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如自己所想那般,紫韵当初在流云城内,却又为何会对自己出手相助。

    “太上长老只知晓这些了吗。”林浩又问。

    袁尘点了点头,对于紫韵,他并非知根知底,也仅知道这些。

    “浩儿,你为何会忽然提及你师尊紫韵。”太上长老袁尘有一些不解,紫韵已经陨落多年,今日林浩回宗,无端打听起紫韵的消息来,让他有些难以明白。

    对此,林浩也未解释什么,即便对太上长老袁尘等人说出实情,也没什么较大的意义。

    林浩话题一转,开始问起如今黄荒圣地的格局如何。

    之前从袁尘太上长老口得知,黄荒已不分大小联盟国,现在有不少较为强大的宗门势力,联手抵抗天魔圣殿的制霸。

    像仙剑宗,也自然加入了抗魔阵营之,而然,天魔圣殿却是过于强大,抗魔联盟虽是对天魔圣殿造成了一定打击,但不致命,反而抗魔联盟损失了一位皇者,令军心有些动摇。

    那些皇者,大多是周边老牌圣地的皇者,周边老牌圣地被天魔圣殿吞并之后,顶尖的力量并未选择归顺,而是联合黄荒圣地的力量,联手对抗。

    林浩现,如今太上长老袁尘的实力修为,也尚算不错,已达到真主期修为,可相对而言,却也不算强大,甚至有些弱小,对抗天魔圣殿,仙剑宗的力量,远远不足。

    “林师弟,你现如今达到了何种境界修为?”灵儿开口,好奇问道。

    自方才开始,灵儿和方易等人,便想打探出林浩现在的武道修为,毕竟当年的林浩,毫不夸张的说,甚至可以称为黄荒大6后辈王者,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而黄荒大6升华为圣地之后,方易等人的气运也有了明显的变化,现如今都已迈入君灵后期修为,太上长老袁尘的武道气运则更强,已是真主期修为。

    所以,灵儿和杨风等人猜测,现在的林浩,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有真主境的实力。

    听闻灵儿直接询问林浩的境界修为,清尘长老有些不悦的瞥了灵儿一眼,这林浩刚刚才回到宗门之,只顾着问其武道境界,未免太生疏了一些。

    灵儿也自觉有些失礼,连忙打住话题,不再继续多问。

    “莫非宗门现在有些困境不成。”林浩倒也听出了灵儿的话含义,主动问道。

    从之前在山脉之遇到仙剑宗弟子被袭,林浩也能够猜测出一些来,现在的仙剑宗,其实也不会太平。

    听闻林浩问,天阳宗主当即叹息一声,面色颇为无奈,摇了摇头道:“浩儿,你有所不知,如今的仙剑宗,虽不算四面楚歌,但也好不到哪去,自从当年那场大变动后,天魔圣殿崛起,吞并周边地区的许多老牌圣地,更多的大小宗门势力进入黄荒,十分混乱,我们仙剑宗,相对而言,还未完全展起来……”

    天阳宗主的言下之意,林浩自然明白,只怕仙剑宗,应当是被那老牌圣地的大小势力所欺压。

    不过,生这种事情,林浩倒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算是正常。

    林浩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夜北执事却忽然闯入议事大殿内,神色有些慌乱。

    “夜北执事,有什么情况。”

    方易见夜北执事神色不对,连忙起身问道。

    “霸武宗的宗主和几位长老,找上门来了!”夜北执事急忙说道。

    “霸武宗?!”

    听闻夜北执事此言,袁尘太上长老和在场众人皆是一愣,有些诧异。

    灵儿见林浩面色疑惑,主动告知那霸武宗的来历。

    霸武宗原本是周边一处老牌圣地的二流宗门势力,之后流入至黄荒圣地,宗门的位置,和仙剑宗不过数百里的路程,而霸武宗弟子十分霸道,将黄荒本土宗门势力当成刍狗,更是曾杀伤过诸多本土宗门弟子,让几处本土宗门敢怒不敢言。

    可今日,那霸武宗的宗主和长老,为何会来到仙剑宗……这让袁尘太上长老等人,万万没有料到。

    “太上长老,那霸武宗之人说,是咱们仙剑宗对霸武宗弟子出手,重伤了霸武宗十数人!”夜北执事道。

    “一派胡言!”

    太上长老袁尘拍案而起,若要是别的说辞,他或许还能相信,但说是仙剑宗弟子重伤他霸武宗弟子,则有些信口开河了。

    虽说,如今黄荒成为圣地,但时间却不长,底蕴不足,自然无法和那些有数百年历史的老牌圣地所比较,仙剑宗弟子的层次,比起霸武宗,起码差了一个阶级,说仙剑宗弟子打伤霸武宗十数人,这根本胡说八道。

    太上长老袁尘心虽有数,但不管如何,现在霸武宗已找上门来,是何种理由,已经不重要了。

    “太上长老,弟子陪你出去看看。”林浩从座上起身,淡淡说道。

    袁尘点了点头,带着大殿内的众人朝外走去。

    仙剑宗演武场附近,只见一位男一女四位霸武宗高层已至,并带着十数位霸武宗弟子。

    林浩仅一眼,便是认出了那些弟子,正是之前自己在山脉之用意镇压至昏迷的席世辛等人。

    “霸武宗主大驾光临,仙剑宗蓬荜生辉,有失远迎,还望莫怪。”袁尘满脸笑意,走上前去,朝着那白衣年男子笑道。

    “袁尘太上长老,客套话不必了,我这几位弟子,被你仙剑宗之人所伤,你这里可是需要给个说法。”霸武宗主面无表情道。

    “竟有此事,不知可是误会?”袁尘故作诧异状。

    “哼,笑话,习伊月你还不滚过来!”席世辛看向弟子群的习伊月,冷声喝道。

    闻声,习伊月面色顿变,迅上前,道:“是你们先对我们出手,想要抢夺我们的机缘!”

    听习伊月一番话,袁尘顿感不妙,这话之意,似乎确有其事,只不过,习伊月的实力,如何能够同霸武宗弟子相比,更莫要提能够将霸武宗弟子打伤。

    “呵呵,这番话说出来,显然是承认了,我宗弟子做些什么,霸武宗都是允许的,可仙剑宗打伤我宗弟子,却是大罪。”霸武宗某位高层冷声一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