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玉佩之,藏着两道神魂本源,其一道,对林浩而言十分陌生,并且陨落的时间已经非常久远,以林浩来观察,怕是至少也已经有数百年的时间。

    而另外一道本源神魂,林浩则认为是天域白氏皇族的白侯王。

    白侯王对林浩有着极大恩情,曾经两次出手相助,若是当年没有白侯王,林浩怕是也走不到今时今日,当初很有可能便已经死在流云城内。

    只不过,现阶段想要白侯王重生,十分不易,需要所谓的‘神’之血,方有希望,至少自己也需达到第四天门,对应皇者之境后,前往天门,寻找那些太古莽兽的后裔。

    太古莽兽,在那个久远的时代,被称为妖皇,即便是太古莽兽的后裔,也强大骇人,就算达到皇者境,找到那些太古莽兽的后裔,能否取之鲜血,林浩也不能肯定。

    “白侯王,你的恩情我绝不会忘……”林浩叹息一声,不管如何,自己都当尽力一试,而现阶段,那两道本源神魂却还可以保留一段时间,希望在这段时间内,他能突破至皇者境,取到太古莽兽后裔的鲜血。

    “吾主有突破真君之势。”炎魔忽然说道。

    林浩点了点头,那火衍圣丹当真拥有奇效,天尊之境若是服用,也会有着不俗的效果,更何况目前的林浩还只是真主境,说是奇效,也不为过。

    当下,林浩立即运转火衍圣诀,一道漆黑如墨的黑炎,浮现在林浩掌。

    “血脉异变?”

    打量掌心内的黑炎,林浩微微一愣,这道黑炎的形成,同自身所修炼的风炎圣诀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因为火衍圣丹的关系导致。

    将火衍圣丹炼化之后,丹田之竟是出现一道源海,而林浩掌心内所出现的黑炎,则是从丹田源海之形成并浮现。

    “那火衍圣丹,竟让我成为火元素的血脉体质……”

    不久后,林浩眼泛出一丝狂喜之色。

    火元素,属于自然元素的一种,并代表着绝对的毁灭,甚至林浩能够从掌心黑炎内感受到毁灭之息。

    源海在林浩体内刚刚形成,并无稳固,但掌心这道黑炎,却足以将真君强者一击重伤,若给林浩一些时间,皇者之下,使用毁灭黑炎可随意灭杀!

    林浩将黑炎收回,旋即盘坐在地,不久后,四周浮现出阴森可怖的黑炎之源,肉眼无法捕捉的天地灵气,迅速涌入黑炎之,并联结者林浩的身体。

    青芒宗上空,一道巨大的灵压落下,来时快,去时更快,近乎一眨眼的功夫,快到根本无人能够察觉。

    房内,林浩重新睁开血脉的眸子,嘴角扬起,勾勒出一丝莫名笑意。

    “真君……突破了。”

    林浩心暗忖,那火衍圣丹当真是奇宝,难怪连天尊之境的强者也会心动,若不是火衍圣丹的关系,他想要从真主后期突破至真君之境,至少还需一月时间。

    现如今,林浩即便突破到真君之境,可火衍圣丹的药效却也不过只用了大约四分之一,绝大部分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被身体所吸收。

    林浩相信,若是身体完全将火衍圣丹吸收,甚至自己有可能达到半步皇者,乃至直接突破至皇者境,打开第四道天门。

    正当林浩沉思之时,门外传来一阵吵杂之声。

    此刻,十数位内门弟子得知林浩重回青芒宗的消息之后,纷纷赶来,大声叫嚣,其几位内门弟子,高声大喊,让林浩滚出青芒宗。

    这些弟子之,倒也有几位林浩熟悉的身影,像王钱孙、方一寒和宁云等人。

    “叫你们家主子赶快滚出来,难不成,还要我们动手?”

    方一寒盯着武童李风和侍女怜儿,冷声笑道。

    李风双拳紧握,这方一寒已经不止一次前来此处叫嚣。

    虽是心有怒,但李风却是不敢有丝毫表现,眼前这些都,皆是内门弟子,身份和实力修为,都不是他们这种青芒宗的扑人能够相提并论,尤其那宁云,还是地字辈长老的亲传弟子。

    “林浩,你这扫把星,竟还有脸回到青芒宗。”见林浩一直躲在房内不出,方一寒更加猖狂。

    那林浩实力虽然强悍,甚至连宁云都败在他的手,只不过,这段时间,宁云的境界有所突破,更还有数位巨头级师兄师姐也颇对林浩不顺眼,据说连青芒宗第一人的厉天河的意思,也是要让林浩滚离青芒宗。

    可以说,如今的林浩,几乎成为了青芒宗所有弟子仇视对象。

    若不是林浩,青芒宗如今不会这般混乱,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绝难开战。

    “哼,那大陆域来的低等人,竟还有脸回到宗门,真是可笑。”

    “我听说,连宗主和天丞长老都十分厌恶此人,若不是看在天岚长老的面子上,早就将这个从大陆域来的劣等人赶出宗门了。”

    王钱孙站在一旁,不停叹息。

    当初被执法堂带走调查之后,因林浩的关系,王钱孙也未受到任何惩罚,对于林浩,心十分感激,虽有心想为林浩辩解,但却有心无力,青芒宗如今这般不稳,局势混乱,也是因为林浩的关系。

    “诸位师兄师姐,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向来不合,林浩师兄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何必要将这个罪名,强行放在林浩师兄身上?”

    王钱孙最终也未忍住,看向四周众人,开口说道。

    “王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是那大陆域劣等人的错,难道还是宗门长老和宗主的错不成。”

    宁云身前某位女子,瞥了王钱孙一眼,提及大陆域和林浩,眼尽是厌恶之色。

    王钱孙张了张口,想要反驳,但却无言以对,即便真是宗门高层的缘故,也不能从他的口说出,宗门长老为宗门的天,弟子敢出说长老的坏话,那当真是找死。

    “王师弟,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我劝你还是仔细斟酌,否则因为出言不逊,被赶出宗门……”那女子见王钱孙不再开口,冷笑一声。

    “袁幻师兄,莫凌师姐,厉天河师兄的意思是如何。”宁云看向后方一男一女,轻声笑道。

    这袁幻和女子莫凌,当初青芒宗内门聚会时,林浩也曾见过,乃是青芒宗最顶尖的巨头,像宁云这种层次,在袁幻和莫凌手,难以抵挡一招半式,两人实力,仅次于青芒宗排行第一的厉天河。

    唐秋和蓝灵也在此处,见如此多弟子前来讨伐林浩,心为林浩担心。

    “那个大陆域来的小子,回来了?”

    说话间,数位身着高贵的男女不徐不疾走来。

    “皇族的人……”

    见到那几位皇族弟子,众人皆是一愣。

    皇族弟子,在青芒宗的身份颇高,甚至连一些资格较老的弟子,也不敢轻易招惹。

    聂家皇族,势力之强,完全不弱于央圣地的天绝王,而此时出现的这些皇族弟子,正是聂姓皇族之人。

    “聂远师兄,聂朵师妹,你们也来了。”宁云满脸堆笑,快步上前。

    “呵呵,就是来看看那大陆域的小子罢了。”男子聂远不屑一笑。

    这聂远和聂朵两人,虽都是皇族,但却互不相熟,曾同林浩参加青芒宗内门考核,聂朵和聂远之后便被灵台长老和青阳长老分别收为了亲传弟子。

    尤其这聂远,武道天赋极强,自进入宗门之后,实力提升飞快,隐约有超越厉天河的趋势。

    “我家公子正在休息,你们能不能不要在此打扰我家公子?!”

    忽然间,李风上前,开口说道。

    随着李风话音落下,在场众人都是一愣,甚至是有些诧异。

    一个武童,面对他们这些内门弟子,竟敢说出这种话来,这在以往,从未有过。

    “果然是大陆域那种劣质人种教导出来的狗,竟敢这般放肆,有什么样子的狗主子,自然就有什么样的狗。”

    “区区一个武童,也敢在此放肆,活腻了!”

    某位内门弟子怒声一喝,右臂扬起,一掌朝着李风轰去。

    这出手弟子,实力已达到半步君灵之境,这小小武童,一掌便能要了他的命。

    “小心!”

    见状,侍女怜儿当即惊呼一声。

    而然,李风面对这一章,有心想逃,但速度却是太快,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只不过,让李风诧异的是,那内门弟子的一掌,却是停滞在了半途,不知为何,整个人更是愣在原地,像是一尊雕塑。

    “今日怎这般热闹。”

    林浩走房内走出,现是看了一眼那位出手的内门弟子,旋即将意境之力收回。

    随着意境之力收回,那弟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神色有些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公子!”

    见林浩出现,李风和怜儿立即跑至林浩身前。

    “林师弟……”王钱孙看向林浩,打声招呼。

    “嗯。”林浩点头回应。

    “林浩,你那武童敢对我出言不逊,今日必须要被惩戒!”

    方才出手的那位内门弟子,见林浩现身,也是毫无畏惧,朝着李风纵身飞跃而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