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一指点出,刹那之间,数以百计的指劲爆发,厉天河的数道分身,顷刻之间被指劲贯穿。

    见状,厉天河目光一凝,面色有些诧异。

    这大陆域武者,实力竟如此可怖。

    “败。”

    当下,自林浩口轻轻吐出一字,旋即那一指势头不减,朝着厉天河点去。

    此刻,感受到林浩那摧枯拉朽的武道气势,厉天河心震撼,迅速朝着后方退去,选择暂避锋芒。

    而然,厉天河的速度虽快,可林浩却如同鬼魅,步步紧逼。

    “不好!”

    厉天河面色骇然,他被林浩那一指之势所笼罩,仿佛四面八方都成了死路,根本退无可退。

    砰!

    下一秒,林浩那一指正厉天河腹部。

    众目睽睽之下,厉天河整个人若断线风筝,一道血箭从口喷出,重重摔落在地。

    此刻,在场众人彻底惊呆原地,他们青芒宗弟子第一人,到头来,却是被林浩一指击败,厉天河的下场,同袁幻和莫凌比起,区别并不明显。

    “这……这不……不可能!”厉天河神色骇然,旋即,眸内一片阴鸷,他无法接受,自己如今身为青龙圣地第一后辈强者,竟会败在一位大陆域武者手,并败的如此狼狈,被林浩用一指击败,身为青龙圣地后辈第一人的他,却是连还手的余地也没有,如何能够甘心。

    “青龙圣地后辈第一?”林浩负手而立,眸子淡淡扫过厉天河,不由冷声一笑,道:“青龙圣地,看来也不过如此,这所谓的青龙第一,未免也太弱了一些,无法让我热血澎湃。”

    “林浩……你,你说什么!”厉天河在几位弟子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恶狠狠的盯着林浩,心并不服气。

    “厉天河,我说你,太让我失望,你实在太弱。”林浩盯着厉天河,面无表情道。

    其实,像青龙圣地这种层次的地域,说白了还只是央圣地的一处分支管辖区,宗门武者的质量,比起央圣地,还要差了一大截。

    莫要说青龙圣地,即便是央圣地那些顶尖宗门的弟子,林浩提不起丝毫兴趣。

    现如今,林浩的目标,乃是圣域……

    圣域,仅仅是一隅之地的北方,便已强者汇聚,高手如云,百年之前的圣域,就说北方区域,随便出现一位宗门弟子,实力修为至少也达到皇者之境,而天尊境的弟子也不在少数。

    到了现在,只有想起圣域,才会让林浩觉得血液翻涌沸腾,天域,已经没什么值得自己继续留恋。

    此时,厉天河面色苍白,嘴角还挂着一丝未凝固的血迹,想他纵横青龙圣地到如今,何曾败的如此狼狈过。

    “林浩……你的确很强………但你如此行径,莫要想活着离开青芒宗!”厉天河眼一道寒芒闪过。

    即便林浩乃是天字辈的天岚长老亲自待会青芒宗,可那又如何,天字辈长老即将败在地字辈长老手,等地字辈长老夺到宗门主权后,绝对不会放过林浩,到了那时,就算天岚长老出面,也绝对保不住林浩这位大陆域异端!

    “长老?”

    听闻厉天河一言,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莫名笑意,那地字辈的长老,他还未能放在眼。更何况,即便地字辈长老不出手,林浩也会主动去找上他们。

    说到底,青芒宗天字辈长老如今这种局面,从明面上来说,和林浩有着直接的关系,天岚长老当初对他,也还算有些恩情,林浩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你们滚吧。”林浩挥了挥手:“记住,若下次再来此地放肆,林某可不会像今日这般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

    林浩说的手下留情,让在场每一位弟子都是神色微变,展现出如此可怖战力,青芒宗所有顶尖弟子皆败在林浩手,甚至一指击败整个青龙圣地的后辈第一人厉天河,难不成,他还未尽全力?

    “莫要吹破了牛皮,到时候,难以收场。”厉天河一声冷哼,在两位内门弟子的搀扶之下,转身离开。

    唐秋和蓝灵等人,面色震撼,当初第一次在山谷见到的林浩,竟有着如此恐怖骇人的实力,令人难以想象。

    “林浩师兄,那宁云乃是地字辈长老的比较疼爱的一位亲传弟子,你将宁云斩杀,只怕这件事,不好解决,现在倒不如趁着天字辈长老和地字辈长老激战时,离开青芒宗,暂避风头……”

    王钱孙走至林浩身前,好心提醒道。

    林浩的实力之强,王钱孙佩服万分,但说到底,林浩实力上的恐怖,却还只是相对青芒宗的后辈而言,难不成他当真能同那些地字辈的长老对抗不成。

    这件事,地字辈长老等夺得青芒宗主权之后,一定会追究,到了那时,林浩再想离开青芒宗,便是迟了。

    “林师弟,你还是听王师弟的话,先离开青芒宗吧……否则等地字辈长老拿到宗门主权之后,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这时,唐秋和蓝灵两人也走了上前,开口的是蓝灵。

    对林浩,唐秋和蓝灵两人,还算有一些好感,不管如何,当初在那山谷,林浩也曾对他们出手相救。

    “多谢几位提醒,我会考虑的。”

    林浩微微笑道。

    ……………

    回到房内,对于今日之事,林浩并没有放在心,只等将青芒宗这些事情处理完后,他便会离开青芒宗,并且离开青龙圣地。

    第二日晨初

    侍女怜儿破门而入,神色十分慌张,一路踉跄。

    “公子,不好了……执法堂堂主和几位长老来了!”

    见林浩一副平静的模样,怜儿急忙说道。

    “执法堂和几位长老,他们来做什么。”林浩淡淡开口。

    闻声,怜儿则更加着急,林浩昨日重伤数位内门核心弟子,甚至连宁云都被他所杀,那宁云是何等身份,地字辈长老亲传弟子,执法堂和那几位长老来到此处的目的已是很明显,定然是要将林浩伏法!

    “公子,你快逃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这时,武童李风也迅速从屋外走进。

    林浩并未多言,直接起来,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怜儿和李风还以为林浩打算逃离青芒宗,迅速开始收拾一些东西。

    不管怎么样,林浩作为他们的公子,待他们不薄。即便是触犯了宗门的规矩,也绝不能看着林浩被伏法。

    而然,怜儿和李风最终却是发现,林浩压根就没有逃跑的意思。

    屋外,执法堂堂主和数位青芒宗长老已至,见林浩从屋走出,那执法堂主一声冷喝道:“林浩,你昨日斩杀内门贺信弟子宁云,可有此事!”

    闻声,林浩面色无惧,淡淡道:“没有此事。”

    “没有此事?!”

    本以为林浩会干干脆脆的承认,不曾想这小子却是怂了,竟矢口否认。

    “还敢狡辩,昨日你击杀宁云,重伤数位宗门核心弟子,至少有一百双眼睛亲眼所见,你不承认也得承认!”某位年长老者喝道。

    这老者,林浩参加青芒宗考核时,也曾见过,是青芒的灵台长老,他身前则是那位青阳长老。

    对这几人,林浩并不熟悉,但也不算陌生。

    “哦……既然几位都已知晓,那又何必管我承认或者不承认。”林浩微微一笑道。

    见林浩这次态度,几位高层都是怒不可遏,青芒宗怎会出现如此异端。

    “林浩,当初天岚长老破格让你参加青芒内门弟子考核,对你而言,也算颇有恩情,你如今却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如何对得起青芒宗,对得起天岚长老?!”

    青阳长老一声怒喝。

    “那按照青阳长老的意思,我杀宁云固然不对,可宁云主动前来取我性命,我便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他宰割才对吗。”

    既然这位青阳长老想说个道理,那林浩也就陪着他说出一个道理来。

    “你说什么,宁云主动出手,想要杀你?”

    听闻林浩之言,青阳长老微微一愣,那宁云无缘无故,为何要杀林浩?

    “我便想要问问诸位,宁云被杀,只因他想杀我,另外几位被我所伤弟子,也是动手在先,他们技不如人,被杀被伤,这件事,是否要怪哉林某头上。”林浩一眼扫过几人,淡淡问道。

    “这……”

    灵台长老和青阳长老对视一眼,若林浩所言属实,那么,宁云的死和几位重伤的内门核心弟子,便算咎由自取,定然是怪不到林浩头上。

    只不过,那宁云却是地字辈长老的亲传弟子,青芒宗的大权,不久之后,便会落在地字辈长老的手。

    地字辈长老,如何会放过林浩?

    他们今日前来问罪,也是地字辈长老的意思。

    “林浩,你之所说,可有什么证据。”青阳长老问道。

    “众目睽睽,足有一百多双眼睛瞧见,难道几位没有弄清事实,就来问罪吗。”林浩道。

    “哼,废话少说,宁云如何会无缘无故来杀你性命,他若对你出手,必然有理由!”这时,那位执法堂堂主喝道。

    林浩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这个道理,那我杀宁云,也必然有我的理由,堂主,我说的可是道理。”

    闻声,那执法堂主气不打一处来:“好你个伶牙俐齿,今日便押你进执法堂,本座倒要看看,进入执法堂后,你可还是这般的伶牙俐齿!”

    “那就请堂主亲自出手一试。”林浩站在原地,脸上堆着莫名笑意。

    眼见执法堂主就要出手,灵台长老却是忽然上前:“且慢。”

    “灵台长老,你这是何意!”

    执法堂主有些不解,难道这灵台长老,想要偏袒林浩不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