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装女子仔细打量林浩数眼,白发白眸,相貌倒是有些不凡,只不过,却也不知天绝王为何会几次番让他们来到青芒宗找寻此子。

    “太上长老,一切小心。”天岚长老见林浩跟着天绝王的使者离开,忍不住开口说道。

    林浩进入央圣地,因得罪了占星一族的圣女紫韵,从而被丢进罪场,当时天绝王若是真想要了林浩的命,只怕林浩绝对活不到今时今日,也更加不会让林浩进入青芒宗,从天绝王所行之事来看,应当并不是真想要了林浩的性命,加上如今林浩的实力深不可测,天岚长老并不为林浩担忧。

    “无妨,我去去便回。”林浩轻声一笑道。

    太上长老……

    为首的宫装女子,听闻天岚长老竟是呼此子为太上长老,面色有些诧异。

    青芒宗的太上长老,二十多年前便已战死,青芒宗太上长老的位置,一直空缺,宗内实力最强的便是天岚长老。

    现如今,天岚长老竟称此子为青芒宗太上长老,出乎宫装女子的意料之外。

    虽是心诧异,但宫装女子却也并未多说什么,这毕竟是青芒的事,她此行目的,便是将林浩带回央圣地,交给天绝王,至于林浩究竟是何种身份,宫装女子并没有太大兴趣。

    青龙圣地和央圣地相距的路程不算近,但凭林浩几人的速度,仅两个时辰,便已赶到了央圣地。

    到达圣地后,林浩看向那位为首的宫装女子,开口寻问道:“不知占星一族的圣女,是否还在此地。”

    “占星一族……”

    那宫装女子微微一愣,沉思片刻,旋即回道:“早些时候,紫韵圣女的确还在,不过前几日却是告别了天绝王,和两位占星婆婆一同离开了圣地。”

    听闻此紫韵已经离开,林浩顿时有些失落,原本打算,来到央圣地之后,找到紫韵,将那些谜团解开,但不曾想紫韵却已经离开央圣地,难不成连自己的罪责,也不愿追究了?

    “请问,占星一族的圣女,族地在何方?”林浩看向宫装女子,继续问道。

    如果能够知晓,紫韵那一脉的占星族地,林浩大可以寻到占星族地,寻找紫韵,将事情问个清楚明白。

    这些日子,不少日子在林浩心充斥,那位惊才艳艳的男子封天,还有其背后的神秘之人,再加上紫韵死而复生,想要自己的性命……

    甚至于,林浩怀疑,紫韵和封天背后的那位神秘之人有些关联。

    “这我便不知道了。”宫装女子摇了摇头,道:“据说,紫韵圣女的族地,乃是在传说的圣域之地,详细的情况,你倒可以问问天绝王大人。”

    林浩点了点头,占星一族本就神秘莫测,总族地的确是在圣域,据传是内部曾发生过变乱,有几支流落到了各域,只是不知紫韵,到底属于哪个支族。

    片刻之后,宫装女子带着林浩来到圣地央的大殿外。

    “见过小姐。”

    几名黑甲武者见到宫装女子,立即参拜。

    “小姐……”

    林浩打量宫装女子,莫非她是天绝王的女儿……

    宫装女子点了点头,也未多言,带着林浩走入大殿之。

    …………

    殿内,一位老者正坐在上方,身旁站着一位年轻男子,男子手把玩折扇,气息不弱。

    “父亲,人带来了。”

    宫装女子走至老者身旁,开口说道。

    那首座之人,正是央圣地的天绝王。

    “冰儿,辛苦了。”天绝王朝着宫装女子一笑,目光旋即落在林浩身上。

    “天绝王,别来无恙。”

    林浩看向天绝王,嘴角微微上扬。

    当初自己被这央圣地的天绝王丢入罪场之内,险些丢掉性命,林浩可还是记忆犹新。

    “小子,敢对天绝王不敬?”见林浩态度轻浮,天绝王身前的年轻男子,眼寒芒一闪。

    “你就是央圣地,后辈排行第二之列的无常公子?”林浩打量天绝王身前的男子,开口说道。

    那无常公子和目童子,皆是央圣地的妖孽天才,只不过,据说这无常公子当初却是被目童子一招击败,来到央圣地后,林浩对一些事,也有所耳闻。

    无常公子打量林浩几眼,很快收回了目光,天绝王在此,还轮不到他说话。

    “林浩,你轻薄占星圣女一事,并未算完。”天绝王开口说道。

    “轻薄占星圣女……?”

    听闻天绝王此言,宫装女子顿时一愣,旋即用一种厌恶的目光,盯着林浩。

    见状,林浩面色有些尴尬,自己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等事情,只不过是当初紫韵的说辞罢了,但他似乎也没法解释什么,在旁人心,轻薄圣女的罪名,已经落实了。

    “天绝王……圣女说我轻薄她,只不过是一面之词,我从来不曾做过。”林浩正色道。

    若是别的事,林浩绝对不会开口去解释什么,但这件事,他必须要反驳。

    自己明明没做过,却被坐实了,岂不是太冤枉,要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就将紫韵轻薄了,这罪名落的也是不冤。

    “哼,原来是轻薄圣女的淫贼。”宫装女子厌恶道。

    “我……真不是淫贼。”林浩叹息一声,他可不想将淫贼的名号落实了。

    “你若不是淫贼,圣女岂会这般说,难道圣女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宫装女子根本不相信林浩所言,反问一句。

    “信不信随你们,林某从未做过那等下作之事,不过是圣女想给我定罪的说辞罢了。”林浩一挥手,懒得去解释什么,越是解释,仿佛自己越是心虚一般。

    “狡辩!”宫装女子看向天绝王,道:“父亲,这种淫贼,你找他来做什么。”

    天绝王面带笑意,摇了摇头,道:“林浩,其实,你的话,本座倒是相信,你并非为轻薄紫韵圣女的淫贼。”

    “哦?”

    林浩一愣,这天绝王,为何会相信自己。

    “父亲,连圣女都说自己被此人轻薄,难道圣女不惜自己的名声,也要冤枉此人?”宫装女子十分不解。

    “师尊,我想也是如此。”无常公子也附和道:“我记得,当初那紫韵圣女,一身境界修为已达到真君巅峰,无比接近皇者,谁人能够轻薄的了她,若真有此事,轻薄圣女的等徒浪子,只怕早在第一时间被紫韵圣女所杀。”

    原本,林浩对这无常公子的印象十分普通,此刻听他一言,却是有了一些好感,起码能证明自己不是淫贼,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也算是为他平反说话了。

    “当初这林浩,其修为不过是君主之境,而紫韵圣女已是真君巅峰。”天绝王看向宫装女子,解释道。

    “君主之境?”

    听闻天绝王之言,宫装女子陷入沉思之,这样的事情,的确没有可能,那些登徒浪子的胆量再大,也绝对不敢去轻薄一位真君巅峰的强者吧,除非是不要命了,即便真是作死,只怕也接近不了真君巅峰的紫韵圣女。

    “你当真不是淫贼?”宫装女子有些不确定的看向林浩,她虽不相信占星圣女会拿自己的名声乱来,但连父亲天绝王和师兄无常公子都这般说……

    “当真不是。”林浩语气坚定。

    林浩刚一说完,宫装女子仿佛想起了什么。

    方才,天绝王说,林浩前些日子的境界修为,只达到君主境界,可一位小小的君主,能够成为青芒宗的太上长老?这绝无可能!

    “父亲,你方才说……林浩只有君主之境?”宫装女子忍不住问道。

    “一月之前,的确如此。”天绝王道,但林浩进入青芒宗后,是否有大的突破,这就是未知之数了。

    “父亲,好像不对,天岚长老说,林浩可是青芒宗的太上长老,连地字辈的地宗光都承认他太上长老的身份……”宫装女子面色有些古怪。

    “青芒宗太上长老?”

    听宫装女子一言,天绝王顿时一愣,面色有些不可思议,青芒宗太上长老早在二十多年前便已战死,此后不久,天字辈和地字辈两方长老爆发内战,哪里来的什么太上长老。

    “师妹,你说笑吧,那天岚和地宗光,境界都已达到真君,那两人尚没资格成为青芒宗的太上长老,你说这小子,当上了太上长老?”无常公子质疑道,并不相信宫装女子所言。

    “天岚长老的确是喊他太上长老。”

    对于此事,宫装女子也并不十分清楚,只能如实说道。

    “林浩,我女所言,可是事实?”天绝王问道。

    “的确不假。”林浩也未打算隐瞒。

    “你如今是何境界?”天绝王面带古怪之色,古怪,却又透着一丝好奇。

    “那不如,天绝王亲自来试上一试,如何。”林浩盯着天绝王,淡淡道。

    天绝王掌管央圣地,实力自然不俗,本身乃是皇者之境,而如今的林浩,面对皇者,自然不惧,有一战的资格。

    “林浩,你放肆!”

    当下,无常公子勃然大怒,手折扇一挑,须臾间朝着林浩攻来。

    “也好,那我就先领教领教天绝王高徒门生的实力如何。”眼见无常攻击一怒而至,林浩脸上堆着淡淡笑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