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两月之后,便要启程前往天域圣地,这让在场众人有些意料之外。

    “不过,在离开之前,我却还有一些私事,需要用到宗内力量。”林浩淡淡道。

    “用到宗门力量?”

    “不知太上长老有何事?”青芒宗主笑问。

    “你们可知,青龙圣地附近,有一处黄荒大陆。”林浩道。

    “黄荒大陆?”

    听闻林浩提及黄荒大陆,地字辈长老几人,都是满脸疑惑之色,显然并未听说过黄荒大陆。

    一般而言,圣地很少会去关注弱小的大陆域,即便再如何强盛的大陆域,在圣地眼,皆是不值一提。

    “太上长老,您说的黄荒大陆,我倒是略知一二。”

    眼见青芒宗主和地宗光等人都陷入沉默,天青长老忽然开口道:“黄荒大陆,其实距离青龙圣地也不算太远,属于武道十分落后的一隅之地,只不过,也不清楚发生了何事,黄荒大陆如今已成为全新的圣地,运势得到较大的改变。”

    黄荒大陆成为黄荒圣地,这倒也在林浩预料之内,而黄荒大陆之所以能够成为全新的圣地,这其也是因为林浩的关系。

    自然,即便不是林浩,当初那位天魔殿主将那些历代天魔殿主复生之后,也会形成新的圣地,两股运势叠加,短短时间之内,黄荒圣地如今已不弱央圣地。

    天魔殿的实力如何,那些历代天魔殿主的实力如何,林浩目前都不清楚,虽说独身一人回去倒也无妨,但目前自己身为青芒宗太上长老,宗门的力量,不用白不用。

    “不知太上长老提黄荒大陆的用意是?”青芒宗主有些不解,林浩好端端为何会提及黄荒大陆,难不成所谓的私事,和黄荒大陆有关?

    “相信在座的各位也都知晓,我来自大陆域。”林浩笑道。

    听闻此言,地宗光顿时一愣,诧异道:“难不成,太上长老正是来自方才提起的黄荒大陆?”

    “不错,正是黄荒大陆。”林浩点头承认。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黄荒大陆之所以能够成为黄荒圣地,应当正是因为太上长老的关系!”天青长老盯着林浩,神色诧异。

    若大陆域出现一位强者,便能够改变整个大陆域的运势,从而成为新的圣地,这并非不可能。

    这样的例子,古往今来,在天域也出现过几次,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我所猜不错,如今的黄荒圣地,应当是被天魔殿所掌控,所以,我打算回往黄荒圣地,如果有可能,便剿灭了天魔殿。”林浩说道。

    “天魔殿,这我倒是知晓一些,据说,鼎盛时期的天魔殿,乃是一位上古真魔后裔所创,总部并非是天域,而是圣域,不过,天魔殿早已覆灭,太上长老所说的天魔殿,应当是一些分支的分支,附属的附属,不足为患。”地若尘笑道。

    对于天魔殿,林浩并未小看,甚至是有可能会出现皇者级殿主,但也都在林浩的掌控之。

    “不知太上长老打算何时出发,我们也好准备一番,随太上长老返回黄荒圣地。”地宗光说道。

    “越快越快,最好的近几日。”林浩想了想,说道。

    这次回去黄荒大陆,他最多只有两个月的时间,等天绝王将传送阵启动之后,自己便要借助传送阵离开,前往天域圣地,两个月的时间,能否将天魔殿覆灭,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所以,时间上的确有些紧迫,越是早些返回越好。

    “太上长老,我和天丞长老留在宗门便是,其余长老,都可随太上长老返回。”青芒宗主笑道。

    宗门之,自然是需要有人留守,这若换作以往,大批战力离开,对于宗门而言,十分不利,若有别的宗门势力趁机开战,后果不堪设想。

    只不过,如今的林浩,乃是青芒宗太上长老,甚至能同天绝王一战而不败,整个央圣地,还有哪一处势力敢打青芒宗的主意?即便是大批战力被林浩带至黄荒圣地,也没什么大的问题。

    “去准备吧,两日之内,前往黄荒圣地。”林浩说道。

    几位长老商议一番,刚要从大殿离去,某位内门执事却是满脸慌张的冲了进来。

    “发生何事,竟如此惊慌。”地宗光看向那位内门执事,脸上挂着一丝不悦的神色。

    “长老……宗主,不好了,聂氏皇族的皇和几位老祖,已经进入宗内……”那内门执事急忙说道。

    听闻此言,在场这些长老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变,忽是想起,之前林浩将那聂远给杀了。

    若杀死一位旁系的皇族,倒也不至于会让聂氏皇族如此大动干戈,连皇和几位老祖都亲自前来,可那聂远好死不死,开启了皇族血脉。

    一旦皇族血脉开启,如无意外,日后会踏入皇者之境,聂氏皇族的几位老祖和皇,自然在乎。

    只不过,开启了血脉力量的聂远,却又死在了青芒宗内,还是被他们这位太上长老所杀……这便有些难办了。

    聂氏皇族的实力极强,就算是天绝王,也不会轻易去招惹聂氏皇族,一个青芒宗,如何能够同聂氏皇族抗衡!

    “混账!”

    青芒宗主从座上站起,双拳紧握。

    “聂氏皇族……聂氏皇族的皇和那几位老祖,皆是皇者之境,连天绝王都不会想要招惹聂氏皇族,这……”天丞长老的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聂远是林浩所杀,所以在天丞长老看来,这件事,应该由林浩全权负责,绝对不能够拖累宗门。

    “你看我做什么。”见天丞长老一直盯着自己,林浩满脸不耐烦道。

    “太上长老,聂远可是杀的,如今聂氏皇族的人找来了,这个后果,应该由你一人独自承担!”天丞长老冷哼道。

    “你个老东西,简直放肆!”林浩冷喝一声。

    “你……你说什么?!”听林浩竟骂自己是个老东西,天丞长老顿时一怒。

    “你是什么身份,敢这般态度同我说话?!”林浩面色渐冷。

    “天丞,你个老而不死的混账,你竟敢在太上长老面前如此放肆,该当何罪?!”

    地若成哪里会放过这个打击天字辈长老的机会。

    天字辈和地字辈,虽说因林浩的关系化干戈为玉帛,但十数年的恩怨,朝夕之间不会淡去。

    “我……”

    天丞长老愣了愣神,现如今才真正意识到,林浩已经不是宗门弟子,而是青芒宗唯一的太上长老。

    ps:四章更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