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雷霆手段

 热门推荐:
    天丞长老神色一愣,此时终于意识到,林浩已成为了青芒宗太上长老,他如此态度同林浩说话,的确有些不敬。??≠

    “太上长老……天丞长老口直心快了些,还希太上长老莫要怪罪。”青芒宗主忍不住开口说道。

    林浩一声冷哼,神色淡漠,开口说道:“既然宗主为你求情,那今日便算了,下不为例,若日后还胆敢对本座不敬,绝饶不了你,我说的话,你可听明白。”

    天丞长老咬了咬牙,旋即点头道:“太上长老……不会有下次了。”

    闻声,林浩这才有所满意,点了点头,这天丞长老,若不给他一些颜色,却还是将自己当成青芒宗弟子来看待,此人脾气火爆,性格直爽,林浩倒也没真怪罪与他,只不过给个教训罢了。

    “太上长老,聂氏皇朝如今前来,只怕不好应对……”青芒宗主看向林浩,眉头皱成‘川’形。

    聂氏皇族为央圣地的古老皇族,实力极强,当今的皇和几位皇族老祖,皆拥有皇族血脉,达到皇者之境,就算是央圣地的天绝王,平日了也和聂氏皇族进水不犯河水,不会轻易招惹聂氏皇族,由此可见,聂氏皇族的强大。

    开启了皇族血脉的聂远,死在青芒宗内,若聂氏皇族怪罪下来,结果不堪设想,尤其是如今,林浩已是青芒宗太上长老,就只怕聂氏皇族会将这笔账算在青芒宗头上。

    “聂氏皇族,何惧之有,随我去会会这个皇族。” 林浩从座上起身,带着天字辈和地字辈长老众人,离开大殿。

    青芒宗外,数位聂氏皇族静立虚空。

    不多久,见青芒宗的地字辈和天字辈长老前来,某年男子扫过众人一眼,淡淡开口道:“青芒宗诸位,我皇族是否有一位名叫聂远的小王爷,在宗内修炼。”

    “呵呵……聂皇和几位老祖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如进宗详聊如何。”青芒宗主迅上前,朝着那年男子笑道。

    说话之人,便是央圣地聂氏皇族当今的聂皇,

    不多久,见青芒宗来人,那年男子扫过众人一眼,旋即开口道:“青芒宗各位,我皇族一位小王爷,可是在你宗修炼。”

    见那年男子开口,青芒宗主和天青长老等人,神色各异,聂远小王爷的确是在青芒宗修炼,并且拜了长老为师,只不过,之前却是被林浩所我杀,已死在青芒宗。

    如今年男子问起聂远来,这让青芒宗主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青芒宗无人回应,那年男子眼寒光一闪,冷声道:“我皇族后辈聂远,已开启了皇族血脉,我等皇室,有所感应,今日便来青芒宗我,接聂远返回皇室,还请诸位,将聂远请出来吧。”

    “聂皇阁下……实不相瞒,聂远小王爷因对我宗太上长老不敬,欲击杀太上长老,所以,已被太上长老正法。”青芒宗主沉思许久,这才将实情道出。

    听闻此言,那虚空之上皇室众人,神色倒没什么变化,似乎早已知道聂远已死的消息。

    “哦……青芒宗,倒是好大的胆,敢杀皇室之人。”聂皇冷冷道,一双眸子若刀锋般,扫过在场众人。

    “青芒宗主,聂远开启了皇族血脉,这是什么概念,我想你心也明白,如今聂远死在你青芒宗之内,你说,这件事,要如何处理。”聂皇面无表情道。

    地字辈和天字辈几位长老,纷纷陷入沉默,怎么办,他们也不知晓应该怎么办,人是太上长老林浩所杀,而现如今,宗门真正掌权的,也是林浩,聂皇真要问怎么办,那应该去问林浩,而不是问他们。

    “聂皇阁下,聂远小王爷,是对太上长老不敬,被太上长老正法,即便是按照宗门规矩,也当处死,宗门向来一视同仁,还希望聂皇能够体谅。”青芒宗主沉吟片刻后,开口说道。

    青芒宗主也十分无奈,但事已至此,也无其他办法,只能够站在林浩这边,如果皇族真的要追究下来,最起码林浩也不会坐视不管。

    若他们摇摆不定,惹怒了林浩,到时林浩拍拍屁股走人,青芒宗或许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后果不堪设想。

    “青芒宗太上长老,倒是新鲜了,二十多年前,你们青芒宗太上长老自战死后,一直便是空缺,这几日,竟是有了太上长老吗。”聂皇淡淡道。

    青芒宗太上长老还不曾离世时,在央圣地,青芒宗也算顶尖宗门势力之一,可自太上长老战死之后,青芒宗没了皇者坐镇,只能从顶尖宗门的神坛走下,今非昔比。

    “我倒想看看,你们这青芒宗的太上长老,如今是何人,敢对我皇族子弟下手。”某位凌驾虚空的老者,冷声喝道。

    除聂皇之外,那些老者,几乎全是开启了皇室血脉的皇族老祖,战力十分强大,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关系,我甚至连央圣地的天绝王,也不敢轻易得罪。

    听皇族老祖之言,地宗光盯着林浩,大声说道:“此人便是我们青芒宗太上长老。”

    闻声,聂皇和几位老祖的目光,瞬间落在林浩身上。

    “他……?”

    几位老祖和聂皇神色有些惊诧,打量林浩,相貌倒是有些不凡,只不过,这却是宗门弟子的年纪,如此年轻,却是青芒宗的太上长老?

    甚至于,聂皇怀疑,这是否为青芒宗想要脱罪的说辞,故意让宗门某位弟子成为替死鬼。

    如果说,是青芒宗的天岚长老或是那位地字辈的地宗光,成了太上长老,或许皇族还能相信,可眼前这位年轻人,十分面生,年龄也不大,如何会是青芒宗的太上长老。

    “小子,你是青芒宗太上长老?”

    当下,某位皇族高层,打量林浩数眼,旋即冷声问道。

    “不假。”林浩大方承认。

    “你倒是洒脱,那就为你的宗门去死吧。”那高层言罢,人已消失不见,原地还残剩一抹虚影,度快到极限。

    须臾间,林浩的面前有掌风吹过,众人定睛一看,那位聂氏皇族的高层已来到林浩身前,一掌朝着林浩的天灵盖劈去。

    见状,林浩雪白的眸内闪过一丝戏虐之色,随着那位高层一掌劈去,林浩却在毫秒之间,身子朝着后方缓缓移去。

    林浩的度,肉眼却观,度正常,不徐不疾,但掌握的时机却是恰到好处,正巧避开了那位皇族高层的一掌。

    高层一掌劈在虚空,并未碰到林浩,神色不免有些诧异,甚至是难以理解。

    “难道是巧合……纯属运气?”出手之人,心暗暗思忖。

    他最近刚刚突破至真君之境,击杀一位宗门弟子,抬手之间,如何会被躲了开?

    那高层也未多想,又是一掌在瞬间劈出。

    运气使然,躲了真君强者一击,这也并非没有可能,只不过,他能多第一掌,难道还能躲开第二掌?!

    此人这番出手,已是全力,便是普通真主之境,仅被掌风所触,只怕也得重伤,显然对林浩起了杀心。

    在这位高层看来,什么狗屁太上长老杀了聂远,不过只是青芒宗的说辞而已,眼前的年轻男子,根本就是替罪羊,那就先将这替罪羊斩杀,然后再好好戏虐青芒宗。

    “不自量力。”

    眼见那人又劈出一掌,林浩摇了摇头,电光石火之间,右臂轻扬,也不见他是如何动作,却已死死捏住了这位皇族高层的手掌。

    “什么?!”

    此时,出手之人神色大骇,眼前这小子,竟轻易截住了他全力拍出的一掌?!

    莫要说这位皇族高层,便是聂皇和那几位聂氏皇族的老祖,面色都是一愣。

    真君强者一击,威力如何,谁人不知,岂能是宗门弟子能够抵挡得住,就算是青芒宗那位号称青龙圣地后辈第一人的厉天河,也必然会被真君强者的掌劲轻易击杀!

    “你找死!”

    皇族高层面色难堪,当着聂皇和皇族老祖的面,他竟被一位宗门小子给戏弄,脸面顿时有些挂不住。

    而然,无论这位皇族高层使用何种手段,即便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难以从林浩的手脱困而出。

    “既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林浩言罢,根本不给这位皇族高层继续开口的机会,须臾间一指点出,将此人眉心贯穿。

    噗

    下一秒,林浩的拳掌松开,这皇族高层的身躯,若烂泥般瘫倒在地,被林浩一指毙命。

    此情此景,让聂皇同几位聂氏皇朝老祖我神色大变,一指击杀真君强者?!

    青芒宗众高层长老的面色,唰地雪白,谁人也未想到,林浩的胆量竟如此之大,竟当着聂皇和那几位老祖的面,以雷霆手段击杀了皇族的一位真君强者!

    林浩原本也未打算下杀手,只不过,聂氏皇族却有些太过托大,不问缘由,出手便想取自己的性命,既然如此,林浩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一个聂氏皇族,他还未放在眼。

    林浩并不喜欢招惹事非,但这绝不代表他怕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