “半年吗……”

    林浩陷入沉默。

    也就是说,半年的时间内,他需要从真主之境界迈入真君境,再从真君突破至皇者境,开启通往第四道天门的资格,并且在第四道天门,寻找出那些太古莽兽后裔,取之鲜血,让神魂之源重生,否则的话,一旦神魂之源消失,将在也不会有机会。

    两道神魂之源,其一道,很有可能便是天绝王的神魂之源,他必须尝试。

    “凭吾主,半年时间,迈入皇者,不成问题,只要属下能够进入第四天门,必帮主人找到那些太古莽兽的后裔。”炎魔说道。

    “你对我倒是有信心。”

    林浩叹息一声,自己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事到如今,也只能全力以赴。

    白侯王对于林浩而言,不仅是先祖,更是恩人。

    当年在流云城,更是为帮林浩斩灭天魔老祖的四煞阵法,从而油井灯枯,彻底陨落。

    前些日子,林浩刚进入圣地时,星纹馆重遇紫韵,占星一族的左婆婆和右婆婆对他痛下杀手,若非白侯王魂力未散,再次现身,只怕他早已死在那两位占星婆婆的手。

    林浩依稀记得,白侯王魂力散去后,化作一道光泽,进入玉佩之。

    所以,其一道神魂本源,极有可能就是白侯王还未消散的神魂。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