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灵台长老拦了上前,执法堂主顿时眉头一蹙,对于灵台长老的举动有些不解,难不成灵台长老是想要偏袒林浩。』  2

    “堂主且慢,我与林浩说上一说。”灵台长老轻声开口。

    昨日,林浩击杀宁云,重伤数位青芒宗顶尖弟子,即便是连那青龙圣地,堪称后辈第一人的厉天河,也被林浩击败。

    由此可见,林浩的武道天赋和实力,实乃惊人,青芒宗得此弟子,也实算幸事,如果林浩留在青芒宗,相信不久将来,青芒宗必然能够再上一个台阶。

    灵台长老也不忍心,如此潜力巨大的弟子,被执法堂带走。

    “林浩,老夫知晓你尚未拜师,倒也不瞒你,这日后,乃是地字辈长老掌权,你若同意拜一位地字辈长老为师尊,老夫可担保,你昨日所行之事,青芒宗既往不咎。”灵台长老思考片刻,旋即说道。

    闻声,那执法堂主若有所思。

    像林浩这等后辈弟子,着实了得,那厉天河是何等人物,纵横青龙圣地,为青龙圣地第一后辈弟子,到头来却是被林浩正面击败,只怕林浩未来的成就,必是要在厉天河之上,宗门若有林浩和厉天河两人,日后,迈入央圣地顶尖宗门之列,也不是没有可能。

    此时,执法堂主也打定了主意,倘若林浩当真愿意拜地字辈长老为师,那他击杀宁云和重伤宗门弟子一事,倒可以从轻处罚,甚至是不再追究。

    “林浩,灵台长老也是为了你好,你可要仔仔细细的想清楚,只要你拜入地字辈门下,到时候,下一任青芒宗主,将会从你和厉天河两人之间选出,如此机会,要懂珍惜。”青阳长老也提醒林浩。

    林浩身前的怜儿和李风两人,听长老这般说,忍不住心有些激动,只要公子答应,昨日之事不但不会被怪罪,这下一任的青芒宗宗主,或会还会成为被林浩继任。

    此时,包括怜儿和李风在内,众人的目光,都已落在林浩身上。

    “几位的好意,我心领取了,只不过,这天域上下,只怕无人有资格当我的师尊。”林浩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此话一出,两位长老和执法堂主,顿时愣在原地,方才林浩好似说,整个天域,无人有资格当他的师尊!

    在旁人听来,林浩此言,实是狂妄到了极限,那些天域的顶尖人物,岂不是都未被他放在眼?

    “小子,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灵台长老顿时一怒。

    “我不会拜师,两位长老也不必继续浪费心思,不久之后,我将离开青龙圣地。”林浩说道。

    这几人的心意,林浩又岂能不懂,只是可惜,他们的算盘打的太大了一些,无论是让自己拜师,或者留在青芒宗,都不可能。

    “好你个狂妄的小子,既然如此,那就留不得你了!”执法堂主怒声一喝,立即朝着林浩飞去。

    既然林浩不领情,那今日便留不得他的性命。

    “就凭你?”

    见那执法堂主飞跃而至,林浩不由冷笑,这青芒宗上上下来,早已无人能够对他造成任何威胁,区区一位执法堂主,蝼蚁罢了。

    “狂妄至极,你是找死!”

    见林浩那般神态,执法堂主怒不可遏,一个从大6域而来的武者,因天岚长老的关系进入内门,此刻却已经狂上了天,殊不知天外有人一说。

    而然,那执法堂主人还未能落地,自林浩的身前的虚空,却是一道炎火破空而去。

    “什么?!”

    感受到那炎火之蕴含的毁灭气息,莫要说执法堂主,便是那立身虚空之上的青阳长老和灵台长老两人也愣在当场。

    这一道炎火,仿佛连空气都能够焚化,若是被正面击,只怕在顷刻间便会被烧成灰烬。

    执法堂主纵身躲过那道火炎之后,眼泛出一丝难以置信的光芒,满面惊容。

    “青阳长老,灵台长老,此子毕竟正面击败过厉天河,十分难对付,我们人联手,将他拿下!”执法堂主心也知晓自己无法奈何林浩,只能朝着青阳和灵台两位长老说道。

    厉天河的实力,本就已经十分强大,普通长老级人物,也未必能够敌的过厉天河,而林浩能够将厉天河击败,自然更加难以对付。

    两位长老对视,从彼此眼皆看出震撼之色,当时听闻连厉天河都败在林浩手,灵台和青阳还不相信,此刻见到林浩那随手一击的恐怖后,也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好,我们联手拿他!”

    灵台长老答应一声,旋即和青阳长老一左一右朝着林浩围去。

    这林浩的确厉害,想执法堂主一人,也未必是他对手,但他们位长老级战力联手,林浩再厉害,也只能束手就擒,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见状,林浩一声冷笑,道:“我劝位,还是识相一些,否则的话,若林某真动起手来,伤了几位,也是不好。”

    “黄口小儿,大言不惭!”

    灵台长老眼寒光闪烁,在这青芒宗,有史以来,还从未出现过像林浩这样的弟子。

    “莫要跟此子废话,战决!”青阳长老言罢,右臂扬起,手掌在虚空轻轻一晃。

    刹那间,一道金黄色的巨大掌印,自虚空形成,若一座巨山般,朝着林浩镇压而去。

    见青阳长老出手,灵台长老和执法堂主也没闲着,纷纷使出杀招。

    “小道尔。”

    林浩见从虚空落下的金色巨掌落下,不退反而,却是以强悍的体魄力量去强行冲撞。

    “真是自寻死路,林浩,你终会死在自己的狂妄之上。”

    眼见林浩竟是打算用身躯去撞击《金佛掌》的杀招,青阳长老摇了摇头。

    而然,下一秒,青阳长老却是傻了眼,下巴险些被丢在地上。

    只看林浩若一道白光闪过,还不知生了何事,虚空还未彻底落下的金色巨掌,竟是被林浩贯穿而过。

    “这不可能!”

    青阳长老惊出一身冷汗,那林浩居然用自己的身体,一瞬之间破我吊了自己《金佛掌》的最强杀招,他还是人吗,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给我下去!”

    “束手就擒!”

    灵台长老和执法堂主看林浩突破了青阳长老的杀招,立即围上前去,阻断林浩退路。

    “不自量力。”

    林浩神色淡漠,对着灵台长老和执法堂主,一掌击出。

    嗖!

    掌未至,掌劲先达。

    灵台长老和执法堂主,在林浩这道掌劲之下,若浪潮的一片孤舟,在虚空摇摇欲坠。

    还不等两人暂避锋芒,林浩身若鬼魅,身形灵逸飘然,已是冲了上来。

    砰!

    随着林浩一掌落下,正两人,只见灵台长老和执法堂主,若断了线的风筝般,横飞而去,随后,狠狠摔落在地。

    碎石飞溅,灰雾蒙蒙,地面是一片深坑。

    灵台长老和执法堂主,身形踉跄,从碎石深坑内踉跄爬起。

    哇!

    那执法堂主,刚一起身便是呕出一口子鲜血,面色苍白如尸,被林浩一掌击,显然受伤不轻。

    至于灵台长老,比起执法堂主,却也好不到哪去。

    “这……”

    远处,深坑之外,青阳长老一副见了鬼的神色,有些难以置信,那林浩,竟强到如此可怖的程度,他们位长老级联手,对林浩竟然无可奈何,其执法堂主和灵台长老更是被林浩一掌重伤!

    此处,青芒宗内门弟子越聚越多,这两日,林浩回宗之后,可算热闹非凡,在林浩的住处,几乎每日都会大动干戈。

    昨日,内门巨头级弟子宁云被林浩所杀,袁幻和莫凌则是重伤,最终连厉天河都被林浩正面击败。

    尤其是今日,执法堂主和两位长老,人联手来拿林浩,到头来,执法堂主和灵台长老两人,面对林浩,却是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被林浩一掌重伤。

    “骗……骗人的吧,位长老级战力,居然奈何林浩不得,执法堂主和灵台长老两人,还被林浩反伤!”

    “见鬼了,那可是位长老级战力联手,怎么可能敌不过林浩!”

    “他真的是从大6域来的武者?!”

    “我看,林浩他应该是从高等圣地来的吧……大6域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怪物!”

    在场的一些内门弟子,开口议论道。

    自从林浩昨日击杀宁云,甚至是将厉天河等人重伤之后,不少内门弟子便开始怀疑林浩的来历,真要说大6域,无人相信,像大6域那种武道运势极地,灵气不足的地方,根本产生不了强者,没有强者产生的必备条件。

    在这些内门弟子看来,林浩绝对不会来自大6域,起码也是天域的那些高等圣地。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执法堂主和灵台长老从深坑互相搀扶爬出,神色骇然的盯着林浩,两人眼皆是浮现出一丝惊恐之色。

    这人,唯一没有受伤的便是青阳长老,可即便青阳长老此时毫无损,却也只能是站在一旁,哪里敢对林浩出手,执法堂主和灵台长老,便是最好的例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