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术》乃是青芒宗最为顶尖的神通功法,乃是青芒宗开宗老祖所创,历代宗主和长老高层,仅有天岚长老曾经练成之外,再也无人炼有所成,不曾想,地宗光却是已将此种神通炼至化境。

    如此一来,就算是天岚长老,也奈何不了地宗光。

    “天岚,你未想到吧,我会将青囊术炼到此种境界。”地宗光一指伤退天丞长老之后,看向远处搀扶着青芒宗主的天岚长老冷笑一声。

    闻声,天岚长老眉头微微一蹙,并未搭理地宗光。

    “哼,在以往,天岚的确是青芒宗最强,而然,到了今时今日,这最强的称号,却也该换人了。”老者地无星冷哼一声。

    天青长老几人对视,面色都有些无奈。

    地无星之言,并无虚假,青芒宗曾经最强之人,的确是天岚长老,但却已成为了曾经,此刻,那地宗光的境界修为已比天岚长老持平,更是将《青囊术》炼至极限化境,而天岚长老却也只是将《青囊术》的上篇练成罢了。

    若不是那地宗光实力太强,地字辈长老,也不会如此嚣张。

    “怎么,天岚,你们确定还要继续战下去吗,若真如此,我们可不能保证,接下来也会手下留情。”某位身着金袍的地字辈长老,淡淡说道,完全未将天字辈长老放在眼,如今,在他们眼,早已是胜券在握,那些天字辈长老,根本不足为患。

    “唉……”

    青芒宗主一声叹息,眼泛出一丝无法言喻的失落之色,早在交手之初,他们心便已经有了数,仅一个地宗光,便不是他们能够对付。

    就即便是天岚长老能够拖住地宗光,他和天青长老、天丞长老,却也敌不过地无星等人,自地字辈长老宣战开始,他们便已败了。

    “我们败了。”青芒宗主看向地宗光等人,咬了咬牙,最终说道。

    “宗主!”

    “不可啊!”

    天丞和天青两位长老,听青芒宗主承认战败,不由一惊,这岂不是要交出宗门的掌权。

    青芒宗主摇了摇头,他和天岚长老又岂能甘心,但形势所迫,没有任何办法。

    地宗光的实力,太过强悍,除了地宗光之外,地无星也十分强大,在场几位天字辈长老,除了天岚之外,也无人是地无星的对手,地字辈长老,难以战胜。

    “你承认便好,然后你们打算怎么做。”地宗光看向青芒宗主,轻声笑道。

    “从今日开始,你便是青芒宗主,青芒宗由地字辈掌权……为期十年,十年后,青芒山巅,再战一场!”青芒宗主眼寒光闪烁,他败之不甘,只等十年之后,能够一雪前耻。

    “呵呵,十年……十年之后,结果还是如此,在此之前,你们天字辈,将被囚禁在青芒山巅,不可逾越半步,否则,就莫要怪我们不念同门之情。”地宗光一眼扫过天字辈长老众人。

    如果地宗光真想做些什么,在场除了天岚长老能够逃脱之外,另位天字辈,难以从地宗光手逃离。

    地宗光说的,已经不是商谈或条件,是他自己的决定,要将天字辈长老囚禁在青芒山巅十年时间。

    “地宗光……宗门主权已被你们夺去,还要将我们囚禁十年,你莫要太过分了!”天丞长老额头青筋凸显。

    “过分?”地无星不由冷笑:“就算是过分又如何,要怪就只能怪你们技不如人,在这青芒宗内,谁的拳头大,谁才有资格说话。”

    还不等天丞长老继续说些什么,却是听虚空上方传来一声不屑的笑意。

    “这位长老所言,实在对极,宗门世界也好,世俗也罢,向来是谁的拳头大,谁才有资格说话。”

    听闻此言,在场众人都是一愣,下意识朝着虚空上方望去。

    白袍加身,衣襟飘动,一头雪般长发垂直落下,雪白的眸内闪动莫名光泽。

    “林浩?!”

    见到虚空上方静立的白眸男子,天青长老和青芒宗主都是一愣,甚至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便是天岚长老也不由面色诧异。

    青芒山巅,可是有着两只堪比真灵初期战力的天罡白猿守护,这小子是怎么来到山巅的?

    “何人!”

    见到林浩,地无星眉头蹙起,不知此人来历。

    “你又是何人。”林浩盯着地无星,淡淡开口。

    此刻,天字辈长老一方,面色顿变,这林浩,是跑到青芒山巅找死来了?

    如果惹怒了地字辈这些人,必死无疑,现在他们自身难保,更不提去保林浩。

    “小儿,你是个什么东西,在老夫面前,敢如此猖狂?!”

    地无星见自己被一位小辈如此无视,心怒意攀升。

    “老儿,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在小爷面前,也敢如此猖狂。”林浩不由冷笑,将地无星的话,还了回去。

    “不得无礼,赶快离开!”

    青芒宗主盯着林浩,正色喝道。

    甚至于,青芒宗主未敢提及林浩的姓名,林浩昨日可是将地无星的亲传弟子宁云杀害,若是被地无星知晓了林浩的身份,今日他绝对离不开青芒山巅。

    “听宗主之言,你速速离去,高层之事,与你无关。”

    一直沉默不语,未曾开过口的天岚长老,也忍不住说道。

    林浩回宗之时,曾经说过,会帮天字辈长老解决这些争端,谁也想不到,他居然是打算这样来解决争端。

    “这混账小子,脑袋进了水?!大老远从宗门里跑来送死!”天丞长老气不打一处来。

    虽说天丞长老并不待见林浩,但不管怎么说,林浩也是天岚长老的人,往大了说,是他们天字辈的弟子,也不想见林浩死在地字辈长老的手。

    “几位,我之前说过,会帮你们解决这些问题,今日,也算我兑现自己的诺言。”林浩道。

    “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身着金袍的地字辈长老,冷视林浩。

    一位后辈,跑来青芒山巅,如此大言不惭,要帮天字辈的解决他们地字辈?这种笑话,的确令人有些难以笑出口。

    “小子,你究竟是何人,是谁给你的勇气来此放肆。”地无星自体内泛出一股极为凶悍刚烈的武道气势,地面碎石缓缓漂浮至半空,旋即化作了齑粉。

    而然,面对地无星的武道之势,林浩却面色不变,微微一笑:“怎么,今日你们地字辈的长老,不还让那执法堂主和灵台、青阳那两位长老,前去抓林某伏法?现在却是不认识我了,倒也新鲜。”

    听闻林浩此言,青芒宗主几人的面色都一变。

    “这蠢货,自投罗网!”天丞长老恨不得上前扇林浩几个打耳光,青芒宗怎会有如此愚蠢的弟子。

    天岚长老也不由柳眉微皱,心猜不透林浩想要做些什么。

    即便林浩曾经在青芒圣地专属地门之,爬至了第五重天,而然时间却是太短,就凭此时的他,想要同这几位地字辈长老一战,还太嫩了一些,无异于鸡蛋碰石头。

    “你……你就是那个大陆域的林浩!”

    地无星长老思考片刻,顿时明白了过来。他的爱徒宁云,也正是被眼前这小子斩杀。

    林浩这名字,包括地宗光几位地字辈长老,自然都是知晓,能够同天字辈宣战,也正是因天岚长老破格让林浩直接参加青芒宗的内门考核。

    “我是林浩不假,宁云不知是在场哪位的徒儿。”林浩问道。

    “你这畜生。”地无星顿时一怒:“本让执法堂主和青阳、灵台两位长老将你伏法,不曾想,那几人却是阳奉阴违!”

    在地无星看来,执法堂主和那两位长老,定然没有将他的话当成一回事,没有按照他的话去做,现在林浩出现在此地,便是最好的证明。

    “哦,原来你就是宁云的师尊。”林浩打量地无星几眼,淡漠道:“你徒儿昨日想取我性命,可惜技不如人,被我斩杀,就是不知你这个做师尊的,可打算为你的徒儿报仇。”

    “我看你是活腻了,找死!”地无星怒声一喝,武道气势迅速攀升,作势就要取林浩性命。

    眼见地无星被一位后辈小子两句话便激出真火来,那金袍老者瞬间上前,拦住了地无星。

    “地若尘,你这是做什么?”地无星有些不解。

    “此子不止杀了宁云,甚至还将袁幻、莫凌,乃至是厉天河都被他重伤……若是愿意归顺,我们几人,收他为徒,也不是不可,这样的苗子,可不多见。”金袍老者地若尘解释道。

    闻声,地无星一愣,这地若尘的意思,那他的亲传弟子宁云,岂不是白死了。

    “不必,杀了吧。”

    忽然,地宗光冷声道。

    此子毕竟是天岚长老带到青芒宗,算是天字辈阵营之人,如今跑到青芒山巅,如此放肆,压根未将地字辈长老放在眼,即便收为弟子,日后也是养虎为患,倒不如直接杀了,一了百了。

    金袍老者沉思片刻,心顿时明白了地宗光的想法。

    “也罢,既然如此,那便杀了吧。”金袍老者点了点头,却又道:“只不过,对一位后辈弟子出手,也未免失了身份。”

    话音落下,金袍老者朝着远处一声青唤。

    至多半息时间,地面轻轻颤动,只见两只巨大的白猿从远方走至此处。

    “这两只白猿,足以媲美初期真灵强者的战力,斩杀林浩,实在绰绰有余,又何必我们动手。”金袍老者笑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