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芒宗,像李风这样的武童,数不胜数,每一位内门弟子,都会有一位武童分配在身前,以供内门弟子使唤。

    莫要说武童这等身份,对于内门弟子而言,不动声息弄死几位外门弟子也算常事,像这等身份的武童,就算当着当人面将其掌毙,宗门也绝对不会追究。

    那内门弟子知晓,自己并非林浩的对手,也不敢同林浩动手,但杀了他的一位武童,也算狠狠扇了林浩一个巴掌。

    一掌击出,气劲阵阵,感受到这股半步君灵之势,李风身躯微颤,若被这一掌拍实了,李风必死无疑。

    见状,李风整个人迅速朝着后方退去,哪里敢触其锋芒。

    “不必惊慌。”林浩嘴角微微上扬,一把将正在惊退的李风抓住。

    旋即,一指点出。

    那内门弟子面色骇然,林浩这一指的神威,太过骇人,前后左右皆被锁死,即便有心想要逃离,也难以做到。

    当下,只听砰地声巨响,那内门弟子的身躯,宛若断线风筝,整个人横飞暴退,一秒之后,重重摔在地面,自口喷出一道血箭。

    “做人,还是懂得分寸一些为好,这位师弟,你说呢。”林浩看着狼狈不已的内门弟子,轻声笑道。

    那一指,林浩已是手下留情,否则,瞬间便可将其一指击杀。

    “你……”

    那内门弟子神色苦闷,虽是知晓曾连宁云都败在这个从大陆域而来的武者手,但却未想到,他竟为了一位武童,敢不由分说重伤内门弟子,而自己更是连他一指之力也抵挡不住。

    “林师弟,因为一个小小的武童,毫无道理重创内门弟子,你的胆量,倒是不小。”此刻,宁云上前,眼寒芒闪烁。

    如今的宁云,已刚刚突破至真主境界,正想报了当初的仇,他倒要看看,现在的林浩,拿什么同自己抗衡!

    “林某的胆量,一直都不小,莫非宁师兄今日才知晓不成。”林浩盯着宁云,似笑非笑道。

    “放肆!你一个从的大陆域来的劣质人种,来到圣地这种地方,却不知天高地厚!”

    此时,宁云身边的女子,死死盯着林浩,冷笑道:“不过你这狗主人,倒是有些情谊,如此护着你的狗奴才,只可惜,这里是青芒宗,由不得你这劣质的人种放肆!”

    听闻,林浩目光移转,顿时落在那女子身上。

    刹那间,滔天的武道气势将那女子镇压,林浩仅一眼望去,那女子便身躯颤抖,全身冷汗直冒,不知为何,被林浩盯着时,内心深处竟泛出一丝最原始的恐惧感。

    “这……怎么……”女子神色骇然,有些难以置信,她只是被那大陆域来的劣质人种看了一眼,却是全身发毛,心能升起一丝难以言喻的恐惧感。

    啪!

    一声脆响传出,也无人见林浩出手,可女子却被狠狠扇倒在地,面颊上有着深深的掌印,显然是被人打了一个耳光。

    女子神色诧异,难以相信的盯着林浩,凭她的修为,竟未见那林浩是何时出的手!

    “林浩,你找死!”见林浩此时此刻还这般嚣张,宁云一声怒喝,腰间长剑出鞘在手,滔天剑势涌现,虚空剑影重重,将这方天地笼罩,下一刻,那长剑之势愈发虚无缥缈,刺破了虚空,斩向林浩。

    宁云的剑道造诣,十分不俗,更是有着青芒宗第一剑之称,当初内门集会,却败在林浩手,心恨不得将林浩碎尸万段,如今修为突破至真主,在这种特殊时期,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开战,明面上是因为林浩的关系,就算将林浩一剑斩杀,宗门也不会多说什么。

    “公子小心!”

    感受到宁云这股骇人剑势,侍女怜儿和武童李风顿时色变,那宁云的名气在青芒宗可谓十分之大,巨头级弟子,更是地字辈长老的亲传弟子,最近刚刚突破至真主境,如日天时。

    林浩的武力虽然强大,可宁云毕竟已突破到了真主之境,李风和怜儿心,自然为林浩担忧。

    锵!

    只听一声清脆之声传开,在场众人目光落在林浩和宁云之间,神色诧异,只见林浩站在原地动也未动,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轻置虚空,却是挡住了宁云那摧枯拉朽的一剑。

    宁云方才所有的剑势,当被林浩一指截下时,顷刻间化作虚无。

    “这……怎么可能!”

    宁云愣在原地,满脸呆滞之色,难以接受眼下的现实,他如今已打开第道天门,迈入真主之境,而然使出最强杀招,却是被林浩轻描淡写之间化解。

    “宁云,本不想同你计较,而然你心性这般歹毒,那就莫要怪我了。”林浩微微一笑,旋即一指点出。

    噗地一声

    林浩那一指,不偏不倚,在宁云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下,将他眉心贯穿。

    只看宁云手握长剑,整个人身形踉跄,朝着后方退去,至多几个呼吸的功夫,扑通一声,若是烂泥般摔倒在地,当场气绝身亡。

    “公……公子……”

    怜儿见林浩竟是一指将宗门地字辈长老的亲传弟子宁云击杀,不由神色顿变。

    林浩实力之强,出乎众人意料,包括几位皇族弟子,乃至是袁幻和莫凌两人。

    宁云现如今,已突破至真主修为,在青芒宗,属于顶尖弟子之一,可面对林浩,却是被一指点死!

    “林浩,你好大的胆!你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青芒宗内门弟子!”

    皇族弟子,那小王爷聂远厉喝一声。

    林浩神色淡漠,看也不看已死绝的宁云一眼,将右掌收回。

    “林师弟……你怎么………能做出这种罪大恶极之事来……”

    唐秋盯着林浩开口说道。

    对于林浩,唐秋心的确有着不小的好感,林浩将宁云击杀,尤其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必然要遭遇大祸。

    即便是普通内门弟子,今日林浩也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那宁云何等身份,乃是地字辈长老的亲传弟子!

    林浩是因天岚长老的关系,这才加入了青芒宗,完成内门考核,成为内门弟子,也正因为这件事,导致被地字辈长老抓住把柄,有了这般借口,从而和天字辈长老宣战,现如今,林浩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宁云一指击杀……!

    林浩所为,不止会让自己死无葬生之地,更加会连累天岚长老,乃至天字辈和地字辈的战火升级!

    “只是一只跳梁小丑罢了,死于不死,无关紧要。”林浩看向唐秋,轻声一笑。

    对宁云,林浩本懒得搭理,而然此人却心肠歹毒,方才更是将一剑将他斩杀,既然如此,林浩也不会手下留情,即便是一只蚂蚁,他也会毫不犹豫将其踩死,至于是否会因此事,导致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的战火升级,林浩则根本不会在乎。

    地字辈那些长老,识相一些,也就罢了,若不识相,林浩也不介意将他们全部铲除,就当是报了天岚长老的恩情。

    “跳梁小丑……?”

    林浩一言,让在场众多弟子心一寒。

    内门弟子之间,争斗长有,但若说,谁直接取了谁的性命,却是很少发生,尤其像林浩这般,将内门弟子杀死之后,满脸淡漠之色,他根本不在乎内门弟子的性命!

    “异端!”

    这时,小王爷聂远忽然开口说道。

    “这畜生根本就是个异端,大陆域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踏入圣地!”

    方才被林浩狠狠赏了一个巴掌的女子,也重新站起身来,阴狠的说道。

    “你这异端,斩杀长老弟子,今日必死无疑,小王倒要看看,从大陆域而来的劣质人种,究竟有几分本事!”

    聂远冷声一喝,身上所散发出的武道之势,比起已死去的宁云,强悍了数倍不止,隐约之间,竟传出龙吟之声。

    “皇族血脉?!”

    感受到这一丝令人惊恐不安的龙吟,包括袁幻和莫凌都是一惊。

    圣地皇族,有着特有的皇族血脉,一旦血脉成型,当真是霸天绝地,令人胆寒。

    一般而言,只有皇族嫡系,才有机会形成皇族血脉,不曾想,这位旁系的聂远小王爷,竟是拥有了皇族血脉!

    “只怕这位聂远小王爷,今日会进入真正的皇族核心……”莫凌惊叹道。

    “不错。”袁幻点了点头,道:“只怕是连皇族之人都没能料想到,一位旁系的小王爷,居然会产生皇族血脉,不久之后,皇族应该便会派人将他接走。”

    不远处,小郡主聂朵满心羡慕。

    身为皇室的一员,自然知晓形成了皇族血脉将意味着什么,日后,那聂远必然会成为皇族贺信人物之一,几乎所有拥有着皇族血脉的皇室,都成为了皇族顶尖高层。

    “聂远,不要轻举妄动,这孽障的实力极强!”袁幻忽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朝着聂远喊道。

    聂远自进入青芒宗,长老亲自教导之后,实力境界虽突飞猛进,但那林浩,却十分诡异,若要真伤到小王爷聂远,皇族高层,必会追究到底。

    若要是以往,聂远还没有形成皇族血脉,那倒也就罢了,但现如今,聂远的体内,已将皇族血脉开启,这对皇族而言,也是足够惊人的消息,日后对聂远,必然重点培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