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氏皇朝的防御大阵防御虽强,可炎魔的黑炎却能够对防御大阵造成持续损耗,加上大凶黑弓的无边神威,仅是一箭便将皇朝大阵破去。?

    此情此景,皆落在央圣地那些武道强者眼,众人神色各异,难以置信。

    “那只完全化形灵身,难道真是那位白男子的不成,他究竟是什么境界,连聂氏皇朝的防御大阵也被他一箭摧毁?”

    “真君……央圣地,竟出现如此年轻的真君强者,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如果达到了真君期或巅峰修为,破掉聂氏皇族的防御大阵倒也还有可能,可那年轻人不过只是真君初期修为,之所以能够将皇族大阵破去,我看却是因为他的那只完全化形灵身,还有手那把神功,威力无穷。”

    见聂氏皇朝的防御大阵被轻易破去,央圣地的武道强者议论纷纷道。

    如今,聂氏皇宫之内,一片混乱,早先聂皇和两位老祖狼狈逃回皇城,便已令皇族众人怀疑出了大事,之后又见聂皇开启了皇族防御大阵,直至此刻,防御大阵被人一箭破去,将皇城完全暴露在那只化形灵身的眼前,整个央圣地,能够同那化形灵身所抗衡的存在,几乎没有。

    不过片刻功夫,炎魔杀入皇城之,其战力无法估量,皇城之内根本无人可挡,就连聂皇和两位聂氏皇朝的老祖,也被那完全化形灵身打至节节败退,虽是能够勉强反击,但却无法持续战下去。

    如今,整个聂氏皇城,已被笼罩在炎魔的火海之,皇城仅剩下的几位真君和真主强者,在炎魔手没有任何还击之力,早已葬生在火海之。

    眼见聂氏皇城现状,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怒至癫狂,痛心疾,短短不到一日时间,聂氏皇朝损失惨重,甚至有着覆灭的危机。

    而身为央圣地掌控者的天绝王,并未有任何出手相助的意思,只是在远远观望,想要看看聂氏皇朝最终会如何收场。

    聂皇和两位老祖商量一番,最终暂时逃离央圣地,皇城大阵被破去之后,聂皇和两位老祖根本无力抵抗那只完全化形灵身和林浩,继续留在央圣地,只怕他们人会随着聂氏皇朝彻底覆灭。

    “看来聂氏皇朝的气运已尽,聂皇和聂世老祖,竟舍弃了皇城,逃命去了。”

    “聂氏皇朝如何招惹到这样的怪物,仅真君之境的修为,居然拥有完全化形灵身,凭一把神弓瞬间破掉了皇城的防御大阵,当真可怕。”

    聂氏皇族在央圣地已有数百年历史,在天绝王未来到央圣地之前,这央圣地一直是由聂氏皇朝统治,而然就在今日,皇城覆灭,皇族众人死伤无数,连身为皇者的聂皇和聂氏老祖,都要狼狈逃离。

    “想逃?逃的掉吗。”

    见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朝着圣地之外的方向逃去,林浩一声冷笑。

    如果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逃至无尽海域,就算林浩也难以追击,留着皇者境的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始终是个不小的隐患,而林浩也从未打算放两人离开央圣地。

    “那只化形灵身追上来了!”

    某位老祖见炎魔紧追不舍,立刻朝着聂皇道。

    人身为皇者之境,度自然快到极致,而然炎魔的度却不慢,追击人,不成问题,否则也不会从青龙圣地追至央圣地的皇城。

    “分开走!”

    电光火石之间,聂皇决定果断。

    即便他们人联手,也难以同林浩的炎魔灵身一战,加上林浩手那把黑弓,拥有射杀皇者的威力,并且令人防不胜防,现如今,最好的办法便是分开逃离。

    几乎在一瞬之间,人化作残影,分别朝着不同方向逃去。

    “几位,这是打算前往何处?!”

    而然,就在此时,天绝王带人却是不知从何处飘出,拦下了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

    “天绝王?!”

    见到天绝王,聂皇和两位老祖顿时一惊。

    这天绝王来者不善,聂氏皇族生了何事,身为央圣地掌控者的天绝王,不可能不清楚,他此刻带人将他们人围住,让聂皇和两位老祖眉头深深蹙起。

    “聂皇,两位老祖,莫非就要这样丢弃皇城,逃命去了?”天绝王眼泛出一丝嘲讽之意。

    天绝王来到此地,的确不是打算助聂氏皇朝一臂之力,相反是将聂氏皇朝的聂皇和两位老祖拦下,不愿这人从林浩手逃离。

    帮助林浩彻底覆灭聂氏皇族,这倒同封天毫无关系,乃是天绝王自己的意思。

    天绝王虽然明面上真正掌管央圣地,可自身的实力和势力而言,却是大大不如聂氏皇朝,对于聂氏皇朝,也一直有些忌惮。

    虽不知为何,林浩竟会同聂氏皇朝开战,但这一举,却是让天绝王狂喜不已,一旦聂氏皇朝彻底覆灭,他在央圣地将再也无所顾虑。

    如今,聂氏皇城虽已经被林浩覆灭,但聂氏皇朝的核心却还是聂皇和聂世老祖,他们人,皆为皇者之境,日后卷土重来,并非难事,天绝王却不希望此事生,有这样的机会,自然要相助林浩,将聂皇和两位老祖拦下,只要聂皇和聂氏老祖陨落,聂氏皇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彻底灭亡。

    “天绝王,让开!”

    聂皇懒得和天绝王废话,林浩和他那只完全化形灵身在后方紧追不舍,一旦他们人被追了上,后果不堪设想。

    而然,天绝王却是满脸冰冷笑意,并没有想要让开的意思。

    “天绝王,你想干什么!”

    其一位聂氏老祖盯着天绝王,厉声喝道。

    天绝王虽掌控央圣地,但聂氏皇朝却从未将天绝王放在眼,聂氏皇朝只不过是忌惮天域圣地云海宗的威名罢了,若天绝王并非云海宗外围势力人员,又何德何能统治央圣地,早就已经被聂氏皇朝所杀。

    “本座并不打算做些什么,只是想要拦下几位,看着聂氏皇朝彻底覆灭便好。”天绝王淡然一笑,盯着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轻轻回应道。

    听闻天绝王此言,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面色顿时大变。

    人却也不笨,心自然能够猜到天绝王的想法。

    聂氏皇朝和天绝王,在央圣地从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不曾想,这天绝王心性竟是这般歹毒,只因为聂氏皇朝的实力天绝王忌惮,在如此关头,天绝王却是想要将聂氏皇朝置于死地!

    “你找死!”

    当下,聂皇一声怒喝,同两位聂氏老祖瞬间朝着天绝王众人攻去。

    生死存亡关头,聂皇和两位老祖哪里还会管这天绝王是否为天域圣地云海宗外围成员,只是想着迅逼退天绝王,逃离央圣地。

    聂皇与两位聂氏老祖虽不是林浩的对手,但对付天绝王却十分轻松。

    几乎眨眼之间,天绝王身旁的两位真君强者便在聂皇的雷霆手段之下陨落。

    天绝王身为皇者,实力自然毋庸置疑,但面对聂皇和聂氏老祖共位皇者联手,却是也吃不消,只能且战且退,他的目的不过是拖到林浩追上来而已。

    “哼,聂氏皇朝,你们完了!”

    天绝王眼角一扫,正见林浩和他的完全化形灵身追了上来,当即冷笑出声。

    随着天绝王的话音落下,聂皇和两位老祖出手更加狠毒,只想取走天绝王的性命,若不是这天绝王从拦截,他们或许已经逃至无尽海域,就任那林浩的本事再大,想要从无尽海域追到他们,也是妄想。

    几个呼吸的功夫后,天绝王已是招架不住聂皇和两位老祖的联手攻势,双眼朝着后方望去,不由面色大变。

    天绝王只见林浩和他的完全化形灵身停在虚空之上,静静的看着他和聂皇等人一战,竟没有丝毫出手的意思!

    不止是天绝王,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也现了这点,心虽然疑惑,但对天绝王的攻势却未停止。

    如今,天绝王面对位皇者,已快要无力招架,苦不堪言,当即朝着林浩大声喝道:“林浩,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闻声,身在后方的林浩却是轻声一笑,开口说道:“不曾想,天绝王和聂氏皇朝也有仇怨,既然如此,那林某就等天绝王和聂氏皇朝的仇怨处理完之后再出手吧。”

    听闻此言,天绝王面色顿变,心大骂林浩,难道他看不出来,自己动手拦截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就是等他前来将这位皇者击杀?!

    另一边,聂皇和两位聂氏老祖却是顿喜,这林浩托大不出手,那天绝王根本不足为患,只要将天绝王斩杀,他们还有逃离此地的机会!

    “天绝王,聂氏皇族和你天绝王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却想让我们聂氏皇朝彻底覆灭,那在此之前,你得先死!”

    某位老祖大喝一声,雷霆一掌朝着天绝王劈去,聂皇和另一位老祖则是紧随其后。

    央圣地今日的变故,完全出乎那些武道强者的意料之外,那天绝王的心思,在场众人自然也能够猜的出来,只是可惜,那位名叫林浩的男子,似乎对天绝王的做法并不买账,竟压根未打算动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